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斗妖

    因为棋盘空间是虚幻的,切宛若光环似的随着张德明移动,当张德明被击飞,它也以张德明为中心移动着。而话术的加持,又只在这巨大的棋盘光环内。

    因此被略微击退的剑无心,感知自己离开棋盘瞬间,气息开始变弱,他果断一个闪烁,向着张德明的方向飞去。

    就这样,战场被托着转移。

    当张德明重新稳定身形时,剑无心和妖狐已经再次进入了巨大的棋盘光环中,开始了缠斗。

    ······

    停止滑动的张德明此刻有些狼狈,灵力护盾已经破掉,头发凌乱间,身上有着细微的伤口,显然受了些轻伤。

    而那只妖狐要好不少,只有全身的锁链断了大半,而且随着其气息闪耀,冤魂游动,锁链还在不断修复着,看上去比张德明好了不少。

    ‘六合期啊,比起来还是差了点!’

    看着狐妖的样子,在几乎是自己常规手段中的最强攻击下,依旧没有多大损伤,张德明不由的叹了口气。

    妖狐看着张德明,略微停顿后,不给张德明继续思考的时间,再次向着张德明冲来。扑击间,全身锁链游动,近战,远攻混合着攻击。

    张德明靠着周身棋子轻轻碰撞,抵抗着对方那奇异的心神侵蚀的同时,也不断的攻击着。

    就这样,棋子和锁链碰撞,张德明和狐狸不断辗转腾挪间,快速的纠缠了起来,战场也不断转移着,渐渐深入了空间活跃的碎片区域。

    渐渐的,周围的废墟消失了,碎石区也消失了,战场不断的变化着。

    “轰隆······”

    良久,又一次的巨大爆炸,一人一妖从爆炸中激射而出。

    张德明和妖魂都快速的向后滑行了老长一段距离,才堪堪的停下,此刻张德明喘息的看着妖狐。

    他全身衣服多处破损,不少地方都被鲜血侵染,看上去有些狼狈,不过没有看到明显的伤口。显然没有受到重伤,因此在极强的身体恢复下,都无伤大雅。

    而对面的妖狐,此刻身上也有不少地方出现了焦黑,有的区域冤枉微微波动着,显然并不是没有受伤。

    “呼······”

    剧烈喘息的张德明,看了看妖狐,又看了看不远处依旧焦灼着的战斗。

    大半天的缠斗下,张德明已经将面前这妖魂的情况摸得差不多了,该试探的已经试探的差不多了。

    这时妖狐经过略微的停顿后,再次向着张德明冲来。

    张德明喘息间深吸了口气,不再继续的拖延。

    双手平摊,一本巨大如画册的书本在张德明面前浮现而出,强大而奇异的波动扩散而出。

    随着张德明双手托书,画册般的书本浮现,轻轻的翻开,来到了第一页。

    灵宝闪耀间,张德明直接选择了激发第一画灵,张布道那俊逸的身形浮现而出。

    画灵闪耀间,一道奇异的流光从书中冲出,涌入张德明体内,张布道身形俊逸间,如身后灵般从张德明背后浮现,五米来高,看上去非常有压迫感。

    这瞬间,张德明原本五行巅峰的气息,再次的疯狂增长,片刻就来到了六合期,甚至来到了六合期第一境合魂境的巅峰。

    数年的积累,张德明已经将第一画灵积累出了一个完整的六合期战力。

    注意,这可不是一两击之力。这是一个完整的六合力量,相当于一个正常六合修士的一次完整状态!

    “这是······灵宝?”远处,一直打着酱油的李世凡惊异的道。

    “嗯?七星中品灵宝?还是稀有的召唤加持增益类?这小和尚到底什么来头?”

    另一边,缠斗中的剑无心神情也是一动,看了张德明那边一眼,随即眼神闪烁下,也开始了爆发!

