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套路

    “四方升榜赛的规矩,是你能改的?”江辰冷声道“要么直接进行决赛,要么就选择认输!”

    “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鸠磨山怒喝道“北明院的弟子,如此无礼,缺乏管教是吗!?”

    “呵,这就是所谓的南皇院吗?”江辰撇嘴,突然咧嘴一笑,道“行,就让他们休息一晚,明天我们再来决战。”

    但,话说到这里,江辰也不得不问一声“那么,这一场混战,有几人被淘汰?明天参加决赛的,又是哪几人?”

    “我西雪院的弟子,已经无力再战,身受重伤,哪怕是休息一晚,明天也无力出战。”西雪院的长老脸色阴沉,心中不甘。

    “我西雪院放弃明天的决赛。”

    最终,西雪院的长老,为了自家的弟子考虑,选择了放弃。

    随后,东离院的长老也做出决定,放弃了决赛。

    唯独南皇院的一群长老没开口,似乎不想放弃决赛!

    “既然如此,那我明天要对战的,就是南皇院的五个人咯?”江辰戏虐道“希望,休息一天后,他们会有能力与我一战。”

    这一届的四方升榜赛在南皇院举行,由南皇院主持。

    在四方神院的代表没来到之前,四方升榜赛由鸠磨山说了算。

    对此,江辰也没什么意见。

    毕竟,这群人被天劫劈了那么久,不死都算是运气好了。

    仅仅是休息一天,伤势能好到哪里去?

    再说了,就算伤势都好了,那又如何?

    能劈一次,就能劈第二次!

    “陈江,要不然我们放弃吧?”

    此刻,在江辰的房间内,鲁长老皱着眉头,面带担忧之意,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为什么?”江辰问道。

    “南皇院乃四大分院中,实力最强的一个,更是被四方神院看重,若是这一次你出了风头,夺得了第一,南皇院肯定颜面受损,必定不会罢休的。”鲁长老沉声道“到时候,或许会牵连到北明院。”

    “你怕了?还是北明院怕了?”江辰凝眸,道“连我都还没怕,你怕什么?北明院怕什么?都是四方神院座下的分院,南皇院能拿北明院怎么样?”

    江辰的话说的是没错,就算四大分院有着再深的怨仇,也不可能真的打起来,顶多是发生一些摩擦碰撞罢了。

    那么,既然如此,鲁长老又为何要担心?

    “你就听我的,放弃吧。”鲁长老神色一凝,声音略微冰冷了一些,道“我身为北明院的长老,今日是在命令你,让你放弃明日的决赛!”

    “你?命令我?”江辰轻笑,眼中随之闪过一丝寒光,冷冽道“护犊子的玩意,你算什么东西?滚!”

    “你!造反不成!?”鲁长老大怒,还从未遇到一个外院弟子,敢这么对他说话的。

    但是,一想起内院大长老似乎很重视江辰,鲁长老也不敢对江辰做什么。

    只见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江辰后,转身离去。

    一旁,江流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憨厚的外表下,心思却很是活跃。

    “老大,鲁长老该不会收了南皇院的好处吧?”江流问道。

    “废话,没收好处,能让我放弃决赛吗。”江辰轻语道。

    明日的决赛,江辰敢确定,南皇院的那五个弟子,绝对是恢复不过来的!

    到时候,他只要往擂台上一战,便是无敌,便是不败!

    这一点,谁都知道!

    可以说,决赛还没开始,谁都知道那第一名是谁的了!

    既然如此,鲁长老却要江辰放弃决赛。

    若说是鲁长老怕了南皇院,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若说是北明院怕了南皇院,这更加不可能!

    唯一的可能,便是鲁长老被收买了!

    “那怎么办?要是不按照鲁长老说的去做,我们今后在北明院内怕是很难混,会被穿小鞋的。”江流担忧道。

    江辰闻言,不由翻了个白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拍了一下江流的脑门,没好气的说道“还打算在北明院一直待下去是不是?这种破地方,求我来我都要考虑!”

    “等我拿到神念者的传承后,便离开,谁会继续待下去。”江辰说道。

    “可……明天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吗?”江流担忧道。

    要知道,南皇院为了四方升榜赛的第一名,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先前更是派出了道境修士,假装成元境修士出战。七·八·中·文

    已经如此不要脸了,再不要脸的事,南皇院恐怕都会做得出来!

    “只要我还站着,这第一名的位子,便无人可以撼动!”江辰凝声道。

    随后,江辰盘膝而坐,并没有修炼,而是继续整理思路。

    他的记忆中,有着千百功法与武技,更有着阵法,符箓,炼器等一些手段。

    重生后,时隔三千年,这些东西都生疏了。

    因此,江辰需要理顺一下,重温一下,毕竟这些东西,今后都用得着。

    “出大事了!”

    “南皇院的徐长老,在昨夜失踪了,南皇院怀疑是被陈江所杀!”

    ……

    傍晚十分,整个南皇院都突然沸腾了起来!

    所有人都传徐长老的事,而江辰的房间外,此刻更是围满了人!

    “徐长老?就是那个矮冬瓜?”江辰暗道,那可是暗阁的杀手,之前被他的阵法所杀。

    但,江辰所做的事,都很隐蔽,应该没人会发现才对。

    “这是狗急了跳墙,正好遇到了这一么一桩事。”江辰苦笑“误打误撞,还真的让他们撞上了,徐长老还真是我杀的。”

    南皇院,多半是想要找个借口,以此来对付江辰,免去江辰的决赛资格。

    但,睡又能知道,南皇院的这一次故意找茬,实际上,还真的找到了“元凶”。

    只不过,江辰又怎么会承认!

    一旦承认了,江辰恐怕走不出南皇院了!

    “陈江!昨日有人看到徐长老深夜进入过你的房间,可有此事!?”

    房间外,鸠磨山带领着南皇院的一群长老,神色阴沉,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寒芒。

    江辰闻言,悠然的起身,从房间内走了出来,戏虐道“南皇院的长老失踪了,你怎么就能确定是我杀的?”

    “更何况,堂堂一个长老,而我不过是一个念境小修士,有能力杀得了他?”江辰反问道。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