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7:我只是一个无辜的山匪头子!

    “您以个人魅力征服了铁门铁狂屠,铁狂屠如今假冒其师兄铁神的身份将整个铁心岛掌控在手中,您获得了铁狂屠的忠心,获得了铁门声望5000,获得铁心岛声望5000,您的江湖声望增加20000。”

    江大力收回手,看着已顺从被自己打下了子母生死网捆成了龟甲缚的铁狂屠,又瞅了眼面板出现的提示,对此行的收获尚且满意。

    尽管子母生死网对铁狂屠这种境界的高手而言,也并非完全无解的手段。

    但至少现阶段,铁狂屠只要聪明,慑于他的实力还是不敢玩什小动作的,而一旦对方尝试解开子母生死网,也会被他第一时间知晓。

    不过此人毕竟心狠手辣心胸狭隘,连其师兄铁神都能暗算坑害关起来折磨,便是利用,也只是暂时的,倒是不可太过器重信任。

    “属下铁狂屠,参见寨主!”

    铁狂屠颇为识相,任由江大力打入子母生死网后,此时立即从地上艰难爬起来见礼。

    “起来吧!”

    江大力随手抓住对方的手臂一提,直接就将铁狂屠从地上拉扯起来。

    这一幕落在不少夜色中被惊动闻讯而来的玩家眼中,登时不少玩家露出诧异惊奇之色,议论纷纷。

    “这个穿着浑身铠甲的人是谁?好家伙居然没被黑风寨主打死,似乎还握手言和了?”

    “我知道,这个人好像是铁心岛的掌门人铁神,铁心岛非常神秘,铸造出的兵刃武器据说都是当世一绝,出手即名器,曾经有高手玩家想去铁心岛求购兵刃却被赶了出来,那时也是铁神第一次露面在我们玩家眼前。”

    “一个打铁起家的怎么会和黑风寨主起冲突?而且起冲突后居然还活了下来。”

    “如今黑风寨经营的铸剑城闻名江湖,所谓天下武功出黑风,天下神兵出山寨,山寨出品必属精品。我看这铁神与黑风寨主之间的冲突,或许是与铸剑城有关吧?黑风寨主之所以手下留情,只怕也是因铁神身为铸造师有利用价值”

    “寨主,您既然看得中属下这身上的天劫铠甲,属下便立即将之脱下献上。”

    铁狂屠忍着身上伤势,勉强露出笑容凝视江大力抱拳道。

    “不必了。”

    江大力退出金钟不坏身的状态,瞅了眼铁狂屠那明显比他小两号的体格以及已经被他锤得坑坑洼洼的战甲,平淡摇头道,“你这一身战甲在我看来威力还有限得紧,而且太小号了,穿在本寨主身上,只会限制本寨主的力量发挥。等以后再给本寨主量身打造一副。”

    铁狂屠瞅了眼面前魁梧雄壮宛如巍峨大山的强悍身躯,想到这具强大体魄中方才迸发出的几乎要将他碾碎的澎湃巨力,心中发悸,露出笑容道,“寨主您说得是,您体格孔武雄壮,若穿属下这一身战甲的确是屈尊了。

    其实属下这战甲也还有一个重要的部件没有被铸造出,那才是这幅战甲最核心的部位。

    我相信结合寨主您统治下的铸剑城诸多工匠的技艺,日后定能铸造出真正的天劫战甲,献于寨主!”

    说着这些话时,其实铁狂屠内心还是颇有些其他的疑惑。

    例如有关江大力的出身以及诸多情报,几乎各大门派势力都是有一份极其详尽的卷宗记录。

    根据记录中的讯息,此人乃是一年前异人降临之前开始显露出惊人的武学天赋,一路高歌猛进成长为如今的江湖枭雄。

    而一年前此人不过是仅有百来人的黑风寨山匪中的三当家。

    三年前更是不过只是黑风寨山匪中最普通的喽啰。

    至于更前的讯息,虽是查询不到,但既然沦落为寻常山匪,想必也不过是潦倒村野之人,更谈不上什么不错的出身,又是如何能见到远在神武国铁心岛上的铁神的?

    况且,铁神其实在三年前就已经被他偷袭击成重伤后关押,对方除非三年前就是神武国的人,并且还是铁心岛附近之人,对铁神无比熟悉,否则又如何仅凭看了看容貌,就识破他早已使用极其高招的易容手段配合缩骨功改变得与铁神几乎八成相像的容貌?

    要知道,便是铁神当初收入门墙将近一年的弟子怀灭与怀空,都没能认出他乃是假冒,便足以证明他模仿铁神端得是惟妙惟肖。

    不过这些心中的疑惑,铁狂屠均是藏在心底没敢多问,所有念头俱只是在心里一闪即逝,于江大力的面前依旧是表现的非常恭谨,只觉得这黑风寨主当真是极其神秘,与那个送给他们天香豆蔻的人一样高深莫测。

    “你在想什么?”

    江大力瞅了眼铁狂屠头顶还未消失的仅剩下四成左右的血条,低沉询问,凭借子母生死网的联系,他能隐约感应到铁神的心绪起伏波动。

    不过对方此时身上也没有冒出代表敌意的红光,显然在想其他的事情,而以对方目前这点儿血量,便是再起敌意,也就只能扛住他一个暴击,就要告宣见了阎王。

    “天香豆蔻”

    铁神心中一紧,下意识笑道,“属下只是在想天香豆蔻的事,刚刚破军将那颗天香豆蔻扔进院子,现在想必豆蔻还在那院子内,寨主您可不要忘了这宝贝,那可是真的天香豆蔻,而非我们造假虚言。”

    “哦?”

