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荆棘之花

    大年三十,通州城里。

    午时前,铺子还开着门,城里还有不少急匆匆最后采买的人,等过了午时,铺子关门,街上几乎空无一人,满城飘溢着油香肉香,以及香烛的味儿。

    大街小巷空无一人,却又热闹非凡。

    通州府衙各个门上,也贴上了通红的对联,换了桃符。

    府衙后宅的偏门开着,一个老仆在前,后面跟着十来个长随,提着提盒,抬着酒瓮,出了府衙后宅,先往几处城门,再往通州府大牢,各留了几个提盒,几瓮酒。

    他们府尹是个讲究人,大过年的,当值的守军和牢头们辛苦了,送点菜送点酒,是个心意。

    通州府监狱的地牢里,一个个戴着枷,脚上锁着粗铁链的海匪们,闻着飘进来的肉香酒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屏着气提着心,盯着地牢入口。

    祭灶那天,马大嫂进来探监,留了话儿,说打算趁着年三十,救他们出去。

    马大嫂走了之后,他们怀着满腔的期待,却又不敢相信。

    马大嫂说侯老大已经死了,侯家帮被侯老大的女婿杀的杀,吞的吞,已经烟消云散,马大嫂身边,就她妹妹一个人。

    两个娘儿们!

    可再怎么不可能,他们还是一颗心旺炭一样,盼着万一成真。

    上头的文书已经给他们宣读过了,正月里,就要杀了他们,据说是为了祈福,真他娘的!

    一阵浓过一阵的酒香,不停的飘过来,海匪们那颗旺炭一般的心,随着酒香,腾出了火苗!

    地牢门口,火把的光猛的摇动了一下,海匪们几乎同时,扑向牢门。

    两个瘦小的人影,贴着石头墙,飞快的溜了进来。

    “大嫂?”一个年青的海匪试探着喊了一声。

    “闭嘴!”马大娘子一声厉呵。

    年青海匪赶紧紧紧抿住嘴。

    马大娘子和马二娘子,一人一大串钥匙,挨个开牢门,开木枷,开锁链。

    最早脱身的海匪,奔着地牢门口就要冲出来。

    “站住!你知道往哪儿跑?”马大娘子一个转身,扬手给了海匪一记耳光。

    被甩了一记耳光的海匪定定站住,没敢吭,也没再动。

    马二娘子闷着头,一声不响只管一个一个的开锁。

    将近三十个海匪全部脱出身来,在地牢里站成一团儿。

    “牛大疤呢?还有曹三丁。”马大娘子扫了一遍,问道。

    “死了。”一个五短三粗的海匪答道。

    马大娘子嗯了一声,再一次扫过众人,压着声音,厉声道:“都给老娘听好了!这一回,是逃命!不是杀人劫货!一路上不准多事儿,不准惹事儿!听清楚了?”

    “是。”离马大娘子最近的一个海匪欠身点头,其余诸人,或是点头,或是应是。

    先借着她逃出去再说。

    “跟着我,走吧。”马大娘子转身往外。

    马二娘子跟着马大娘子,走到地牢门口,站住,示意众人快走。

    地牢门口,两个狱卒烂醉如泥,一个靠着墙角,一个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五短三粗的海匪走到趴在桌子上的狱卒旁边,扬起胳膊,就要往狱卒脖子砸下去,马二娘子抽出短刀,手起刀落,斩断了海匪扬起的手。

    海匪一声惨叫叫了半声,就被后面的高个海匪一把抱住,紧紧捂住了嘴,马二娘子上前一步,一刀捅进了五短三粗的海匪胸口。

    马二娘子抽出刀,看向后面的海匪,面无表情道:“谁耽误了大家伙儿逃命,死!”

