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千八百八十八章 家庭(结果今天下的只是一场小雨)

    对于雏咲深红来说,事务所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在她的记忆里,最初的时候雏咲深红只是和雫两个人一起在事务所中生活,当时的事务所里虽然很安静,也并不嘈杂,但是偶尔也会多少感觉到有些寂寞。

    然而现在……………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的说。”

    正在厨房忙碌的静水久听见雏咲深红的声音,从厨房探出头来,对着雏咲深红打了个招呼。

    “啊,静水久妹妹,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那只狐狸的狗粮快吃完了,麻烦你再给她加一些………的说。”

    “好的,我知道了。”

    听到静水久的说话,雏咲深红点了点头,接着她放下书包,脱掉外套,来到厨房里,从冰箱中拿出了几块零食回到客厅,只见在那里,一头圈圈发的金毛小萝莉正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一面盯视着电视,一面吃着手中的食物。

    “小玉,来,这是给你的。”

    “…………”

    听到雏咲深红的说话,玉藻前这才抬起头来,看了雏咲深红一眼,然后乖乖的伸出手去,接过了她递来的零食。接着张开嘴巴,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了几句什么,随后再次把目光投向了电视。

    自从被雫收留之后,这只狐狸几乎每天都是这样,除了看电视就是吃零食,顺便说一句,她的胃口还不是一般的大,起码普通人光是看着她身边的零食数量恐怕就直接给吓趴下了。

    而在另外一边………

    “啊,是,好的,我知道了,请您具体说明一下关于委托的情况………”

    在对面的另外一张书桌上,黑泽逢世则一面听着电话,一面拿笔在纸上写着什么。相对于平日里需要上课的雏咲深红来说,黑泽逢世作为助手反倒是全职工作———当然,严格来说她目前主要是负责白班,而雏咲深红则负责夜班工作。

    虽然说现在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委托就是了。

    “啊,你回来了,深红小姐,要喝茶吗?”

    雪菜这时也从里面走了出来,端着一杯茶面带微笑望向雏咲深红开口询问道。

    “谢谢你,雪菜。”

    雪女雪菜并没有离开事务所,原本雏咲深红以为雫在找到她哥哥之后,雪菜就会去找那个叫飞影的男子,但是她却并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这里,主要是在楼下的咖啡店里打工。

    感觉还真是奇怪呢。

    接过雪菜递来的茶水,看着四周这热闹的场景,雏咲深红不由的感慨起来。从小她都是和哥哥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在冰室邸之后,就变成了和雫姐姐在一起。雏咲深红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安静平稳的日子,但是没想到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里,自己的家里居然又多了这么多人。

    白菊和逢世姐姐不必多说,静水久,雪菜,篝之雾枝,玉藻前………雏咲深红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妖怪一起生活。

    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嗯?

    “雫姐姐呢?”

    看着办公桌后面空荡荡的,雏咲深红不由开口询问道,而听到她的询问,刚刚放下电话的黑泽逢世则抬起头来。

    “雫大人的话,似乎是回到自己房间去了吧。”

    “这样啊,那么我也回房间换衣服好了。”

    听到黑泽逢世的回答,雏咲深红点了点头,随后她站起身来打开门,一眼就看见了正对着自己低着脑袋黑发低垂的人偶。

    “—————噫!!”

    得亏雏咲深红也算是跟着雫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这才把险些脱口而出的尖叫吞咽了回去。

    “呼………还是和雫姐姐说一声,把这些木偶换个地方吧,摆在走廊里也太奇怪了………”

    拍了拍胸口,雏咲深红这才苦笑了一声,转身走上楼梯,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然而,就在雏咲深红回到自己房间,打算换衣服的时候,忽然,她听到隔壁传来了微弱的声音。

    “等,等一下………我已经………不行了………”

    “在说什么呢,最开始主动的不是你………吗?”

    “可是………呜………嗯……………”

    哎?那是雫姐姐和雾枝小姐?她们在做什么?

    听到这里,雏咲深红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猛烈的跳动起来,她急忙凑到墙边,屏声静气的去听,但是墙壁那一侧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你看………都已经……………了,真是………呢。”

    “才不……………啊……………嗯………那边……………”

    声音断断续续,几乎模糊不清,但是雏咲深红却是靠在墙边,一动不动,她本能的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这让她感觉非常的紧张。那模糊不清的低吟声更像是一根琴键般,在拨撩着她的心弦。甚至让雏咲深红都感觉浑身无力,只能够坐在床上,呆呆的靠在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才传来了开门声,随后篝之雾枝的声音怒气冲冲的传来。

    “真是的,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随后,雫一如既往悠闲的声音从中浮现。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还有什么不满的?”

