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夺帅

    若说大事,伐夏主帅之争,就是近日齐国最大的事了。

    姜梦熊、曹皆、重玄褚良、修远,毫无疑问都是现世顶尖的人物,甚至于这个“顶尖”前面,是不必加任何限定语的。

    他们之间的竞争,得失非是一职一份。在确保伐夏胜利的大前提下,背后必然关乎历史,关乎各方利益,关乎整个齐国的政治格局,当然也一定关乎齐天子在整个天下的落子。

    在伐夏这样重要的大战之前,面对积极请战的几位天下名将,齐天子云淡风轻的一句以军略定夺帅位,信手落子,使风雷激荡于平湖底,尽显天子执棋之力!

    重玄胜脸上带着惯有的笑意,懒洋洋道“天子大有深意。”

    这里是定远侯府。

    才回临淄的姜望,却是被重玄胜拉到了这里来与闻机密。

    此时的侯府书房里,唯有重玄褚良、重玄胜、姜望、十四,四人而已。。

    身形微胖的重玄褚良,靠坐在偌大的紫沉木书桌后,和善的表情丝毫看不出所谓“凶屠”之态,眼睛半闭半睁,如似养神。

    重玄胜和姜望则各移了一把椅子,分开坐在书桌前。当然重玄胜的座椅要比姜望宽两倍有余。

    囿于体型,重玄胜去什么地方都要带上自己的特制大椅,不然就只好站着,或便席地而坐。只有来重玄褚良的府里不用如此,这里永远有他能坐的椅子。

    十四惯例是藏于甲胄中,立在重玄胜身后,如塑像静默。

    听得重玄胜的这句话,重玄褚良才睁了睁眼睛,开口道“什么深意?”

    “哈哈哈哈。”重玄胜开心地笑了起来“叔父大人请放心,我不会瞎说的。”

    人家是响鼓不用重槌敲,他是你这边肩膀一动,还未抬手,就已经自己响了起来。

    姜望默默地琢磨着,并没有说话。

    重玄胜这时又问道“那几位给出的军略如何?”

    重玄褚良终是没法子跟这厮太过计较,想了想,说道“彼时天子说让大家两日之后交上军略,以军略来定主帅人选,镇国大元帅当时就在天子面前绘空为图、拟气为山川河流、兵马军械……演了一遍军略。”

    “伐夏之事,军神自是早有盘算的。”重玄胜若有所思地道“想来这份军略是挑不出毛病的。”

    重玄褚良慨声道“军神之用兵,的确举世无双。举国名将,哪个对夏国没有想法,哪个没有琢磨过伐夏军略?但军神这一份军略,权谋盖压、形势大胜,真无敌也!”

    重玄胜两眼发光“恨不能一见!”

    重玄褚良看着他“想什么呢?这也是你能见的?”

    姜梦熊的伐夏军略,自然是齐国当前最高机密,当时演军略之时,与闻者也只有政事堂兵事堂里的那几个人。

    重玄褚良当然不可能犯这个错,转与重玄胜知。

    “这不是在您面前,不必掩饰自己的好奇心么?”重玄胜嬉皮笑脸“在外人面前,我可不这样。”

    自那一次重玄褚良为他拔刀对军神之后,他在重玄褚良之前,就不再那么谨小慎微了。甚至于可以说……有点蹬鼻子上脸。

    重玄褚良也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有时候觉得心有宽慰,有时候又觉得挺招人烦。

    索性并不吭声。

    重玄胜整个人陷在坐垫柔软的大椅中,坐没个坐相,笑嘻嘻地问道“曹帅呢?”

    谁能想到堂堂凶屠有这般好脾气,这般好耐心,几乎是有问必答“曹帅也早就做好了伐夏军略,但是当时并没有拿出来。而是等到第二天,直接拖了十口箱子入宫,里间是舆图、阵图、粮草用度预算、军械对比、道元石储备耗用情况……各类资料,甚至包括了夏国各地的地方志……讲他的军略,讲了足足一天一夜。”

    “得。”重玄胜摊手道“您熟悉环境的优势也没了。”

    重玄褚良也自摇头“那也没有法子。曹帅军略之完备,令人叹为观止。千变万化的战争态势,皆在他掌握之中,我只有自愧不如的份。”

    “唉!”重玄胜忽地叹道“老一辈人才太多,何时才能有我这等年轻俊彦出头之日?”

