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半路截击

    不知不觉,时间到了年底。

    李柃,万寿尊者,洪雷三人隐藏在狮族妖修之中,秘密调查巴山各处,大致摸索清楚了虎族如今的情况。

    在此同时,狮族联合豹族,豺狗,鹰族,牛妖,马妖等多个妖修部族,屡屡主动发起攻势,也把虎族打得大为光火。

    出大力的主要是豹族,夤吾自险些被巴山君杀死之后,一心报复,也就甘为驱使,在这场被各方势力有意无意推动起来的妖族内乱之中异常活跃。

    妖修文明不兴,各方势力还是部落形式的地方豪强,首领也多意气用事,并没有那么多考虑。

    这个场子,他得找回来,又没有办法直接弄巴山君,也只能是拿巴山君麾下的虎族和追随其的亲信部属出气了。

    又一日,李柃忽的接到线报,说是业莲衣等人已经离开巴山脚下的虎族封疆,将要远行。

    他们所往的方向,正是盖忘山。

    司辰元光星君召来众人,宣告道:“可能是阵法出了些许问题,要冥宗之人负责维护,他们此行非常隐秘,但却还是被线人察觉,特意通知这边。”

    万寿尊者道:“星君,那线人可靠吗?”

    司辰元光星君道:“可靠,他是我千年之前亲自安插进去的死间,具体身份绝密,连你们都不能告诉,但我可以为其担保。”

    万寿尊者道:“那看来,动手的机会到了。”

    司辰元光星君道:“不错,因为巴山君要在这边坐镇,防范狮豹二族,不会跟着过去,我打算让他们抓紧时间发起新一轮的猛攻,暂时将其拖住。

    我将赶往盖忘山,砍掉那棵树,李真君在半途截杀那些冥宗修士,务必要使其无法如期赶赴。

    最坏的情况,是各处战场皆失利,没能完成既定的目标,但因为杀死了冥宗弟子之故,巴山君麾下无法修复法阵,同样能够极大拖延其进展。”

    众人闻言,相视一笑。

    他们此前就分析过,巴山君那边看似有多为妖皇境高手,势力颇为强盛,但大部分妖皇各有部族,并不会和他齐心戮力。

    等到巴山君串谋冥宗,自私自利的事情摆上台面,那就更不可能得到支持了。

    如今妖国都是因为畏惧他的实力和将来晋升的潜力而慑服在其统治之下,破除其潜能,,断绝晋升的希望,那就是墙倒众人推。

    ……

    很快,众人按照各自安排,分开行动。

    司辰元光星君赶往盖忘山,万寿尊者和洪雷协助尺绩等妖修,而李柃则是沿着冥宗众人行进的路线半途截杀。

    时近日暮,山林黯淡下去,当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也被连绵起伏的山岭遮掩之后,茫茫林海反而变得愈发热闹。

    许多昼伏夜出的动物开始出来活动,此起彼伏的猿啸,鸟叫荡响,仿佛热闹的街市。

    业莲衣和几名冥宗的使者同行,的确如同线人密报,正欲赶往盖忘山,进行必要的维护。

    他们为巴山君提供的是冥道秘法的支持,因为巴山君的天赋神通之中,掌御伥鬼的能力和冥宗之法有相通之处,他们也希望利用这种方式将其引入冥道,加盟阴间势力。

    如若成功,不仅巴山君这么一尊准化神级别的强者能够为其所用,就连巴山君麾下,同族的诸多妖王,大妖,也可以成为冥宗的一份子。

    他们掌御伥鬼,横行人间,更可收割无数魂灵,发展壮大地府的势力。

    成功之前,必要的投入是不可或缺的,妖族文明不兴,多赖天赋神通和血脉所赋予的力量,也的确没有什么办法对这些阵法,禁制,仪式之类的东西进行维护,出了问题就得请冥宗的高手照看。

    冥宗当然也在那边派驻有人手,但这一次,运气并不太好,束缚其中的部分冤魂出了问题,连业莲衣都被召了过去帮忙。

    这不是什么好差事,路上,同行的结丹长老多有怨言:“这隔三差五的就出差错,还真麻烦,本以为上次修复之后,怎么的也能坚持个好几年,这才几个月过去……”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神树力量非同一般,若不将其彻底转化,是没有办法融合的。”

