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双性灾星

    权柔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像是凝固了一般,直觉告诉她她应该躲开的,可是她就是没办法动作。心跳在不停地加快着,一下又一下。叫权柔脸上止不住发烧。也许是江小侯爷太好看了些,权柔和他贴近的瞬间,便觉得心慌意乱。这和之前傅年突然拦腰抱起她的感觉是不一样的。那时候只有恼羞成怒,现在却只有慌乱。慌乱的权柔不敢与他对视,匆忙转开了视线。就在一瞬间她甚至都没能来得及拦住江小侯爷接下来的动作,眼看着江小侯爷抬手碰了一下自己的耳侧,权柔一下屏住了呼吸。“去年今日此门中呀叫王十三说完了事儿便赶紧的回来”江小侯爷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了。直到那背影走远,权柔才伸手去碰了碰耳侧,一朵娇嫩的桃花轻轻被躺在她的手心里。权柔看着它,想到江忱刚才的话。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胡闹,”她下意识扔了那花儿,整个人几乎靠在桃树上,望着远处的假山和池水,心跳声几乎要盖过耳边的鸟鸣。春日的艳阳天似乎总比冬日叫人来的心暖,权柔望着天边,心里头忽而有些安静下来。哪怕被称为纨绔的江小侯爷,也是在为未来考虑的。他们都在算计,人人都不简单,但是人人都只是想活下去而已。至少,她和江小侯爷,该是只抱着活下去的期望而已。“啊,”权柔忽然间反应过来,刚才忘了给江小侯爷说一说春日宴的事情了。“那个朱家班子,”权柔想着严姑娘提到的事情,喃喃了一句话,心里头却想着一会子得趁机看看,这个朱家班子的花旦是谁了。梦中场景倒是记得不怎么清楚了,但是那刺杀江小侯爷的人,权柔却还是有些印象。别的暂且不提了,她要和江小侯爷合作,那就得要保证一下江小侯爷的生命安全。想到那个梦,权柔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手上的东西,汇安郡主那日拿给她以后,她便是一直都戴在身上的。这上面刻画的图案和她在侯府以及白家看到的图案都差不多,这图案有什么代表的意义吗?权柔想着,要找个机会问问汇安郡主或是玉嬷嬷才是。她在心底打定了主意,便先放了这件事情,方才江小侯爷的动作带来的那点心慌也逐渐消散了,权柔现在就开始想着别的事情。说起来,她今儿也没见到白家的人。白月笙都没来。瞧着金陵城有头有脸的人家也都来了,怎么说,也不该落下白家的人才对。而且也没听鸳鸯提醒,这事儿是怎么了?权柔打算一会去问问鸳鸯。这边她百无聊赖的算计着一会子要做的事情,里头茶房里,王栩和陆温宴两个人面面相觑。王栩倒是维持着一贯的笑意,眉眼间温润得很。陆十七在这里坐着,纠结了半天,眼神一下一下地瞥着王栩,一副有话在心口难开的样子。这般来来去去好几次,王栩脸上的表情也摆得僵硬了。“十七姑娘?”他试探着出声。他们也不能在这边呆太久,被人发现了可就不好说了。王栩这一声倒是提醒了陆十七,她忙答应了一句,“诶,十三公子,初次见面,我乃楚王府行十七的陆温宴。”王栩笑容温润,“栩知道,不知十七姑娘要见我,所为何事?”陆十七调整了一下心绪,深呼吸了口气,而后盯着面前的王栩,“听闻十三公子擅长观星测命,不知能不能帮我测一测一个人?”王栩笑着拱了拱手,“一点小事而已,十七姑娘只需派人传话给我便是,我记得瑛瑛也与十七姑娘交好。”瑛瑛是王舫的乳名。王栩的意思就是,你直接让我妹子告诉我不就行了?这话叫陆十七苦笑,“我要测的这人,不是那么简单啊。”王栩很难想象这种表情出现在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脸上,瞧着像是经历了什么大风大浪一样。可是楚王府的嫡女本不应该这样子啊。陆温宴的这十二年过得,可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日子。就这样她也会有这种表情吗?况且,看她这么拐弯抹角的瞒着人来求自己,王栩倒是有点摸不透了。“十七姑娘要测谁?”到底是谁的命星能叫陆温宴这么偷偷摸摸的。陆温宴的话卡在喉咙里转了两圈,最后还是咬咬牙,“我想让您帮我测一测我们家小十九。温梨。”陆十九,陆温梨?王栩握着扇子的手差点儿松开,“府上的十九姑娘?”“您也想不到吧?”陆十七摸了摸脑袋,笑容倒是苦涩得很。这确实是王栩想不到的。“府上的十九姑娘,还未满八岁吧?十七姑娘怎么要测她的命星?”王栩话中尽是疑惑。陆温宴沉默了一会儿,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上的镯子,这是汇安郡主给的,她和小十九一人一只。“不知十三公子可曾听过当初传闻,双性灾星?”她像是鼓起了巨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视线都不敢对上王栩。王栩听得皱眉,虽然在听到陆十七这么兜兜转转就为了测一个陆十九的时候,他心底就明白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了。可是当听到那个词的时候,他心底也还是抖了抖。双性灾星?“十九姑娘是如此的吗?”陆十九,那个传闻中经常生病因而总是不出门的陆十九,便是传闻中的双性灾星吗?陆十七咬着牙,“虽然他们都瞒着我,但是十九最粘我,我哪里能猜不出来?十九和我说那些话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十三公子听过之前大相国寺住持传出来的话吗?说是,灾星现世,必有大乱。”王栩颔首,这却是是大相国寺住持的预言不假。陆十七紧紧握着手上的镯子,“当初有人给了破解的法子,说是,以灾星之血祭天……”她有些害怕的抬起头来,瞧着王栩,“我不信什么灾星不灾星…但是家里头都在瞒着这件事,我知道,十九的事情肯定不简单。我想她活着,还请十三公子帮我看看,还有没有那生机可寻?”。

    最快~手机端: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