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人心

    眼看着太阳要升起来,一天打仗最舒服的时间要过去了,才有一队头戴壶型盔、身穿板式胸甲的西班牙剑盾兵,乘船出现在了两军阵中的巴石河面上。

    带队的一名西班牙少校,手里拿着个铜壳喇叭,叽哩哇啦说了一通。

    华侨中自有不少懂西班牙语的,为身边人翻译起来:

    “红毛鬼说,他们本不欲参与两族械斗,但总督大人有保境安民职责,决定还是出面调停。”

    “不打了吗?”华侨们好多人都松一口气,巨大的牺牲早已超过他们承受的极限,如果不是因为退无可退,他们肯定已经崩溃逃亡了。

    “没有。”却听通译们摇头道:“红毛鬼说,但是番仔不肯接受调解,说我们杀他们的人太多,必须要血债血偿!”

    “放屁!”陈永泉等一干青年双目赤红道:“是他们来打劫我们的!而且我们死的人更多!”

    “小声点,听他们说完!”林阿发等人呵斥小年轻们。

    “红毛鬼说,他们总督有好生之德,跟番仔说好了,今天停战半天,允许我们入城避难!”

    “红毛老爷仁慈啊!”林阿发忍不住跪地干嚎起来道:“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啊!”

    “你他娘的放屁!”高二爷拿起标枪就想戳死他,还好被身边人拉来。高二爷怒吼道:“番仔才杀了我们几个人?我们的人,多半都死在红毛鬼的炮弹上的!”

    众人闻言一阵咬牙切齿,红毛鬼的炮轰塌了他们的栅栏,摧毁了他们的房屋。而且他们还发射一种烧红了的铁弹,引起涧内大火,把他们的家园烧成一片白地,死伤不计其数。

    “这些番仔八成也是他们引来的!”陈永泉等人恨得向船上投掷标枪,不过都被严阵以待的西班牙士兵,用一人高的大盾牌挡了下来。

    “猫哭耗子假慈悲!龟身生啊嫁文虫!”年轻人们的怒骂声不止,还要拿枪去射红毛鬼。

    陈美只好出面制止住他们,让红毛鬼把话说完!

    那少校这才继续呜路哇啦道:“但圣地亚哥城内地方有限,最多只能容纳一万人,所以我们总督规定,只在中午十二点以后,派船来接一万人进城。”

    顿一下,他又道:“请有意进城避难者,准备好一百比索的进城费!是一人一百比索!”

    “抢劫啊!”福佬仔们果然把钱看得比命重要,注意力一下就转移到钱上了。

    那少校却不再废话,赶紧下令划船远离这里。刚才那些明国人又是掷矛又是举枪,吓得他都要尿裤子了。

    ~~

    让红毛鬼这一搅合,岛上同仇敌忾的气氛登时荡然无存。

    之前不分彼此、并肩作战的同胞们,又按照籍贯宗族围聚成一个个小团伙,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商馆的人对此冷眼旁观,陆战队员们干脆眼不见心不烦,看着河对岸的小黑人,防止他们偷袭。

    唐保禄吊着左臂膊,一屁股坐在西门青身边。

    西门青脑袋上被飞溅的碎石擦了长长一道伤口,用纱布包着还往外渗着血,他却满不在乎的叼着烟,用刺刀挑着条小鱼,在太阳底下翻转。

    “这是干嘛?”唐保禄奇怪问道。

    “烤鱼啊。”西门青道:“这么毒的太阳,总得有点用吧?”

    “那你得多看书,公子在《自然小识》上,说过如何利用太阳能。”唐保禄便显摆道:“叫‘炎日阳燧、火从天来’。”

    “阳什么?”西门青问道。

    “就是凹面镜,其实把你的望远镜拆了,用上头的玻璃镜片效果更好。”唐保禄便兴致勃勃道:“试试吧?”

    “少来。”西门青赶紧护住自己脖子上的黄铜望远镜道:“这是奄美大捷纪念版!”

    “你拿这个能换一百比索不?”唐保禄慢悠悠问道。

    “一千我也不换。”西门青翻翻白眼道:“怎么,你的心乱了?”

    “红毛鬼有高人啊。”唐保禄用右手掏出一颗草莓糖,在嘴巴的配合下剥去糖纸,舌头一卷送到口中,幽幽说道:“这个价一出,我就知道要坏事儿了。”

    “怎么讲?”西门青皱眉问道。

    唐保禄便压低声音跟他分析起来。

    比索是西班牙人在殖民地使用的货币,有银比索和铜比索两种。不过只要不特别强调,说的就是银比索。

    一比索大概折银0.75两,100比索就是75两银子,对普通人来说,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但这些吕宋华侨,这些年靠着大帆船贸易发了财,能拿出这个数的人,绝对不在少数。挣不到大钱,谁会在这鬼地方遭洋罪?

