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 实验

    收服格里森的并非一时兴起,而是从陈恒刚见到格里森时便有了。

    当初刚见到格里森的时候,他便明白了格里森的状态。

    因为曾经参与血脉实验失败的缘故,格里森自身遭受了重创,尽管身上的血脉仍然存在,但却基本被废掉了。

    换句话说,就是等同于血脉彻底变得混乱,平时若是好好待着或许是还不会有什么事情,但如果一旦出手,或许做一些高强度的动作,就会很容易导致自身的血脉崩溃,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血脉力量再一次变得混乱狂暴起来,最后导致的结果只有一个。

    要么当场血脉崩溃而死去,要么就是任由血脉变异,直接由此堕落成一个血脉怪物。

    格里森之所以会在这处尖塔,又为什么常年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原因便是因为如此。

    他在这里并非他愿意,而是因为他只能在这里,一旦离开可能就会出现问题,届时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他参与过诸王议会的实验,曾经是诸王议会的一员,掌握着许多关于诸王议会内部的隐秘,这也是原因之一。

    尖塔四周专门布置有许多稳定血脉的法阵,既是用来防范犯人逃走的,也是为了控制他们体内的血脉暴动,以免他们直接发生动乱,变成怪物。

    格里森在这个环境,也会更加容易控制自己体内的血脉。

    包括他所掌握的冥想法,同样对他自身的血脉有着控制效果。

    但这并不影响他在陈恒眼中的价值。

    格里森自身的能力是其一,他身上的血脉也是另一回事。

    他身上的问题的确很大,血脉混乱到这种程度,在这个世界基本相当于没救了。

    但这并不代表陈恒就没有办法。

    事实上,对于格里森身上发生的问题,陈恒早已经有过预案,到时候直接拿来使用就好了。6

    而格里森曾经加入过诸王议会,必然认识诸王议会之内的许多人,甚至是不少长老与高层。

    平时的时候,这一层关系或许没什么用处,但如果能够将格里森收服,等到其恢复过来之后,这一层关系就有用处了。

    想到这里,陈恒笑了笑,望着格里森开口说道“格里森先生,您又没有想过离开这里?”

    “离开?”

    格里森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苦笑一声“离开,自然是想的。”

    “不过你也看见了,我被关押在这里,又怎么可能离开呢?”

    他笑了笑,对着陈恒说道。

    离开监狱,这自然是想的,没有人愿意被束缚自由,这与实力地位无关,纯粹是本能。

    只是格里森的条件就决定了他无法离开。

    他的身体条件并不允许,而诸王议会也不允许一个掌握着他们诸多秘密的废人离开他们的监控。

    “或许”

    站在原地,陈恒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随后开口说道“我曾经找到过一处遗迹,在那处遗迹中获得了一些东西,里面记载了一种办法,或许对格里森先生您的情况有些帮助。”

    “您知道的,我是一个研究者,对于这一类问题也有过一些想法。”

    陈恒进入尖塔之后利用这里关押的罪犯做过不少血脉实验,这些格里森或多或少都是知道的,陈恒也并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

    这种事情在这个世界其实也很常见,别的不说,诸王议会之所以能够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靠的不就是血脉移植这些么?

    “是么?”

    格里森心中并不抱希望,不过也并没有拒绝,只是笑着说道“那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就试试看吧。”

    他不反对陈恒利用他去进行尝试,在他看来这样或许也不错。

    若是继续待在这里,他最终唯一的结果也仅仅只是老死在这里罢了。

    虽然还能苟活不少时间,但说实话一动不动的待在监牢之中,这样的日子与其说是活着倒不如说是一种折磨。

    提前在实验中死去,这或许也是一种不错的解脱。

    况且,他本身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实验品,或许能够对眼前年轻人提供一些帮助。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早已经将陈恒看成是自己的后辈。

    不仅仅是因为陈恒对他的态度很好,也因为那太阳之神的血脉。

    这个世界对血脉的传承异常看重,同一血脉的人纵使过去毫无联系同样也会升出一股亲近之感。

    他们本就拥有相同的血脉,彼此相处也不错,自然是自己人。

    他对陈恒的态度,早从他将那一份冥想法交给陈恒开始就已经揭露。

    “若是格里森先生你愿意,过几天时间,我就为你进行实验。”

    陈恒脸色认真,郑重开口说道“再过半个月时间,我就要前往詹姆森长老那里进行培养计划,到时候或许就没有机会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机会,他并没有明说,但两人都明白。

    所谓的圣子培养计划,实际上就是血脉移植的一种,而且是最为危险的那一种。

    陈恒除非成功,不然之后多半就没法回来了。

    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如同眼前的格里森一般,从此沦为一个废人。

    “好。”

    格里森自然明白陈恒的意思,默默叹息了一声之后,随后默然点头,选择了同意。

    “既然如此,我就下去准备了。”

    见格里森同意,陈恒似乎也很高兴,在那里笑了笑“放心,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一次实验应该会成功。”

    “就算没法成功,也能让您恢复行动的能力。”

    “我很期待。”

