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你们看这个蛋

    幽州。

    李叱和高希宁两个人从大街上回来,李叱一边走一直嘟嘟囔囔的嘀咕着什么。

    高希宁一边听一边笑,两个小傻子世界里,欢声笑语。

    他们两个进来之后就见到院子里的罗境,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直接回给他们安排的住处去了。

    罗境看着那俩人,如此不把他当回事的走了,心说这一对贼公贼婆,一定是故意的。

    可是他好奇啊。

    于是他拦住了后边的余九龄。

    罗境问余九龄道:“李叱和高姑娘说什么呢?”

    余九龄道:“我们当家的说,在幽州逛了一大圈,足以说明幽州这边的人眼光都不好。”

    “放屁。”

    罗境回头瞪了李叱一眼,虽然李叱和高希宁已经走远了。

    “那妖孽为什么这么说?”

    他问。

    余九龄道:“当家的说,我们宁哥哥这般貌若天仙的人,幽州城里,都没有一个见色起意的。”

    罗境眼睛都睁大了:“他这又是什么意思。”

    余九龄道:“怪不得你没有女人。”

    罗境:“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余九龄叹道:“我们当家的,这是再用另一种方式夸赞宁哥哥漂亮。”

    罗境想了想,这有关系吗?

    余九龄道:“当家的说,在幽州大街上逛了一圈,就是没有一个那种故事里的纨绔子弟出来调戏宁哥哥,然后当家的就能好好装他一回,英雄救美......”

    罗境:“他听书听多了吧。”

    余九龄道:“当家的是说书说多了。”

    罗境见余九龄要走,拉了余九龄一把:“陪我喝两杯。”

    余九龄眯着眼睛说道:“罗将军,这不晌不夜的,为何要喝酒?”

    罗境道:“想喝酒还分什么时候吗。”

    他把余九龄拉回客厅里,吩咐人上了些精致小菜,亲自给余九龄倒了一杯酒。

    余九龄就知道,罗境这是没安好心。

    可是李叱身边的这些家伙们,什么时候怕过别人没安好心......

    “之前你们当家的说安阳的事,你觉得怎么样?”

    罗境问道。

    余九龄轻叹一声后说道:“孟可狄率军攻打冀州,当家的一场水淹死了安阳军一半人。”

    “就因为这一战安阳军败了,所以孟可狄对他手下第一战将丁胜甲才会看不顺眼。”

    “所以丁胜甲自知必死,才会跑到冀州来投靠,如今已经留在我们冀州。”

    “当家的还派人在安阳城里,刺杀了孟可狄......如今安阳城打的乱七八糟。”

    “那些领兵的将军们,谁都想做老大,结果谁都不服谁,不打才怪。”

    余九龄说到这,看向罗境说道:“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把安阳城的实力搞的只剩下原本的三分之一,甚至不足......罗将军,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当家的打不下来安阳吧?”

    罗境点了点头。

    余九龄的话,和他自己推测的差不多,李叱是想还给他一个人情。

    毕竟安阳那种地方,你就算不去征收重税,只正常经营,一年所得也比幽州几年都多。

    “那......”

    罗境笑了笑说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之前拒绝了你们当家的,可是现在我又想去打安阳。”

    余九龄立刻明白过来了,他笑着说道:“罗将军是不好意思去说?”

    罗境讪讪的笑了笑道:“我之前拒绝,也是为了你们当家的好,他辛辛苦苦把安阳已经磨的差不多了,我若去捡个便

    宜,有些不公道,我那是不想打安阳吗?不!我那是不想占便宜......”

    “可是现在看来,你们当家的是实在人,我若是一直拒绝他,就会伤了他心。”

    余九龄嘴角都抽了抽。

    他心说我们当家的是实在人,这么洞察天机的事罗将军你都看出来了,真是不容易。

    他笑了笑道:“我说倒是可以去说,只是一定会被我们当家的骂,我凭白挨了骂......”

    罗境在余九龄的肩膀上拍了拍:“你放心,若此事你帮我说成了的话,我一定会重重的感谢你。”

    余九龄立刻接话道:“那罗将军打算怎么感谢我?你应该先问问我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罗境心说果他妈然,李叱的人一个一个都是这样的,兵熊熊一个,将贼贼一窝。

    他问余九龄道:“那你喜欢什么?”

    余九龄往前凑了凑,压低声音问道:“这幽州城里,最好的青楼......也不知道贵不贵。”

    罗境哈哈大笑,啪的一声,巴掌拍在桌子上。

    “这种小事,还叫事?”

    他对余九龄说道:“安阳的事你帮我说成了,你在幽州住几天,我就安排你几天,只要你撑得住,我吩咐他们找的人,在你身边排队。”

    余九龄吓了一跳,眯着眼睛看向罗境说道:“我怎么觉得,罗将军这话说的,不像是安排我去消遣,是找一群人排队消遣我......”

    罗境道:“看你喜好了。”

    余九龄:“噫!”

    一个时辰后,李叱的房间。

    听余九龄说完之后,李叱笑着摇了摇头,心中不得不有几分感慨。

    他师父长眉道人才是真的洞察天机的人,确切的说是洞察人性。

    师父说,骗人的事,你只是给一个引子,然后引着被骗的人去胡思乱想,被骗的人越想就越觉得有问题。

    虽然这次李叱来,真的不是来骗罗境的。

    但是这又能怪谁呢,还不是他怪他自己名声不好。

    但凡他的名声和诚实可靠小郎君沾那么一点边,罗境还会不信他?

