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看着李定国诚惶诚恐的样子,朱由榔颇是有些心疼。

    在这个皇权大过天的时代,把储君打了绝对是滔天大罪。

    哪怕是李定国这样的擎天巨柱也吃不消。

    当然,有李定国这根大树在晋王世子不至于有性命之忧。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如果朱由榔对此不闻不问,不但对天家颜面有损,更不利于教化子民。

    如何处理这件事让朱由榔很是头疼。

    见天子一言不发,李定国的心里紧张极了。

    陛下会如何处置?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李定国当然无权置喙天子的决定,但他当然希望天子能够对他儿子惩罚的轻一些。

    自己打归自己打,可若是被天子严惩他还是会心疼的。

    过了良久朱由榔方是长吐出一口气。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朕觉得既不能当做小孩子闹着玩,也不能太过严苛了。这样吧,晋王罚俸半年以示惩戒。至于晋世子...”

    朱由榔顿了顿,继而接道:“就交给晋王仗责二十以示薄惩吧。”

    朱由榔这个决定可谓是很给李定国面子了。

    以臣袭君,要是锱铢必较的话可是谋逆的重罪。

    朱由榔当然不可能定晋王世子谋逆。

    但借着这个机会命锦衣卫逮拿晋世子廷杖一番还是名正言顺的。

    不过朱由榔并没有这么制做。

    而是让李定国自己杖责儿子一番。

    虽然都是杖责意义可是完全不同。

    说白了这是叫李定国关起门来管教儿子,老子管儿子这是再正常不过了。

    杖责二十也算是点到为止,不会把人打坏。

    至于打成什么样子,是轻是重火候怎样由李定国自己掌握。

    这个办法是朱由榔深思熟虑之后想出来的。

    既保存了皇家的颜面,又不至于令李定国太过难堪,可谓是两全其美。

    李定国听到天子的话后感动的热泪盈眶。

    皇恩浩荡,这真是皇恩浩荡啊。

    “陛下圣恩,陛下圣恩啊。臣羞愧不已,臣一定好好管教那个臭小子。”

    李定国恭敬领旨,然后拍着胸脯保证了一番。

    朱由榔点了点头道:“这件事点到为止就好了,不过面子上还是要演一演的。朕会派锦衣卫指挥使王贺年前去查验,来堵住群臣的嘴。”

    这种体己话朱由榔都对李定国说了,李定国还能有什么要求?

    他当即跪倒磕头道:“臣叩谢陛下隆恩。”

    ...

    ...

    从宫中出来后李定国直接回到了晋王府。

    他赔着一张老脸入宫求情,就是为了保住自己小子一条性命。

    这臭小子真是胆大包天,竟然连太子都敢打。

    虽说是一时失手所为,但也反应出这小子对太子没有敬畏之心。

    太子是什么,那可是皇储是国本。

    这臭小子现在敢打皇储,要是再不严加管教,接下来岂不是要翻天了?

    入宫前李定国已经抽了这臭小子一顿鞭子,此番再打他二十仗也算是严加惩戒了。

    李定国回到王府后,管家立时凑了上来。

    “王爷,陛下怎么说?”

    李定国冷冷道:“陛下隆恩,免了这小子死罪。不过皮肉之苦是跑不了了。陛下命本王杖责这厮二十仗以示薄惩。世子人呢?”

    管家连忙道:“世子殿下正在佛堂里跪香面壁呢。”

    李定国哼一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去把他给我绑到书房来。”

    ...

    ...

    李嗣兴正在佛堂里面跪香,见管家进来了连忙问道:“可是父王回来了?”

    管家免露难色道:“王爷从宫里回来了,陛下命王爷对世子惩戒一番?王爷便叫小的带人来把世子殿下绑了送去书房。”

    李嗣兴听的一惊。

    “不是已经打过了吗,还要打?”

    管家无奈道:“上次是王爷自己惩戒,这次是陛下降旨。世子殿下?得罪了。”

    说罢两个王府家丁便上前拿出一根麻绳要绑李嗣兴。

    李嗣兴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去便去?何必要这样。”

    “殿下?这是王爷的命令。”

    管家再次重复道。

    李嗣兴神色一黯,认命似的点了点头。

    王府家丁便上前将李嗣兴绑了起来。

    他们绑的毫不客气,将李嗣兴生生绑成了一个粽子。

    李嗣兴知道这次最少掉一层皮?垂头丧气丝毫打不起精神来。

    佛堂距离李定国的书房并不算远?李嗣兴却走了很久。

    等到好不容易走到书房前时,李嗣兴见到书房外值守的一众甲士,李嗣兴的心已经凉了一半。

    “殿下?请吧。”

    管家推开门?李嗣兴便迈步走进屋内。

    只见李定国大马金刀的坐在书案后面的方椅上?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李嗣兴。

    四目对视的那一刻?李嗣兴一个寒颤险些软倒在地。

    紧接着他就注意到了书房正中摆放着的那个长凳?心情很是绝望。

    “父王!”

    李嗣兴满是央求的望向李定国?李定国当即呵斥道:“来人啊,把这个逆转给我绑在凳子上。”

    李嗣兴还没来得及求饶,两名虎背熊腰的亲兵便上前把李嗣兴拖起按在了长凳上,随即用绳子捆了几段,牢牢的绑在了长凳上。

    李嗣兴整个人都被吓傻了?连挣扎都没有挣扎。

    “陛下有旨?晋王世子打伤太子?命本王杖责二十以示管教。来人啊?给我把这个无父无君的东西狠狠的打!”

    李定国一声令下,分列两侧的亲兵当即抄起板子狠狠朝李嗣兴的臀腿打去。

    亲兵们皆是行伍出身,力气可是十足。

    此番又是没有留力?板子抡的嗖嗖作响。

    啪!

    板子打到李嗣兴的臀腿上,一阵酥麻感便传来。

    随后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李嗣兴整个人都傻了。

    他平日里养尊处优,何曾受过这等痛楚。

    他还以为父王只是做做样子,谁知道竟然是真打。

    痛,真的是太痛了。

    李嗣兴连忙痛呼求饶:“儿子知错了,儿子知错了,父王饶命啊。”

    其实这力道比廷杖弱了不知多少,只是李嗣兴从没有被打过板子,才会觉得这板子打的很痛。

    若是让他挨廷杖,怕是要直接昏死过去。

    …

    …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