    “好在巴山君的修为愈发精进,很快就要成功了,等到此间事了,我们也将得到丰厚回报,说不定还有机会常驻于此,蹭一蹭那小幽冥的阴煞。”

    “呵呵,黄长老你就别想了,那棵树下连通着秽土之中的冥河上游,能够接引黄泉,第一时间肯定是要为巴山君所驾驭的,那几乎就是他的成道底蕴了。”

    业莲衣沉默听着那些长老传音议论,自己也身化遁光,驾驭着一件骨质发簪模样的宝器破空飞行。

    她并无心于这些人的话题,只是计较着最近一段时日的所得。

    “巴山是个不错的地方,或许……嗯?”

    不经意间的一瞥,让她发现四周似乎多出了迷蒙的雾气。

    黑夜不知何时降临此间,深重的浓雾仿佛难以化解的屏障,连着月华与星光都被彻底遮盖。

    她面上露出一丝思索之色,带着几分警惕道:“好像有些不对。”

    其他冥宗长老回过神,讶然看向四周,也察觉到了不妙。

    “什么时候起雾了?”

    “方才还没有那么暗的天色,现在就已经看不见?”

    几名长老率先停下,紧接着,队伍中的其他修士也跟着停下,各自警惕张望。

    “绝对不正常,我们是向太阳落山方向飞着的……而且就算入夜,也绝不会如此。”

    突然,远方的队伍末尾响起一声惊呼:“诸位长老,快过看看。”

    之前抱怨的黄长老飞了过去,但见不远处的山谷中,一股如同狼烟的滚滚浓烟升腾而起,好似有人在里面点燃了烽火,正带着冲天之势不断升腾。

    黑色的浓烟飞快向着四方弥漫,烟雾之中,气浪翻腾,一阵一阵的,仿佛有着无数妖魔鬼怪从中涌现。

    那些烟气不断的翻滚,便似妖魔鬼怪张牙舞爪,想要跳出来择人而噬。

    “那边也有,好大的烟!”

    有人提醒着。

    黄长老转头看去,果见更远处,一根根烟柱升起,隐隐约约形成方圆数里的包围圈。

    “有人在伏击我们!这种烟气似乎拥有遮蔽精神之力的效用,当真是好手段呀!”

    黄长老说道。

    其他几名结丹长老也各自冷笑。

    虽然被困在了烟阵之中,但是他们并不如何惊慌,因为在场足足有着七位结丹境界的冥宗长老,俱皆都是好手,其中更有一位号称血衣老祖的强者,便是和昔日血鲨王那等一方名宿交锋,也能不落下风。

    世间强者大能不少,但放在芸芸众生当中,那就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他们才不相信,自己会那么倒霉碰上自己无法对付的对手。

    而且看这架势,分明就是有人或者妖修以合击手段困住他们,想要借着烟阵迷神之功混淆他们的方向和时空之感,失却闯出此间的能力。

    “都小心点儿,这种烟气似乎拥有迷乱精神的力量,我们方才根本没有察觉。”

    黄长老提醒身边的冥宗筑基真传。

    另外一人则是道:“你们在此不要走动,我去去就来。”

    他感觉问题应该不大,但筑基境界的弟子陷入其中,迷失方向,很有可能就要失散,干脆先趁着烟阵没有透到这边来,先行聚拢人手,自己则过去探寻一番。

    众人之中最强的血衣老祖听到,点了点头:“你去探查一下也好,若有事情,及时回报。”

    于是众人便招呼筑基修士们过来,那结丹长老则是化身成为一道遁光,径直没入烟雾之中,消失不见。

    一息,两息,三息……九十九息,一百息……

    足足一百多息过去之后,几名结丹境的长老带着几分惊疑看向四周的烟雾,只感觉它愈来愈浓厚了,此前闯进其中的薛长老一下就没有了踪迹,整件事情都透着几分难以名状的恐怖。

    “怎么还不回来?”

