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四百七十 太极宗师对太极宗师

    龚允在安南都护府的任职时间没有任永那么长。

    比起任永的严肃、强势,他看上去不那么强势,不那么严肃,反而挺好说话的样子。

    但如果因此而认为他真的是个好说话的人,那就真的是错认了他。

    刑部官员在魏帝国的官场上是公认的难缠,公认的不好对付。

    仿佛每一个刑部官员都把他们的老尚书郭议身上的那种聪明、油滑的劲儿学到了家,个个都是官场上的人精。

    怎么说呢。

    有问题的时候,只要和他们无关,溜的比谁都快,片叶不沾身。

    有利益的时候,甭管和他们有没有关系,也是冲的比谁都猛。

    要说趋利避害,郭议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本身他还是皇亲国戚,所以中央朝廷当年就流传一个说法——与其说曹操和郭嘉是朝政风向标,不如说郭议才是那个真正的风向标。

    郭议本身的资历也不比元从派少,而且还是皇族本家,姓郭,和太上皇郭鹏有亲属关系,本身就不好惹。

    而且此人相当低调,甚至给人一种没什么存在感的错觉。

    但是这种错觉每到朝廷发生政治风暴的时候就会发生改变。

    因为人们总是惊讶的发现政治风暴之中,郭议才是那个真正的万年不倒翁。

    连郭嘉都被太上皇整过,郭议当了那么多年刑部尚书,照理来说也是大权在握,但愣是没有挨过批,不管政治风暴进行到什么程度,他总是那个巍然不动之人。

    仿佛政治风暴和他无关似的。

    等政治风暴之后,他就出来收拾残局。

    判罪的判罪,砍头的砍头,不亦乐乎,然后深得太上皇的信任,刑部尚书从延德元年一直做到兴元元年。

    他麾下的官员们似乎都学到了他身上的这种“大智慧”。

    历年政治风暴里,刑部很少有被波及到的时候,可以说是各部官员里受损最小的,最安全的。

    这就直接导致其他各部官员看到刑部官员的时候,心里都莫名的膈应。

    可没奈何,人家就是受信任,就是会办事,就是能捞好处。

    这个龚允也差不多?平时没什么存在感,也不惹事,也不找司马懿的麻烦?感觉上像是一个老老实实的老好人。

    但是能捞政绩捞好处的时候?司马懿在他面前也就是盘菜?任他挑挑捡捡。

    对上此人,精明如司马懿也觉得胜算不大。

    加上中央对地方的属性压制,不带上任永在身边壮胆?司马懿还真不敢不敢单挑他这只笑面虎。

    但是有了任永在身边?司马懿就胆子大了起来,对上这只笑面虎也觉得多了几分胜算。

    龚允得知任永和司马懿联袂来访,觉得稍微有些意外?但是联想到之前朝廷下发的公文的事情?还有眼下安南都护府的乱局?他心里也略有了一些想法。

    司马懿和任永的关系难道很好吗?

    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反倒听说过不少次任永私下里认为司马懿是个不敢承担责任的怂包这样的说法?司马懿也不见得多么待见任永。。

    两人的关系绝对不算好。

    既然没有这回事?那么显然这两个人现在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担负同一个责任,所以达成了某种一致,是一起来搞事情了。

    能让这两人达成临时同盟,一起来找我搞事情,看起来问题的确很严重。

    想让我踩这趟浑水?

    想得美。

    龚允深吸了一口气?堆起一脸笑容?笑呵呵的走向了会客大厅。

    在这里?司马懿和任永已经等候多时?看到龚允来了,两人一起起身,朝着龚允拱了拱手。

    “哎呀?任郎中,司马都护,两位在我这里可是稀客啊,更别说还是一起出现,这……难不成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龚允装傻是专业的,司马懿和任永都清楚,两人互相看了看。

    司马懿使了个眼色,示意任永主动进攻——你是中央官员,你先动手,我给你打辅助。

    任永无奈,只好冲锋在前。

    “龚郎中,今日上门拜见,的确是有要事相商,是关于朝廷之前下发的公文。”

    任永说话素来直白,和司马懿不一样,所以龚允这个太极大师的说话方式对上任永不占便宜。

    这要是司马懿,两个太极大师你来我往展示太极推手,那真是半个时辰都别想进入正题。

    任永不同,上来就是干货。

    “朝廷公文?有这档子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龚允一脸奇怪。

    嗯,没错了,这就是典型的刑部官员。

    任永可以开门见山,龚允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指鹿为马,把赵高的智慧发挥到极致。

    你不知道个鬼!

