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一章 你不讲武德

    陈丰年陈兆年因为表姐接纳了她同母异父的弟弟,他们也没因他妈妈而讨厌唐余安,跟他和睦相处。

    陈晓竹直到近十一点才姗姗来迟,她是被同学拐偏了方向,最后绕了一个大圈才找到组织。

    当陈丰年的小伙伴彭坪、易思贤、周旋之知道陈晓竹也在京大读书,变成懵呆脸。

    论起来,在场的人基本都是沾亲带故,很容易产生亲切感,很快就玩到一堆儿。

    傅哥等到十一点后仍没见另一位客人,他先去厨房张罗午餐,同时也注意着手机。

    燕大少带着人将货全缷下来,收拾好了,又带着帅哥们回到厨房帮做饭。

    直到过了十二点,落在最后的一拨客———小萝莉的同桌杜妙姝和她老公,也终于抵达。

    傅哥将一对小夫妻领去客院,然后让杜同学信女客院,让薛某先生住海棠院,反正在小姑娘家,六十岁以下的客人,夫妻都会分开住,不分安排夫妻同住一间。、

    因为乐园的宽广华丽而震惊得心情难以平静的薛云朗,与同样晕头转向的杜妙姝同学,归置了行李,已经没时间去参观园子,在“嘉和斋”小坐。

    快到吃饭时分,郁畅也陪同一群小客人到了“嘉和斋”。

    周天晴与杜妙姝见过,能聊得起来。

    乐同学教弟弟学了剑术,又教了卢克和弟弟学身法,教完收拾番,换了套衣服,再去外院。

    她到达时,客厅里气氛挺好的。

    见到她,厅里的全站了起来。

    “小肚子、薛先生坐,不用见外。”乐韵招呼了同桌和薛先生一声,脚下一转就到了陈丰年和他小伙伴们坐的一侧,伸手逮住小表弟先揉脑袋。

    陈丰年嗷嗷叫着,手抱着脖子,表面上叫着不许摸头,实则把脑袋拉低,让表姐摸头摸得顺手些。

    “又长高了一些,不错!”揉了熊孩子的狗头一把,乐韵小爪子一晃就落在了彭坪小帅哥的头上:“你也比几年前长高了一大截,身体素质也提升了不少。”

    彭坪红着一张脸,点头如捣蒜:“我和小伙伴们每天有煅练身体,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从没偷懒。”

    “嗯,好样的,这才是未来的国家栋梁、中流砥柱该有的样子。”

    乐小同学又揉到一个熊孩子的脑袋,心情愉悦,转而继续朝易思贤周旋之下手。

    小帅哥们顶着羞羞脸,老实地给摸摸头。

    到了陈兆年时,他伸着脖子,一脸讨好:“姐,我都满十八岁了,能不能不摸头?”

    “莫说满了十八,就是六十八七十八,你也是弟弟。”乐韵可没放过他,照样揉了一手。

    当然,他的小伙伴罗衡阳、夏恺也无一例外的被摸了头。

    揉完了七个小帅哥的脑袋,乐韵手放在了王睿轩头顶,还捏了捏他的脸:“你也不错,养得极好。你在奥运赛场的表现不错,既然喜欢,那就勇往直前吧,为喜欢的事业无所畏惧的往前冲,才是男儿该有的样子。”

    姐姐不肯相认,但她是爱自己的,王睿轩心里满满的是幸福感,咧着嘴笑:“我会努力的!一定会捧回奥运冠军奖杯!”

    “嗯,少年就该有梦想,加油吧!”乐韵鼓励了一句,继续揉脑袋,将陈晓竹、曹清月和周天晴的脑袋也全给蹂躏了一把。

    小萝莉挨个儿摸头,薛云朗和杜妙姝看呆了。

    将来乐园玩耍的大孩子们的脑袋人摸遍,乐小同学心满意足,去罗汉榻坐了,小爪子一伸,拖过小肚子同学揉头捏脸。

    杜妙姝本来准备去抓乐小妞揉一揉,结果惨遭对方先下手为强,那叫个气哦:“乐小妞,你动手都不打声招呼的,你不讲武德!”

