第三千零二章 冰衍祖师

    “本座亲自前来贵宗拜访,难道就只有你们二人吗?”蓝祖目光在寒河老祖和玄极老祖身上扫视,话语虽然平淡,但是却透着一丝不喜。

    “还请蓝祖见谅,冰云祖师已经闭关多年,一直在苦苦参悟七重天之奥秘,除非是到了事关宗门生死存亡之事,否则冰云祖师不会出关。至于冰衍祖师,她老人家同样在闭关之中,因此目前雪宗内,暂且就只有我们二位了。”寒河老祖和玄极老祖满脸歉意的说道,两人的态度都十分的客气。

    虽然雪宗是冰极州上的第一大势力,可面对天鹤家族的蓝祖时,寒河和玄极这两位老祖也是丝毫不敢怠慢。

    因为他们同样明白天鹤家族的蓝祖有多么强大,在不服用祖血丹时,蓝祖的实力就完全不弱于冰衍祖师,若是加上祖血丹,那在当今的冰极州上,除了雪宗的冰云祖师外,将再无人能压制得住蓝祖。

    其中也包括排名第二的寒风门!

    若非服用祖血丹之后会有一段虚弱期,并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祖血丹也是属于外力的因素在内,怕是天鹤家族的排名都还要在寒风门之上。

    寒风门,天鹤家族,和风家族,这三大顶尖势力的排名虽然层次分明,可实际上,他们三家的实力差距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巨大。

    即便是排名第一的雪宗,也是因为有冰云祖师坐镇的原因,才使得雪宗在冰极州上的排名固若金汤,无人可撼动。

    蓝祖被雪宗两大老祖请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并拿出了众多极为珍贵的灵果用来招待。

    蓝祖并没有动桌上的灵果,她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轻叹道:“唉,本座此次登门拜访,本是为了和冰云祖师论道一番,共同交流一下各自对于七重天的参悟心得,若是冰云祖师不再,那冰衍祖师也行。只是没想到本座竟然来的如此不是时候,恰巧两位祖师都在闭关。”

    闻言,寒河老祖和玄极老祖二人对视一眼,皆是一脸苦涩,的确,蓝祖找冰云祖师和冰衍祖师论道,相互交流经验,这种涉及到七重天层次的奥秘,他们一位四重天和一位三重天的确插不上什么话。

    这时,一直站在蓝祖身边的鹤千尺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忽然一动,对着蓝祖抱拳道:“蓝祖,老朽突然想起雪宗太上长老之一的邪老,不久前从老朽这里借走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不如趁着今日这个时机,容老朽去将这件东西给拿回来?”

    “竟有此事?”蓝祖还未说话,寒河老祖便发出讶然的声音,露出怀疑之色。对于邪老此人,他们二人可是极为了解,据他们所知,邪老此人从未和天鹤家族有过任何交集,又怎会去找天鹤家族的鹤千尺借东西?

    蓝祖缓缓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还请贵宗将这位太上长老叫过来吧。”

    “哈哈,小事,小事,老夫这就传讯让四长老火速来此。”寒河老祖和玄极老祖二人尽管心有疑虑,但既然蓝祖已经开口,他们也只好允诺。

    毕竟现在雪宗内能够与蓝祖平起平坐的冰云祖师和冰衍祖师都不在,以他们二人的实力面对蓝祖,哪怕是背靠雪宗,也是有些底气不足。

    再则,不就是传唤一位太上长老么,此事对于雪宗两大太始境老祖来说,也确实不算什么。

    与此同时,在雪宗的寒冰牢狱深处,头戴斗笠的负手而立,那隐藏在斗笠之下的双眼,则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已经服下噬神丹的水韵蓝,等待着噬神丹的药力生效。

    就在这时,邪老神色一动,翻手间,立即有一块玉符出现在手中,旋即一道来自寒河老祖的传音飘然他耳中。

    “寒河老祖召见我?”邪老眉头微微一皱,经过短暂迟疑,而后转头看向雾寒,面无表情的说道:“老夫要暂且离开片刻,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邪老,水韵蓝身上的秘密交给雾寒来挖掘,雾寒是绝对不会让冰衍前辈失望的。”雾寒咯咯一笑,信誓旦旦的说道。

