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李园和他妹妹是如何开始的

    上了堤岸,道间奇花异草,花浪和水浪交替晃动,姑苏气息映帘而来,粉墙黛瓦,画墙雕砖,低调而奢华。

    走进花园,是一层的大客堂,开间很多,每个开间都带着大花窗。

    花窗上的窗棂格子,用压条压着一块块的通透的玻璃。

    不用进客堂,就能感觉到客堂里的亮堂。

    到了堂前稍远处,见月桂树下,有一名一袭水色轻纱,一头瀑布的秀发的美女在看向了这边,是张清。

    日光背影下,张清轻纱下的身段隐现,还蒙着一袭面纱,但依稀能看到那嘴角天然带着一丝傲然,眼波更是很清傲,只看到了张静涛后,眼中水波一晃,带上了一丝笑意。

    张清的身侧,站着的居然就是石女。

    石女那双艳丽的大眼,浓妆飞起,带着一种野蛮蛮的闯入感,逼人而来,似乎什么都敢和你做,让人一见之下,就觉得,这是一个只需一句激将,就可以激上手的纨绔妹子。

    二女未和张静涛招呼,只往里面去了。

    等张静涛昂然而入,一进去就见主席上案几置一把朱红长剑,一双狭长美目带着一点含情脉脉的魏无忌,便是有点想呲牙。

    大厅中,主位抬高了一个台阶,放置了二排矮几,下面客场则是一排排的小案几对摆,早有很多才俊在此,就如神貌颇有带你风轻云淡,如高人的卫元子,正陪着项冬儿浅谈。

    亦有今日可见的一些熟人,比如李园、李斯、吕不韦坐得很近,还和一个高大男人相谈甚欢。

    儒门中各派系更都来了不少人,诸如阴司三狼。

    又有晋鄙的部将加亲戚,身形魁梧的晋神陪侍在将军夫人魏苗身侧,只是,这人经常偷偷看魏苗的身体,眼中有明显的欲焰,却不自知。

    再看,魏午,魏无忌,玉含烟这样的贵人,都只坐了客席。

    而张清这皇族公主,虽之间见她进了厅堂,此刻却未在。

    只有石女错开一位,坐在那里,正代替主人宣布道“此非政务之会,而是考核之会,设宴只是待客之道,怕诸位饥饿,公主或来,或不来,都可,诸位可以随便饮宴,不用客气。”

    众人应和一声,就开酒启动了。

    皇族的酒,味道从来是很馋人的。

    并且众人也知道,张清必然还是会出现的,只不过是要晚一会。

    张静涛感叹了一下,这皇族公主深通自抬身价之道啊,又见骆蕾在主台的侧边坐了一个琴师的位置,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操琴,也就是做一点背景音乐出来,让宴会多一点气氛,但绝不能嘈杂。

    不过,张静涛并未和骆蕾眉目传情,而是目视了坐在末位的方鬼花一眼,让方鬼花立即明白了,这并非门口守护武士报名报的石化玉。

    方鬼花便是一喜。

    因张静涛的眼神是让她放心,一定帮她尽力夺到标书。

    又自从解开了‘料’这一字的大小之后,方鬼花就是对张静涛极为信服的,因她虽不明所以为何斗的高度是十几公分才是一只真正的斗,但至少,她找到了一只皇族的斗之后,真把船‘料’算准了,才能坐在这里。

    别看她似乎不如堂中之人运气,因这堂中之人未参加之前的任何选拔,就似乎可以因今日的考核得到工程,然这些人却不知道,他们得到的,只能是一个临时标书,固然也涉及了十条大船的建造,但比之那款真正的造船计划却差太远了。

    那款真正的计划中,皇族要建造五百条大船,组建一个让人震惊无比的船队。

    不知要干嘛。

    不得不说,皇族的海上力量,一向是无敌的,就如诸侯再闹,却从不闻有谁敢玩海路的。

    等进来后,才坐下,就听在帝释天的示意下,法海耻笑道“这石化玉真是不知廉耻呢,怎么也能和我们同堂?”

    说着,眼睛却是看向了李园。

    无疑,这是暗中攻击李园和其妹相通,又把妹子送给楚王。

    李园有点色变,冷笑道“哦?如何不知廉耻呢?”

    法海悠然道“我听闻,这石化玉啊,在小孩时,就对其母亲的身体产生强大的冲动,在他刚懂得男女之事时,就常常梦见与他的母亲的相拥而眠,醒后总是不由自主地回味梦中的情景,以至于自言自语时,被丫环听到了,便传了开去。”

    魏午颇为纨绔,很感兴趣,接口道“是么?这位禅师倒是关心石化玉,你知道得清楚么?”

    法海呵呵一笑,道“清楚,谁让石化玉是余杭第一纨绔呢?我来了这里后,就听闻了很多他的传闻,我听闻,那丫环之后就很注意石化玉的言行了,便发现,每每石化玉在他母亲午休时,就会偷偷潜进去,看着她母亲美丽的脸庞,薄衣紧裹的美妙的身段,全身血液沸腾。”

    魏午就笑了,道“你这说的,石化玉血液沸腾那丫环能知道?”

    法海道“能,因石化玉的双手,偷偷的放了上去,虽十分轻,虽十分不能尽兴,却能在里面一呆就是一小时,更是如痴如醉,喉咙里亦不断轻轻吼着什么,并每每在他母亲略醒时,才溜掉,之后,那丫环就见石化玉再和母亲相处时,常会产生难以克制的冲动,会假装碰到他母亲的身体,为此,都被石丘责骂要举止稳重,石化玉便是十分痛苦难耐。”

    “嗯嗯,这的确难受,再之后呢?”张静涛居然说话了,一幅被吸引了的表情,在很多似笑非笑看他的眼神中,捧着个大酒杯,居然打算听故事。

    法海哈哈一笑道“再之后你还不知道么?不如你自己说说吧。”

    张静涛了然,毫无疑问法海是要攻击李园,目标可不是他石化玉,这释秃并不想和自己斗嘴。

    张静涛更是懒得斗嘴,更别说,法海说的应该是外面传的李园和他妹子的事。

    那段话,完全可以换成每每李园在他妹妹午睡时如何如何,直到李园的双手,偷偷的放了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