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有着落

    “我说的可对,嬷嬷?”权柔笑看着进来的人。不是玉嬷嬷又是谁呢?她上前给权柔服了服身子,“权姑娘一向聪慧,一眼便看破了老奴的心思。”“嬷嬷过奖了。”两个人互相客气着,只有鸳鸯,一脸接惊讶瞧着走进来的玉嬷嬷,“嬷嬷怎么会在这儿?”玉嬷嬷转头瞧着她,一脸的笑意,“因为我早知道,你会来求姑娘的。”说完便转了视线和上首处坐着的权柔对上,“姑娘聪慧,知道这事情该如何做才是最好的。”瞧着权柔和玉嬷嬷相视一笑,倒是给鸳鸯弄得有些羞涩了。“嬷嬷一早知道,我会来找姑娘的!”她也是被人识破了心思,怎么着也会有些难堪的。不过玉嬷嬷和权柔倒是没有要取笑她的意思。权柔笑着道,“嬷嬷能想到你是为了郡主好,你也不是别的意思我和嬷嬷也没说你,你可千万不能放在心上的。”他们都知道,鸳鸯是从汇安郡主的角度去考虑的。她只是没有想得那么全面而已。像玉嬷嬷和权柔两个人都考虑到了这件事情就算真的告诉了汇安郡主也不能一时半会的都查清楚的。但是玉嬷嬷和权柔也都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去怪谁的,毕竟,从鸳鸯的角度考虑,她想保护汇安郡主的安全,仅此而已了。玉嬷嬷也跟着笑道,“看你从昭月轩出来,我便知道你是来找姑娘了。”“嬷嬷!”鸳鸯跺了跺脚,最终自己还是笑出声来了,“原来姑娘和嬷嬷都考虑到了,倒是我,有些自作主张了。”她总想着要保护好汇安郡主,但是也没有考虑到把这件事告诉郡主,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情。还是玉嬷嬷和权柔考虑的清楚些。这么想着,鸳鸯倒是破涕为笑了,“是奴婢自己想的少了些。”“好了好了,”玉嬷嬷拉着鸳鸯,“该查的事情,我们都会查的。你好好伺候着郡主,这几日郡主身子不好,也不大能吃进去东西,你只要把郡主给照看好了就是了。”“嬷嬷说的是,”权柔也跟了一句,“我会和小侯爷一块儿商量着看的。也尽快查清楚。不过郡主那边,可还得看鸳鸯你招呼了。”两个人这么一说,鸳鸯倒也不好意思继续在这里呆着了,她和玉嬷嬷都在外头,一会儿郡主醒来了,可是谁都找不到了。她忙服了服身子,“姑娘说的是,那奴婢便先回去了。”“去吧,”权柔挥了挥手,玉嬷嬷也拍了拍她的肩膀。“嬷嬷,我先回去看着郡主。”鸳鸯轻声说了,便转身离开了。这屋子里剩下权柔和玉嬷嬷两个人的时候,他们脸上的笑意都不约而同的松弛了下来。“权姑娘,”玉嬷嬷没了先前的笑意,脸上多了几分严肃。“金陵乱起,想来,许多人都忍不住要出手了。姑娘住在府内,也请多加小心。”“多谢嬷嬷提醒,我自然会小心的。”权柔颔首,“丫头们的事情,我会尽快和小侯爷查清楚。”玉嬷嬷也不能离开太久,不然一会儿郡主醒来了,确实也不好交代,她给权柔说了句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来找她,便也离开了。和颜进来问权柔可还要出门去,权柔颔首,“今日还得出去一趟,你去叫人备了车马吧。”她得去权府看看铺子的事情,之前几次也都是用铺子的问题涵盖过去的。但是权柔是真的打算在金陵开一家永丰号的分舵来着。毕竟,这金陵,这么多人呢。就算是要收集消息,在金陵也比在川蜀好的多了。“是,奴婢知道了。”和颜听命下去办事。这厢权柔看了眼窗外偌大的太阳,眯了眯眼睛,“春天都到了啊。”金陵回暖了。离着清霜殿不远的披星殿,江小侯爷正和王栩面面相觑,“你说那傅昇不见了?”王栩颔首,“今早一起来,栩便没有见到傅大公子了。”这几日他们三个人几乎是同出同进的,那傅昇也是跟着王栩住在一处。江小侯爷也逐渐对傅昇信任起来了。激情眼看着这几日逐渐游戏头绪了,不管是类玉这边,还是悦楼那边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着,江小侯爷才松了口气,不想今日王栩过来,便告诉了他,傅昇不见了。江小侯爷难免担心,“他不会打探完消息就跑了吧?”他们这几日做事情可都是在一处的。因此傅昇知道的东西也不少的。