    “你当我傻啊,要动手就动手,动手前还打招呼,不是傻就是笨。你难道忘记了,你以前朝我下手时,你也从来没有提前打过招呼。”

    乐韵终于抢了一次先机,心情美上天,直到小肚子缩进她老公的怀里当小鹌鹑,才放她一马。

    杜妙姝瞪着笑得跟偷到小鱼干的猫儿一样的同桌,气狠狠的:“你个黑心肝的,果然跟你画在参考资料上的插图里的样子一样欠揍。”

    “反正你想揍我又下不去手,不怕。”乐韵得意洋洋的;“你看到参考资料了啊?”

    “看到了,房县三中九月中旬就收到了新的参考资料,你这人,以前高中不声不响,现在每年都要搞点事。”

    杜妙姝瞪着眼睛,又好气好笑,转而脸上全是笑:“哎呦,我说小妞,你真是个天才,你竟然会绘画啦,插图画得真好,学生们都呼吁你将插图整理成册,出本漫画集呢!”

    “漫画已经在印刷中了。”乐韵呲牙:“小肚子同学,你今天竟然没找我算帐,不抗议我给你取得昵称了啊。”

    “啊啊啊,你不提还好,提起这个我就想宰了你,你个黑心肝,这下我可是托你的洪福,我名扬全省了!好想掐死你。”

    杜妙姝一蹦而起,去找小同桌算帐。

    乐韵跳起来,撒腿就跑:“薛先生,请管管你老婆,她想谋杀同桌,以亲身经历续写一册‘小肚子与乐韵相爱相杀,反目成仇’的续集。”

    “乐小妞,你给姐站住!”杜妙姝扔下老薛,追着小妞跑出了客厅,紧追不放。

    之前,乐小妞逮着小帅哥们摸头,杜妙姝看呆了,当她与同桌上演你追我赶,陈丰年等人也看呆了、

    薛云朗无奈吁口气:“这两姑娘啊,还没长大,还跟小孩子似的。”

    “薛先生,这叫童心未泯。”郁畅一本正经的接了一句:“我们小仙女姐姐有颗赤子之心,终于遇到志同道合的同伴,自然释放天性。”

    薛云朗瞅了小青年一眼,点头,幸好他没说不合时宜的话,瞅瞅,乐小姑娘的小弟这就出来护短了。

    乐韵左蹿右跳地蹿了几下,又跑回客厅前,对着里头喊:“郁畅,陈兆年,你们陪薛先生和你们的小伙伴去餐厅,准备开饭了。”

    郁畅和陈兆年应了一声,请薛先生和小伙伴们移驾去五味橱。

    杜妙姝追不上小同学,气得呲牙咧嘴,当小同学过来攀着自己的肩膀,她反客为主,逮着只软软的小萝莉可劲儿的蹂躏。

    黎先生给小朋友们上了课,先到了餐厅。

    当薛先生等人来了,黎先生招呼众人坐。

    燕少和兄弟们与郁奶奶摆饭,共烧了十个菜,人也坐满三桌。

    吃了饭,乐同学回东院,后面跟着一大串小尾巴。

    燕行也去了东院,和黎先生招呼薛云朗,卢克郁畅带着大小萝卜头们陪陈丰年等人参观东院。

    郁畅和章怀恩等人也是第一次参观东院,都兴奋得快飞起来。

    乐同学请黎先生先陪她的同桌夫妻逛逛东院,她提了两筐水果,去书院拜访来自妈祖阁的客人们。

    妈祖阁的弟子在书院的餐厅吃饭,餐具碗筷用的书房厨房的备用品,只有菜盘子是店家的。

    傅哥从厨房仓库找了竹制提盒到店家装餐,每次取回餐,客人吃后收拾店家的盘子送提盒里,他下次去取餐时再将餐盘顺便送回餐馆,非常方便。

    妈祖阁的弟子们吃了午饭有一会儿了,还在会贤堂喝茶消食,见到乐园主人来了,赶紧招呼。

    他们也带了湾岛产的茶叶,青年们冲泡茶款待主人。

    乐韵与来客们打了招呼,主客们坐下,妈祖阁共十五人,仅两个弟子面熟,那两位与她在上上次的重阳聚会打过照面。

    妈祖阁的领队是阁中的元老,姓蔡,蔡长文,现年已是一百十九岁。

    蔡老先生的祖籍f省,蔡氏也非f省本土姓氏,也是外迁入f省的姓氏之一。

    乐韵观望过蔡老先生的身躯健康状况与气,他的大限将至,若再无突破,不出十年,必身死道消。

    主客寒暄过,坐下聊了一阵,乐韵便告辞,又回了作坊去搞研究。

    蔡老先生率着阁中弟子们送走乐小姑娘,又去上房正厅修炼,正堂的大书桌,让人感觉舒服,坐在书桌旁,最容易入定。

    乐韵回了东院,在琅嬛殿正堂与逛了一圈回来的小肚子同桌和薛云朗私下会面。

    杜妙姝和薛云朗特意进京是为了还钱,然后顺便去游览一下紫禁城和一些景点,给自己放个假。

    同桌特意来还钱,乐韵并不意外,问了他们一句:“你们经济有没压力?我手头比较宽裕,目前暂时不急于用钱的。”