    高个海匪丢了已经气绝的海匪,急步往外。

    地牢外面,天已经黑透了。

    马大娘子猫着腰,一路小跑走在最前。

    马二娘子提着刀,看着诸人,跟在最后。

    诸海匪是被头套黑布袋,车外又罩着黑布送进通州府大牢的,根本不认识路,又是漆黑的天,只能一个紧跟一个,亦步亦趋跟随在马大娘子身后逃命。

    马大娘子带着诸人,到了水门前,马大娘子没有半刻停顿,一头扎进了河里。

    后面的海匪一个接一个,跳进河里。

    到了水门前,马大娘子抬手招了招,一头扎进水下。

    海匪们一个接一个,跟在马大娘子后面,从水门下面一处缝隙里,钻了出去。

    马大娘子游出十来丈,上了岸,趴在地上,飞快的爬进了十来丈外的一棵大树下。

    大树下面,放着两个巨大的包袱。

    “换上!快!”马大娘子伸手掏出一身棉衣棉袄,闪到包袱另一边,飞快的换衣裳。

    诸人换好衣裳,湿衣裳扔的满地都是,跟着马大娘子,接着奔跑。

    离这棵大树一射之地的另一棵树上,李桑柔坐在树枝上,眯眼看着仓皇逃命的海匪。

    她对马家姐妹安排的这场逃狱,十分满意。

    马家姐妹这份安排,要是没有她的放水和帮助,把灌醉狱卒改为杀了狱卒,大约也能逃出来。

    这姐妹俩,非常好!

    李桑柔看着海匪跑的几乎看不见了,从树上跳下来,吩咐从灌木丛中跳出来的黑马,“通知城里,可以追出来了。”

    “好!”黑马一声脆应,吹了几声鸟叫。

    没多大会儿,城头上灯笼晃动,守军奔跑,接着城门大开,轻骑步卒,冲出四门,散开搜寻。

    天色泛起丝丝曙光时,马大娘子一头扎进了座还挺新的小庙里,一只手抓着门框,示意跑的精疲力竭的诸海匪,“快!躲进去!快!”

    马二娘子最后冲进小庙,和马大娘子一起,关上了庙门。

    “没人。”一个年青海匪支撑着,往后面看了一遍。

    “当然没人!这是老娘清理过的!”马大娘子鄙夷的斜了眼年青海匪。

    “这是哪儿?”累的瘫软在地上的一个海匪转头打量着,问了一句。

    “这是你该问的?”马二娘子冷眼横过去。

    “信得过我,跟着我走,信不过,门在那儿,请便。”马大娘子冷冷道。

    “大嫂这脾气,我就问问。”海匪没敢倔强,逃命要紧。

    “把吃的拿出来。”马大娘子冷哼了一声,示意马二娘子。

    “你,还有你!”马二娘子点了两个海匪,摸出钥匙,开了大殿旁边一间小门,示意两个人进去。

    两个海匪一人提了两只竹篮子出来,先在马大娘子面前放了一个竹篮子,再进去,来回几趟,提了七八个大竹篮子出来,接着又抱出来三四只水袋,同样先给了马大娘子一只水袋。

    马大娘子和马二娘子对着堆着满满的熟肉熟鸡大馒头的篮子,提着水袋,吃着喝着。

    其余诸人,分吃着余下的几只大竹篮里的吃食,轮流喝着水袋里的水。

    吃饱喝足,马二娘子将她和姐姐那只篮子递给旁边的海匪,“赏给你们了。”

    “外面肯定在搜索咱们了,好好睡一觉,天黑了再走。”马大娘子吩咐。

    “这是哪儿?我是说,这里,能藏得住不?”一个海匪问了句,又赶紧解释。

    “这是城里统领家的家庙,放心睡吧。”马大娘子冷冷答了句。

    海匪们各找地方躺下,坐在众人中间,一直斜瞥着马大娘子的一个中年海匪,站起来,晃着肩膀,走到马大娘子旁边,居高临下看着她,嘿笑了一声。

    “老大已经死了,大嫂以后怎么办哪?要不,跟着我算了,就算你生不了孩子,我也指定不能亏待你。”

    马大娘子慢慢抬头,看着中年海匪,片刻,弯起眼,笑容妩媚,抬手招了招,柔声道:“你坐这儿,挨着我,咱们说话。”

    中年海匪咯的一声笑,紧挨着马大娘子坐下,脸往前,贴到马大娘子脸边,正要说话,马大娘子抽出刀,狠狠的捅进了中年海匪胸口。

    “老娘拼着性命救你出来,难道就是为了让你骑到老娘身上?”

    中年海匪两眼圆瞪。

    马大娘子猛的转动刀柄,血从中年海匪嘴里涌出来。

    “把他拖到后面。”马二娘子淡然吩咐道。

    “我们姐妹,拼了性命救你们出来,一是咱们好歹有份香火情,我马老大不是见死不救的人。”

    马大娘子慢慢擦着刀上的鲜血。

    “其二,也不用瞒大家,我马老大,要自立山头了!

