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苏醒

    淡淡的阳光从窗外照耀而来,将眼前还算宽敞的房间照耀的一片明亮。

    一种温暖的感觉从身躯内部袭来,充斥着全身,给身体本能带来了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人觉得很舒服,不自觉便想要自此睡过去,痛痛快快的睡上一觉。

    格里森从沉睡中苏醒,感受着身上的情况,不由睁开了眼睛。

    此刻的他正躺在一张木床上,四周并没有太多装饰品之类,一眼望上去很是单调。

    唯一的好处,大概是地方足够宽敞,也显得很明亮,所以给人的感觉还算不错,至少不会因为房间的狭小而感觉疲倦阴暗。

    格里森望着眼前房间中的场景,不由愣了愣。

    多少年了

    在尖塔之中长期打坐,格里森已经记不清自己上一次离开尖塔是什么时候了。

    这么多年的时间,他一直都在尖塔中沉寂,从未离开过,更别说是离开那处阴暗的囚牢,在其他地方安安静静的睡觉。

    “我体内的力量”

    感受着四处柔和的阳光,格里森很快反应过来,连忙感应起体内的情况。

    随着感应,此刻的情况立刻呈现出来。

    很虚弱。

    经过一场实验后,格里森自己的身躯已经虚弱到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此刻浑身上下都没什么力气了,就算是想要下床估计都很困难。

    别说是与曾经相比,就算是与进行实验之前相比也完全是两个样子。

    至少在之前,格里森若是足够狠心下来的话,还是能够发挥出足够强大的力量的。

    只是一次爆发之后,他很可能就会陷入绝境罢了。

    但显然,陷入绝境也要比这种虚弱的状态要好得多。

    只是格里森并不哀伤,反而很是激动,心中充满了喜色。

    躺在木床上,他有些吃力的举起双手,有些激动的望着自己的两只手臂。

    与之前相比,此刻他的手臂有些不同。

    实验之前,格里森的手臂显得枯瘦,黑黝黝的一片,像是一个老人的手臂。

    而现在看去,却显得白皙鲜嫩了许多,至少没有了之前那难看的模样。

    不像是个老人的手臂,倒像是个中年男人的手。

    从手掌上的许多老茧中可以看的出来,格里森曾经受过许多训练,以至于在自己的身体上留下了许多痕迹。

    这些痕迹此刻仍然还在,并不曾因为实验而消失。

    “我的身体,我的血脉”

    格里森的脸上逐渐露出喜色,似乎因为过度激动的原因,此刻整个身躯都在颤抖。

    至于他如此兴奋的原因,倒也十分简单。

    因为其体内的血脉,如今已经变了一个模样。

    如果说在之前,格里森体内的血脉像是一个火药桶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炸开,完全凭借着格里森自己的意志在支撑的话,那么现在情况就要好上了许多。

    血脉的力量在流淌着,尽管如今看上去仍然有些活跃,隐隐有些混乱的感觉,但比起之前那几乎和火药桶没什么区别的模样却要好上不知道多少了。

    他体内的混乱血脉,如今已经被控制住了!

    随着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格里森的脑海不由浮现出一缕喜色。

    这是一个惊喜了。

    在此之前,格里森从未想过陈恒的血脉实验能够成功,之所以会答应进行尝试,其实或多或少也是存着一部分借此解脱的心思的。

    只是到了如今,这实验似乎真的起到了应有的效果。

    他体内的血脉再次被控制,身体也不再像是之前一般混乱。

    唯一的缺点,恐怕就是此刻他的力量显得有些虚弱了,如今正处于浑身无力的状态,别说是那些强大的血脉者了,恐怕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都能够轻易将他格杀在这里。

    不过这一点倒也无所谓。

    血脉的力量仍然存在,此刻之所以虚弱仅仅只是实验刚刚结束的后遗症而已。

    为了确保实验能够真正成功,陈恒在此前便想办法将格里森体内的力量耗尽,这才导致他此刻体内空荡荡的,显得如此虚弱。

    不过这部分力量显然是可以再找回来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以格里森的底子,只要愿意的话,这部分力量很快便可以恢复,不需要多少力气。

