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三大神技

    “怎么可能?!”

    “两位七品魔修怎么瞬间就被击杀了?”

    周围慢了这两位身陨魔修一步的其它魔修,见到此情此景,个个震惊无比,骇然万分。

    只见一道如梦如幻的剑影闪过,两位七品魔修便是被摧枯拉朽般的直接腰斩。

    这是什么啊?

    一般来说,在正常情况下,要想轻松战胜一位七品魔修,初等魔帅就能做到。

    但要想像陆青山这样,一剑瞬杀两位七品魔修,那至少得是高等魔帅才能做到,而且还必须是擅于攻击的高等魔帅。

    陆青山的这一剑,令冲杀上来的另外十五位七品魔修都震惊了。

    内战内行,外战更内行。

    说的就是此时的陆青山。

    镇魔的伤害翻倍,只对魔族起效果,这是它相比传奇天赋【一剑霜寒】弱的地方。

    这也导致了他在对战魔族时的战力,将会自动提升一个档次。

    镇魔,使得陆青山有足够信心去挑战高等魔帅。

    当然,他刚刚并没有去动用镇魔本身的神力。

    一是动用镇魔神力消耗太大,即使他修为已然提升到化神圆满,也绝对无法多次动用镇魔神力。

    毕竟,这是相当于人族道器的镇族神兵。

    而人族道器,向来是九境修士使用的法器。

    也只有九境修士的雄浑修为,才能肆无忌惮地动用道器神力,发挥道器神威。

    二是对付这些七品魔修,使用镇魔神力未免有些杀鸡用牛刀,大材小用。

    仅仅是依靠镇魔本身的品格以及自身的实力,陆青山就足以是碾压这些七品魔修了。

    战斗还在继续,陆青山并没有给这些魔修太多的反应时间。

    刷!

    他的速度飞快,在空中留下一道曲折的轨迹,眨眼间,就已经临近另一个七品魔修。

    这些七品魔修虽然在看到陆青山一剑枭首两位同伴之后,就已经心生惧意迅速往后退去,但他们的速度又怎可能比得过陆青山?

    剑修,向来是“力速双a”的。

    “死吧。”陆青山眸光冷冽。

    下一刻,他猛地挥剑。

    “斩风七绝!”

    呼!呼!呼!呼!呼!呼!呼!

    七重加速叠加,镇魔鬼魅无比,在半空留下鬼魅般的幻影,剑光直扑向身前的这位七品魔族。

    那位七品魔修肝胆俱碎,一瞬间全身燃烧起无尽的血气,双眼变得血红,肉身则是转变为精铁一般的幽黑色。

    玄铁魔体!

    一种以防御著称的魔族神魔体,极为克制刀剑等物理攻击,但又被法修的法术所克制。

    锵!

    一道耀眼的剑光划破长空,久久不散,瞬间掠过那施展玄铁魔体的七品魔修的脖颈。

    这位全力催动魔体,仿佛化作一块精铁的魔修忽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紧接着一道整齐且严丝合缝的伤口,便是出现于他那犹如覆盖了一层铠甲的脖颈上。

    血洒长空。

    又是一位七品魔修陨落当场!

    “什么?”

    不论是魔族还是人族的修行体系中,都有一个共同点,擅于速度必然防御就会孱弱些。

    所以虽然前面亲眼见到,修雷霆魔体以及黑风魔体的两位同族被陆青山一剑瞬杀,但在场的七品魔修们心里还能安慰自己,认为一是两人大意了,二是这两种神魔体都是长速度短防御的神魔体,被陆青山找到了破绽。

    可现在,他们无法再欺骗自己了

    玄铁魔体,那可是以防御著称的神魔体,还尤为克制刀剑。

    即使这样,都是被陆青山一剑划过脖颈,轻松破防,身陨道消。

    这是何等夸张之事啊?!

    “怪不得当初莽苍魔尊凭借镇魔,能镇压一代魔族,风头一时无两。”这边,陆青山见镇魔再次立功,不由心中暗道。

    刚刚是镇魔的又一被动展现神威。

    【青钢】(被动)镇魔之剑,无坚不摧。任何实体生命,在此剑的攻击面前,都将强制受到一定伤害,绝对无法完全豁免它的攻击。

    魔族,一强在血脉天赋神通,二则是强在肉身强悍。

    【青钢】便是专门用来应对魔族神魔体的神技。

    陆青山持镇魔剑,视线扫过剩下的十四道身影。

    这其中,有十三位普通七品,一位初等魔帅。

    “就拿你们立威了。”陆青山在心中默默道,随即就是又扑向另一位七品魔修。

    他的剑术极强,并未动用秘剑,仅仅是使用在深渊中自创的斩风七绝,就已经是纵横睥睨,所向无敌。

    在技巧运用方面,陆青山早已登峰造极,快剑更是赏心悦目。

    一道道如梦如幻的剑之轨迹闪过。

    一道道剑光亮起。

    一位位七品魔修陨落。

    仅仅是几息时间,就又有四位七品魔修死在陆青山剑下。

    没有谁能抵挡兼具【破魔】和【青钢】两大神技的镇魔。

    陆青山的攻击力太过超然,这些魔修们想要围攻,却是顷刻就被突破。

    一剑都难以抵挡的话,谈何围攻?