    重玄褚良笑骂道“你先成就神临,再说出头的事吧,年轻俊彦!”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重玄胜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于是话锋一转“那修帅呢?军略如何?虽说他没什么机会,但他跟咱们姜望可是很有交情。想来姜爵爷是很好奇的。”

    他特意看了看姜望“是不是?”

    姜望只是翻了个白眼,一声不吭。

    他自问对军略一窍不通,对朝政形势也没有什么发言权,坚持只带一双耳朵来的原则,听着,学着,如是而已。

    从他现在的角度看过去,正能看到重玄褚良的身后,挂着一幅杀气腾腾的图。画的乃是两员武将,一刀一枪,并肩破阵的情景。画风极为凌厉,寥寥数笔,便勾勒得杀气纵横。题曰“名刀破阵”,落款是“顾寒”。

    他想,顾寒是谁呢?看画作是名家水准,但却怎么也想起不来这人是谁……大约是未能成名的。

    当然耳中也并没有错过重玄褚良的回答。

    重玄褚良说道“修远连夜针对夏国,制定出了一份军略。极尽技巧之能,也堪称一流军略。”

    姜望心想,看来囚电军统帅的军略,并不叫定远侯服气。

    重玄胜这时却笑道“想来叔父的军略最是简单!”

    几位大帅递呈天子的军略,乃是帝国最高机密,重玄胜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重玄褚良用平静的眼神看着他“那你说说看,我写的是什么军略?”

    姜望也颇感好奇。

    “军神用兵天下无双,曹帅军略完美无瑕,修帅也是兵技巧之大家。叔父要赢得帅位,已经别无他法……”

    重玄胜慢慢坐直了一些“无非是立个军令状!或曰五月灭夏,或曰四月灭夏。要叫天子瞧见,您能在最短的时间里,结束这场战争,使国家前事无忌,后顾无忧。这是这次帅位争夺里唯一的胜机,而叔父恰恰是齐国锋芒最盛的人物,不会放过这个胜机,更不会怯了此等挑战!”

    重玄褚良笑了,他的笑容与重玄胜极为相似。

    一样的温吞绵软,一样的人畜无害。

    但是他竖起了三根手指。

    “三个月。”

    他说道“我与天子立下的,是三月灭夏之约。若三月期满,世间仍有夏国,我愿削爵为囚,身赴刑台。”

    他语气平静。

    但姜望一时震撼难言!

    且不论一位站在当世霸主国最高层次的实权人物,抛弃一生所有积累,需要何等决心。

    只说这三月灭夏的军令状,所体现出来的锋芒,真是天下无匹!

    夏国可不是早已经名存实亡的日出九国,它曾经横跨东南两域,有资格争夺天下霸权。如今虽衰,却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当年齐夏一战后,改元神武,沿用年号至如今,可见雄心未灭,不曾忘辱。这么多年来也是厉兵秣马,未有一日放松,渐渐恢复了几分旧况。

    放眼天下名将,有几个人敢说三月就灭之?

    偏偏重玄褚良就敢立下这样的军令状!

    重玄胜也自凛然,他知道他这叔父凶名昭于列国,从来锋芒锐利,却也仍是低估了割寿之刀的锐利程度!

    五个月灭夏和四个月灭夏,不是一个难度。四个月灭夏和三个月灭夏,难度更以倍计!

    “叔父觉得……”重玄胜道“天子会用您为帅吗?”

    重玄褚良淡声笑了“谁知道呢?天心难测。我也只能做出我最大的努力,然后等待天子的选择!”

    越是了解齐国,越是靠近这些现世最顶尖的人物,越是能够懂得齐天子的威严。

    称为大齐军神,用兵第一、拳头第一的姜梦熊;号为“天下之善战者”的曹皆;人称“凶屠”、兵锋锐利无双的重玄褚良;乃至于“大丈夫行必远途”的兵技巧之大家修远……

    这么多璀璨的人物。

    皆要等待齐天子的决断,都需要臣服于齐天子的意志。

    三百里临淄巨城,数万里东域疆土,乃至于近海群岛,乃至于迷界,乃至于万妖之门后,乃至于天下!

