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通天楼

    元气凝炼间,罡煞化形,只是简单的阴阳变化,注入水中,却形成了坚韧的罗网。

    李柃曾经服食过龙魂果,掌握控水之能,但是一直以来,这个本领都显得鸡肋而无用。

    直至如今,晋升元婴,感通天地,也自行修炼和掌握了属于自己的本命法则浮香之力,才真正了解其本质。

    这种东西更像是一种引子,一把钥匙,而非直接动用的武器。

    聪明人运用它打开宝库,则诸多法宝随心掌控。

    所以,在李柃真正晋升,改变了运用方式的操持下,龙魂果所带来的控水法则终于显露峥嵘。

    更多天地元气疯狂涌动,水元化作布匹,重重包围了两人。

    嗤啦!

    两人挥臂虚斩,不住撕开长绫,不断挣扎突围。

    但这些只不过是李柃的虚招,他真正的力量在于香道一途。

    随着众妙化香诀悄然运转,迷神香不断侵袭。

    片刻之后,竟有香魄凝如实质,在空中呈现出宛若彼岸花的花瓣。

    这正是香神观想,通感化香,感念传香诸多力量的运用,而今,在浮香若幻这一法则之力的加持之下,香魄寄托虚空,香味却浮于其中,竟得真实三味,如同实物具现。

    此乃化香之果,亦是众妙化香诀更深一层,通达圆满大成的表现。

    他以法力催生的,不再仅仅只是香魄,更似沾染了几分香绪,而香绪之余,又寄托着其所代表的情感,意志,韵味。

    众人未看此花时,此花与诸人同归于寂,诸人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此乃心之力,心悦为香,本质上都是作用于心灵和意识的力量。

    “花非花,幻非幻,亦幻亦真,亦真亦幻……”

    那两名修士也不傻,嗅到异味的瞬间就封闭自身鼻窍,禁绝五感。

    但神通力量达到如此境界,已然不是断绝声色味触就能对付了。

    李柃把浮香法则当成传香通道来使用,它能寄托虚空,就能从虚空出来,寄托于人!

    立时之间,更多香魄沿着虚空的通道而来,如同无所不在的聻灵融了躯体。

    扑通!

    苦苦坚持了好一阵后,一名修士精神意志较为薄弱,当场坠落。

    另外一人强行抵挡着,甚至隐约感应到了虚空之中的异象,尝试运转宇道之力。

    他的手掌间浮现出耀眼的灵光,伸手一抹,虚空横断,当场就显现出如同黑渊的深沉洞口。

    甚至祭出法宝,一把如同油纸伞的防护之物张开,灰黑光膜流转,将四下内外统统隔绝。

    但香魄依旧缥缈若仙,源源不断侵袭。

    “不好……”

    这到底是什么神通法术,不可知,不可触,不可防备,不可断绝!

    能够凝炼护膜,抵挡外来侵害的屏伞彻底不灵了,甚至没有发挥出丝毫用处。

    “我要抵挡不住了,屏伞根本无用!

    这……这怎么可……能……”

    带着难言的惊悸与震撼,他也只是多坚持了一会儿,就栽了下去。

    “他们怎么了?”

    陆行等人看得一脸懵然,等到反应过来,交战都已经结束。

    李柃伸手一拂,数道法力化作光芒,在附近的海域转了一圈。

    很快,两名结丹修士被捞起。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对我等下手?”

    在部分法力潜游更深,往之前坠海的那些人追去间,李柃化出几分解除迷神香清静之香,开口询问道,但却故意佯作对另外一人的存在丝毫不察,只是慢慢的以神魂出窍靠近。

    “没想到我长空双雄今日竟然栽在这里,既然阁下神通广大,那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就是,还有什么废话可说。”

    两名修士都挺硬气,脖子一撇,就摆出引颈待戮的姿态。

    李柃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硬骨头,见此情景,不由得笑笑:“这世间从来只有生存不易,想死还不简单?只是我观你等并非轻易替人卖命的死士,又何必为了区区一些钱财宝物作践自己。”

    两名修士俱皆冷哼。

    李柃道:“就算你们不说,我也大概猜得出来,是有人让你们来截杀我等。”

    听得此言,两人面色都微变,其中一人道:“那你可真是想太多了,如今西海这世道,杀人夺宝还需要由头吗?你们几个看起来像是肥的,抓住拷问一番,保管赚得盆满钵满,只可惜我等技不如人,终日打雁,却叫雁啄了眼。”

    “哦,是吗?”李柃笑了笑。

    陆行等人听到,奇怪道:“莫前辈,为何你会觉得他们是受人指使?”

