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 为什么拍大腿

    “别过来。”

    中二师姐冷冰冰的声音,从里屋传出:“出去。”

    林北辰笑了。

    “你白天的时候,不是暗示我晚上来找你吗?”

    他笑嘻嘻地道:“师姐,房间里有点黑啊,要不要先开灯……还是说,你喜欢在这种乌漆嘛黑的环境里办事?”

    “我白天什么时候暗示你?”

    中二师姐冷哼道。

    “啊,没有暗示过吗?”

    林北辰钻进里屋,道:“可是你的眼神,分明是在勾搭我啊,再说了,咱俩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见了,难道你一点儿都不想我?”

    “哼。”

    中二师姐冷哼一声:“行了,你在外面等我。”

    “好嘞。”

    林北辰退回到了外厅。

    很快,恓恓索索的穿衣声响起。

    外厅顶部镶嵌着的大颗夜明珠,突然微微发光,明亮起来,像是数十颗明媚星辰一样,给原本漆黑的外厅带来了些许淡淡光明,犹如月拢寒霜,气氛清冷。

    轮椅缓缓地驶来。

    坐在轮椅上的少女炎影,皮肤雪白,大眼睛,高鼻梁,浓密的眉毛如柳叶飞刀一般散发出一种这个年龄段罕见的威严,怒视林北辰。

    她静静地坐在轮椅上,衣衫单薄,身上披着一层紫色的外袍,香肩外露,精致的锁骨也清晰可见,也不知道有没有穿亵衣,光洁的额头白皙如玉,刀削一般的下巴微微抬起,神态骄傲而又倔强,眼眸里带着质问。

    显见心情不太好。

    当然,任谁大半夜被从被窝里吵醒,心情都不会太好。

    得亏是林北辰。

    换做是别人的话,怕是早就被剁碎了喂海狗了。

    “师妹晚上好呀。”

    林北辰笑嘻嘻地打开酒坛,又将食盒里的外卖都摆在桌子上,道:“怕你饿着,我带了许多的好吃的,你看,不但有酒,还有我精心准备的热奶,师父说过,吃啥补啥,你多喝奶……”

    炎影眼眸中闪过一丝厉色。

    她气呼呼地催动轮椅,来到桌边,一张嘴,就将坛子里的【清泉酿】,一饮而尽。

    一抹淡淡的酡红,在吹弹可破的白嫩脸颊上飘过。

    “好酒量。”

    林北辰鼓掌,在轮椅少女快要爆发之前,抢先转移话题,一本正经地道:“和北海皇室谈的怎么样了?”

    不等炎影回答,林北辰又抢着道:“事先申明,不用给我面子啊,随便提条件,你能从北海皇室这里敲诈出多少算多少,如果老人皇不答应,你告诉我,我去帮你敲敲边鼓,嘿嘿,到时候有了收成,你我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嘿嘿……”

    炎影皱了皱眉,道:“谈判是国家大事,又不是土匪敲竹杠,什么叫做随便提条件?”

    林北辰一怔。

    咋地?

    这是得了好处不想分?

    想吃独食。

    过分了啊师姐。

    “而且,我听很多人说,你在神殿山金殿藏娇,有一群花容月貌的女祭司陪着还不满足,又将北海人皇的几个女儿,都留在身边祸害了……北海人皇怎么也算是你的岳父之一了吧,你怎么不帮着他,却来帮我?”

    轮椅师姐面无表情地道。

    “我屮艸芔茻……”

    林北辰惊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他妈谁在背后造谣我这个纯洁的小白花啊。

    我难道不要脸的吗?

    “师姐,那都是谣言,我对月夜明珠发誓,我是清白的。”

    林北辰连忙道:“我留公主们在神殿山,是在鼓励她们不要被封建礼教束缚,不要任由长辈们操控她们的自由,鼓励她们追求真爱……”

    轮椅师姐不为所动,依旧冷冷地看着他。

    林大少老脸一红,部分坦白地道:“当然,顺便也赚点儿外快,毕竟公主们的彩礼都价值不菲,嫁妆也很丰厚……”

    轮椅师姐的面色,终于变了。

    “彩礼和嫁妆……你两头都吃?”