    他们想要遁逃,可是速度又远不如陆青山。

    一时间他们便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处境之中。

    “怎么办?怎么办?”剩余的七品魔修们早已没了来时的凶焰,慌乱的像一只只无头苍蝇。

    “我们挡不住他的剑,这剑修的剑太可怕了!”

    “可是为何他的剑之上会有我族之魔气显现?这分明就是魔兵啊?”也有魔修不解,但现在这种情况,却是没心思多纠结这些了。

    命都要没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人族剑修,你别太过分!”元烈看见自己带来的人瞬间就已经只剩一半了,再一次搭箭于弓弦上,目眦欲裂。

    咻!

    他搭弓射箭,一气呵成,一道黑色缭绕魔气且带着紫色雷霆的箭矢,瞬时就是化作一道流光,划破长空,直直射向陆青山。

    不论是魔族还是人族,都少有用弓箭的强者。

    因为使用弓箭,往往还不如驭使法器攻击来得收放自如,来得凶猛。

    可正因为如此,但凡使用弓箭的强者,那都属于是“绝活哥”。

    毫无疑问,元烈便是这样的一位“绝活哥”。

    射出这一箭后,元烈的脸色骤然是苍白了三分。

    这一箭是他的禁忌招数,对他的消耗极大,足足燃烧了他体内三成的魔气。

    天地为之一静,箭矢所过之处,空气骤然被抽空,形成一条黑色的真空轨迹地带。

    箭矢威力的极端凝聚,无比骇人。

    “元烈大人,我来助你!”也是在这时,又有一个魔修大声道。

    这是一个皮肤洁白,下半身类似爬行禽兽的奇异魔族。

    他的脸上有一条条金色纹路密布,其名为古斑。

    “我来干扰他!”古斑大声道。

    他遥遥看着陆青山,双眸碧蓝无比,在这一刻猛然璀璨,仿佛是变成了两粒冰钻,夺人心魄。

    一股无形的元神冲击从他的双眸中射出,化作两道螺旋的蓝色源柱,迅速冲击向陆青山的眉心识海。

    古斑是擅长源神攻击的魔族,这是他的血脉天赋,不敢说一招建功,但至少会对眼前这个剑修造成不小的干扰。

    他是这么想的,自信万分。

    源神攻击进行干扰,配合元烈大人的禁忌招数,必然会有所建树。

    与人族对峙万年,对于人族剑修他们也是了解得很。

    剑修攻伐无双这点,没人可以否认。

    但是剑修肉身却是绝对孱弱,不堪一击,这点也是达成共识的。

    这道蓝色源柱之上时不时泛起晶芒,神异无比,速度更是无比迅速,几乎是一个眨眼,就已经直接渗透进陆青山的身体之中。

    见到这一幕,古斑心中不由一定。

    “得手了!”他心中暗道。

    可在古斑眼中得手的攻击,其实乍一进入陆青山的眉心识海,便是陷入了天心方丈的十丈领域之中。

    嗤嗤嗤!

    蓝田日暖玉生烟。

    那些闪着晶芒的蓝色冰晶,在天心方丈的金光普照之下,犹如大日之下的冰晶,瞬间融解,化作淡淡的烟雾,飞快地散去。

    陆青山根本不受半点影响,面不改色。

    若是按面板算,他可不只是力速双a,元神,同样也是a。

    “来得好!”他眯起眼睛,看着那一道不断旋转的箭矢,心中一声低喝,“你也只有这一次出手的机会了。”

    下一瞬间,他身上爆发出如火山喷发般狂暴的气势,不可抵挡。

    镇魔对着这道箭矢当空劈下。

    轰隆!

    箭矢瞬间化为齑粉。

    但是就在箭矢爆开的一瞬间,其上却是有如河流一般汹涌的魔气爆发出来,涌向陆青山。

    远处的元烈眼中闪过冰冷的杀意。

    这才是他这一箭之中最为玄妙的地方,最强大之处!

