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8 相对的同胞女神

    精灵之乡,女王宫。

    希恩一行纷纷都从尤琳的背上跳了下来,一起落在了女王宫的顶端。

    娜杜菈、阿蒂忒弥斯、索菲、蕾娅和妮雅一行人立即迎了过来,和希恩等人碰面。

    “嘉萝尔,你们这是...?”

    索菲看着穿着有些暴露,甚至可以说是几乎没怎么穿的嘉萝尔一行人,脸上的讶异是那么的明显。

    嘉萝尔有些尴尬的在索菲的面前单膝跪下。

    “抱歉,女王陛下。”嘉萝尔低头引咎道:“我们遇上了一些麻烦,幸亏得到勇者一行的相救才能保住性命,愧对您的期待了。”

    嘉萝尔身后的精灵师团少女们同样一一单膝跪下,惭愧般的把脑袋给低了下去。

    杰诺姆自然也在此列。

    “我们已经完成了女王陛下交代的任务,希望是幸不辱命。”

    杰诺姆低着头的如此说着。

    这个冲动易怒的精灵少女也有这么谦卑的时候吗?

    一旁的希恩忍不住这么想了。

    反观索菲,却是不但没有怪罪她们,还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你们能回来,我已经很高兴了。”索菲由衷的道:“该道歉的人应该是我才对,明明是风险那么大的任务,却只能让你们去做,如果你们出了什么事,那我肯定难得其咎。”

    蕾娅和妮雅也站在索菲的身后,共同发言。

    “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嘉萝尔,杰诺姆。”

    “这也是娜杜菈女神保佑的结果吧?”

    两个精灵师团的师团长像这样宽慰着一众部下。

    倒是娜杜菈,听到她们的话以后,脸上才是一片惭愧之色。

    “我什么都没做,倒不如说,我也是只能把这么危险的任务交给嘉萝尔她们的无能之辈,如果要说保佑的话,那应该是我等崇高的至高神在保佑才对。”

    娜杜菈说出了这样的话。

    “没那回事,娜杜菈女神。”

    “能被委以如此重任,才是我们的荣幸。”

    “请您抬起头来吧。”

    “是啊,女神大人。”

    精灵师团的精灵少女们连忙都这么说了。

    显然,她们都有些惶恐,没有想到自己最大的信仰,那个相当于是自己等人的母亲一样的自然女神会像这般,低头惭愧。

    这时候,阿蒂忒弥斯才说了一句。

    “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一切都好,你们也别再那么自责了。”

    阿蒂忒弥斯说了一句公道话。

    索菲、娜杜菈以及一众精灵少女们这才齐齐的露出笑容,点下了头。

    就在这时,梅莉卡走了出来。

    “我...我回来了,娜杜菈女神,女王陛下。”

    梅莉卡有些不安的向两位精灵族的最高掌权者们行礼。

    索菲和娜杜菈立即看向梅莉卡。

    “你果然选择了回来呢,梅莉卡。”

    索菲叹了一口气。

    “不是让你留守在王都的吗?”

    娜杜菈同样有些责怪的意思。

    “对不起。”梅莉卡深深的低下了头,道:“我不是有意违背两位的指示,只是...”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人接过了梅莉卡的言论。

    “只是梅莉卡再怎么说都是精灵族的一员,你们就这么在精灵族濒临危机的时候将她一个人排斥在外,让她一个人得以待在安全的地方,你们认为,这样她能安心吗?”

    说出这番话的人,正是希恩。

    希恩便冷不伶仃的说出了梅莉卡的心声,让梅莉卡沉默,其余人则为之哑然。

    娜杜菈注视着梅莉卡,一会以后伸出手,摸了摸梅莉卡的脑袋。

    “让你担心了,梅莉卡,真是对不起你。”

    娜杜菈如同向着自己的女儿吐露心声一样,面色和蔼。

    “没...没有的事!”

    梅莉卡顿时受宠若惊般的用力摇头。

    索菲也认同了眼前的发展。

    “既然都已经回来了,那就好好待在精灵之乡里,别再到处乱跑了,知道了吗?”

    索菲向着梅莉卡做出劝诫。

    这不是命令,只是纯粹的担心。

    在精灵族人的眼中,梅莉卡的地位早已和过去不同,不仅是自然女神娜杜菈的祝福者,更是勇者身边的伴侣。

    若是精灵族有个万一,有梅莉卡在,精灵族就不算灭亡,还有希望。

    所以,不管是索菲也好,娜杜菈也罢,都将梅莉卡看得极其重要,非常重视她的安全。

    某种程度上来说,梅莉卡已经成了整个精灵族都想竭力保护的一族火种,哪怕是精灵女王出事了,梅莉卡都不能出事。

    这是众人的共识,只是梅莉卡还不知道而已。

    梅莉卡只得点头,接下了索菲的指示。

    索菲和娜杜菈便与一众精灵少女们又聊了几句,了解了一下基本的状况以后,方才转过身,看向希恩。

    希恩就站在牵着莉莉丝的菈夏身边,抱着手臂。

    众人看向希恩,难免就得看到菈夏,看到莉莉丝。

    而当众人看到菈夏和莉莉丝的时候,反应是各不相同的。

    看到菈夏时,无论是谁,都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

    可当看到莉莉丝的时候,其余人姑且不论,一直在盯着希恩的正义女神阿蒂忒弥斯是面色一沉,走上前去。

    见状,希恩眉头一挑。

    “阿蒂忒弥斯。”

    娜杜菈则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便想拦住阿蒂忒弥斯。

    阿蒂忒弥斯却是伸出手,反拦下了娜杜菈。

    “放心吧,娜杜菈女神。”阿蒂忒弥斯淡淡的道:“我只是想跟传闻中与我同胞而生,相对而立,彼此同时出现,却又性质截然相反的「妹妹」打声招呼而已,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做什么的。”

    说着,阿蒂忒弥斯紧紧的盯着莉莉丝。

    “?”