    便听唐保禄幽幽道:“原本要是没这个条件,只让两个华侨里走一个,最后就是谁也别想走的局面。但加了这个条件,一下子就把原本铁板一块的华侨,分成两半了!有钱的肯定愿意出这个买命钱,没钱的想出他也没有啊。”

    “抢他丫的!”西门青恶狠狠的道。从嘴唇上揪下烟屁股,还带下一块皮,疼得他直呲牙。

    “那不就正中红毛鬼的下怀了?”唐保禄叹口气道:“红毛鬼就是想分化他们,巴不得他们自己打起来呢。”

    “操他妈的老阴比!”西门青霍得就要站起来道:“老子这就画出线来,哪个敢当逃兵,就崩了谁!”

    却被唐保禄死死拉住道:“别冲动,搞不好就成公敌了!”

    “谁在乎?!”西门青啐一口,还是重新坐了下来。服从命令是海警的天职,他没忘了自己是受唐保禄节制的。“那我们就干看着?!”

    “当然不能干看着了。该劝还是要劝两句的。”唐保禄扶着西门青的肩膀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道:“虽然良言难劝该死的鬼,但要是让特科的人在评测报告上,打个‘冷血’的评价,公子会不待见我。”

    “那倒是……”西门青打了个寒噤。他也是在总司令部直属侦查大队组建后,才知道有那样一个无声无息又无处不在的机构,于暗处盯着集团和海警的重要任务和要害部门。

    ~~

    傍晌,各帮各家方开完了小会,侨领们重新聚在一起。

    “说说吧,你们都是怎么定的?”陈美磕磕烟袋锅子,问众人道。

    “我们莆田帮交钱进城。”林阿发抢着说道,唯恐说晚了没法开口。

    “怂!”高二爷又想弄死他道:“我们福清佬一个不走!就死干到底!”

    “你们潮汕帮呢?”陈美又问副会长刘学升。

    “我们……”刘学升满脸羞愤道:“我是绝对不走的,但也拦不住有些人想交钱走人。”

    “你们呢?”陈美问黄三老丈。

    “我们也是……”黄三老丈面容愁苦道:“去留两便吧。”

    接着,其余几个地方的侨领也纷纷表态,结果都大差不差,出得起就走,出不起就不走。

    陈美对他们的选择并不意外,因为他话事的泉州帮和本地帮,选择也一样。

    两个例外中,莆田帮主要是做生意的,普遍有钱,而且同乡观念重,没钱的也能先帮衬帮衬。

    福清佬主要是当水手、打手、干些收账点数的活的,又喜欢花天酒地,普遍囊中羞涩。而且好勇斗狠,干脆就死硬到底了。

    摸底之后,陈美装了一锅烟,沉默的抽起来,就在众人等得有些不耐烦时,却见那唐保禄唐董事走了过来。

    唐保禄简单问了问情况,然后对陈美道:“让我跟大伙儿说两句吧?”

    “嗯。”陈美答应的很痛快,点头对众人道:“还有点儿时间,把大伙儿集合起来。”

    ~~

    很快,乌央乌央的人群聚集在已成废墟的陈家大院前。

    待刘学升对众人说,请唐馆长讲话后,唐保禄便吊着胳膊站在陈家倒塌的台门上。他代表南海集团,掌握着所有往返于大明和吕宋的船只。这些天又率领大家抵抗番人,还负了伤,可谓威望正隆,大伙儿也想听听他要说什么。

    其实唐保禄的胳膊是前日雨天失足,摔进了壕沟弄折的。但在这种时刻,却很是应景。

    他很干脆,竖起三根手指来,朗声对众人道:

    “我就说三件事。第一,这是红毛鬼分化我们,瓦解我们的诡计。我们千万不能人家挖个坑就往里钻!”

    “不错,要不是红毛鬼开炮,我们能死那么多人?谁还会信他们?纯粹是想瞎了心!”刘学升也大声附和道:“他们的目地是先分走我们的一半的人,让番仔把剩下的人杀光!”

    “那还不如一起去死!”高二爷杵着大砍刀,杀气腾腾道:“谁敢走老子一刀劈了他!”

    唐保禄抬下手,示意高二爷稍安勿躁,然后目光阴冷的看着林阿发和黄三老丈两个道:“第二,我知道,有人在散布什么没钱该死,来去自由之类的谬论。但我要提醒各位,我们已经跟敌人浴血奋战了七天!请问那些为我们顶在前面,牺牲生命的两千同胞,还有没有选择?!现在有人要当逃兵,他们答不答应?!”

    “不答应!”高二爷挽个刀花,咆哮道:“谁敢当逃兵,老子替死去的弟兄剁了他!”

    “第三!”唐保禄蜷起最后一根手指,紧攥拳头,信心十足道:“我们的舰队正星夜兼程而来,还有两天,救兵就到了!只要再坚守二十四个时辰,我们就可以赢得胜利,把红毛鬼赶下海了!”

    ps.祝父亲们节日快乐(不许占我便宜),再写一章……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