    邪老离开了寒冰牢狱,很快便出现在寒河老祖和玄极老祖接待蓝祖的那一处大殿中。

    不过觐见老祖时,邪老已经摘去了戴在头上的斗笠,露出了一张带着青铜面具的脸,依旧看不见他的真容。

    “于阳邪参见寒河老祖,参见玄极老祖。”一入大殿,邪老便立即对雪宗的两大老祖恭声行礼,不过他显然也发现了天鹤家族的蓝祖,于是又对着蓝祖深深一拜,道:“见过老祖!”

    “你就是雪宗的太上长老在之一,人称邪老?”蓝祖眼皮微微一抬,对着邪老问道。

    “正是晚辈!”邪老恭声说道,受到蓝祖这般关注,这让他有一股受宠若惊的感觉。

    蓝祖微微点头,确认了邪老的身份后,便不再言语。不过站在她身后的鹤千尺却踏前一步,一双眼睛精芒闪闪的盯着邪老,用低沉的声音道:“邪老,不久前,你可是从老夫这里借走了一件重要的东西,不如就趁着今日,将那件东西归还给老夫,如何?”

    闻言,邪老眉头微微一皱,狐疑道:“鹤千尺,老夫与你素无交集,何时找你借过东西?你怕是弄错了吧。”

    鹤千尺忽然露出恍然之色,淡笑道:“邪老说的没错,这回是老朽糊涂了,邪老的确从未找老朽借过东西。”

    闻言,邪老松了口气,刚刚不知为何,在听到鹤千尺那句话时,他心中竟然莫由来的为之一紧,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现在听到鹤千尺主动说是自己弄错了,邪老反而长吁了口气。

    不过鹤千尺接下来的话,却是令毫无准备的邪老心神大震。

    “因为那根本不是东西,而是一个人——水韵蓝!”鹤千尺的语气极为平淡,可他这平淡的话语落入邪老耳中,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顿时就令得邪老的身躯剧烈一震,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慌乱和惊骇之色。

    尽管他眼中的慌乱神色仅仅出现了一刹那,但依然被一直关注他的蓝祖和鹤千尺看得一清二楚。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天鹤家族怎么知道这件事......”邪老的脸色很快恢复了常态,可他内心中却掀起了惊涛巨浪,极不平静。

    “哈哈哈哈,没想到天鹤家族的蓝祖竟然亲临本宗,这可真是令本宗蓬荜生辉啊......”这时,一名中年女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随着话音,只见一名沐浴在漫天飞雪之中的女子正从殿外飘然而至。

    这名中年女子的到来,使得蓝祖那隐藏在寒雾之中的脸色,顿时变得郑重了起来,轻声道:“冰衍祖师,你可终于出关了,我还以为此番前来拜访贵宗,已经无缘相见了。”

    “这些年我一直在闭关潜修,甚少关注外面之事,还望蓝祖见谅。”冰衍祖师说道,她看上去四十有余,但依然风姿绰约,可以看出年轻之时,定然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绝色女子。

    冰衍祖师施施然的走到蓝祖面前坐下,对着邪老挥了挥手,道:“于阳邪,这里没你的事,你退下吧。”

    “是,老祖!”邪老恭恭敬敬的行礼。

    “且慢!”站在蓝祖身边的鹤千尺立即出声阻止,这一刻,他那苍老的眼睛竟然露出了如利剑般的锋锐之芒,哪怕是有雪宗三大老祖在场,他也是没有丝毫怯色。

    然而不等鹤千尺说话,冰衍祖师便是目光一寒:“哼,大人们谈事,哪里轮得着你这个后生晚辈在这里多事,蓝祖,你带来的人好不知礼数。”随着话音,天地间顿时寒风大作,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自虚空生成,毫不留情的朝着鹤千尺镇压而去。

    这是属于太始境六重天的恐怖力量,在这股力量面前,任何混元始境强者都难有抗衡之力,唯有被镇压。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