    江大力微微颔首,环顾四周看了看在远处观望的玩家和土著,道。

    “好,跟我回去,再慢慢告诉我,你们是如何察觉我已经发现你们并设下埋伏的?还有,为什么净念禅宗以及慈航静斋那群人都没有跟你们在一起,你们打算刻意将我引去西湖,又是为的什么?”

    “是!”

    铁狂屠拿出一瓶丹药,见江大力并未制止,当即放心边倒出一颗丹药搓去蜡衣,一边亦步亦趋钦佩试探道,“寨主您应当是快要步入了归真境了吧?”

    江大力脚步略缓,目露诧异,“何出此言?”

    铁狂屠讶然道,“寨主您能够以近乎千里锁魂的灵觉能力,探听我们先前的交谈,这岂非便已是快要步入归真境的一种先兆?

    其实您先前以这种方式探知到破军和剑贪的位置时,我就在附近,也是惊了一下,若非天劫战甲示警,我都难以察觉您的灵觉在窥探我们,正是天劫战甲示警,我才立即去不着痕迹的通知破军与剑贪。”

    “哦?没想到天劫战甲居然还有此等功能?”

    江大力诧异看向铁狂屠身上漆黑狰狞的铠甲,回想先前窥探这几人时,的确当时是有异常发生。

    当时破军喊了一声“谁?”,铁狂屠才现身门外发出动静,而后才进门。l

    那时的情况与三人的交谈看似都很正常,实则现在一想,却全都是不正常了,例如破军与剑贪藏身院内,不会不清楚只有铁狂屠知晓他们的藏身位置。

    但破军在察觉铁狂屠时却喊了一声“谁”,这代表铁狂屠当时并未以二人熟悉的方式靠近,而是突然以一种提醒似的陌生方式靠近引起二人的警觉,而后在得到二人允许后才进入房屋。

    随后看似正常的交流,江大力也只是听在耳中,眼睛却看不到。

    毕竟须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这三人交流时可以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脸上与眼神的表情却能以另一种状态表达出神态上的意思警告彼此,达成灵觉根本探听不到的交流。

    于是在那一刻,江大力其实就已经被反侦察并且陷入了圈套。

    “探知危险并示警,这是天劫战甲中加入的一种特殊宝石材料的作用,这种宝石需要汲取生灵之血方才可以发挥出特殊的灵性,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所以才能发现寨主您的灵觉在窥探。

    但寨主您的灵觉力量,虽然近似乎千里锁魂,却显然还未达到那样的程度,否则当时即使是天劫战甲也不太可能隔着三十丈就能察觉到。

    故此属下那时虽惊却也不乱,知晓寨主您应当还未踏入归真境,只是精神力量非常强悍,才敢与破军和剑贪将计就计谋划之后的埋伏。”

    谈到天劫战甲时,铁狂屠显然兴致盎然,主动为江大力介绍天劫战甲的功能,将当时的情况细说。

    江大力一边走着一边伸出右手摩挲下巴胡渣,“原来我新开发出的灵觉能力,居然就是千里锁魂的雏形?只不过我还未踏入归真境形成元神,这种能力也就并不完美,难怪我之前感觉这种灵觉探听的能力,与天僧探听我时有些类似。

    至于铁狂屠所言的,天劫战甲内需要汲取生灵之血方才可以发挥出特殊灵性的宝石材料,看来应当就是古籍上记载的,后来铁狂屠展开疯狂举动的原因”

    之所以他如此了解铁神以及铁狂屠,也是因上一世铁心岛能铸造出许多名器而广受玩家们的追捧,导致他也跟着“追星”了一段时间。

    他曾梦寐以求能在铁心岛铸造一把能承受他怪力又适合发挥华山剑法的宝剑,进一步扩大他当时在江湖上“悍剑”的名号。

    那时四大世家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也放出了部分有关铁心岛的古籍讯息。

    其中假冒铁神的铁狂屠在古籍记载当中更是疯狂得将神兵天罪融入天劫战甲当中,浸入人血池之中浸泡,制作出了更为凶悍且杀伤力极强的天劫战甲,可以说全身都是武器。

    这种古籍讯息放出后,在当时引起了玩家群体中的轰动。

    不少玩家公会自发组织起来想要救出被关押的铁神,提前遏制铁狂屠这个大恶人的恶行,而后得到铁心岛的友谊,从此获得长期白嫖铸造名器装备的资格。

    结果所有当时实施行动的玩家全军覆没,其中不少反被铁狂屠擒拿了后,用以作为血池内的人血材料,场面凄惨血腥无比,甚至不少玩家死都死不了,就在血池内作为活物活生生不断放血,痛得像是剥皮的青蛙,江大力曾经还因距离太远来不及参与那一场血色征途的大战而庆幸后怕。

    所以,此时看着铁狂屠这么一个前世抓了上万玩家铸造血池的大boss,现在老实得就像个鹌鹑一样跟在身边老实巴交讨好般的回答问题,江大力面上虽然一副不过如此的云淡风轻模样,心里却也是暗感颇爽的。

    眼见前方已到了之前的院落,铁狂屠继续将之所以引江大力去西湖的目的如竹筒倒豆子般悉数道出,眼皮都不眨一下就直接将净念禅宗和慈航静斋两伙人卖得底裤都不剩。

    “这么说,净念禅宗那老秃驴天僧,是觉得西湖内有什么佛门的佛器宝贝可以帮助他们,用来歼灭我?”

    江大力神色怪异皱起眉。

    他又不是魔头,真要说头,他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匪头子,最多再加一个带头大哥的称谓,与魔头的头八竿子打不着边。

    天僧是不是曾经敲木鱼把脑子敲坏了真的有坑,居然以为佛器会像对付魔头一样对付他一个无辜的山匪头子?

    最后十几分钟了,月票没清空的赶紧砸过来,别浪费了!背起麻袋装!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