    这近乎是换发新生。

    从木床上坐直,格里森努力走到地上,有些艰难的向前走着。

    他走的速度很慢,每一步都像是用尽了浑身上下全部的力量一般,看上去便极其困难。

    最后,他走到了一面镜子之前,看见了自己此刻的模样。

    墙壁旁,一面有些模糊的琉璃镜伫立,其中浮现出格里森的模样。

    格里森的脸庞很快浮现而出,与过去十分相似,只是有些很大的区别。

    最为明显的区别,自然是年轻了许多。

    如果说之前的格里森看上去像是一个即将老死的老人,那么现在的格里森从外表上看去便是一个中年男人,尽管仍然有些衰老的迹象,但与之前那副模样却是天壤之别。

    只要其他方面,同样也是如此。

    格里森的生命因为血脉的混乱原本已经即将走到了极限,但这一次血脉的补充为他补充了崭新的生命力。

    随着太阳之神血脉的稳定发挥,他自身的寿命获得了极大程度的加成,生命至少延长了几百年。

    一次蜕变,便有了这么优秀的结果。

    望着镜子中浮现而出的脸庞,格里森默默望着,不由有些愣神,似乎有些怀念。

    曾几何时,他还是眼前这般模样,甚至比眼前还有年轻许多。

    只是随着时间过去,在那一次实验之中,他失去了一切,从此便成了那一副老迈老人的模样。

    他曾经也以为,自己多半会这样在尖塔中度过余生,就这么一个人默默死去,将太阳王族最后的荣耀与自身一并埋葬。

    却未曾想,竟然还有再度恢复的一天。

    想到这里,他不由笑了笑,此刻心情莫名的复杂,既有些怀念,也有些喜悦。

    准确来说,相对于之前,他此刻多了些希望。

    那是对未来的期许。

    踏踏

    外界,一阵脚步声缓缓传来,是有人正在接近的声音。

    听着这一阵声音,格里森转过身是望向外界,很快便看见了一个身影。

    随着滋啦一声,木门被人拉开,一个青年从中走来,脸上带着微笑。

    “格里森先生。”

    陈恒从外界走入,到了房间之内后,望着眼前的格里森不由愣了愣,随后脸上露出笑容“看样子,您恢复的还算不错。”

    “勉强吧。”

    格里森脸上带着笑容,整个人看上去是自信了许多。

    如果是在此前,他脸上的微笑还带着些勉强,只是为了安慰陈恒而做出的。

    那么现在的微笑便是发自于内心,是其心中最为真实的情绪表露。

    当然,血脉与身体情况的变化也有很大的影响。

    一个人的情绪除了受自身境遇影响之外,同样也受身体状态的影响。

    衰老状态的身体,就算自身意志足够强大,也多少会受到影响。

    多少人年轻时雄心万丈,但到了年老之时却萎缩不前,有相当部分这个原因。

    格里森此刻的改变是很明显的。

    从衰老再到重逢青春,获得行动能力,他此刻看上去格外兴奋,纵使此刻身体虚弱,都无法控制自己想要起身,甚至想要从房间是离开,出去走走。

    陈恒微笑着制止了他的想法,开口说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虚弱了,如果想要离开这里出去走走的话,最好还是过一段时间才好。”

    “况且,议会那边如果知道了你的情况,也不太好解释。”

    “这一点可以放心。”

    格里森笑了笑,开口说道“虽然在尖塔中待了这么长时间,但我在议会里还是有不少朋友的。”

    “过去我的实验失败,以前的那些朋友自然用不上了,但现在既然恢复,想来离开这里还是没什么问题。”

    “不过,你说的也很有道理。”

    站在原地,他略微思索,随后继续开口“以我现在的状态,如果离开的话的确不太合适,必须恢复部分力量之后,才能想办法离开。”

    从一个废人突然恢复,这种情况的出现本身就是令人好奇的,指不定就有人因为格里森的突然恢复,而产生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特别是他本身还是纯粹的王族血脉。

    格里森过去在诸王议会内的确有不少朋友,但在他如今实力不足的情况下,那些朋友究竟会如何,这还真是一件不好说的事。

    出于谨慎考虑,再好还是再潜伏一段时间为上。

    “凯林,你有什么建议么?”

