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1 撞

    罗克乘坐的汽车是尼亚萨兰重工特意为政要人士设计的防弹礼宾车。

    这种车长达6.5米,高约1.8米,车宽2.8米,由于使用了大量的特制钢板,整车重量达到惊人的5.5吨,比一般的装甲车都不遑多让。

    这里要说明一下,防弹汽车也不是什么弹都能防,罗克乘坐的这款防弹礼宾车,对于威力小初速低的手枪子弹,具有不错的防护能力,对于使用全装药的军用大口径机枪,礼宾车的防御能力就不够,还是会被直接打穿。

    不过在城市里,也罕有面对军用大口径机枪的机会,总体上来说生存力还是不错的。

    当然了,时下的发动机技术还不够先进,不惜牺牲机动能力堆防御的后果就是,礼宾车的最快速度只能达到80公里左右,一旦面对危险,并不能快速脱离。

    对的,礼宾车遇到意外根本不会停车纠缠,而是会想尽办法快速脱离,停车查看那都是业余行为,这时候车前就算有人也会直接撞开。

    得益于礼宾车庞大而又沉重的车身,遭到剧烈撞击的礼宾车只是打了个转,并没有发生侧翻,后车司机这时候应对很果断,一脚油门直接将撞上礼宾车的汽车撞开,礼宾车司机瞬间摆脱加速,来不及掉头,顺着公路向温莎城堡方向驶去。

    “怎么回事?”温斯顿惊魂未定,摁着椅子爬起来向后方张望。

    罗克又一把把温斯顿拽下来,后面的事自然有随行车辆处理,罗克和温斯顿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快速离开。

    “勋爵,我们现在是返回庄园还是前往温莎城堡——”通话器里响起司机克里斯夹杂着剧烈喘息的声音,副驾驶上坐的是扎克:“扎克先生情况不妙,他现在满脸是血——”

    “别管特么去哪儿,先去找医生——”罗克又气又急,这二十多年,扎克一直在罗克身边?罗克早就把扎克当成自己的家人看待。

    “去温莎城堡,温莎城堡有医生——”温斯顿也了解罗克和扎克之间的感情。

    扎克对于罗克来说可不仅仅是管家那么简单,除了要处理罗克的私人事务?扎克同时还是布拉德办公室的负责人?负责处理罗克不方便出面的所有事务?罗克的海外资产也是由扎克打理,包括阿丹公司名下的所有财产。

    这时候路边突然响起激烈的枪声,又有一辆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汽车冲过来?直接横在罗克的车前?车门打开,几名枪手从车里出来,对罗克的汽车疯狂射击。

    叮叮叮——

    子弹打在汽车的挡风玻璃和钢板上叮当作响?刚才撞击的时候?罗克所乘坐的汽车尾翼脱落?另一端还挂在车身上?汽车发动之后也是叮当乱响?钢制的尾翼拖在地面上火星四溢?真的是一路火光带闪电。

    “上帝啊,伦敦特么变成战区了吗?”温斯顿疯狂大叫。

    “闭嘴温斯顿——克里斯,撞过去,撞过去——”罗克这时候异常冷静,已经拔枪在手?手心里都是汗水。

    第二次布尔战争之后?罗克已经整整二十年没有参加过战斗了?不过罗克的刀并不钝?还依然能杀人。

    “去死吧,混蛋——”克里斯疯狂嚎叫着,一脚把油门踩到底。

    礼宾车疯狂咆哮?向堵住前路的汽车直接撞过去。

    几名枪手大概是没想到礼宾车会这么疯狂,看着疾驰过来的礼宾车忙不迭的躲避,两名枪手躲避不及,被礼宾车直接撞飞。

    停在路中间的汽车是一辆福特,可怜的福特同样被礼宾车直接撞飞。

    礼宾车的车头顿时瘪了一大块,左侧的车前灯被撞碎,克里斯还是很有经验的,选择福特车头侧着撞过去,结果福特车打了个转,尾部又撞在礼宾车的左后部,差点粉身碎骨。

    “撞,撞死他们这些该死的混蛋——”温斯顿骨子里的血性也被激发,这家伙可不是个懦弱的人,十几岁就和朋友一起到古巴亲身体验了西班牙和古巴当地人民起义的战争。

    “不要停,直接去温莎城堡——”罗克冷静,天知道躲藏在黑暗中的枪手还有多少人,这时候还是快速离开现场,账可以慢慢算。

    礼宾车一路狂奔,直接撞开温莎城堡外围的档杆,在卫兵的尖叫中冲到主楼门前的草坪上。

    扎克看上去并没有多大问题,车停稳定时候已经悠悠醒来,还好扎克在车上系了安全带,否则后果难料。

    即便如此罗克也不敢大意,让扎克跟着医生去做详细检查后,罗克才有心情了解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在经过那个路口的时候,一辆车以极快的速度撞上来——根本来不及闪避,也不知道对方车里是什么人——”克里斯一脸后怕,礼宾车的左侧和右侧先后遭到两次撞击,整个车身都已经面目全非,车门已经无法打开,状况让人触目惊心。