    格里森面带微笑,点了点头。

    随后,陈恒便离开了。

    端坐在原地,格里森望着陈恒离开的背影,在那里默默叹了口气。

    这一刻,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

    曾几何时,他也与陈恒一般心中充满了前进的激情,为此,他答应了诸王议会的提议,加入了那个实验,从此沦为了一个废物。

    现在的陈恒与曾经的他,两个人是多么的相似。

    心中默默泛起了阵阵叹息,格里森心情复杂,随后还是只能默默闭上双眸,静静休息了。

    过了片刻,安静的呼吸声从监牢中传出,在安静的尖塔内回响着。

    次日,在陈恒的陪同下,格里森从监牢中走出。

    格里森的表情很平静,不过从他有些颤抖的手脚中可以看出,他的心情绝非表面的那般冷静。

    这很正常,任谁被关了几十年时间,突然间走出了自己囚牢一样会如此。

    在一旁,几个尖塔的守卫望着陈恒,有些欲言又止。

    擅自将尖塔内的犯人放出,这自然是违背规定的,普通人就算了,但是如同格里森这种身份的显然不同,多半是不行的。

    只是陈恒显然没有将这规定放在心上。

    若是平时诸王议会或许还会在乎这事,但在他决定参加圣子计划的此时,议会那里绝对不会追究这种小事。

    当然,若是他在圣子计划中失败,沦为废人之后,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过到那时,显然也不必在乎什么,直接抹脖子重来就好。

    况且陈恒有信心不会失败,或者说纵使失败,也绝不会沦落为格里森这个下场。

    就这样,格里森从监牢中走出了,随后在陈恒的安排下走进了他特意准备好的实验室。

    在实验室的中央,巨大的实验台在那里摆着,此刻四周还摆着好几具尸体。

    那是陈恒刻意准备好的几具尸体,都是陈恒通过詹姆森的关系从诸王议会内部弄来的,多少都带着一点王族血脉。

    当然,纯粹的王族血脉不是大白菜,这几具尸体体内的王族血脉含量并不高,而且都是血脉移植实验的失败品。

    别说是与艾利这种地道的王族嫡系血脉相比,就算是与那种普通旁系相比起来都大大不如,完全没有王族应有的水准。

    这是陈恒刻意准备,用来进行实验的实验品。

    陈恒给格里森解决问题的思路很简单。

    一句话概括,便是通过引入其他几种王族的血脉,用来作为中和剂,导入格里森体内调和那已经陷入狂暴的太阳血脉。

    格里森身上的问题源自于陷入混乱的太阳血脉。

    想要解决问题,就只能将血脉的混乱平息。

    导入其他血脉,借此压制太阳血脉的混乱,这是陈恒的思路。

    只有这一步完成,才能接着进行下一步。

    对这个解决思路,在实验进行之前,陈恒已经跟格里森解释过。

    是以此刻格里森的表情也很平静,并没有多少意外之处。

    至于那几具尸体,虽然面貌狰狞,但也就是那样了。

    格里森的外形虽然是个温和老者,但其年轻人时可不是这样,乃是杀过不少人的狠人,怎么可能在意这种小场面。

    看着这几具尸体,他甚至有些不太满意“都是只有一点王族血脉的残次品,是不是太弱了些?”

    “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还是弱一些好。”

    陈恒开口解释道“这些血脉导入你的体内,并不是为了发挥力量的,仅仅只是用来抑制你体内那狂暴的太阳血脉,压制部分表达而已。”

    血脉之间会重复覆盖,当外来的血脉进入体内之后,原本血脉的表达必然有一部分会受到抑制。

    当太阳血脉的表达被抑制后,血脉的混乱多少就会被平息下来,哪怕只是部分。

    这就是这个实验的思路之一。

    “好吧。”

    作为纯粹的王族,格里森看不上这种只能算得上残次品的血脉,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需要我做什么。”

    “不需要多做什么,只需要躺上去就行。”

    一旁,陈恒穿着一身长袍,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躺上去睡一觉就好。”

    格里森没有多说,只是按照陈恒的交代,脱光了衣服躺了上去。

    随着专门制作的安眠药剂被注入进去,格里森很快便感受到了一股久违的困意,直接就这么陷入了沉思之中。

    对于他来说,这算是难得的体验。

    在平时的时候,因为体内血脉的狂暴,他很难有能够入睡的时候,纵使再怎么疲惫也无法真正进入到睡眠状态,或者说就算进入睡眠也会很快因为痛苦而苏醒,只能静静打坐。

    不过在此刻,因为睡眠药剂的效果,他得以真正入睡,哪怕只是这么短暂的时间。

    随着格里森的入睡,陈恒也就可以放手施为了。

    他望了望实验台上躺着的格里森。

    此刻的格里森与四周的实验品看上去也没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些呼吸而已。

    望着这一幕,陈恒笑了笑,随后上前,直接在格里森的身上动了几刀。

    他切开了格里森的几根血管,直接给他放血。

    绯红中带着点璀璨金色的血液在陈恒的视线注视下慢慢流淌而出,落在一旁的玻璃容器之中。

    明明是纯粹的血液,但一眼望上去却有一种炽热的感觉,仿佛这些并非是血液,而是一团团正在燃烧的火一般。

    格里森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随着被大放学而变得越发虚弱。

    不过好在他虽然虚弱,但毕竟曾经的底子还在,一时半会之内倒是没那么容易挂掉。

    在这个过程中,陈恒也在继续动作。

    放血之后,是输血的过程。

    输入的血并非普通的血液,而是陈恒刻意制作出来的,其中不仅加入了诸多血脉精华,甚至还有陈恒自身的部分血液在内。

    当然,他那一部分血液是刻意提取出来的太阳血脉。

    总体下来,这部分血液是以太阳血脉为主,其他几种王族血脉为辅所制作而出的。

    崭新的血液被输入进去。

    与格里森自身的血液相比,这些血液看上去同样是金色的,只是却要更加的旺盛璀璨,格外的明亮透彻。

    如果说格里森的血液是狂暴中透着一股衰落之气,那么这部分血液就充满了活力,如同朝阳一般富有生气。

    随着血液输入,格里森的身躯开始恢复。

    输入的不只是血液,还有陈恒刻意准备好,用以补充生命力的药剂之类,可以为其很好的补充生命力,延长实验的时间。为您提供大神咸鱼洁南的玄幻模拟器最快更新

    第七百六十八章实验免费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