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三章 把话挑明

    眼看鹤千尺就要被冰衍祖师毫不留情的镇压,一直坐在鹤千尺前方的蓝祖,却是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用她那带着几分柔弱,但是却美如天籁的声音说道:“冰衍祖师真是好大的火气啊,鹤千尺好歹也是我天鹤家族的太上长老,即便是有错在先,也应当由我们天鹤家族来处理,何时轮到雪宗来越俎代庖了。”说道后面,蓝祖的声音也是愈加的冰冷了起来。

    并且随着话音,一股柔和的力量刹那间出现,在将鹤千尺保护起来的同时,也是仿佛化作了一根锋利的战矛一般,毫不留情的朝着冰衍祖师的镇压之力轰然刺出。

    “砰!”

    顿时间,这座金碧辉煌的殿宇内便是爆发出一股沉闷的响声,更是有一股恐怖的能量余波,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激荡而出,令的这座神殿的四周瞬间出现了无数的裂缝,裂缝飞速蔓延,“咔嚓”之声不绝于耳。

    这座神殿,也仅仅是一件中品神器的等阶,哪里承受得住如冰衍祖师和蓝祖这等强者的能量余波。

    哪怕仅仅是她们二人的随意一击,其威力之强,也远远超过了一件中品神器能承受的极限。

    不过还好有寒河老祖和玄极老祖,他们二人见势不妙,立即以自身力量稳住神殿,这才使得这座中品神殿没有土崩瓦解。

    有蓝祖在一旁庇护,鹤千尺自然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并且冰衍祖师的镇压之力,也是在蓝祖的反击之下,在虚空中被彻底击溃。

    只是冰衍祖师的镇压之举仅仅是一种掩饰,她这股用来镇压鹤千尺的力量,虽然不蕴含杀机,无论怎么看也仅仅是起到一种教训鹤千尺的举动。

    可在这镇压之力后面,却是隐藏着一道令的蓝祖都是瞳孔一缩的绝杀之力。

    这是一道仅有手指大小,闪烁着耀眼蓝芒的冰凌,它一直隐藏在虚空中,在蓝祖击溃了冰衍祖师的镇压之力后,方才让其显形出来。

    这蓝色冰凌刚一出现,便以超越闪电的速度朝着鹤千尺眉心刺去。

    这一击,是真正的必杀一击!

    “冰衍!”蓝祖一声怒喝,她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强大的气势铺天盖地的爆发而出。她这气势一出,这座中品神殿立即是不堪重负,在一声轰鸣中彻底爆裂开来,化作了无数碎片激射向四面八方。

    同一时间,蓝祖芊芊玉指隔空一点,天地间顿时有寒冰法则涌动,鹤千尺所在的这片虚空刹那间冰封了起来,有一层厚厚的坚冰将鹤千尺全方位的包裹起来。

    “轰!”

    冰衍祖师几乎是以偷袭之法施展的蓝色冰凌,也是与鹤千尺周围这片冰封的空间撞击在一起。

    两者相撞,就宛若是两颗巨大的陨石碰撞在一起,又仿佛是两个世界在发生了剧烈撞击,爆发出滔天巨响,毁天灭地的能量余波撕裂了空间,令得雪宗的这片禁地刹那间归于一片黑暗,里面有无数空间裂缝交织,吞噬着一切。

    大地震动,群山摇曳,雪宗内许多屹立了多年的冰峰都纷纷倒塌,这一声来自雪宗禁地内的滔天巨响,惊动了整个雪宗。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是老祖们潜修的禁地,禁地内出事了......”

    “好恐怖的能量余波,在经过我雪宗阵法的重重削弱,都仍保持着如此可怕的威势,难道老祖们和天鹤家族起冲突了?”

    ......

    雪宗内,众多无极境长老和混元境太上长老纷纷出关,一个个惊疑不定的盯着雪宗的禁地内,神色凝重。

    雪宗禁地,肆虐在这片天地的能量余波缓缓归于平静,那破碎的空间也逐渐的愈合,露出了众人的身影。

    如今,那用来接待蓝祖的豪华殿宇已经消失不见,众人全部悬浮在冰天雪地中。

    蓝祖挡在了鹤千尺的身前与冰衍祖师进行对持,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变得越来越冰冷起来。

    邪老也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出现在冰衍祖师身后,显然被冰衍祖师给保护了起来。

    “冰衍祖师,你这是何意?”蓝祖目光凌厉的盯着冰衍祖师。

    “你们天鹤家族的这位太上长老实在是太目无尊长了,我无非就是小小的教训一下罢了,哪知你对他竟然这般庇护。”冰衍祖师冷声说道,目光同样冰寒无比。

    “教训?试问有哪一位混元始境能在你这一击下活下来?我看你分明是想要杀人。”蓝祖冷声说道。

    “蓝祖这话就说的有些严重了,以我的实力,若真要杀一位混元始境,那你认为这名混元始境还能够活下来吗?至于刚刚那一击,也只是料到蓝祖会出手,因此才给蓝祖提一个醒,让蓝祖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冰衍祖师的态度变得强硬了起来:“这里可是雪宗,不是天鹤家族。在我雪宗宗门的禁地内,可容不得一位混元始境肆意妄为。”

    “没想到冰衍祖师一句话,就将要至老朽于死地的行为给轻轻的揭过,冰衍祖师的辩解能力,还真是非同一般啊。刚刚若是蓝祖出手稍微慢上那么一瞬间,恐怕老朽现在已经没命站在这里了。”站在蓝祖身后的鹤千尺没有丝毫惧色,他迎着冰衍祖师那凌厉的目光,继续说道:“在老朽看来,冰衍祖师刚刚出手之举,怕是提醒蓝祖是假,想要杀人灭口才是真吧。”

    “放肆,这里岂有你说话的份!”冰衍祖师脸色一沉,她目光转向蓝祖,道:“蓝祖,你此番来我雪宗,莫非就是故意来挑衅我雪宗权威?”

    蓝祖轻轻一叹,道:“罢了,冰衍祖师,本座也不继续卖关子了,实不相瞒,本座此次登门贵宗,是来找贵宗要一个人。”

    “至于要的那个人是谁,想必冰衍祖师也是心中有数,交出这个人,本座马上就走,如若不然......”蓝祖语气一顿,目光中闪烁着锋锐的寒芒,继续道:“那今日之事,怕是很难善了......”

    冰衍祖师脸上露出冷笑,道:“你们天鹤家族这是在威胁我们雪宗吗?你们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先不说我们雪宗没有你们天鹤家族的人,即便是真有,那也是你们天鹤家族的人触犯了我雪宗,然后才被我们雪宗关押起来的罪人。”

    “这种罪人,我们雪宗又岂会轻易的释放,那岂不是显得我雪宗好欺负?”

    “既然冰衍祖师要继续装糊涂,那本座也只有把话挑明了,我们要找的人,是冰神殿当年的四大侍卫之一水韵蓝,她被贵宗的太上长老于阳邪给抓走了。”蓝祖道。

    “满口胡言,水韵蓝可是冰神殿的人,对待冰神殿的人,我雪宗岂敢作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并且水韵蓝已经消失数百万年了,至今人在何处无人能知,甚至就连是死是活都难以说清。”冰衍祖师满脸怒容,义愤填膺,她手指着蓝祖,大声指责:“蓝祖,我倒要反问问你,你口口声声污蔑我雪宗究竟有何居心?莫非你们天鹤家族也如和风家族那般,已经投靠了炎尊?”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