    ······

    张德明加持完成瞬间,几乎和妖狐修为相当,强大的气势,让冲来的妖狐都顿了一瞬。

    他根本不给妖魂反应的机会,全身灵力开始涌动,强大的灵压,让他头发和残破长袍都鼓动了起来,出现了浪动。

    银色的雷霆,在张德明身体表面闪烁,天空开始出现浓郁的乌云,一股强烈的天地之威从张德明身上散发。

    “吼······”

    感知到致命威胁的妖狐,此刻也停下了身形。

    六尾撑天,仰天咆哮间,周身的锁链崩散,无数怨魂纠缠嘶吼间,一个巨大而虚幻的狐脸在天空浮现,同样带着强烈的威压。

    一人一狐术法酝酿间,气息还是不断的纠缠,针锋相对间,不断碰撞,当两人酝酿到了顶点,气息陡然的爆发。

    雷霆道九霄雷罚·洪全阳!

    乌云笼罩间,天空骤然一黑,一团漆黑的乌云下压了一段后,在妖狐的头顶翻涌间,一道仿若雷劫的雷霆从天而降。

    “呜······”

    妖狐头顶的巨大冤魂狐脸,发出了一声嘶吼后,对着雷霆冲天而起。

    “轰隆······”

    “劈啪······兹······”

    雷霆落在狐脸上,将其轰出了一个大洞,雷光闪烁间,腐蚀似的声音响起,让狐脸不断波动。

    这仿佛是一个开关似的,紧接着,无数的雷霆如雷暴般落了下来。

    “轰隆······”

    “劈啪······兹······”

    无数的雷霆和狐脸撞击间,不断的碰撞着。张德明面色涨红间,不断的输送着灵力。

    妖狐在雷霆下,不断的被轰击着,陷入了僵持,远远看去,仿佛妖狐在渡劫似的,场面非常壮观。

    僵持良久,张德明突然心神一动,对面妖狐身体上,各处的伤口中,突然冒出了无数闪烁着梦幻光芒的藤蔓。

    这突然的变故,让狐妖气息波动间,平衡瞬间被打破,它直接淹没在了雷霆的海洋中。

    “轰隆······”

    ······

    与此同时,另一边,剑无心感知到张德明动手绝杀的同时,他双眼也闪烁了起来。

    战斗到现在,该摸索的,他也摸索的差不多了,略微迟疑后,他也不再犹豫,选择了动手。

    再次一个碰撞,一人一狐短暂分离后,他突然翻手收起了自己的长剑,伸出右手,对着眉心一个虚抓。

    随着他手缓慢的拉扯而出,一把透明的迷你小剑,被其从眉心扯出。

    小剑只有两指宽,中指长短,透明间,剑体如一团水流凝聚而成的,毫无半点出奇。被其从眉心拉出后,小剑在其掌心,不断的旋转着。

    明明没半点的波动,对面的六尾妖狐却突然停下了动作,警惕的看着剑无心手心不断旋转的小剑。

    剑无心托着小剑,道“其它都尝试的差不多了,说了用你试剑,就要走个全流程吧!你要是能受下我最后这会心一剑,某任你处置。”

    言语间,他手心旋转的小剑突然停止了旋转,剑体骤然变大,化作了一把承天巨剑,透明巨剑上,有着山河湖还流转,奇异的波动从长剑上散发。

    但是这时,剑无心的面色却有些苍白,似乎有些不能支持长剑的劈出。

    他立即翻手捏碎了一个玉符,一股不属于他的力量涌出,虚幻长剑的尾部,一个虚幻而修长的巨手浮现而出,轻轻握住了长剑。

    随着这股力量的加入,剑无心气息终于稳定了下来,

    “争!”

    一声剑鸣响彻世界,强大的波动,让众人全都变色,妖狐更是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恐惧。

    “斩!”

    随着剑无心的一声历呵,虚幻的手,握着虚幻的巨剑,向着妖狐砍去。

    妖狐感知到被强烈的锁定,动弹都非常艰难,更别说闪躲了。它六尾突然仰天狂舞间,软化成了无数黑褐色的触手。

    看上去像树根,却又有着肉质的感觉,树根纠缠间,向着长剑冲去。

    无数树根和长剑碰撞瞬间,没有半点的声音发出,长剑不断的下压,而树根不断的增生,缠绕向了整个长剑。

    当长剑压到妖狐头顶时,树根也将整个虚幻的长剑布满,似乎停在了原地。

    “争!”

