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绣娘

    乐霖咬了咬唇,“五妹,你不懂。她越是对我好,我就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她。她总是一身正气,我怕给不了她幸福。”

    “是啊,你有那么多女人,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忆罗姐姐免不了要伤心。”乐仙顿了一下,“可她这辈子只认定你,你不娶她,让她怎么办啊。”

    乐霖犹豫了一下,“张氏死的时候,我暗暗发誓,今生正妃的位置只给她一人。”

    乐仙理解乐霖对张氏的一见钟情,她对纳兰康还不是一样。

    “先把她找回来再说吧。”乐仙沉声道。

    乐霖点头。

    纳兰康回去的路上,借故对手下人发了脾气,而杨斌远远的看着,他暗道,“纳兰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果然还是你。”

    被纳兰康踢打的手下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周围人都看了过来。

    “驸马爷,息怒啊。”

    纳兰康听到这声驸马爷,本来平息的怒气又陡然升起。

    手下被他打的痛呼出声。

    “你为什么打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纳兰康一转头,看到一位身着粉色衣裙的姑娘出现在眼前。

    这个姑娘长的眉清目秀,尤其衣裙上的绣花十分精致,她手里捧着绣品,应该是附近绣庄的绣娘。

    纳兰康看了看她,突然想起在允州青风堂初见乐仙时的模样。

    那粉衣姑娘看清楚纳兰康,微微一怔,她从未见过如此英俊的少年公子。

    尤其刚刚纳兰康的眼神,让她误会他对自己有意。

    那姑娘红了脸,又重复道,“他犯了什么错,你要打他。”

    纳兰康缓了缓心神,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缓缓说道,“姑娘喜欢多管闲事?”

    粉衣姑娘撇了撇嘴,“看你一表人才,想不到脾气这么坏,居然这么对随从。”

    纳兰康笑了笑,“你还不知道他犯了什么错,就急着帮他说话,就已经认定我是坏人了?”

    粉衣姑娘顿了顿,突然冒出一句,“你有什么苦衷,可以说啊。”

    纳兰康哈哈大笑,“你这个小绣娘,还真有意思。”

    粉衣姑娘嘟嘴,“我虽然是一个小小的绣娘,可是也懂是非对错。你当街打人,不依不饶,就是不对。”

    纳兰康的其他手下厉声道,“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们主子是谁吗。”

    粉衣姑娘有些害怕,她看到纳兰康的穿着,料定他非富即贵。而她怕的是连累她们绣庄。

    纳兰康看了看她害怕的眼神,冲着他的手下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为难她。

    “姑娘真是侠义,若是闯荡江湖,一定是位侠女。当绣娘,可惜了。”纳兰康嗤笑,他冲着地上跪着的那个手下沉声道,“今天我就看在这位姑娘的份上,饶了你,起来吧。”

    “多谢驸马爷。”

    这声驸马爷让粉衣姑娘一愣,她就算孤陋寡闻,可是也知道当朝只有两位公主,瑶华公主和仙宁公主。

    瑶华公主和严驸马的事之前闹得沸沸扬扬,严驸马也被远放到外地。

    那么眼前的这位一定是仙宁公主的驸马,京都第一美男子纳兰康。

    粉衣姑娘看到纳兰康离去的身影,半天回不过神来。

    她早就听闻纳兰康丰神俊朗,与五公主甚是般配。

    不知道为何,她竟然暗暗对乐仙很是羡慕,甚至有一丝嫉妒,能有这样一位相公为伴,怕是今生都没遗憾了。

    纳兰康的话回响在她耳边,“姑娘真是侠肝义胆,若闯荡江湖,定是个侠女。做绣娘实在可惜。”

    粉衣姑娘一时失神,竟然把手上的绣品丢落在地上,她连忙蹲下身去捡。

    突然,有个微胖的妇人走了过来,“翠霜,你个死丫头,就隔一条街,这么久了,绣品还没送到。人家吴夫人等急了,到我们绣庄来拿。”

    翠霜连忙道,“有点事耽搁了。”

    “居然还把绣品掉在地上,让我看看,弄脏没有。”

    此时,郑忆罗找到了,乐霖终于放下心来。“你到底去哪儿了?”

    郑忆罗看了看乐霖,“王爷是在怪责我,离府没有跟您说吗?”

    乐霖皱了皱眉,“这么久不回来,害本王担心,也害宁宁担心。”

    郑忆罗所有的怨气,都随着这一句话烟消云散。

    “对不起,乐霖。”她本想告诉他傅岩找她去医治他的姑母。可是想起来傅岩嘱咐过,希望她能保守秘密。

    乐霖走近,将她揽入怀中,“你可是在怨本王冷落了你?”

    忆罗深吸一口气,“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是在生自己的气。气自己为何不会讨人喜欢。”

    乐霖的心一酸,“谁说你不讨人喜欢。”

    郑忆罗泪水滑落,“我的外祖家就是因为我不讨人喜欢,才把我送走的。”

    想起自己小小年纪,就被送到千里之外的山上去学医,她师父脾气乖戾,对徒弟十分严苛。那个时候,她只能盖着被子偷偷的哭泣。

    别人在她那个年纪,都在无忧无虑的玩耍,而她要默背厚厚的医书,每背错一个字,就要被打一下。

    “你外祖家?罗氏一族?到底哪个把你送走的,本王为你出气。”乐霖轻声道。

    郑忆罗摇了摇头,“不用。”

    “你衣裳怎么是湿的,下雨的时候,不知道躲雨吗?你本就是医女,不会不知道这样容易染风寒吧。”乐霖皱了皱眉。

    郑忆罗笑而不语。

    乐仙知道郑忆罗回了燕王府,也跟乐霖和好如初了,总算放心了。

    患难见真情,当时,她被困苍州太守府的时候,郑忆罗不顾危险要救她离开,那个时候,她就认定她是自己的二嫂。

    她觉得,郑忆罗对乐霖情深似海,而蒋美云和小铃铛也都是真心爱她二哥的,比起来,她四哥乐天倒是有些可怜。明娴不在了,宜晴也被害死了,罪魁祸首苏锦盈自尽了。

    她心中暗道,可是这些又该怪谁呢?她三番两次提醒乐天,让他提防苏锦盈,保护好明娴,可是他不信自己亲妹妹的话,反而相信伪善的苏锦盈。他若不是心软,一时可怜苏锦盈,纳了她为妾,明娴也不会死。一切都是因为他辨不清人心。

    《情贵独钟》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

    (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