    她不可思议地道。

    你一个中间商,吃完甲方吃乙方?

    脸

    皮也太厚了吧。

    你以为自己是律师吗?

    “那当然了,我是红娘,也是娘家人,毕竟公主们都已经加入了我剑之主君神殿。”林北辰理所当然,振振有词:“再说了,我这不是为了自己,师姐你也知道,我穷啊,屁股后面一大堆人嗷嗷待哺,朝晖大城千万人口都靠着我吃饭呢。”

    轮椅少女不说话了。

    败了。

    说不过不要脸的人。

    不愧是那家伙的传人。

    “嘿嘿,说正事说正事。”

    “如今我是教皇,人皇也听我的,北海帝国乱不乱,我林大教皇说了算。”

    “倒是师姐你这边怎么样了?”

    “海族神殿搞定了吗?”

    “我们当初商定的大计,可是以一起干翻正统神信仰体系,师弟我不才,已经斩杀了一个小小的千草神……”

    “所以,海神那边……最近没有什么新的动静吗?”

    这叫做旁敲侧击。

    他也想要知道,【珍爱网】上失联的海神,现实生活中是不是也跑路了。

    轮椅少女果然不疑有它,道:“海神殿中,出现了变故,各大主教和祭司们,不管如何祈祷,都得不到海神冕下的回应,不只是西海庭,四大海族王庭都陷入了混乱,一些潜伏在暗中的邪神,亦是蠢蠢欲动,海中不太安宁,这也是西海庭议会愿意释放母亲的原因之一,他们希望可以得到我的援助。”

    哦?

    林北辰听完,若有所思。

    海族也乱了?

    剑雪无名失联了。

    她的好邻居海神也失联了。

    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内在的联系?

    神界莫非也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姐接下来有何打算?”林北辰随口问道。

    中二师姐的中二气息再度爆发,冷笑着看了他一眼,道:“既然你成为了教皇,那我当然不能落后于你,海神不出,便是我的好机会,等下次见面,你将见到一位身披海神殿教皇神袍的天才统帅,惊世少女。”

    可以。

    这就很炎影。

    “你难道就不怕海神回归之后清算?”

    林北辰问道。

    “呵呵,海神……那些所谓的神明,不过是寄生在凡人身上的寄生虫而已,等我统一海神殿,横扫海族,她就算是归来又如何?还不是得捏着鼻子与我合作?我乃是天生要弑神逆魔的天才少女,早晚有一日,杀到神界去,将海神他踩在脚下。”

    炎影冷笑着道。

    啊这……

    病的不轻啊。

    林北辰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冰凉细腻,也没发烧啊。

    我当初那一番言论,是不是加重了这少女的病情啊。

    “师姐此言,正合我意。”

    林北辰啪地一拍大腿,激动地道:“屠神灭魔,我辈楷模,这些正统神信仰神灵,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瞒师姐你说,我已经和陆地上最大的神灵信仰大荒神殿干上了,呵呵,早晚有一日,叫这大荒神殿从东道真洲消失……”

    炎影皱眉道:“为什么拍大腿?”

    林北辰理所当然地道:“害,这不是说激动了嘛。”

    炎影眼神如刀地盯着他,道:“那你拍你自己的啊。拍我大腿干嘛?”

    林北辰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收回手掌,道:“习惯了。”

    习惯?

    狗男人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到底拍过多少女人的大腿。

    炎影怫然不悦,冷哼一声,熟悉的中二气息燃烧起来,道:“大荒神殿势力惊人,号称东道真洲陆地第一神殿,你竟然和他们对上了……不错,不愧是我天才少女炎影的合作对象,你没有给我丢人,我听说这一次白云城的试剑大会,大荒神殿也会派优秀传人去参加,到时候不要客气,全部干掉。”

    蛤?

