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三十五章 水源投毒逆天道

    向弥睁大了眼睛,兴奋地说道:“真的吗?大嫂真的还有机会干掉黑袍,控制广固城?”

    刘裕微微一笑:“是的,黑袍现在能骗取城中的人心,一来是靠了煽动军民杀害了我们的百姓,人人手上沾血,二来是靠了司马国璠在城外的配合,屠杀鲜卑平民,立为京观,以此让城中人绝望。另一方面,黑袍毕竟是城中最能打的,广固又是坚城,想必他也用了很多手段让城中军民相信,跟着他,有胜利的希望。”

    “那种因为恐惧和愤怒而产生的斗志,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地消散,而剩下的,就要看守城的结果,如果固若金汤,能一次次地完胜我军的攻城,对我军造成重大的伤亡,那自然会越打越有信心,越守越兴奋,可要是反过来,在守城时给我军大量杀伤,出击不胜,坚守不能,那城中人就会越来越绝望,如果在同时,粮食和水源出现大问题,那更会士气低落,甚至不战而降了。”

    “广固虽然是天下坚城,但也曾经几次给攻陷过,以前石虎和慕容恪都通过切断水源加上长期围攻的办法逼得城中投降,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如果让城中人绝望,又让他们知道,投降还可以活命,那阿兰的机会就来了。”

    刘敬宣的眉头一皱:“广固城非常坚固,尤其是内城,那可是设在山岳之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想要攻打,难于登天,城中的粮草军械都集于内城,足可支十万人食用两年有余,就算现在城中有二十几万人,也能坚持一年以上,要想围困,只怕我军的粮草消耗更为庞大。依我看,不如想办法断绝城中的水源,就象石虎和慕容恪那样,逼其投降!”

    刘裕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我不做,一来断水只会渴杀大量的平民百姓,城中守军一定是把水先给守城将士喝,这与我们吊民伐罪的理念不符合,二来城中的水源原来是从五龙口所取,但慕容恪上次通过断水导致城中投降之后,有鉴于这五龙口容易被外敌攻击,断水甚至是下毒,所以他改变了水道,从别处取水,引入城中水井之中。”

    向弥勾了勾嘴角:“那我们可以去查找这他处的水源,继续断掉啊。这城中有二十余万人,需要大量的水,要是没了水源,那肯定不战而降!”

    刘穆之缓缓地说道:“当年慕容恪攻克广固之后,强迫数万段氏降卒去挖别处的水源,事成之后,为了掩盖这水源的秘密,他把这数万降卒集中到五龙口,全部坑杀,当然,五龙口的水道在这之前就给他摧毁,堵死,再也无法出水了,所以这广固新的水源,就成为永远的秘密,除了慕容氏一族,无人知晓,相传当年慕容德进攻广固,就是因为知道水源所在,所以派人在水源中下毒,让大量辟闾氏的将士失去战斗力,这才轻松拿下。事后同样把这些下毒之人给清理掉,这城中水源的位置,就此再次成为永远的机密。非慕容氏的皇帝,不得而知!”

    刘裕点了点头:“就算知道水源,我也不会象石虎和慕容恪,慕容德那样在水源中下毒的,我们是军人,是战士,就应该堂堂正正地在战场上击败同样拿武器的敌人,水源中下毒,害的更多的是城中百姓,有伤天和,石虎和慕容氏的燕国,一时靠了此招拿下一座城,却暴露了自己为了胜利,视百姓人命如草芥的本质,他们可以屠一城的百姓,就可以凌虐一国的子民,没有对百姓的仁义,就不会有自己家族的孝悌,所以最后全部因为宗室内乱而灭亡,也正应了天道昭彰,报应不爽的道理。只要我刘裕在这帅位一天,就绝不会允许这种靠在水中下毒,或者是火攻,屠城来取得胜利的办法!”

    所有将校们听到刘裕如此坚决的话语,全都神色严肃,齐齐拱手行军礼道:“遵命!”

    刘裕环视四周,看着周围的将校们,沉声道:“已经议了这么多了,想必大家也都清楚这战我们的目的,此战需要攻城,更需要攻心,外城并不是难以攻破,一旦克服外城,那严禁象司马国璠那样屠戮平民,如果手中没有武器的城中军民,一律不得杀戮,要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也不允许劫掠他们的财产,城西的大营中,分出后寨作为专门看管他们的地方,阿寿。”

    刘敬宣行礼道:“末将在,还请大帅下令。”

    刘裕点了点头:“我们的军队需要用于作战,这看管俘虏之事,就交给青州各地来的丁壮民夫吧,此事交给辟闾道秀负责,不过我有言在先,这些俘虏,一个也不许杀,也不许打骂虐待他们,要按以后我们自己的治下百姓来对待。如果辟闾道秀管不住手下,出了人命,坏我大事,那我只好把对司马国璠的处置,先用在他的身上了!”

    刘敬宣的神色一凛,正色道:“大帅放心,我会让我的亲卫队亲自去监督管理的。”

    向弥眨了眨眼睛:“我说阿寿哥,你的卫队去看守俘虏了,那你的安全谁来负责啊?”

    刘敬宣不屑地晃了晃胳膊:“铁牛,你是不是以为我还需要人保护?哪次我不是冲锋在前,我的卫队,嘿嘿,其实不过是在后面跟着收给我斩杀的敌军人头的,不是他们保护我,是我保护他们,这回让他们去个安全的地方,他们应该求之不得啊。”

    帐内传出了一阵哄笑之声。刚才还有些严肃的气氛,变得轻松了起来,刘裕站起身,走到刘敬宣的面前,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阿寿,你是我们中间唯一一个来过南燕的,对这广固城的城防和地形,也最是熟悉,这次攻城,你可是主力,不过不要太勉强自己,咱们都不是当年的少年军士了,现在身为主将,生死关系全军士气,不要再那么莽,指挥才是你应该做的事,这次没管好司马国璠的事,就此作罢,我需要你攻城时,发挥自己的作用!”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