    齐天子姜述的意志,就那么屹立在现世最高处。

    一言则山崩,一言则河倾,一言则国灭。

    八荒六合,四方寰宇。

    抬手天开地阔,覆手激荡风雷。

    如重玄褚良这样的绝一声,天心难测!

    而多次陛见齐天子的姜望,又如何不是感受深刻呢?

    此时此刻在定远侯的书房里,坐着的三人皆是不言,在一种无声的默契之中,感受着那高渺难测的威严。

    “说起来……”重玄胜忽道“上一次阳国之战,历历如在前,时间过得真是匆促。”

    姜望明白,重玄胜为何有此感慨。

    道历三九一八年的灭阳之战,正是重玄胜争夺重玄氏家主之位的转折点。

    从一个没什么希望的痴肥公子,到与重玄遵分庭抗礼、相争重玄家家主,重玄胜只用了一场战争。

    此后以丘山弓厚赠李龙川,求得东华学士一句话,觐见天子,一句“恭爱兄长之心”,将重玄遵送进稷下学宫,而后在与王夷吾的争斗中,几乎扫清重玄遵势力……凭借的都是在齐阳之战里挣得的本钱。

    在那一场战事里,他和姜望并肩作战,杀阳国日照郡守宋光,驱散当地战兵,使秋杀军兵进赤尾,无侧顾之忧。

    又在赤尾之战里身先士卒,两人裹挟军阵,联手斩将夺旗,给了老将纪承一个悲壮的落幕。

    一桩桩,一件件,如今想来,真像是昨日才发生的事情。

    而这一次的齐夏之战,重玄遵也已经确定参战。

    在已经过去的那段时间里,重玄胜通过一系列的布局,展现了他超人一等的智略。而重玄遵通过大师之礼、黄河之会、迷界之行,展现了夺尽同辈风华的个人武力。

    与此同时,重玄胜本身亦是天赋不俗的超凡修士,重玄遵本身也有不凡的智略。

    博望侯的纠结,在某种层面上,亦是二者才华的僵持。

    以当今天下之局势,往前往后都很难再出现类似于这一次齐夏之战的时机。

    至少在老侯爷重玄云波的有生之年,大约不会再有了。

    鉴于伐夏这一战的重要意义,它必然会极大影响整个齐国,当然也关乎整个国家里大大小小的人……换而言之,这一场重玄氏家主之争最终的胜负手,很可能就在这场战争里发生。

    将门之后,终究要用战场上的成绩来说话。

    所以从不轻易表露情绪的重玄胜,才慨然如此!

    重玄家家主之位,对于重玄胜的意义非同一般。

    他从一个备受冷落、所谓家族罪人之后的身份,察言观色、谨小慎微的生活了那么多年,抓住一个并不是机会的机会,与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子的重玄遵坐在同一张棋盘前。

    一子一子地争取,一个气口一个气口地战斗。

    从天府秘境到齐阳之战再到聚宝商会再到王夷吾……每一步都走得很辛苦!

    毕竟重玄遵是儿时就被太虚派祖师看重的人物。

    天下真人算力第一的余北斗,看他一眼,便说他夺尽了同辈风华。

    出一趟海,偶遇他的血河真君也见猎心喜,想要收为真传。

    这样的人物,完全是说书故事里的天命主角。无论是谁坐在他对面,都很难有胜算可言。

    而重玄胜竟是从全面劣势一步步扳回来,一度在场面上压制了重玄遵!

    在重玄遵也已经全面反攻的如今,也可算是维持了平分秋色的局面。

    可当初重玄家几个家老为了敲打重玄遵,才给重玄胜一点机会的时候,谁能想到他可以做到这一步?

    重玄胜从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受尽冷眼,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也是重玄氏嫡脉公子,却得不到任何人的尊重。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父亲明明是当世真人、风华绝代的人物,为什么死后连名字都是一个禁忌。

    如果可以,他不想从小就做一个聪明人。

    以他如今展露出来的才华,哪怕从重玄家分出去,未来也大有可为。但他需要那个家主的位置,来证明他默默努力的那些年!

    被人故意绊倒了,他就躺下,等人走了,他再爬起来。

    他不想再问为什么。

    但是他要让人知道——

    不可以这样。为您提供大神情何以甚的赤心巡天最快更新

    第一百七十章夺帅免费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