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傅年

    汇安郡主喝着新上的明前龙井,先前的荷符水已经叫人换下去,这上来的明前是今年的新茶,也是云南那边来的。虽然不若西湖那边的味道好些,但是这种寒冬腊月的日子,要想喝到明前,也确实只有云南府那春暖花开的地方才有了。

    只是这新的明前自然不是一般的贵。靖安侯府还真是财大气粗啊。权柔也端起来抿了一口,她是个粗人,品不出茶来。

    汇安郡主正指使着鸳鸯把双陆掉转一个面儿,“朝着我,对对对!”

    权柔看得好笑,刚想问个缘由,便看见有人急匆匆的进来,身上还带了寒意。

    却是那日引着权柔进府的尹嬷嬷。

    她在汇安郡主身前站定,行了礼,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大好的模样。

    汇安郡主面色不变,边上的鸳鸯已经行礼退出去,这次却把门也一起合上了。

    权柔起身想退出去,却不想汇安郡主拦下了,“无碍,你就在这儿听着吧。”

    这话出了口,倒是让权柔不好走了,她便在汇安郡主对面的藤椅上坐下来,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茶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尹嬷嬷看了权柔一眼,而后才近前几步,躬身道,“郡主,南疆那边送来了侯爷生辰的贺礼,说是今年也要来吃酒!”

    权柔听着这话,只觉得身上发寒。

    梦中的话一瞬间又出现了,南疆,南疆十三州,反了。

    这几个字像是活了一样跳在权柔的脑子里,一瞬间让她头疼欲裂。她抓紧了手上的汝窑茶盏,竖着耳朵听汇安郡主的话。

    只听得一声冷哼,“他倒是也有脸来,”

    汇安郡主把手中的茶盏重重搁在桌上,脸色一瞬间沉下去。

    原本融洽的气氛在这一瞬间都冷凝下来,权柔的心也跟着提起来。是谁?南疆来的消息,是谁送来的消息呢?怎么会惹得汇安郡主这么生气呢?

    会那个梦里的名字吗?

    傅年,镇南大将军傅明盛之子,镇南大将军府挟制于南疆十三州。傅年此时,尚且只有一个傅家二公子的名号而已。

    权柔对于这个名字的了解仅限于此。这也还是因为权家每年都与镇南大将军府有一笔生意,她不得不留心才知道的这些。

    每每说起这个,权柔都忍不住为这个朝廷悲哀。京中掌权者以楚王陆今为首,四大世家分刮中央权力。福建陈礼掌握水军,南疆有镇南大将军辖制,那么皇帝,也就是一个傀儡了啊。

    这个世道,迟早都是要乱的,早晚而已。她就是知道这点,所以才着急给自己找一个依靠,乱世当前,她除了钱什么都拿不出来,没有一个可靠的后台,这么多钱财也就是给别人做了嫁衣而已。

    更何况,若是权家真的出事了,权柔也完全相信,权系这个人真的能够抛下自己和止儿全身而退。没有牵挂的人就是如此,没心没肺。但是权柔不同,她要为止哥儿考虑,也要为谢韵留给她的那些陪嫁掌柜考虑。

    她就不能做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她得立起来,攀上一个助力才行。

    短短的时间里头权柔脑海里已经划过了千万种想法。

    尹嬷嬷的话轻声响起,才将权柔给拉了回来,“说是,今年让傅二公子来。”

    傅二公子,傅年!权柔双手握着茶盏,看着茶汤里映出的自己的面容,依旧是不显情绪,可是权柔心底很清楚,她在害怕,梦里那些东西,好像一点点都要揭开了。

    汇安郡主冷笑,眉眼勾起一抹嘲讽,话到了嘴边也不怎么客气,“他倒是打的好主意,想拿长安的儿子来和我楚王府的姑娘联姻,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这么多年了,躲在南疆不出来为了个什么,只当我们都是傻子不成?!好处他得了,坏果子却想着拉我们下水,”

    汇安郡主待权柔一直都是温和可爱的,这么说话,权柔还是头一遭听到。此刻不是她能说话的时候,权柔只能竖着耳朵听着。

    尹嬷嬷却是看了一眼权柔,眼底有些防备警惕之意,低声唤了一声,“郡主。”

    汇安郡主摆摆手,“不用怕,左右柔丫头也不是外人。”

    这话一出来,莫说是尹嬷嬷,就连权柔自己都吓了一跳。怎么就不是外人了?

    可是汇安郡主显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个话题上,她直接问了尹嬷嬷,“侯爷那边去信说了?”

    “是,节礼才一到,就已经让人快马加鞭往侯爷那边递过去了。”

    “再让人往王府送一份,”汇安郡主端起茶来抿了一口,只觉得方才还算爽口的明前现在喝起来当真是苦涩不堪,她皱了眉,“真是坏了人的好心情!”

    尹嬷嬷只好劝慰道,“届时郡主只当没看见就是了,那位是小辈,想来也不敢到郡主面前放肆的。”

    “哼,她长安的儿子,能是个好的?傅明盛倒是心大,我可容不下沙子!”这话说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权柔听得晕晕乎乎,压根不知道这说的是什么。

    想来汇安郡主能安心放自己在这儿听着,也是因为自己大多都听不懂吧?这些世家关系委实太过复杂了一些,她知道长傅年是长安公主的儿子,长安公主又是镇南大将军傅明盛的妻子,可是别的,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着汇安郡主的话,镇南大将军想让傅年来和楚王府联姻吗?这难道不是好事?对于想要登位挣王的人来说,兵力自然必不可少。楚王府管制京中羽林卫以及江南地区的州府,但是在行军打仗上,总是比不得南疆十三州那些抵御外敌的将士们的。

    这无异于是合则两利的事情。

    可是怎么听起来,汇安郡主不止不满意,还有几分怒气。听着话音,是与长安公主有关?

    权柔脑子里飞快的转着。

    汇安郡主倒是没去管她,只和尹嬷嬷说着话。

    “人什么时候到?”

    “说是轻装骑马来的,五日后便能到了。”

    汇安郡主懒懒地摆了摆手,“到时候让文若和九思去城外迎一迎吧,”

    “是,”尹嬷嬷低头应了,“郡主看要把哪里收拾出来较好?”

    “既是来贺寿的,也住不了多少日子,碧波阁收拾出来,且好好让人看着就行了。”汇安郡主吩咐完了,又道,“府里的明前怎的这么涩口?我记得侯爷那儿还有些大红袍,这几日没有新茶,便拿了出来吧。”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