    “洛克,我已经命人详细调查,无论如何,一位帝国侯爵的安全在伦敦应该得到充分的保障——”乔治五世大发雷霆,罗克是在从温莎城堡返回伦敦的路上发生了意外,从这个角度上,乔治五世其实也有嫌疑。

    当然也只是嫌疑而已,如果是乔治五世想对付罗克,根本不需要使用这种方式。

    这也说不好,在罗克这里,英国王室可是有前科的。

    “这实在太过分了,光天化日居然公然谋杀一位帝国侯爵——”温斯顿把自己都忘了,他也是内阁阁员,同时还是前首相,身份和罗克相比并没有差多少。

    “那些混蛋是什么人?”罗克正在接受医生的检查,刚才在几次撞击中,罗克的胳膊和手部有轻微的擦伤。

    这要得益于罗克一直以来的坚持锻炼,如果不是罗克的身体还不错,发生意外的时候做出了正确应对,那后果还真不好说。

    “不知道,你的仇家那么多——德国人、比利时人、葡萄牙人、日本人、美国人、甚至法国人都有可能——”温斯顿这时候也终于冷静下来,不过还是没有头绪。

    罗克在心里仔细盘算了一下,然后也挺郁闷,确实,罗克的仇家是有点多,恐怕很多人都想置罗克于死地而后快。

    “不可能,应该不会是这些国家,如果他们敢对你发动袭击,那就等着战争爆发吧——”乔治五世这时候还是表现出了一个国王应有的铁血和果断,在伦敦暗杀一位帝国侯爵?

    你最好祈祷上帝保佑什么马脚都不漏,否则被英国政府确定了身份,那就等着大英帝国的报复吧。

    大英帝国可不是被欺负了也不敢说话的葡萄牙、比利时,就算是美国,面对同仇敌忾的英联邦也要退避三舍。

    要不然美国也不会默认南部非洲拥有四艘战列舰,已经实际打破了《华盛顿海军条约》却装作不知道,换成是法国试试?

    “确实不可能,这样的话——”温斯顿表情难看,去掉这些国家,那对方的身份几乎就呼之欲出。

    表面上依然强大的大英帝国,其实内部也是千疮百孔,殖民地、自治领和英国本土的利益纠葛先不说,英伦三岛其实也不稳定。

    就在去年,鉴于爱尔兰地区越来越紧张的局势,英国政府被迫同意爱尔兰南部26个郡成立“爱尔兰自由邦”,北部六郡依然以北爱尔兰形式留在英国,这让北部六郡的爱尔兰人非常不满。

    早在1916年,爱尔兰人为了争取独立,在都柏林爆发了“复活节起义”,这次起义遭到英国政府的残酷镇压,现任英国外长的亚瑟·贝尔福,因为在爱尔兰的残酷手段,得到了“血腥贝尔福”的绰号。

    领导“复活节起义”的爱尔兰人全部被杀,爱尔兰人的独立行为被迫转入地下。

    从1916年到1921年,爱尔兰人制造了数千起谋杀和暴乱,造成多名英国政府高级官员死亡,英国政府也是迫于无奈才同意“爱尔兰自由邦”的成立。

    其实就在刚刚乔治五世说完之后,温斯顿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过温斯顿没有直接挑破,还是给乔治五世留了些面子。

    一位帝国侯爵和内阁重臣当街遇袭,伦敦军警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很快,那些抢手的身份就得到确认。

    为了掩护罗克乘坐的礼宾车离开现场,罗克的护卫和袭击的枪手展开了激烈的枪战。

    在战斗中,罗克的护卫使用了轻机枪和手榴弹,一共大约有12名袭击枪手被击毙。

    之所以是大约,是因为有人在战斗中粉身碎骨,尸体残缺不全,战斗之激烈可见一斑。

    罗克得护卫在战斗中也有四人牺牲,四人重伤,考虑到车队是遭到突然袭击,对方有备而来,这个结果也能充分证明罗克护卫的战斗力。

    战斗结束后,伦敦警方很快确认了枪手的身份,有人认出,其中一名被击毙的枪手,是去年刚刚成立的爱尔兰共和军成员。

    爱尔兰共和军,这个组织现在在英国是忌讳,没有人讨论这个组织,英国政府也不承认这个组织的存在。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