    就算与你无关,那么大的事情你敢说自己不知道?你就真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任永耐着性子看着龚允。

    “这是财政部下发的中央公文,指示地方分部和当地官府合作,停止审批现有贷款申请,并且尽快关闭一批不合规定的商铺。”

    “哦,财政部发下来的公文啊。”

    龚允抚着自己的胡须,笑了笑:“难怪我不知道。”

    司马懿在一旁已经闭上了眼睛。

    龚允要开始太极推手了,而任永却还不自知。

    “虽然是财政部发下来的公文,但是却是财政部遵照天子的命令发下来的公文,这是天子的命令。”

    任永意识到自己说话的不妥之处,赶快进行弥补,但是为时已晚。

    龚允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不过天子既然让财政部下发公文,又让财政部和地方官府联手办事,任郎中和司马都护联手去办不就好了,跟我刑部有什么关系啊?”

    看着龚允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迷茫表情,任永心头的怒火忽的一下窜了出来。

    他很想一拳塞过去看看龚允还能不能如此平静。

    不行,我要冷静,要冷静。

    “此事虽然是财政部和地方官府联手,但是眼下的局面出了问题,那些不符合朝廷规定将要被强行关闭的商铺主人不愿意关闭店铺,纠集友人熟人公然对抗办事吏员。

    他们堵着路,不让官府办事吏员去关闭他们的商铺,一家这样做,其他各家纷纷效仿,现在事情闹得很严重,影响很大,很坏,只靠官府里的办事吏员已经无法解决了。”

    任永进一步解释。

    “这样啊,那是很严重啊,你们快去解决啊,到我这里干什么?问我借人手?可以啊,你们需要多少人手,我这里看看能不能腾几个出来帮帮你们,大家都是同僚,理应互相帮助的。”

    龚允满脸的严肃,语气里满是义不容辞。

    任永的拳头硬了。

    眼看着任永要发飙了,司马懿赶快上前接过了话茬儿。

    不然这两人真要打起来的!

    “龚郎中,事情是这样的,为了在朝廷限期之内办完事情,光靠官府的吏员好好说话已经行不通了,为今之计,只有出动警察,强制去办,这样才能在限期内把事情办好。”

    司马懿快速说道,防止任永真的发飙。

    任永看了看司马懿,抿了抿嘴唇,摁下了心头的怒火。

    龚允也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司马懿,顿了一会儿,面带疑惑的发问道:“既如此,情况如此紧急,司马都护何不立刻行动?警察调动办事之权属于司马都护啊。

    司马都护一声令下,警队必然能前往处理,到时候什么阻碍都是不存在的,司马都护还来我这里干什么?警察难道也不够用,要从我这里调人前往?”

    司马懿这个抗压大师的心态就好多了。

    他露出满脸讨好似的笑容。

    “这不是心怀担忧吗?这种事情一旦控制不好就是冲突,冲突难免会有人受伤,一旦受伤你们刑部就要介入,到时候麻烦不就大了吗?”

    司马懿笑呵呵的说道:“事情是解决了,但是解决完事情,刑部就该出现了,就该找我麻烦了,这不是一直以来的惯例吗?”

    任永看向了龚允——看你这混蛋现在还有什么说辞,被怼到墙角了吧?

    “原来如此。”

    龚允点了点头:“司马都护是担心警队下手过重导致有人受伤,然后被刑部问责,所以不敢承担责任,是吗?”

    司马懿脸色一僵——你丫暗戳戳得骂谁呢?说我不敢承担责任?

    不过转念想想,司马懿觉得也的确是这样,他的确不想承担责任。

    所以司马懿也不以为意,恢复了正常面色。

    和这家伙说话,就得不要脸。

    “这……这做官,本身就该慎之又慎,稍有不慎,被人抓住痛脚,这前途可就不好说了,况且警队调动一次就要向刑部解释一次,有时候还不止一次,大概刑部官员耳朵都不好使,耳背,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龚郎中,你说我能不心怀疑虑吗?”

    司马懿也就干脆不要脸,和龚允中门对狙。

    龚允感觉到了,任永这个棒槌好对付,司马懿这个阴阳师兼太极宗师的确不好对付,两人棋逢对手,旗鼓相当。

    这是个对手。

    于是龚允抖擞精神,准备和司马懿大战三十回合。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