    众人心里嘀咕着,甚至想到会不会在烟雾里面遭遇了什么不测。

    但是,没有道理呀。

    这里并不是什么绝境险境,倘若真有不测,至少临死之前的惨叫该听得到吧,难道说,这烟雾连声音都能遮蔽?

    眼见着前方的烟雾继续弥漫,鬼气森森,令人不寒而栗,冥宗众人只感觉荒诞莫名。

    好像他们才是魔道冥宗的修士,怎么这出手拦截他们之人,整出这么阴间的手段?

    血衣老祖道:“我们不能再在这里干等下去,说不定薛长老就在附近什么地方被敌人制住,甚至已经……谁有感知和探查的手段,前方带路,我们也闯闯看。”

    黄长老提醒道:“不能轻易分开,说不定敌人就在里面等着我们落单,从他能够制住薛长老来看,实力恐怕不弱。”

    众人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实力是强还是弱,暂时不得而知,但至少手段足够之诡秘,足够之难缠。

    重点是能毫无声息把薛长老给弄没掉,谁能保证,自己贸然闯进雾气里面,会不会也跟着遭其毒手?

    于是,大家都没有反对抱团行动的提议。

    有一名来自尸魂宗的长老站了出来,祭出一件法宝,是个死人手掌阴干炼制而成,形如鬼爪的断手。

    此物四指屈起,一指伸张,呈现出指路之势,乃是早年间机缘巧合获得的秘宝,名为仙人指路。

    它所具备的是一种特殊的神通之力,能够指人指物,拥有极强的方向感。

    这是作用于法则层面,堪比占卜的奇门手段,并不会受到元磁之力的影响,因此在各种极端的状况之下,连知时识地的神通都失效时,仍然能够指引正确的方向。

    由于其拥有着一丝法则的特性,哪怕是元婴修士,若无特别手段,也无法阻断其生效。

    众人也了解这位长老所拥有的这件法宝,见其将他祭出,略感放心,于是跟随着一起往前飞去。

    但……

    “我们好像回来了?”

    “这不可能,方向明明是对的,我们一直也在往前飞着,怎么会这样?”

    众人惊疑不定。

    血衣老祖皱眉看着这一幕,心中的不安愈发高涨,忽的激灵道:“我们下去,快点儿!”

    有人道:“若是下去的话,地形复杂,可能会麻烦。”

    血衣老祖道:“法宝并无问题,是我们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我们都被这烟气迷惑了!”

    众人也不是迟钝之辈,只是一时没有见过这等手段,连忙纷纷往下降去。

    在地面上脚踏实地,虽然要受到重重屏障的阻碍,不如在天上飞行方便,但因着烟气是向上升腾,反而能够避免其影响。

    这个思路大概是对的,待得众人精神之力恢复正常,便可以感知到正确的方位,从而破解这一阵势了。

    但诡异的是,就在众人往下降的时候,周遭数人突兀隐秘在雾气之中,一个眨眼就消失不见。

    “这,这是怎么回事?”

    血衣老祖和黄长老等人都有点儿震惊,看着彼此,根本说不出话来。

    业莲衣也在消失的这一批人当中,血衣老祖和黄长老并不知道的是,在她的视角,反而是其他人突兀消失不见。

    “诸位长老……”

    她心中一紧,下意识的叫唤道。

    但那几人明明就在眼前,却仿佛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如同被奇异的力量分隔到了不同的所在。

    直至这这个时候,她才感应到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异样袭来,似是同时作用于精神与物质的力量屏蔽了她和那些冥宗之人彼此之间的感应,落在不同的虚空界域。

    业莲衣心都凉了,她家族里面有元婴老祖,自然明白这种力量是什么。

    “法域……

    这竟然是法域!”

    而且,还是那种能够分隔时空,扭曲感知,极其特殊的法域!

    她突然看到了,空无一物的前方黑暗处,无端显现出月朗星稀的山崖,有人背对着自己,站在高高的山岗上举头望月。

    巨大的月轮悬于高天,散发着皎洁的光芒。

    随着那人转过身来,一张俊美无俦的男子面庞出现在了面前。

    四周芬芳四起,万香浮动,飘荡在周围的滚滚浓烟化作了漫天的香韵流风,弥漫在整个天地。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