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这便是我的父亲

    更新时间调整为每日12点和19点。也就是取消了早上九点那一章。

    ……

    范阳卢氏起始于汉末时的卢植。

    卢植乃是大儒,更是名臣。在汉末那个纷乱的环境中,卢植的品格就像是一束光,和管宁、郑玄等人一起成为了一股清流。

    祖先有名气,子孙就沾光。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是这个道理。

    “见过卢公。”

    贾平安行礼,“请坐。”

    卫无双等人把羃?盖上,随即福身。

    这是礼节。

    除非是面对李义府那等人,否则哪怕对方是对手,该给的礼节得给,这才是礼仪之邦。

    当然,要是面对外藩人,贾平安又是另一个模样。

    卢顺珪坐下,品尝了一杯酒水,赞道“人说天下美酒在贾氏,老夫今日信了。”

    贾平安微笑,“天下最尊贵的是百姓,是帝王,卢公这话说的,是想为贾氏挖坑吗?”

    卢顺珪笑道“博君一笑罢了。”

    贾平安微笑,“范阳卢氏纵横数百年而不倒,可是想学杨氏?”

    卢顺载勃然大怒,可卢顺珪却指着贾平安大笑了起来。

    “果然是杀伐果断的赵国公,不肯吃亏。”

    这是试探,试探贾平安的性子。

    卢顺珪洒脱的举杯,“老夫谢罪。”

    他一饮而尽,神采飞扬。

    “老夫才将到了长安不久,就听闻赵国公少年有为,一直想见见,今日倒是缘分来了。”

    眼前的老人一到长安就给了贾平安一个巨大的麻烦,堪称是逆袭。

    贾平安看着卢顺珪,微笑道“卢公前阵子给我出了个难题,可有补偿?”

    卢顺珪笑道“今日不是补偿?”

    “不够啊!”

    贾平安微笑。

    卢顺珪眯眼,“一日不够?”

    贾平安摇头,“自然不够。”

    卢顺珪问道“多少日?那些商贾可能支撑住?”

    贾平安说道“持续十日。”

    购物节怎么说也得十日啊!

    卢顺珪看着他,“少年可畏。”

    我三十了!

    贾平安含笑。

    “老夫与你一见如故,可为忘年交。”

    卢顺珪微笑,“老夫久在卢氏坐井观天,以为天下不过如此,和你交手一次,却倍感惬意。以后会如何?老夫竟颇为急切。不过在此之前,赵国公,饮酒!”

    二人举杯。

    “好酒!哈哈哈哈!”

    卢顺珪放下酒杯,问道“小贾以为人性如何?”

    贾平安说道“人性本恶!”

    崔晨摇头。

    卢顺珪却点头,“善!”

    “人如兽类,在丛林中觅食,遇到了对手就得厮杀。饿了就会去抢夺别人的食物,会去杀了同类作为食物……”

    卢顺珪叹道“人与兽差异何在?老夫以为在于后天的培育,让人知晓礼义廉耻,让人知晓何事不该做……这便是儒学之用,小贾以为如何?”

    贾平安点头,“律法只是定下了做人的底线,而道德便是律法的补充,用道德来约束人,用律法来威慑人,有的人会受道德熏陶,有的人却不能,这些人就得用律法来震慑!”

    “好!”

    卢顺珪目光炯炯的看着贾平安,“小贾以为道德可为圭臬否?”

    贾平安摇头,“道德虚无缥缈,可用,但不可奉为圭臬。”

    “为何?”卢顺珪倒酒,酒壶却空了,他冲着卫无双笑道“小娘子且去为老夫弄一壶酒来,回头老夫以字相谢。”

    卢顺珪的字名满天下!

    卫无双起身拿了酒水过来,“卢公客气了。”

    “是个大气的娘子。”

    卢顺珪大把年纪了,少了许多避讳,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痛饮起来。

    贾平安说道“人一旦把道德奉为圭臬,必然就会导致扭曲,引出许多故事,譬如说用扭曲的道德来约束人,让人活着如同行尸走肉,名为君子,实为伪君子。”

    卢顺珪讶然,“为何如此?难道道德是累赘吗?”