    “侯强父子,一对儿蠢货,老娘瞧了几年,就恶心了几年,侯家帮要是在老娘手里,早就是海上霸主了!”

    马大娘子说着,猛啐了一口。

    “诸位可以在这儿安心歇到天黑,想到天黑。

    “天黑之后,愿意跟着我马老大,扬名立万打江山的,就当着神明的面儿,歃血效忠。

    “不愿意跟着我的,请就此自便,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马大娘子拱了拱手。

    “大姐先睡吧。”马二娘子伸手,从架在屋角的大鼓里,掏出一床薄被,递给马大娘子。

    马大娘子裹着薄被,靠墙躺下,马二娘子握着刀,坐在马大娘子身边。

    提心吊胆狂奔了一夜,诸人都累了,吃饱喝足,一觉好睡,醒来时,夜幕已经开始垂落。

    马二娘子开了另一间小门,几个海匪进去,提了篮子水袋出来。

    诸人吃过,马大娘子看着众人,“都想好了吧,愿意跟着我马老大的,站到这边,不愿意的,门在那里,天已经黑了,请便。”

    有十来个海匪极其干脆的站了过去,还有七八个,犹豫片刻,也站了过去,余下的七八个人,站着没动。

    “大嫂总要把我们带到海边,反正,也是顺便。”站着没动的七八个人中间,有一个年纪略大的海匪,一脸干笑道。

    “你们全都逃了,这事儿有多大?只怕满通州的兵,都在外面找你们呢。

    “要是就我们姐妹两个,怎么样都不怕,没人能找得着我们姐妹,也没人能抓得住我们姐妹,带着他们,就难了,再带上你们?”

    马大娘子一声冷笑,斜睨那七八个人。

    “这会儿,可是人越少越好,我们凭什么替你们担风险?

    “门在那里,这些吃的,许你们带上,走吧。”

    七八个海匪你争我抢,瓜分了余下的吃食,刚才那个海匪,再次笑道:“大嫂总要指个路。”

    “往东是海,往南是江。”马大娘子答的干脆。

    “大嫂这就算指路了?”问话的海匪一声冷笑,“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若是后会有期,大嫂这份指路之情,必当厚报。”

    “想要忘恩负义,你得先能逃出命,别忘了,离地三尺有神灵。”马大娘子冷笑道。

    “借大嫂吉言,别过!”海匪冷笑着,拱了拱手,转身往外。

    其余几个人,跟在后面,出了小庙。

    余下的人看着马大娘子。

    “外面有棵树,铁签爬树上看着他们往哪里走了,多看一会儿。”马大娘子吩咐道。

    “是。”被点了名的海匪几步出去,窜到树上张望。

    两刻钟的功夫,铁签急步窜进来,“大……老大!他们往东边去了,刚刚,东边有火把!”

    “再看!”马大娘子厉声吩咐

    “是!”铁签转身奔出去。

    片刻功夫,铁签再次冲进来,“老大,火把,从四面,都往东边去了!得有几百支火把!”

    “咱们走吧。”马大娘子站了起来。

    诸海匪跟着马大娘子和马二娘子,出了小庙,直奔往南。

    李桑柔站在小庙旁边一棵大树上,一个个数着马大娘子身边的海匪。

    分道扬镳的没过半数,嗯,很不错,咦!还少了一个!

    “庙里应该还有一个,去看看,小心。”李桑柔往树下吩咐。

    “老董去,多跟去几个人。”孟彦清压着声音接着吩咐。

    董超带了四五个人,往小庙摸进去。

    片刻,董超出来,看着已经跳下树的李桑柔,笑道:“死了,是那条船上的头目,看起来是马大娘子杀的。”

    李桑柔嗯了一声,舒了口气。

    远处,一队火把疾奔而来。

    一队轻骑冲到孟彦清面前,最前的统领勒停马,“禀上官,那八个人已经乱箭射死。”

    “沿着先前划定的两条线搜索,把他们赶到黑石滩。”孟彦清紧绷着脸。

    “是!”统领应声,勒马奔驰回去。

    “走吧,咱们到黑石滩等着。”李桑柔吩咐了句,和众人一起绕到小庙后面,上了马,直奔黑石滩。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