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8章保送生

    崔贞焕有后门,但肯定也不会向缺走的。

    她向来都是挺秉公处理的,而且她也觉得,自己忽然又看不上向缺了,才不会让他来走个后门什么的呢。

    而=其实向缺过来也不是非得真要走一下,主要是想打听打听,这个五层秘境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确实跟向安和张恒恒所说的相差无几,但他俩说的并不全面,在这五层秘境之后,还有着一道帝君神识。

    有意思的是,这道神识是西方太极大帝留下来的。

    当然了,这道神识并不会像域外战场里的那些神识一样会攻击人,这神识里有着太极大帝在禁制一道上的理解,说白了就是,这神识你若是能够悟透了,帝君所掌握的禁制就相当于是为你打开了一扇大门。

    向缺听闻后,就略微有些诧异的问道:“这太极大帝对你们仙都山还挺不错的呢?这种东西居然也会放过来”

    崔贞焕淡淡的说道:“不光是我们,通幽派和四方台等仙门中也都留有太极大帝的这缕神识,他毕竟是三清天之主,自然也希望自己这一方天中的仙门势力能够强一些的”

    “那这么说,通幽派和四方台也有秘境了?”向缺皱眉问道。

    “当然,这秘境就是当初的仙帝所打造出来的,整个三清天中也就唯独他有这个能耐了,所以……”崔贞焕看着向缺的眼睛,说道:“七斗真君这一次应该会出关的,如果他还没有晋升为大罗金仙的话,就肯定也会进入秘境当中的”

    向缺愣了下,脑袋转的很快,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点,说道:“你的意思是,一个月之后当仙都山的五层秘境开了,其他仙门的秘境也会开启,然后那些弟子也会进入?这岂不是说,仙门的秘境都是互通的”

    “理论上可以这么说,毕竟秘境是西方太极大帝一手所打造出来的,但实际上应该是不通的,至少到如今为止每次秘境开启的时候,也从没有哪个仙门之间是通了的”崔贞焕说道。

    向缺点头“嗯”了一声,向安和张恒恒他是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让他们跻身进内门弟子名额的,机会确实不错,两人天赋也在那摆着呢,兴许这一次他们进入秘境当中,再出来的时候就能脱胎换骨了。

    “你是不也想进去?”崔贞焕眯着眼睛问道。

    “兴趣有,但也不是很强迫,我还不屑于去跟那些个弟子争这什么名额,我想要的自然会有的……”向缺眨了眨眼睛,干咳了一声后问道:“不过,话说对我的定位在仙都山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呢?内门,真传?总得有个名头吧,不然我多尴尬啊”

    崔贞焕白了他一眼,冷笑着说道:“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凭你的性格对这种事是根本没有上心的意思,但看来我还是有点没看明白你的”

    向缺淡淡的说道:“这种地方,只能适合于我这种人,别人去了可能就是白走一趟,但我要是去了,该到手的就一定会到手的,我这样的人,出门不捡就是丢!”

    崔贞焕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说道:“你的定位是比较模糊的,仙都山上面也没有明确的说法,不过这一次的五层秘境你倒是有个机会,可以跟其他弟子一同比拼,你现在是金仙的境界,那就进入内门弟子那一行列好了……”

    向缺一点都不意外仙都山会让他进入这五层秘境当中,从崔殇的态度上就明显能品出来了,对方当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让向缺可以上个台阶的机会了。

    “一月后见吧,到时候我去走一圈!”向缺背着手溜溜达达的哼着小曲走了。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来过……”

    崔贞焕听着他嘴里又哼起了那古怪的调子,不由自主的就是一愣,这个曲子挺魔障的,这几月来她的耳边偶然间就会不经意的响起来,然后一遍又一遍的单曲循环着。

    一月时间也就是眨眼而过。

    向安和张恒恒在向缺的道界里,闭了一个小关,再出来的时候虽然没有从真人境突破进入金仙,但依然也是不可同日而语了,至少躯体已经被打造的较之先前又坚韧了不少。

    时间是稍微有点短的,不过向缺想着自己也能跟他们一同进入比拼,那到时说不得还能有机会照拂一二。

    只是师徒三人被碰到一起就行,要不可就尴尬了。

    这一场比拼,分在两个区域,一是内门前的广场上,其二是真传弟子所在的后山区域。

    内门中的弟子多数都是真人和金仙两个境界,因为在仙都山中修行都是以禁制为主,而在禁制之术当中境界的差距是可以被弥补的,所以真人和金仙这两境在比拼的时候分的不是特别清楚。

    至于真传弟子的话,则最低就是在金仙境了,也有少数的几个大罗金仙,至于为什么有金仙会在内门还有真传弟子当中,这主要看的还是对于禁制的领悟。

    很简单的道理,禁制也分强弱的,有些禁制挥手之间可以封禁一片天地,而有的禁制则不过就是障眼法阵,所以有人在此道中会修炼的出类拔萃,那自然就会位列真传弟子中了,稍差一点的就只能还在内门混了。

    按理来说,向缺的能耐成为真传也不难,甚至还有余,不过星耀仙君和崔贞焕在这件事上都觉得,他在哪都一样,毕竟他的实力是明摆着的,所以就尽量别浪费真传弟子那边的名额了。

    说白了,向缺等于是被保送进去的。

    作为保送生的向缺也真的很有保送的觉悟,他完全就是溜溜达达的走到对战广场上的,背着手,耷拉着眼皮,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

    向缺对张恒恒和向安说道:“这对我简直是人生中最大的耻辱,虽然看起来是保送了,但我来这地方就感觉挺丢脸的了,我不是应该在入口处等着你们的么?”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