    贾平安举杯,“当人间奉道德为圭臬时,必然是从上到下都是如此,人人口中都是道德仁义,可人性本恶,当可供利用时,道德也是他们的工具。”

    所谓的道德暗指儒学。

    崔晨变色,“赵国公此言大谬,难道新学就不会变成工具吗?”

    贾平安说道“新学乃是实用之学,张扬的乃是进步。而进步踏踏实实的,必须要肉眼看得见。譬如说一辆马车,我说进步了,乘车人自然知晓是否进步。而儒学张扬的是什么?道德君子,一味强调道德的学问必然会引发无数问题……缺什么补什么。”

    崔建红了老脸。

    “崔公难道敢说自己就是君子吗?”贾平安似笑非笑,“崔氏传承多年,崔公学问精深,想来应当修炼到了那等境地了吧。”

    “修炼?”卢顺珪一怔,赞道“妙哉!这可不正是修炼?修国修身,修自家,哈哈哈哈!”

    “修不了!”

    “为何?”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老百姓吃饱了,再用道德去熏陶他们,事半功倍。百姓都吃不饱穿不暖,吃了上顿没下顿,什么道德?还不如刮屁股的厕筹!”

    “此言有理。”卢顺珪举杯痛饮,“所谓道德君子,不过是许多人为了彰显自己而弄出来的名堂。这世间可有君子?”

    贾平安和他齐齐摇头。

    “但凡人还有欲望,就不可能存在君子!”

    卢顺珪看着贾平安。

    妙啊!

    贾平安从未在大唐遇到过如此与自己契合的人。

    他举杯。

    卢顺珪举杯。

    “哈哈哈哈!”

    二人饮尽杯中酒,不禁放声大笑。

    苏荷看着他们笑的畅快,不禁纳闷,“无双,他们是对头吧?”

    卫无双点头。

    “那为何还笑的这般痛快?”

    “只因知己难求。”

    卫无双知晓贾平安懒洋洋背后的那种孤独。

    她不知晓自家夫君的才学究竟是多么的厉害,但却知晓自家夫君不时冒出来的观点和这个时代的格格不入。

    但今日他却和卢顺珪契合了。

    二人一顿痛饮。

    “回头来寻老夫饮酒!”

    卢顺珪醉醺醺的起身,卢顺载赶紧过去扶着他。

    “二兄,你和他饮酒……”

    “你懂什么?”

    卢顺珪打个酒嗝,“每个人看这个世间的眼光都不同,不同就会生出矛盾。所谓友朋,所谓志同道合,便是看这个世间的眼光差不多,老夫大半生从未遇到过知己,今日却遇上了,哈哈哈哈!”

    “你我都是异端。”

    身后的贾平安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异端,哈哈哈哈!”

    卢顺珪被搀扶着远去。

    贾平安回身就看到了自己的大儿子,以及他的几个同窗。

    “那是士族的人。”

    “他们竟然和赵国公饮酒。”

    “还言笑晏晏。”

    “惺惺相惜?”

    贾昱被老爹看了一眼,赶紧回身道“走了,我们去别处转转。”

    商亭说道“等等,我想和赵国公说句话。”

    他冲了过去,行礼,涨红着脸问道“赵国公,我是算学的学生商亭。”

    贾平安有些醺醺然,“算学的学生啊!可是有事?”

    商亭说道“我一直不解,人这般苦读这般辛苦是为何?”

    贾平安说道“若是说读书只是为了自家,那是狭隘,但你要说读书只是为国,那是空话。可人要立志。你要告诉自己为何读书,家国天下,顾好自己的家,国家昌盛时,要努力做事;国家衰落时,要站出来,要为天下尽力。但尽力并非只是呼喊,而是要踏踏实实的去做,身体力行。新学就是在教你等踏踏实实的做学问,踏踏实实的做事。”

    商亭束手而立,“谨受教。”

    “人不能无志向。”贾平安最后说道“对于你等少年,我有一番话。”

    连贾昱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听自家老爹的话。

    贾平安说道“少年人要立大志,立长志,而非常立志。大志并非是说要盯着什么将相,而是要给自己一个目标,譬如说做一个对大唐有益的人,譬如说要为大唐盛世添砖加瓦,譬如说要学医为民解病痛,譬如说做工匠要做出世间最出色的兵器,譬如说做农人要耕种出最高亩产……”

    “何为立志?人活着必须有志向,否则便是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寻常人立志多半是想要荣华富贵,金钱美人。但我希望你等能大气些,作为新学的少年,你们应当以家国为己任。”

    贾平安指指对面的游人,“看看,这份安宁和幸福看着是不是很惬意?”