    李柃道:“直觉而已。”

    陆行道:“四海这边强人横行,剪径劫道者比比皆是,只是结丹境界还出来做这种事情的少而已,兴许真的是见您二位可能有油水可捞,才动的手。”

    他竟相信对方的说法。

    李柃皱眉,看了看其他人,也是一副深以为然,甚至理所当然的模样。

    “贵方如此之乱吗?”

    慕青丝道:“夫君,我们刚来此间之时,还有玉琅山拍卖会……看来西海的确有那么稍微一点点乱……”

    陆行这时候也意识到了,李柃可能并不是西海之人,于是解释道:“其实我们西海也是物阜民丰的淳朴之地,但近一个甲子以来,接连发生不少事情,风气就渐渐变坏了。”

    同行者听到这个,忍不住道:“是啊,尤其那些新生代的后辈,简直不知所谓。”

    “我等乃是修仙问道之辈,追求的是本心性命,修持的是元神正果,崇奉天地,敬畏因果,就算偶有道德败坏之辈不那么讲究,也当知报应。

    就好比说这几位来截杀我等,败则败矣,还知道认栽,可那些个年轻小伙,动不动就把逆天挂在嘴边,一个个胆大包天,为所欲为,浑然不把自己和他人性命当回事。

    败之则又有怨,好似一切悲剧都是因为我等恃强凌弱,反欺于他,更有甚者,不知哪里学的坏毛病,居然叫嚣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嘿,那是不知修仙界中不畏鬼类,当真凡愚之见。”

    很好,脑海里有画面了。

    李柃不禁莞尔,但还是道:“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这些人背后必有主使,这两个嘴硬,恐怕问不出什么,我问问看其他人。”

    李柃抓住的并不仅仅只有这两名结丹修士,还有好些筑基。

    但他们都已经沉入了海里,费了一番功夫才打捞上来。

    正当这时,李柃的神魂也接近了那名在远处藏头露尾之辈。

    对方正利用一面镜子模样的法宝观察情况,镜面上照映着李柃审问俘虏的景象。

    突然之间,镜面上呈现出一道虚淡的人影,如同幽灵飘浮在后面。

    “谁?”

    对方悚然而惊,转过头来,露出一张沧桑中年的面孔。

    李柃隔空虚抓,就以法力强行拿捏整块虚空,要将其裹覆在内,一体成擒。

    中年修士反应极快,立即身化白芒,如同雷电闪出那片空域。

    李柃以有心算无心,竟然都险些扑了个空。

    但他此刻是以神魂出窍的状态运行灵魄,感念传香之间,返魂香弥漫天地,自身也以无视空间的方式诡异遁行起来。

    此乃香道独有之传香遁法,经此浮香若幻的法则之力加持,跳出三界,不入五行,较之以往运用基本法力变化的香形术,不知提升多少个档次。

    那中年修士根本无法察见李柃真身,只是举起手中宝镜照映四方,尝试将其找到。

    但却不料,肩膀无来由的被拍了一下。

    “不好!”

    这一下,异香飘来,脑中浑蒙,他的精神意识立刻就变得不清醒起来。

    片刻功夫,中年修士感觉眼前刷的一下被人遮蔽,手中宝镜也被猛的拽了过去,强行抢夺。

    他想要抵挡,却又无从挡起,只能苦苦支撑着,直至四肢百骸酥麻松软,忽的连躯体都控制不住,如同踩空一脚,整个人头重脚轻的向下坠落而去。

    李柃将其捞起,也不回本尊处,就踏立于下方的水波之上,隔绝外界视线。

    这个时候,他才稍微显露真身,把出窍之后的阳神之躯显现在对方面前。

    中年修士稍微清醒过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忽的面色煞白。

    “阳……阳神!”

