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9章 这一辈子,是我负她。

    洛妩的思考角度其实才是正常人角度,只是他们向来唯我独尊惯了,丝毫没考虑过,这件事情,苏颜是一个受害者。

    而他们,还在受害者身上施加无端的恶意,来挑剔她这个受害者不够完美。

    唐惟想到这里,感觉自己都变得不像自己了,这段时间,经历了苏颜和荣楚的床照,他居然冲动到把自己的理智弄丢了。

    脑海里浮现起苏颜那双听闻他要放手时绝望的眼睛,唐惟的心脏一阵抽搐,每跳一下就牵扯出疼痛感,他深呼吸,像是在用力调整自己的状态,被洛妩一席话说过他才清醒——他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也难怪苏颜会深受打击吧。

    她从来都是无条件相信唐惟的,甚至可以为了他去背叛血缘,如今又被唐惟这样头也不回地抛弃,倘若老天有眼,真如那窦娥冤的故事所诉说一般,这座城市该早已满城飞雪。

    唐惟的手指攥了又松,想要往外走,榊原黑泽一把拽住了他,“现在去见苏颜,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只会引起苏颜更大的反应。”

    唐惟的脚步一顿,从前他可以义无反顾去找苏颜,他是她的靠山,而如今,他去找她,居然要开始考虑起,自己的存在会不会对苏颜造成更大的刺激……

    这是一种怎样的讽刺啊。

    一个人视另一个人为自己的信仰,当那个信仰坍塌的时候,它虔诚的教徒只会分崩离析得更剧烈。

    现在的苏颜就是。

    唐惟嗓子哑了,“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眼睁睁看着苏颜就真的……把荣楚当做他吗?

    他才是那个可以给她一切的人,他才是那个让她爱又让她恨的人,苏颜的眼神那么迷人,怎么可以用那种复杂又迷人的眼神看着别的男人?

    榊原黑泽摇摇头,“我可以联系洛悠悠打探打探苏颜近况,如果她情况好转,你再去找她,才能把伤害降到最低。”

    那是陆放第一次看见唐惟服软,他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虽然人还是站在那里高大挺拔,可是那背影透露出来的悲伤,就像是他一下子垮了一样,唐惟肩膀颤了颤,无数不甘心,又硬生生被他忍了下去,“那么这段日子,如果她没好转,就放任苏颜和荣楚……相处在一起吗?”

    “不然还能做什么呢?”洛妩看向唐惟,她依稀还记得那个叫苏颜的女人,曾经在她伤心的时候给过她肯定和安慰,那么现在,她若是能为了这个同样命苦的女人做点事情,也算是让她不再那么孤身奋战,于是洛妩说,“如果苏颜真的疯了,唐惟,你担当得起责任吗?”

    苏颜疯了?

    是啊,这俗世都快要把他们统统逼疯了。

    唐惟那么多咬牙切齿,终究是望着陆家的天花板刺眼的吊灯,红着眼睛将情绪憋了回去,他张了张嘴巴,喉咙口涌上许多想反驳的话,最后开口的2却只有那短短几句。

    短短几句,居然叫洛妩这个旁人都听红了眼。

    像是濒死之人一根一根松开最后救命稻草时,绝望的话语。

    “其实这辈子没有她对不起我,细细算起来,竟然都是我对不起她。”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