    众人点头。

    “可在大唐的疆域之外,有无数异族正盯着我们,他们此刻暂时蛰伏着,就如同受伤后舔着爪牙的野狼,就等着大唐衰弱的那一日……可还记得魏晋时的惨烈?”

    商亭点头,“魏晋时,汉女白日为军粮,夜里被蹂躏……汉儿沦为了畜生。”

    贾平安说道“若是我们只盯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不问不顾,什么大唐,什么敌人,与我无关。抱着这样的志向,大唐只会不断衰弱。”

    “若是这一切都不变,汉儿迟早会再度沦为两脚羊。”

    贾平安下了这个定论,边上有人说道“赵国公,大唐盛世煌煌,何来的两脚羊?”

    贾平安一看是上官仪,就说道“上官相公可知晓兴替吗?可知晓盛极而衰吗?可知晓这一切为何吗?”

    上官仪喝多了些,“老夫当然知晓,不过……”

    “不过什么?”

    贾平安笑了笑,“不过知晓了却不知如何逆转这个王朝兴替的怪圈,于是得过且过。”

    上官仪干咳,“赵国公这话……”

    贾平安撇开他,对商亭等人说道“为何王朝会不断兴替?我时常说要读史,读史时研读帝王将相之余,要去看王朝兴衰。去寻找其中的规律。”

    这个题目老大了,竟然引得许多人倾听。

    哥这也算是公开演讲了吧。

    贾平安觉得公开这么一课也好。

    “为何王朝都是盛极而衰?”

    众人安静了下来。

    赵国公要教大伙儿读史书的法子了!

    “王朝规律几乎都是如此,前朝无道衰亡,江山处处烽烟,百姓流离失所,死于沟壑之中,千里无鸡鸣。”

    新城今日跟着一群贵妇出来踏春,也玩了一把曲水流觞。众人微醺,就说走走。这一走就走到了附近。

    “是赵国公,咦!他竟然开讲王朝兴衰?这可是好机会,可惜孩子不在,否则定然要让他倾听。”

    “咱们听了回家转述就是了。”

    新城站在侧面,双手交叠抱腹。

    “新朝建立时,人口损失大半,田地多荒芜,随即帝王劝耕,百姓人人有田地耕种……”

    大唐也是如此。

    “此刻人各其职,加之一群开国悍将坐镇,于是战无不胜。”

    “大唐就是如此。”一个贵妇说道。

    “这一段便是扩张期,大军不断征伐,把敌人驱赶的远远的。”

    “这是大汉吧。”有人说道。

    “周边安定了,所谓安居乐业便是如此,随后百姓努力耕种,努力生育,渐渐人口就多了。”九九九)(

    “此刻财富渐渐增多,君臣也渐渐失去了先辈进取之心,贵人们安于享乐,丝竹声不断……人的欲望无穷无尽,为了满足这些贵人享乐之需,官吏们如狼似虎,四处盘剥百姓。那些豪族,那些家族都会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口的吞噬掉百姓的血肉……只为了一己之私。”

    那群贵妇人面色难看。

    “赵国公这话说的。”

    新城淡淡道“说的没错。”

    贾平安说道“王朝到了这等时候,几乎是不可逆的会走向衰亡,你等可知为何?”

    众人摇头。

    “国家大权掌握在贵人的手中,当他们耽于享乐时,他们会如何处置政事?从村正到官吏到宰执,他们处置天下政事时想的是什么?”

    “为自己和自己那伙人挣钱!”商亭大声说道。

    “对。”贾平安欣慰不已,“他们会想着为自己和家族牟利。天下的利益就那么多,他们能牟取的利益都已经到手了……可他们的欲望依旧无止境,最终只会把目光投向百姓。”

    “如此,他们在处置政事时,他们在制定治国方略时,出发点就是为了自己这个群体牟利。他们站在了百姓的对面,疯狂撕咬百姓的血肉……”

    有人悚然而惊,“此人说的可不是前汉?”