    他整个人都快要蒙了,不是说好的劫杀结丹的吗?

    “该死的商会,竟敢害我!”

    “商会?”李柃听着大感疑惑,“你说的是西海分舵?”

    对方道:“前辈明鉴,这次的确是玉琅山的西海分舵高层直接找我与长空双雄前来劫杀的,我等事前并不知晓内情,也不知你们之间有有何恩怨!”

    李柃嗤笑:“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敢来?”

    对方面露尴尬之色,但实际上,讨生活就是这样。

    这世间之人本就活得稀里糊涂,哪里来那么多调查清楚,一五一十全部掌握之后再动手的事情?

    要真那么做,黄花菜都凉了。

    刀头舔血的买卖,讲究的就是个快准狠,能做到什么程度,全凭手头本事。

    本事不济,踢到铁板的,阴沟里翻船,也只能认了。

    “我们确实不知前辈是元婴高人,若是知道的话,给我们换上个鲸鱼胆也不敢来,还请前辈大人大量饶过我等这一回,我等愿以酬金赔礼,另为前辈办三件事情!”

    中年男子态度还挺诚恳,赶紧赔礼道歉,并提出赎回自己的条件。

    他说三件事情,想来也是意有所指,三名结丹,一人一件,刚好。

    至于其他的筑基之流,就只能指望着前辈高人的心情了,到时候能够救则救,不能也只能算了。

    “三件事情?”李柃玩味一笑。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中年男子解释道,“前辈可能有所不知,我们是西海通天楼之人,通天楼取手眼通天之意,乃为四海商会下属,横跨多洲多域之组织,正欲趁此乱世到临之际大展宏图……”

    “没听说过。”李柃直接打断道,在对方惊骇之中,神念如剑,狠狠冲击。

    中年男子只感觉自己的脑子像是被一柄利刃扎入,然后狠狠的搅动了几番,颅内立刻脑花碎散,精神意识也跟着四分五裂。

    下一刻,法力笼罩周身,不断抹杀生机。

    在此过程中,他惊惧,愤怒,同时也极力渴望着摆脱对方的掌控,得以逃脱,但身体却像是彻底不听话那样失去了操控的凭依,只能傻傻的站在那里任凭宰割,甚至连已经结成的真丹都来不及脱体,直接被封印起来。

    李柃自成功晋升之后,神魂位格堪比元婴大圆满的优势愈发显现无遗。

    他和普通结丹修士之间的差距,断然不是新晋元婴和结丹高手那么简单,而是近乎化神大能的层次了。

    肉身的道行逊色不少,修为法力更是只有单薄的不足千年,那才是他显露新晋身份的东西。

    解决这人之后,李柃直接将其尸首扔进大海,真丹则直接摄了出来,法力一裹,彻底封印。

    那人杀戮过多,周身恶臭,临战之际又鬼鬼祟祟的躲在后面操控,只让自称长空双雄的部属出战,李柃尤其不喜。

    所以,他干脆直接就把此人宰杀了。

    但那两个一心求死者,他反而留了下来。

    甚至还有那些筑基修士,也从海里尽数捞起。

    “还真的是通天楼之人!”

    一个,两个,三个……全部都是,李柃顺手牵羊,从他们身上捞出一个个信物,看过之后,若有所思。

    “前辈,这些人是通天楼人!通天楼是西海最近百年来才成立的金钱组织,号称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无事不做,好几个世家豪门跟西海名宿都葬送在他们的手里!”

    陆行见状,不由得一颤,这种组织,他们小散修可惹不起。

    “他们的大东家好像是七位名镇一方的结丹强者,其中为首者叫做……”有知情的同行者开口道。

    李柃打断道:“算了,连元婴都没有就不必说了。”

    旋即逐个给俘获的诸人下禁,留印,宣布道:“你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还想留条小命的话,就乖乖给本座效力,到时候探查有得,自会放你们归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