    略微思索过后,他望着身前的陈恒,随后开口问道。

    对于陈恒,因为之前一段时间的相处,他有一种异于常人的信任感。

    这既是源自于血脉,也是源自于这一次的实验。

    “就暂时来说,我建议格里森先生您继续留在尖塔内,我会将你打扮成以前的模样。”

    陈恒略微思索,随后笑着说道“趁着我还在这里,我会尽量调动尖塔内的资源替你调养,尽量恢复些力量。”

    “等到我离开尖塔,前往议会进行实验时,我便会向议会那里宣告您的死讯。”

    “死讯。”

    格里森愣了愣,随后便明白了陈恒的意思,不由点了点头,赞赏道“很严密的计划,你是个富有智慧的人。”

    格里森目前的情况的确不适合暴露,待在尖塔之内对于他而言其实是一种保护,可以让他不受外人瞩目。

    而等到陈恒前往议会之时,估计所有人的视线都会被圣子计划所吸引,也不会有什么人会注意到格里森身上。

    那时纵使宣告格里森的死讯,也不会如何。

    毕竟,他虽然是圣子计划的上一代实验品,但毕竟已经过去太多年的时间了。

    漫长的时间足以冲刷一切印象,让人忘记他的存在。

    到时候就算是他的那些老朋友,也顶多只是感叹一声,随后便将他的存在放下罢了。

    他便可以借此离开这处监牢,真正获得自由。

    “计划没什么问题,不过”

    格里森对陈恒的计划表示自己赞赏,只是还是开口说道“那个实验的危险性实在太大,你若是真的加入进去,一个不好的话,恐怕”

    圣子实验的凶险程度是显而易见的,格里森自身便是实验品之一,对于其中的风险再了解不过。

    如果可以,他并不希望陈恒这个出色的后辈加入到这个实验之中。

    这在他看来完全是一场赌博。

    “你和我不同。”

    他郑重开口,脸色虽然仍然有些苍白,却能够看出那种威严“我当年一无所有,家族破灭,为了自己的梦想只能放手一搏。”

    “但你没有这些包袱,而且还是一个研究者,在我看来,你对血脉研究的钻研水准绝对在议会之内的大多数人之上。”

    “以你的天赋与才能,就算依靠自己,未来或许也有更进一步的一天,又何必去冒险呢?”6

    他郑重开口,如此说道,每一句话都是发自于内心。

    从心来说,他真心认同陈恒在血脉方面的水平与造诣。

    他体内存在的问题究竟有多么困难,格里森比所有人都清楚。

    他是血脉最纯粹的王族,且是最为稀有的太阳血脉,但凡有一丝的挽救希望,诸王议会都会尽可能将他挽救回来。

    然而纵使诸王议会用尽所有办法,也没有办法将他身上的问题解决掉。

    诸王议会没法解决的问题,陈恒却有办法。

    这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陈恒的水平。

    在格里森看来,陈恒完全不需要依靠圣子计划这个实验,仅靠着本身的才能,或许都有更进一步的一天,没有必要冒险。

    “我明白。”

    站在原地,听着格里森的话语,陈恒沉默了片刻,随后笑了笑“只是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与格里森想象的不同,陈恒想要加入圣子实验中,其实不是为了博取这个实验本身的机遇,而仅仅只是为了白嫖诸王议会的材料而已。

    如圣子实验这般的宏大实验,其中所动用的各种材料必然极其恐怖,恰好是陈恒所需要的东西。为您提供大神咸鱼洁南的玄幻模拟器最快更新

    第七百六十九章苏醒免费阅读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