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主公,黄雀(一)

    对于孟尝君的胡搅蛮缠,陈白起永远有一个应对方式——以不变对万变。

    无论他讲些什么,她只要不顺着他的思路,就不会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那主上对篝火大会眼下可有兴致?”

    孟尝君冷冷地盯着她,一脚踹翻了榻几旁的脚踏滚了几个囫囵,最后挨在她脚边停下。

    “并无。”

    陈白起瞥了一眼没动,好脾气地问:“那如何才能有?”

    孟尝君坐直了身子,一手撑膝,紫金冠高束起的墨发披散于身后,整个人风流不羁,他讥笑道:“行啊,你将本该端在本君面前的药膳原模原样地送回来。”

    陈白起讶然地看向他,似有些为难:“只要这个条件?”

    孟尝君挑眉,一口笃定:“没错。”

    “这样啊……”陈白起淡定颔首,表示听明白了,她弯腰扶起脚边翻倒的脚踏,口上留了一句“请主上稍等片刻”然后转过身便走出了大帐。

    孟尝君瞪着眼,不明所以,直到她很快重新返回,手上用一只玉碗端着一碗白稠似牛乳的汤水过来,那霸道的中药与鱼肉融合在一起的特别香味直勾得人嘴里泛津。

    陈白起微微一笑,慈眉善目:“方才我记错了,我只是让人先拿去分装,如今药膳物归原主,主上应当是不会再出尔反尔了。”

    孟尝君一时语窒。

    “……你耍本君?”

    “这怎么能叫耍呢,这叫礼尚往来啊。”她笑得跟个没脾气似的泥人儿。

    孟尝君一面被她戏耍觉得没面子,一面又因为她没有将鱼汤送人而心情愉悦起来,两相冲突,他不知该摆出哪种神情,只能面无表情道:“罢了。陈芮,本君大度,不与你计较,你将汤端来。”

    陈白起却多瞅了他两眼,揣疑问道:“那答应我的事?”

    “喂我。”他深深地看着她,扫了扫宽大的袖袍,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坐着,他偏过脸,眼眸似有钩子:“本君带你去。”

    陈白起没动:“不是只有一个条件吗?”

    “本君带你跟那个乌什么的人带,你觉得哪一个更方便你行事?”他不紧不慢地反问她,也不怕她拒绝,只要她是真的对篝火大会势在必行。

    陈白起静默不语。

    这还用问,乌图森不过是一个被派来伺候客人的小将领,哪怕参加篝火大会也能是安排在边缘的位置,可他不同,重量级客人,自是会被妥善安排在北戎王旁边,她如果要阻止巨突行的刺杀,这无疑是看得最清、离得最近的位置。

    最后,陈白起笑了笑,无谓地妥协了。

    连折辱都谈不上的一件小事。

    她温文有礼地道了一句“失礼了”便虚挨坐在榻几上,用她带来的餐具,一套玉制的五寸羊胎玉碗,一只同材质雕琢的玉勺,她也算是搞餐饮的人,是以在吃食方面有条件就弄得精致些。

    她像一个尽职尽责的婢女,低眉垂目地一口一口地喂着,这期间孟尝君难得配合默契,没有再讲一句话,两人之间除了喂食的互动,便一直缄默,但这种突破一般男女的亲密的举动又无形之中带了一种暧昧的氛围,但一人眼中太清醒,一个眼中太过幽深,就像都在个自的世界游离,固步自封不肯朝前踏足一步。

    孟尝君喉结滚动,味蕾的咸香与鲫鱼的浓稠软糯过后,余留的中药回甘令他品出一种苦涩。

    你曾说过,陈蓉才是最佳良配,你并不适合本君,可文能安定家室,武能定国邦,你才是一个男人一生之中的梦寐以求。

    可惜了……本君能抓住你也只有这段短短的时日,你飞得太快、太高,你的世界是整个浩瀚天空,哪怕本君伸手垫脚去够,去追,手中落空心中空廖,也只能仰望你远去的身影。

    情绪上来,他眼中不禁泛起了酸涩的肿涨之意,不愿被她窥探出端倪,他垂落下眼,殷红的唇弯起,分不清心情好坏。

    “这么多年了,你却一直没有问过本君,为何你婚礼那日没有去参礼?”

    他忽然问了一个让陈白起意想不到的问题。

    陈白起舀了一勺,喂在他嘴边:“没什么好问的,你乐意便去,不乐意便不去。”

    “你不怪我?”

