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秦君仁慈,历史转动

    “黄忠,年龄42

    称号超级历史人物

    身份秦势力军团长

    职业圣级武将

    资质sss+(封印)

    综合实力圣级后期战力,皇级肉身

    功法《烈阳》

    天赋箭神,烈阳之体

    技能无双技·九阳齐喑,圣级巅峰箭术技能组,帝级巅峰刀法技能组,皇级枪法……

    专属兵种烈阳弓骑

    主武器烈阳弓(传说专属)”

    ———————————

    “当!”

    “当!”

    “当!”

    ……

    钟鼎之音响起,今日是太庙献俘之日。

    几架囚车正拉着乌桓一族的“王族”在城中巡游示威,而在太庙前的祭台上,嬴九正在宰杀猪牛羊三牲,取得它们的鲜血。

    此乃三牲祭礼,为人王天子的祭祀之礼,不过无所谓了,不必纠结规格的问题。

    我们始终相信,通过祭祀,我们的祖先能够得到祭祀的血食,此后更好地庇护后代。

    无论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一方面我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铭记先祖,另一方面可以求得自身的心安,只要不伤天害理就没有理由要去反对,这件事就没有错。

    硬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太过于冗长。

    经过漫长的祭祀词的颂念以后,乌桓单于及其亲族的“豪华”囚车总算是驶到了秦嬴宗庙的面前;火刑台已经搭建好了,将他们赶紧去之后再点上一把火,这一切就算完结了。

    这群人之中有老有少,但他们身上都有着深厚的血债,他们死不足惜;刚才江君已经将他们的罪行所宣告,所以没有人会觉得将他们推上火刑架残忍。

    一个普普通通,但有着些许华夏族女子特征的乌桓人以一种惊人的爆发力,向着嬴九这边冲来;就在要被士兵们就地格杀时,嬴九挥手制止了他们,众人看着这个女人跑到近点。

    “噗通”一声,她跪在了地上。

    “秦君,求您放过那些无辜的孩子吧,他们都是无辜的,他们都还未到举起兵器的年纪,您大人有大量,饶他们一命吧;只要您愿意放过他们,他们可以为您为奴为婢……”

    她的母亲或是祖母大概是被抓去的华夏族人,导致她的口音比较奇怪,但还是表达清楚了自己的意思;她一边求饶,一边磕着头,瞬间就将面前的地砖染得血红。

    嬴九看向人群中的那些“无辜”的孩子,最小的两三岁,最大的也不过十来岁;但他们并不是那么无辜,其中的大部分男孩的手上都有华夏族的鲜血。

    嬴九摇了摇头,说道“你太低估你的后代们了,他们比你想象得要‘优秀’。”

    妇人一愣,但依旧是不断地磕着头,祈求能唤起嬴九心中的怜悯;她虽是乌桓,但不妨碍她有一个母亲的伟大,她为的是整个乌桓王族的血脉传承。

    在嬴九的示意下,那些“纯洁”的孩童被带出了人群。

    嬴九看向这位母亲,说道“他们会活下来,另外秦势力没有奴隶制,他们不会为奴。”

    “呜呜谢谢,谢谢……”

    随着她不断道谢的声音,她被士兵架走。

    另外一边,乌桓的单于激动的看着嬴九,似乎也想为自己说点什么,自己能不能求得一活?

    不过旁边的士兵没有丝毫客气,直接两拳让其痛到无法言语,然后十分厌恶的将一行人推进了柴禾围建的建筑之中。

    嬴九从一旁的架子上拿起一把弓,点燃一支火箭,捻弓射箭一气呵成;火焰落在易燃的柴禾上,瞬间就燃烧起来,至于那些惨叫声则是用阵法做了一个消音处理,要是让人们形成了一个秦势力喜好酷刑的观念,那就不好了。

    而那位为自己的孩子们求饶的母亲,在火堆边再次对着嬴九一跪,口中更是说道,“秦君仁慈”。

    随后,她义无反顾的冲进了火堆之中。

    嬴九看着这一幕微微眯了眯眼,他应该问一下这位母亲的名字是什么的;至于那个乌桓单于,则是没必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碾死一个蚂蚁或许还会有罪恶感,但除掉他简直就是大快人心。

    按理说斩草除根是最好的选择,但有时候我们看到在搬家的蚂蚁,也会有意的跨过去,而不是踩过去;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大抵就是突然的想。

    你的善良,取决于你的居高临下,取决于你手中有兵刃的无所畏惧。

    “尊严只在剑锋之上,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以内”。

    那么乌桓真的灭绝了吗?可以说是灭了,因为他们的唯一寄托王廷已经没有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乌桓已经没有了;但也可以说是没有,因为也不是所有乌桓人都经不起这样的打击。

    现实往往要比理想复杂得多,诸如四世三公的袁氏、幽州刺史刘虞都对一些大型的乌桓部落伸出了援手,以展现自己的仁慈与怜悯。

    只要能唤起他们的仇恨,他们未来会成为对抗秦势力的利刃,不过这都是未来的事了……

    ——————————

    夜,帝都洛阳,九五城之中的一处观天台,汉灵帝独自凭栏,看着满天的星辰不断闪烁。

    刘宏叹息一声“也该上路了!可惜……”

    并不是刘宏要升仙了,他升仙的时机尚未成熟,此时的“上路”,指的是别人应该上路了。

    他这个宿主都要不日“升仙”了,怎能容留那些寄生虫继续活下去?一切隐藏在历史之下的肮脏,也到了该覆灭的时候。

    就在今夜,洛阳城内将掀起一番杀戮,属于皇帝的力量会将屠刀指向那些王公贵胄,等到天亮整个朝堂中的人将少掉三分之二;可惜的则是他无法对那些有着历史使命的人动手。

    想想也是,如果他能随意动手的话,在先知先觉的情况下,那些尚未成长起来的枭雄、英雄又怎能挡住他的屠刀?

    百般聊赖之际,刘宏拿起一旁桌子上的一本名为《三国志》的书翻看着。

    “曹孟德,至死是汉臣么?这天下在他死后才会分为三国,还真是有意思;不过这只是书本上的故事罢了,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