    突然,巨剑再次震动间,发出了一声剑鸣。抓着巨剑的虚幻手臂直接破碎,巨剑上也出现了无数裂痕。

    但是随着这一震动,剑身上的树根全部都被剑光震碎,化作了漫天灵光消散,而裂痕密布的长剑,带着山河卷动的虚影,劈在了妖狐的身上。

    “嘶啦······”

    一声钢丝摩擦钢板上的刺耳声音传出,巨剑将妖狐从中间,砍成了两半。

    刚一砍断,巨剑也坚持不住了,裂痕密布间,化作了漫天灵光崩散开来。

    “嗯!”

    随着长剑崩散,剑无心也半跪在了地上,不断喘息间,嘴角溢出了些许的鲜血。

    而被劈成两半的妖狐并没有死亡,它崩散成了一地的根须,不断蠕动间,片刻就融合在了一起,重新化作了一只妖狐。

    但是气息已经非常的萎靡,软躺在地上,没了多少的力气了,看上去离死不远了。

    ······

    另一边,被张德明雷霆淹没的轰击,此刻也进入了尾声。

    张德明喘息间,感受到对方的气息消失后,还轰击了几下,才缓缓停下了术法。

    “呼······呼······”

    剧烈喘息间,背后张布道那巨大的身影,已经有些虚幻了。一个六合期修士的完整状态加持,被他一个术法消耗了一小半的灵力,可见刚才拼斗有多夸张。

    在他喘息时,前方雷霆轰击区域,烟尘消散,原地露出了一个焦黑的大坑,周围的空间本就异常活跃,如今那个雷光闪耀的大坑中,空间不断的波动着,随时要被打穿的样子。

    此刻大坑中,妖魂已经消失了,半点痕迹也没有。

    只留下了一地破碎的玉石,各种等级的炼魄妖魂玉,完好的,残缺的散落一地。显然,张德明已经将这融合怪给解决了。

    他喘息间,偏头看了看另一边。此刻剑无心半跪在地上,同样剧烈喘息着,而剑无心的对手,也离死不远了。

    张德明松了口气,但是还没动作,他就愣住了。

    只见,远处巨坑中那些或破碎,或完好的炼魄妖魂玉全都闪烁起了灵光,开始如炸弹似的,一个个不断的炸裂。

    看着这一幕,张德明眉头微皱了一瞬,面露疑惑。

    紧接着,张德明内心一惊,豁然的看向剑无心前面那只妖狐,此刻对方似乎依旧趴在地上,没有动静。

    张德明灵眼闪烁间,却清晰的看到,爆炸的众多玉石灵光,全部涌入了那妖狐体内。

    “这是······不好,这畜生在借我们的手,破而后立般,帮它炼化众多怨魂,融魂合一!”张德明面色剧变间,惊异不定的开口吼道。

    这时,喘息的剑无心也发现了不对劲,但是不待他动手,妖狐已经站了起来。

    虽然不说伤势全消,但是气息却纯粹了不知道多少,此刻它已经变回了原本那只漂亮妖狐的样子。

    全身毛发雪白,灵光闪耀间晶莹如玉,六尾摇曳间,明明是只狐狸,却给人极美的感觉。

    它的伤势没有破坏其美感,反而让其有些娇弱感,让人不自觉的心生怜惜。

    随着妖狐气息变化,它站了起来,漫步间缓缓变成了当初那个绝美的女子,魅惑力量瞬间爆炸。

    她看着目光已经有点呆滞的剑无心,露出了一个让人怜惜的娇弱的笑容,道“公子,奴家好疼啊!”

    言语间,身形有些摇晃,似乎要软倒。

    完全猝不及的剑无心,双眼已经彻底陷入了迷茫中,看着娇弱的女子,面露疼惜间,就欲上前扶住对方。

    “回神!”

    这时,他脑海中一声炸响,情急之下,张德明下手甚至有些重。

    “嗯!”

    剑无心一声闷哼间,回过了神来,头疼欲裂的道“不能动作小点么,很疼啊,大师!”

    张德明此刻飘身上前,来到剑无心身旁,面色凝重而戒备的看着对面的妖女,没有回话。

    “两位公子,奴家好疼啊,腿好软的呢,能帮帮奴家么!”此刻,妖狐全身散发着极致的魅力,看着全神戒备的两人,如是的道。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