    “那日……”陈白起顿了一下,似在考虑怎么措词,然后才接下去:“后面发生了很多事情,你不来反而更好,有什么可怪的。”

    这话说得真心实意,但孟尝君却不这样想。

    “可你这一生,只会成亲这么一次,错过便是一生了。”他喉中有些发干地道。

    他没有解释为什么没有去,只是想知道她是对这件事心存芥蒂。

    陈白起听到这话神色很是平淡,随口笑道:“那也是我的一生,不是你的一生,你错过便错过吧,并没有那么严重。”

    孟尝君一时脑中空白。

    脑海一直回旋着她的话重复,她的一生,与他……无关。

    陈白起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话说完准备继续喂时,孟尝君却猛地推开了她的手,力道突然,陈白起八分满一勺被撞得溅洒一大半。

    “够了,你先出去。”

    他没有看她,侧过的颈项筋粗泛青,似鼓着力,肌肉紧缩。

    陈白起怔然,拿眼看他,不知道他忽然怎么了。

    可孟尝君现在受不住她的任何撩拨,哪怕一个平平无奇的随意眼神,也会让他觉得溃败愤怒。

    他下颌骨绷成直角,控制不住脾气地沉声道。

    “出去!”

    陈白起再七窍玲珑,也看不懂他此刻的阴晴不定,她见他是真心想一个人独处,便从善如流地放下碗,从容不迫地起身,抬起手,合拢向他行了一个礼:“喏,那君上便好生歇息。”

    在那道总扰得他心神不宁的身影消失在大帐内,孟尝君整个人像脱力一般倒在榻几下,墨长如瀑的头发散乱,眉目浓丽到有些妖气的深目阖上眼,他似讽似疯般低低地笑着,最后将铺褥蜷缩成一团,从胸腔到喉中鼓动传出的低鸣笑声,离近了听只觉似惊蝉,远了却是令人魂伤一般的无声悲泣。

    果然是她吧,连没心没肺的样子都一模一样。

    ——

    暮色四合,一片空阔的绿野草原上被布置起来,合十几人宽大篝火的火光映红了墨蓝天空,北戎的山民几乎都来参与这次的盛典,人山人海的场景,他们穿上最好的衣服,从头到脚打扮得精细,在火堆旁用最淳朴的歌舞表演,没有专门打造的舞台,没有专人谱乐奏曲,但是这些并没有防碍他们的兴致高涨,在篝火中跃动的身姿就像美丽的剪影,让人感受到生命的美好与伟大。

    北戎不似中原国对于尊卑界限十分注重,他们与民同乐是常态,北戎王也换了一身鲜艳的衣服参与其中,他还年轻,若非子承父业如今他也该是在篝火旁舞动的轻年人之一,传统上年轻人都乐意向族人展示自己的魅力。

    受这些人热情又开朗的影响,一天都脸色阴沉的孟尝君也没有那么“不食烟”,他也在热闹中与北戎王喝酒,学唱他们的北戎山歌,词句不懂不要紧,音调跟不准也不要紧,跟着一字一句地学也是一种乐趣。

    北戎的苦禾酒酿口感微苦,还有些酸,不够纯净,但孟尝君这一次带来了秦国的新酿,篝火大会用的就是这种,尝过这浓烈香醇的口感后北戎王对他更热情几分,他们也可以很好客,尤其是这种大方又能拿出合心情礼物的客人。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今日是春日狩猎的庆贺盛典,最好最烈的酒毫不吝啬地奉送出来。

    在篝火中,他们要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祭天地、祭火、祭祖先、驱除邪恶,祈求六畜兴旺、五谷丰登,完成祭祀活动后,所有人都不再拘束,男男女女混在一起尽情地喝酒、唱歌、跳舞,畅怀欢乐。

    陈白起跟在孟尝君的身边她也一些初初认识热情的北戎人邀着喝酒,盛情难却,她也喝了一些,自知酒量普通,怕耽误后事,她便用内力故意将酒意熏发,露出一副面红耳赤的柔弱醉姿态,他们也知道她平日里斯文弱气,见此也不逼迫她,她倒是躲了清闲。

    她眼波粼光,在牵手圈转欢笑的篝火人群后,看到了巨,他与他的随从也来参加了,但他们却像跟所有人格格不入一般,站在了边缘位置,火光橘红如涂,将他脸上与身上染成一片通红,唯一双浅色木讷的瞳仁像死鱼附上了一层隔膜,光却完全透不进去。

    他会在什么时候动手呢?

    她暗忖着时机。

    月入中天,北戎王这一晚上被各种由头敬酒,喝了一肚子的酒水,再加上今年孟尝君送来的酒度数不小,最后实在扛不住酒意上头,不能再继续逗留在篝火大会看歌舞,便被随从搀扶着送回了大帐。

    陈白起已打算今夜让北戎王不离她视线片刻,于是她看了一眼与打诨懒意与旁的北戎大将聊天喝酒的孟尝君,与孟尝君的随身武士交待一句要护好主上,便离开了队伍混入人群之中,她下意识转过视线去寻巨他们的踪迹,却发现原位置上人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