    “就是怕你担心我们压力大,我们才晚了两年还钱,已经积攒了一笔备用金。不用买房,也暂时没孩子,我们目前没什么经济压力。”

    杜妙姝拿着手机,扫码转帐。

    乐韵也没推让,接收了同桌小肚子转来的钱。

    还了同桌钱,杜妙姝溜到小同桌身边,摆着小同桌,掐着同桌的脸玩闹。

    小肚子老爱朝自己动手动脚,乐韵也不吃亏,掐回来。

    你掐我我掐你,两人掐成一团。

    薛云朗看得眼角直跳,坚决不不管,一个是自己老婆,一个是老婆比亲姐妹还亲的朋友,哪怕她俩打个地翻地覆,他也会当眼瞎。

    小肚子和小同桌互掐,最终两个人以互将对方的头给抓成鸡窝的‘两败俱伤’的结果而收场。

    亲亲密密的闹了一阵,杜妙姝也知道小同桌很忙,她拉了薛云朗,自己去逛园子。

    乐韵很是主随客便,又去了作坊,呆在精仪室继续鼓加工自己的元件。

    杜妙妙薛云朗先是独自游园,之后与陈丰年他们碰到一起,一起玩,还合计出了一份行程计划,定好1号去观升旗仪式,再去参观紫禁城,若是可以,再去八宝山瞻仰烈士陵,游长城。

    他们在乐园除了不去打扰书院的客人,在园子里随意的到处溜跶,都想骑马,两匹宝马不能骑,都去试了试小矮马,玩得贼开心。

    因为乐园有很多客人,燕大少也顺势留下当保镖,他带来的司机晚上开车回了驻地。

    而商量好了要观升旗的一拨人,起五更爬半夜的出发,去广场看升旗。

    大小萝卜头们按时补课,上午黎先生们给小朋肥补课,下午,黎郁畅帮上初中的大萝卜头补课。

    国庆节晚,乐同学在群英殿摆席,款待同桌和陈丰年他们的小伙伴,以及妈祖阁的众人。

    招待过众客,小萝莉又一心一意当老师、搞研究。

    美少年单位里有同事家的孩子国庆结婚,他参加完了了婚宴,1号下午才回京,随家人出席一些重要宴会。

    陈丰年等人早出晚归,玩疯了,没有熊孩子们折腾,白天的乐园挺安静。

    4号这天中午,乐同学带着两个小朋友收工后收拾准备吃饭时,接到了有几年没碰面的边源同学的电话。

    也因为边同学的电话,乐同学吃了午饭后没有如以往前去作坊,叫了傅哥柴哥几位帅哥,去收拾预留着做诊所的房子。

    傅哥他们非常勤劳,除了看家护院,兼职了园丁和清洁工的各种琐事,隔段时间就会给各处房屋打扫清尘。

    园后预留做诊所的小楼,是傅哥他们重点关照的地方,毕竟小姑娘的看家本领就是治病救人,房子将来是要开诊所,自然必须保持干净卫生整洁,逢扬灰尘的季节,每周都会检查,最久半个月检查一次。

    小楼上个月的月末有打扫通风透气,干净如新。

    小萝莉带着帅哥们再次将诊所楼里外打扫了一遍,再去乐园的仓库搬了桌椅放在楼房居中的正堂,稍稍收拾了一下,差不多可以临时做看诊之所。

    整顿出了可以接待求诊者看病的地方,乐同学又回了乐园,在“嘉和堂”坐等,下午二点过后,等来了边源同学。

    边源不是一个人拜访乐园,是一行十人,有他的爷爷、爸爸妈妈,一个舅舅、舅母,一个表弟,还有三个是他家的邻居。

    他家主要是陪舅舅到京城找专家看病,他爷爷身体也不好,顺便也进京检查一下,他家邻居家听说了,也陪同老太太到首都看病。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