    “百姓的日子越发窘迫,当他们整日劳作也填不饱肚子时,当他们只能卖儿鬻女时,他们就走到了绝路之上。既然都是活不了,那为何要让那些贵人得意?不如去厮杀,去打翻这个江山,让这个不公平的王朝覆灭!”

    “赵国公!”

    有人惊呼。

    担心了?

    贾平安笑了笑,“王朝兴亡的根源就在于贵人们理政治国时,屁股坐在了他们自己一边,把百姓视为牛羊。当贵人们和百姓渐行渐远时,双方就对立了。我把这叫做阶层对立。”

    “阶层一旦对立,贵人们和百姓就成了对头,若是日子还过得去,那就将就过下去。若是日子艰难,那些百姓会毫不犹豫扯起大旗,造这些贵人们的反!”

    商亭听的浑身颤栗,“先生,我明白了。”

    贾平安笑道“你来说说。”

    商亭说道“王朝兴替的主要缘由便是贵人们一心为自己牟利,当百姓忍无可忍时,自然会扯起反旗,打烂这个江山。要想阻拦这个规律,唯一的法子就是执政者把屁股坐在百姓一边……不,把屁股坐在天下人的一边,而非是坐在贵人们的一边。”

    赞!

    贾平安笑道“去吧!”

    商亭回身走过去,欢喜的道“贾昱,我说的可对?”

    贾昱点头。

    “赵国公这话却是偏颇了。”一个读书人模样的男子拱手走出来,“天下就那么大,钱粮就那么多,难道还要均分了不成?”

    “何为执政者?”贾平安说道“执政者的职责是什么?执掌国家之权,一边对外,一边对内。对外当令异族丧胆,对内该做什么?执政者调理阴阳之余,最重要的一个职责便是监督!”

    “监督?”

    读书人不解。

    贾平安点头,“对。执政者要盯着这个天下,盯着这个天下的所有群体,当一个群体凌驾于整个天下之上,只顾着为自己牟利时,执政者要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把他们拍下去。这便是制衡!”

    读书人拱手,“不可阶层对立吗?”

    贾平安点头。

    读书人仔细想了想,“前汉时,贵人们骄奢淫逸,盘剥天下,最终江山崩溃。前晋时司马家只顾着内斗,只顾着哄那些士族,百姓苦不堪言,于是崩溃。前隋时炀帝一意孤行,耗光了民力,最终民怨沸腾……我明白了,所有的弊端都指向了一个问题,执政者的屁股坐在了贵人那一边,不顾百姓死活。”

    商亭说道“王朝兴衰的根由,便是看执政者的屁股坐在了哪里!”

    贾平安起身,“今日尽兴而归,走了。”

    贾昱缓缓看向周边。

    那些人默然看着他的父亲,目光中蕴含的味道难以言喻。

    但却无人反驳。

    这便是我的父亲!

    一股骄傲涌上了心头。

    我要做阿耶这样的人!

    一群贵妇默然。

    她们看到贾平安俯身抱起了贾洪,笑眯眯的说着什么,两个妻子走在他的两侧,另一个孩子被牵着,一家人就这么缓缓远去。

    一个贵妇说道“赵国公说的有理,可咱们既然做了贵人,难道不该享受?”

    “是啊!咱们的夫君做了高官,有了爵位,家中有了无数良田,难道不该享用?”

    “赵国公说的是贵人贪得无厌。”新城觉得这群人的屁股都坐在了自己这一边。

    “我等何曾贪得无厌……”

    新城看了她腰间的顶级玉佩一眼,还有那一身耗费许多钱财才能打造出来的长裙。

    “贪欲无止境。”

    ……

    贾平安的这番话炸了。

    贵人们在咒骂。

    “百姓活着便是种地做工匠,服侍我等。他贾平安说什么执政者该把屁股坐在天下人那边,他站在了哪一边?贱狗奴!”

    ……

    月初,求月票啊!啊!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