    李叱确实是想还罗境一个人情,奈何罗境不信啊。

    李叱想了想,若把他换成罗境的话,他也不信啊。

    唉,名声这种事,真的是一个负累。

    所以真的只能靠罗境自己去悟明白,李叱是断然不会去抢罗境的幽州。

    若罗境在安阳有什么不顺利,等罗境想回来,幽州就还是罗境的。

    可是这种事你说出去,别说罗境不信,谁会信?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他们有着诚实可靠小郎君的名声,但他若过来跟你说,我帮你看家,你去把另外一家抢了,你抢不来我再把你家还给你,你信吗?

    诚实可靠小郎君们都没有这样的能力,你指望李叱能有这样的能力?

    是的,那就指望对了,李叱能。

    李叱没有诚实可靠小郎君的名声,但他许诺的话,比这个天下所有诚实可靠小郎君加起来说的话更诚实可靠。

    哪怕就是现在罗境认真的对李叱说一句,你把冀州让给我,李叱也会答应。

    这也是为什么罗境那般高傲的一个人,愿意和李叱做朋友的根本原因。

    “一会儿吃晚饭的时候。”

    李叱看向余九龄说道:“你就当着罗境的面说安阳的事,咱们靠一己之力打不下来。”

    余九龄问:“然后呢。”

    李叱道:“有这一句话就够了,后边的就是一个大台阶......不,是一条大坡道,罗境如果顺着这样的坡道都下不来的话,那也就没什么办法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余九龄一直都

    在想着,该怎么切入安阳这个话题。

    吃饭的气氛就显得有些尴尬。

    李叱在等着余九龄找到这个话题,罗境也在等着。

    可是大家闲聊天,突兀的切入关于安阳的话题,就显得太过生硬了。

    余九龄也尴尬啊,他可是被两边都委以重任的人啊。

    安阳一战都在他身上担着,更何况还关乎他这次在幽州快乐不快乐的大事。

    气氛确实太别扭了些,所以罗境假装咳嗽了两声,笑道:“大家吃啊,怎么都不动筷。”

    他看向余九龄道:“吃菜。”

    余九龄看了看他面前的菜,忽然灵机一动。

    “这个菜,我怎么从未见过,请问罗将军,这菜叫什么?”

    罗境看了看余九龄面前的菜,一盘剥好的鹌鹑蛋,心说你不认识这个?

    冀州是没有鹌鹑呢?还是冀州的鹌鹑不下蛋呢?

    他没有注意到余九龄殷切的眼神。

    余九龄的意思是,你只要随随便便给这个菜取个名字不就得了。

    你就说这盘鹌鹑蛋叫安阳蛋,我不就能展开话题了吗?

    可是罗境确实没有反应过来,所以尬笑着回答道:“这菜,就是鹌鹑蛋。”

    余九龄都想捂脸,心说这蛋是鹑蛋不鹑蛋的不重要,你是真的蠢蛋。

    “鹌鹑蛋啊!”

    余九龄装作惊讶道:“从没有吃过,也没有见过,那么请问罗将军,这鹌鹑蛋的鹌字,是安阳城的安吗?”

    李叱扭头看向别的地方,高低宁低头憋着,两个人都告诉自己绝对不能笑。

    罗境抬起头看着屋顶,觉得屋顶上的木头都比余九龄好看。

    但他得接话啊,接不下来也得硬接。

    他看着屋顶,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镇定。

    “不是安阳的安......不过说到安阳城,好像之前我去过一次,在安阳城吃到过很正宗的鹌鹑蛋,比这个鹌鹑蛋好吃。”

    李叱心说难为余九龄了,也是难为你了。

    余九龄心说话题总算是展开了,于是一脸惊讶的问道:“是吗!安阳的鹌鹑蛋真的那么正宗吗?”

    罗境依然抬着头:“嗯,是......正宗,腊肉也正宗。”

    余九龄看向李叱说道:“当家的,咱们若是打下来安阳城的话,那就可以天天都吃到正宗的鹌鹑蛋了。”

    李叱扭着头:“好开心啊。”

    余九龄还问高希宁:“大哥,你说是不是?”

    高希宁低着头:“是是是,开心,开心。”

    余九龄突然叹了口气后说道:“可是咱们兵力不足,想要轻而易举的打下安阳,也非易事。”

    李叱:“嗯,是......不容易。”

    余九龄道:“我倒是想到一个办法。”

    李叱道:“那你有何妙计?”

    余九龄笑道:“咱们的兵力不足,可以借兵啊,只要能借来兵马,那就不是问题了。”

    李叱道:“可是不知,又该向谁借兵呢?”

    罗境看着屋顶,心说我要是接话,就足以说明我和那几个蠢蛋是一个层次的人。

    倔强,不能接。

    片刻后,罗境笑着说道:“我有啊......我可以借兵给你,这当然不是我去打安阳,是我把我的兵和我,借给你,去打安阳。”

    李叱点头:“那可真是太开心了。”

    高希宁憋着笑,憋的可难受了,心说这就是男人的面子问题啊。

    余九龄则得意的笑了起来,心说就这?

    多大点事啊......有我老余出马,还不是轻轻松松解决掉。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