    “我也不是说那个………可是你……………”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走下了楼梯,而雏咲深红这才来到卧室门前,悄悄的打开门向外望去,只见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接着雏咲深红走出了房间,接着她来到隔壁篝之雾枝的房间前,犹豫片刻,随后伸出手去。

    “咔嚓。”

    篝之雾枝的房间并没有上锁,雏咲深红只是轻轻一转就打开了房门,一股优雅的香气从中传来,让雏咲深红再次感觉心脏猛然一跳。

    探头望去,只见篝之雾枝的房间里一切正常,无论是那华丽的带着顶篷,铺着深红天鹅绒的大床,还是遮挡着窗户,阻挡阳光的华贵窗帘,一切看起来就像是西方贵族大小姐的做派。

    换了平时,雏咲深红也不会随意进入别人的房间,但是今天她却像是被什么驱动一般,走进了篝之雾枝的房间。她实在很好奇,雫和篝之雾枝两个人在房间里究竟在做什么,事实上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雏咲深红的记忆里,有好几次自己回来的时候,雫姐姐都在篝之雾枝的房间里待着,虽然雫姐姐只是笑嘻嘻的告诉自己是在和雾枝小姐玩游戏。但是在雏咲深红看来,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两个人之间莫非有什么小秘密不成?

    就好像现在这个房间,乍看之下非常整洁干净,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这样明明才有问题好吧,总不可能雫姐姐和雾枝小姐两个人躲在这里喝茶聊天?

    不像是她们的性格啊。

    虽然这样是找不到什么线索的,不过对于雏咲深红来说,也不需要找线索,她有更简单的办法。

    想到这里,雏咲深红深吸了口气,接着她闭上眼睛,伸出手去按在了下面的地毯上。

    回溯—————开始。

    “啊…………啊啊啊啊!!!”

    首先传入耳中的,是高亢的尖叫声。

    雏咲深红惊讶的睁开眼睛,向着前方望去,只见篝之雾枝正仰躺在床上,不住的颤抖着。鲜红色的天鹅绒衬托下,雪白的肢体异常耀眼,银色的长发更是伴随着主人的动作不住的舞动着。

    终于,在片刻之后,篝之雾枝筋疲力尽的瘫倒在床上,不住的大口喘息着。

    然而一切并没有到此结束。

    “怎么?这就不行了?”

    一双雪白的手臂仿佛蛇一般伸出,缠绕在了篝之雾枝的脖颈上。雫笑嘻嘻的抬起头来,盯视着眼前的吸血鬼少女。

    “那是………雫姐姐?”

    看着眼前这一幕,雏咲深红倒吸了口冷气。

    她熟悉的雫,是一个平日里总是带着温柔微笑,偶尔会搞怪,但是非常温柔和值得依靠的人。

    然而,眼前的少女却仿佛是魔性的化身,她就像是童话传说之中的魔女,引诱着他人的灵魂。与篝之雾枝一样,雫的身上也是什么都没有穿,她那头修长漆黑的头发则是披散而下,仿佛薄娟般笼罩其上,而那在发丝间隙显露的一抹雪白,让人目眩神迷。

    此刻的雫则紧紧贴在雾枝的身上,伸出舌头,仿佛品尝美味般的舔食着她那雪白修长的脖颈。

    “在说什么呢,最开始主动来的不是你吗?”

    “可是,这也是有限…………呜………”

    然而,篝之雾枝的反驳还没有说完,雫就堵住了她的嘴唇,与此同时,她的手缓缓向下滑动。

    “看,都已经变成这样了,真是只敏感的小蝙蝠呢。”

    “才不是………啊………不要,那边不行……………”

    此刻的篝之雾枝完全没有了平日里耻高气扬的样子,她双眼含泪,面色潮红,不住的哭喊哀求着,然而雫却完全不在意雾枝的尖叫与恳求,而是仿佛品尝美食般,对眼前的盛宴大快朵颐,漆黑的阴影激烈的晃动,纠缠在一起,扭曲着化为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形态。

    “…………………”

    此刻的雏咲深红已经是满脸通红,她举起双手,试图捂住自己的眼睛,但是她的双眼却仿佛不受控制般的透过手指的缝隙,看着眼前的让人难以想象的场景。

    同样的一幕,自己好像以前曾经在什么地方看过?

    对了,是那场梦,在梦里,自己也是像这样被雫姐姐摆弄,那个时候………自己只以为是在做梦。

    但是现在这个………是现实吗?

    还是梦境?

    难道雫姐姐喜欢女孩子吗?嗯,这似乎也不奇怪,但是她居然会和雾枝小姐做这种事………为什么?她们是什么时候发展成这种关系的?

    想到这里,雏咲深红感觉到胸口似乎有些憋闷。

    明明是我先的,不管是和雫姐姐见面也好,还是和她住在一起也好………为什么,为什么会被雾枝小姐抢先了呢?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明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也有了和自己关系和睦美好的家人,两份喜悦相互重叠,这双重的喜悦又带来了更多更多的喜悦,本来已经得到了梦幻一般的幸福时光。然而,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此刻的心口会如此的痛苦呢?

    这一刻,雏咲深红完全没有得到答案。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