    莉莉丝好像才反应了过来,歪了一下脑袋,头上顶着一个问号。

    这个小丫头自然不可能知道,眼前这个白银的女武神是什么来头。

    但莉莉丝还是能够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一种无比熟悉,却又和自己水火不容的感觉。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阿蒂忒弥斯是司掌正义和秩序的女神。

    莉莉丝是司掌邪恶和混乱的女神。

    两人都是出生即超脱,虽为上位神,实力却远超身为三大女神的生命女神及自然女神的存在,足以排进神族前三,紧随在命运女神莉妲斯之后。

    两人也是同时诞生、同时超脱、同时出现、同时降临在这个世上的宛如同胞姐妹般的个体。

    可就像阿蒂忒弥斯说的一样,两人虽渊源不浅,却是彼此无法相容的对立关系。

    正义对邪恶。

    秩序对混乱。

    白对黑。

    强,则对强。

    这就是两人之间的关系。

    而且...

    “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吧,女神莉莉丝。”

    阿蒂忒弥斯对着莉莉丝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知道你是和我同时诞生的神,但你在诞生以后便立刻失控,在世上掀起了动乱,把地上化作炼狱,将无数生灵变成邪物,那个时候,我没能在第一时间里阻止你。”

    那时,阿蒂忒弥斯刚产生意识,对一切都很懵懂。

    结果,与她同时诞生的莉莉丝,就在她懵懂的时候,直接暴走失控,从她的面前消失了。

    阿蒂忒弥斯就没有见过莉莉丝,只见过莉莉丝那被无尽的邪气给包裹,并向着天边窜去的背影。

    那是她对莉莉丝这个同胞姐妹般的存在唯一的记忆。

    “我其实挺后悔的。”阿蒂忒弥斯极为冷静的道:“这一万年来,我就一直在想,当时的我若是能及时反应过来,立刻出手阻止你,是不是就能改变那个结果,让许多人免于你这突如其来的天灾的迫害。”

    阿蒂忒弥斯就说出了这样的话,让周围的气氛显得有些恶劣了起来。

    “阿蒂忒弥斯。”

    娜杜菈姑且唤了阿蒂忒弥斯一声。

    阿蒂忒弥斯却没有理会娜杜菈,只是看着莉莉丝。

    “本来,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以后,我是下过决心,若是你有朝一日挣脱了封印,那我一定要将你消灭掉。”

    阿蒂忒弥斯平静的语气显得是那么的令人不寒而栗。

    包括希恩和菈夏在内,所有人就都能感觉到,这个女神是认真的。

    她是真的想杀掉莉莉丝。

    至少,曾经想过。

    理解到了这一点,众人顿时屏住了呼吸。

    希恩则是眯起了眼睛,同样紧盯着阿蒂忒弥斯不放了。

    至于莉莉丝,倒是罕见的没有再歪头,满脸的问号。

    即便是她,这个时候也能认识到出现在眼前的威胁。

    因此,莉莉丝迎着阿蒂忒弥斯的视线,身上慢慢的升腾起了黑雾般的邪气。

    阿蒂忒弥斯好像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一样,身上同样绽放出了白光。

    黑雾和白光便宛如彼此互为天敌一般,一边互相对峙,一边剧烈摩擦,让女王宫都微微震颤了起来。

    “阿蒂忒弥斯!”

    娜杜菈一边护住了在场所有的精灵少女,一边筑起魔力的屏障,挡下波及这边的黑雾及白光,声音终于带上了一些严肃。

    阿蒂忒弥斯身上的白光一缓,随即慢慢的收敛了起来。

    莉莉丝眨了眨眼睛,却也下意识的收起邪气。

    两人再次互相对峙。

    “听说,你已经取回了曾经舍弃的理性,补全了像我们这样三大女神及六大魔人以外的特殊超脱级存在会出现的缺陷了是吧?”

    阿蒂忒弥斯当着莉莉丝的面,不卑不亢般的说着。

    “既然如此,我也会暂时收回过去立下的誓言,看看你这个最强的邪神,是不是真的已经随着理性的回归,不再残害世间生灵了。”

    “但你可别忘了哦?”

    “只要有朝一日,你再次以邪神之姿残害世间生灵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你消灭。”

    “因为,这是身为正义女神的我,唯一该执行的职责。”

    留下这样的话,阿蒂忒弥斯才移开紧盯着莉莉丝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希恩。

    正义女神的眼神微微闪烁,一会以后,恢复了平静。

    “别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盯着我看了,勇者,我说了,现在不会对你的莉莉丝做什么的。”

    不知为何,那句「你的莉莉丝」就充满着别样的意味。

    希恩毫无所觉,只是微微一笑,说了一句。

    “抱歉啊,再怎么说,在我的面前扬言要杀我的人,我没有当场动手,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吧?”

    希恩的这句话,让阿蒂忒弥斯再一次的眼神闪烁。

    目光,一下子变得复杂了起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