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8】 惊闻噩耗

    “卡萨丁,你怎么来了?第二组的实践已经结束了吗?”

    亚索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在卡拉曼达见到卡萨丁!

    而对于亚索的疑问,摘下了头盔的卡萨丁露出了痛苦无比的表情。

    “我们遭遇了虚空教团的袭击……实践出了很多很多的意外……”

    听到这句话,亚索的心底咯噔一下。

    虽然有意识的将福光岛有战斗力的学生分成了两组,但对于这两组的学生亚索是一样看重的——第二组的学生虽然不如这一组的这么天才,但依旧是非常重要的一份力量,亚索同样对他们寄予厚望,希望他们能够世事洞明、在战斗之外的方向上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然而,看着卡萨丁现在的样子,他的一颗心几乎完全沉到了谷底。

    被虚空教团攻击了?!

    亚索倒是不怀疑卡萨丁撒谎——他比较在意的是,为什么虚空教团会主动出击、攻击这支队伍!

    虽然亚索对这些学生算不上多么熟悉,但对于他们的整体实力,亚索还是有一个清晰的判断的,有贾克斯带队,想要攻击这支学生队伍,虚空教团可是要拿出不少底牌的!

    在这个祖安暴动没有结束多久的时候,虚空教团在这个时候搞事情,真的不怕被人群起而攻之么?

    亚索很清楚自己那基本书的流传度,也很清楚虚空教团现在所要面对的外部环境有多糟糕,别看泽拉斯和阿兹尔在恕瑞玛两强相斗,但如果虚空教团敢瞎跳,那他们绝对会默契的调转枪口,先收拾虚空教团的!

    第一第二打架,最后把第三打死了这种事情,在哪里都是通用的——虚空教团可不是沙盗那种松散的、可以改编或者清剿的组织,亚索相信,泽拉斯和阿兹尔都很清楚虚空教团意味着什么,也一直关注着这个组织!

    所以,玛尔扎哈但凡有点脑子,都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张旗鼓的搞事情。

    但从卡萨丁的描述里,玛尔扎哈不仅搞事了,而且看起来还是毫无顾忌、不管任何后果的搞事,他们甚至重金收买了沙盗,展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影响力。

    按照这种做派,亚索感觉现在雷克顿或者内瑟斯恐怕已经着手清理虚空教团的影响了吧?

    是什么促使玛尔扎哈做出了这么不明智的决定呢?

    亚索听完了卡萨丁的讲述,也没有得到一个清晰的答案。

    站在卡萨丁的角度上,事情似乎从队伍穿越地疝开始的,似乎在队伍穿越了地疝之后,虚空教团就在有意识的针对。

    但问题是,从后面的情况来看,地疝本身并不能意味着什么啊,甚至在维克兹出现之前,虚空教团对地疝都没有卡莎和卡萨丁熟悉!

    等等,维克兹?

    卡萨丁是没有说起维克兹这个名字的,亚索所思考的“维克兹”是来自于卡萨丁描述的、亚索自己的判断。

    不一定是那个维克兹,但至少是一个类似的存在。

    而这种存在,似乎并不是玛尔扎哈可以指挥的……

    也就是说,针对学生们的行动,可能并非起源自玛尔扎哈?

    有什么东西甚至直接影响到了虚空,让虚空意志派出了一个维克兹,不留余地、不计代价的追杀学生,直到让他们消失在了艾卡西亚的遗迹之中?

    这样想着,亚索心里反而稍微安心了一些。

    “情况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差。”看着焦躁而羞愧的卡萨丁,亚索反倒是主动安慰了他一句,“学生们现在恐怕并没有太多的危险——艾卡西亚可是贾克斯的老家,他突然消失也许只是跳出了时空的限制而已……”

    “时空的限制?”听亚索这么说、眼见亚索一脸笃定,卡萨丁甚至分不清他到底是在安慰自己,还是真的知道什么,“真的可以这样吗?”

    “当然。”亚索点了点头,“我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只是我们看不见这种可能而已……”

    ……………………

    在亚索与卡萨丁就学生们失踪的问题交谈的时候,于时空之外的维度,一百多双眼睛正在“观察”着他们。

    只是这些观察者的功夫还显然不到家,他们并不能看见亚索的所有举动,也听不见他们的话,只能如看t一样,艰难的从双方的某个动作之中寻找一些有用的信息。

    “不要好高骛远!”在这些观察者努力的接受信息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穿透了时间和空间,清晰的出现在了他们的心灵之中,“你们的运气很好,但运气并不能永远的帮助你们。”

    显然,正在默默观察着亚索的,就是之前在艾卡西亚失踪的学生。

    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成为了基兰的学徒,正式踏入了时间法师的序列。

    然而,和基兰本人不同的时,这些学生并未被从时间之中剥离出去——基兰很清楚,被从时间长河剥离到底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除非通过一些时间之外的办法,被剥离者将几乎完全没有干涉现实的能力。

    这显然和他所想要见到的不一样。

    所以,虽然将他们拉入了自己的法师塔,但基兰并未让这些学生的时间被剥离,而是暂时将他们停滞了下来,用时间锚点为坐标,让他们真正享受了一把度日如年的滋味。

    非要说的话……如果时间是一条河流,那基兰就是河流之外的人,他能够清楚的看见河水、看见河流,但无论做什么,都无法阻断这条河。

    这些学生则是被基兰暂时捞了出来后,被放在了一艘脆弱的纸船上——他们暂时不再河中,但依旧顺流而下。

    在基兰的影响下,这艘船的速度要慢于水流的流速,等到基兰的法术失效、纸船被河水浸湿,他们就会再一次回到河水之中。

    等到那时候,这些学生能否顺利的在河水中游动就要看他们自己在这段时间学到多少了。

    但不管怎么说,基兰都对这些学生充满了期待,在时间的长河之外,他看见了无数的过去和未来,但自己却没有多少改变过去和未来的办法。

    而现在,这些学生的出现终于给了基兰一个机会。

    一个足以改变过去、改写未来的机会!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