    只是,下一刻元烈魔帅的脸色便僵住了。

    因为漫天的魔气,在爆发出的一瞬间,竟然是猛然一黯,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抽取了一般,显得格外稀薄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他还没反应过来,天穹之上一道耀眼的红光划破长空,冲杀到他的跟前。

    随后,剑光散去,一道身影猛然出现。

    正是借助无形剑遁完成近身的陆青山。

    在元烈魔帅的瞳孔中,一道璀璨的黑光亮起,夺目耀眼,锋利而冰冷。

    那是剑光!

    轰!

    他第一时间做出反应,魔气汹涌而起,散开,用来护体。

    但是,他却从陆青山的剑上感到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吸力,竟然凭空将他体表缭绕的魔气抽取了三成。

    “这就是刚刚自己那一箭魔气骤然黯淡的根由吗?”

    “这是什么手段?”他不解,随即不解化为惊惧,“不妙!”

    下一刻,元烈魔帅身躯便是直接抛飞出去,就仿佛破沙袋一般毫无反抗之力。

    他的神魔体在空中微微颤抖,震颤。

    “完了,我真的要死了!”元烈魔帅在心中发出一声哀嚎,好似感受到了什么。

    他的意识中有着不甘、愤怒,还有一丝后悔。

    后悔的是,他明明都察觉到事情诡异,并且发出求援信号了,可最终还是因为对方只有一人而放松了警惕选择了鲁莽行动,最终落得这个结局。

    旋即,肆虐的剑气猛然爆散开,将他的身躯崩解湮灭。

    初等魔帅元烈,就此陨落!

    陆青山目光森然。

    在他手中幽黑的镇魔剑身之上,此时正有八百个无形剑牙微微闭合。

    【横扫六合】(被动)镇魔在进行攻击的时候,可以展开剑牙,噬取魔气(假如有的话),并储存在剑中。

    这是镇魔的第三道神技。

    此被动赋予陆青山的能力是,任何魔族攻击、神通,在他的剑下,都要凭空削减好几成威力。

    镇魔,这名字绝不是白叫的。

    它是一把天生克制魔族的神剑。

    陆青山身形一闪,持剑杀向另一位七品魔修,与此同时,龙雀、忘川、桃花同时出动,化作剑光,在天空中游荡,对着另三位七品魔修追杀而去。

    剩余的七位七品魔修,此时已经彻底胆寒。

    在他们心中无比强大的元烈魔帅,在眼前的剑修手下竟然都不是一合之敌!

    更别说他们了。

    他们脑袋一阵发懵,下意识地朝着四面八方分散逃开。

    “太疯狂了,太疯狂了,怪不得敢一人攻城!”

    “这到底是怎样的攻击啊,甚至就连法域都没展开,就已经如此可怕了。”

    虽然陆青山目前展现出来的手段只是化神修士的手段,但这些魔修此刻都已默认陆青山是七境修士——世间怎么可能存在如此强横的六境修士?

    刷!刷!

    陆青山身影闪烁,仅仅是三息的时间,又是两剑将两位七品魔修枭首。

    他正准备朝着第三位七品魔修追杀而去的时候,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身形突然停下,猛地一转头。

    “嗯?来了吗?”

    在百里外,空间猛地震荡,一道身影正在逼近。

    那是一个背生双翼的魔修,周身有蓝色雷霆弥漫,电弧化作游蛇游荡,魔气冲天,威压远胜先前的元烈。

    葵雷神体。

    “是老熟人啊。”陆青山轻声道。

    来者正是羽魔城副城主,高等魔帅,羽魁。

    陆青山眼眸之中杀意骤起。

    这才是他此行的真正目标。

    杀一个初等魔帅,的确就足以堵上玉门关悠悠众口。

    但他是剑宗少宗。

    仅仅是这样,又怎够?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他骨子里的嗜血杀意涌现。

    收到元烈求援信息而及时赶来的羽魁,恰好是看到陆青山正在追杀羽魔城魔修的画面,顿时是发出一声怒吼。

    “人族小儿,该死!”

    空间在他的怒吼声都是为之震荡起来。

    百里的距离顷刻而至。

    他身上的雷蛇,在快要临近陆青山的时候,猛然脱离他的身躯,于空中迎风暴涨,化作九条粗大的雷龙,蜿蜒数里长,几乎是要将天空中的所有光线尽数遮盖。

    雷龙嘶吼着冲向陆青山,身躯之中蕴含的力量简直是不可思议。

    漫天的雷电滚滚四溅,像是一座雷池从天而降,几乎是要将陆青山淹没。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