    林北辰一呆。

    大荒神殿也要派人来参加白云城的试剑大会。

    干塔酿。

    这么寸的吗?

    师父也没有告诉我啊。

    现在去找师父,推掉白云城之行,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我知道你今晚来找我,除了这些事情之外,还有大事与我商议。”

    轮椅少女炎影没有理会林北辰的纠结,一说起作死大业,整个人就莫名地兴奋了起来道:“你我联合的影响力,正在日益增大,下一步该如何继续,的确是需要好好商议一番……”

    林北辰一听就困了。

    师姐你误会了啊。

    但他也不能转身就走。

    只好勉为其难地应付着。

    时间流逝。

    轮椅少女勾勒出了宏伟的蓝图。

    她字里行间,对于神灵都非常不屑。

    在轮椅少女的概念里,神灵依靠凡人的信仰获得力量,只能算是寄生虫,神灵应该好好表现取悦凡人,而不是高高在上动辄左右凡人的命运,不应该在凡间掀起争夺信仰的战争……

    说到激动处,轮椅少女终于展露出了与其年龄相当的跳脱,抱着酒坛子牛饮,越来越放浪形骸,到最后直接大呼着“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若阻我我逆天’的g。

    林北辰捂住额头。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幼稚。

    “你呢你呢?”

    炎影看向林北辰,催促着问道。

    “什么?”

    林北辰双手撑着下巴。

    “你的理想呢,你的志向呢?你的心意呢?”

    轮椅少女一身酒气,问道:“我都说了,你快说……”

    “我啊,混吃等死。”

    林北辰道:“师姐,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你……”

    “不许走。”

    轮椅少女愤怒地拉着他,道:“我都如此坦白,和你坦诚相见了,你竟然不对我吐露真心?”

    “哪里坦诚了?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我说的是心意。”

    “心意我说了啊……”

    “那不是,不算,不可以……那样的你,不配做我的合伙人,快,说出你真正的志向。”

    “我特么……”

    “快说,不说不准走。”

    “你别逼我。”

    “逼你又怎么样,谁让你不老实,还摸我大腿……快说,不然我现在就喊丁三石那老男人过来捉奸……”

    “师姐,你喝多了,成醉鱼了。”

    “快说。”

    “好吧,你听好了。”

    林北辰缓缓地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又理了理发型。

    他微微抬头,选了一个夜明珠不是那么刺目的角度,四十五度抬头,轻咳一声,道:“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我要这地,再也埋葬不了我心,我要这漫天神魔,都烟消云散,我要这终生,都明白我意!”

    啪嗒。

    炎影手中的酒坛子掉在地上,摔了个稀碎。

    她仰着光洁精致骄傲倔强的小脸,呆呆地看着林北辰。

    那迷茫而又震惊的小眼神,好像是触电一样,娇艳的红唇微微开合,鼻翼轻轻地翕动,神态迷离的像是动了情。

    林北辰余光一扫,对中二少女这样的反应非常满意。

    虽然这句前世装逼名言,在各种网络小说里被那些作者们已经用烂了,但是在我林北辰的世界里,还是第一次说出来呀,果然是对着喝大了的中二少女有着泥石流一般的精神冲击。

    哈哈。

    论中二,你还远远未够班呢,少女。

    “不愧是我的合作伙伴。”

    轮椅少女炎影突然嘴唇哆嗦着道:“快,快收回去。”

    林北辰一怔。

    几个意思?

    “快收回去,让我来说。”

    轮椅少女脸上还有精神高潮的余韵,道:“以后你不许说这句话了,留给我,让我来说,它属于我了!”

    林北辰呆住。

    ????

    师姐,你这就不讲武德了啊。

    这话也是我剽窃的呀。

    你竟然想要白嫖?

    ----------

    还有更哦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