王栩摇摇头,“傅大公子不是这种人。何况,就这些消息,傅大公子想拿去投靠谁,也是不够用的。”这话叫江小侯爷也灰分认同。他们这些天盘点出来的都是些小的消息,关键还是得靠自己去猜而已。而且,并没有把一些关键的点告诉傅昇的。“那他怎么这般就走了?”江小侯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和傅年那厮没有一点一样的。”江小侯爷丝毫不怀疑,那傅年要是要离开金陵了,会给自己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送别宴的。毕竟傅年那招摇性子。江小侯爷嗤之以鼻。王栩沉吟了会儿,“栩之前便一直觉着,跟在傅公子身边的那个小厮不是一般人。”他考虑很久,最终还是决定给江小侯爷说一说。“哦?”江小侯爷就对这些个东西感兴趣的。立马就来了兴致坐直了身子,“怎么个不一般?”“直觉,”王栩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若是文若信栩,不如去查一查多年前江湖毒医梅家被灭门一案。”梅家……江小侯爷是听过的。不过这家族早十几年前便被人剿灭了。他们这种江湖门派,也不归朝廷管的。灭门了也就灭门了,朝廷拿这些人没办法的。所以江小侯爷所了解的梅家也是有限的,仅仅只是知道这梅家使毒和医术都是格外高明的。其余的,便是不清楚了。“你说,那小厮和梅家有关系?”江小侯爷看着王栩。他当然是愿意相信王栩的。王栩颔首,“栩见他第一眼,便觉得这人有些不大一样。后来这几日傅大公子住在栩的府上,那小厮和栩接触的也多了些,我观他命星,发现其八字身弱又无比劫印星,聚离死别向宫寻,重克才,克印……”江小侯爷登时有些头晕脑胀,忙伸手道,“行了行了,我听不懂这个的,你直接说就是了!”他也不会看卦,哪里听得懂王栩这般说话的。王栩便笑了,“是栩思虑不周了。其实也就是个六亲无依无靠的命格。这种命格本来也不算多见,何况,那小厮身上还带有将星运。这种命星,多年前在梅家一嫡支上有过。但是后来随着梅家满门被灭,这事情也就没人再关注了。”将星运啊。那可是帝王身侧的运气。江小侯爷摸着下巴,“将星一般跟着紫微星,你说这小厮身上有将星运势。莫不是,傅大公子有这帝王之相?”哪怕是这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人了,这话出口的瞬间,屋子里的气氛还是凝住了瞬间的。王栩很快的摇摇头,“眼下小厮身上的将星运势有所掩盖,像是有人刻意而为之。况且,傅大公子身上,并没有帝王六煞。”也就是说,这小厮确实是未来将星的。但是傅昇却没有这帝王运道了。江小侯爷难免开始琢磨这到底是谁身上有帝王相了。瞧着这人就快把事情给转移开了,王栩忙道,“文若,栩要说的是,这小子,和多年前被灭门的梅家嫡系可能是同一支的。”“啊,”江小侯爷一拍手,“对对对,在说梅家呢。”眼下考虑谁是帝王星也没啥用的。毕竟江小侯爷也问过王栩,王栩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就是不说。现在她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要是能说的话,江小侯爷是相信王栩不会放任不管的。所以这种事情还是交给王栩去操心好了,他还是先把手头的事情给解决一下吧。这般想着,便又把注意力放在了梅家上,“当年梅家是如何灭门的?”“据栩所知,是被仇家斩尽杀绝,一把火尽数烧没了的。”王栩对江湖上的事情显然要更了解一些的。江忱听着,点点头,“那照这样的话,当年官府也没有人去管,只是传闻这梅家被灭族了吧?”“是这样没错。”“所以,没有人可以证明梅家确实被灭族了。这小厮是当年梅家嫡系的传人,也不是没可能的。”江小侯爷一拍大腿,“哎呀,我听傅年那厮说了,越狱杀人的那人,使用的也是江湖手段,梅家,不是最擅长这种吗?会不会是傅昇做的?”王栩含笑道,“文若和栩想到一处去了。”江小侯爷才要说话,便听得四六来报,“小侯爷,齐大人那边来人报信。”江忱只好先压下来了心底的激动,叫了人进来。来的是齐平的亲信,给两个人行礼了,便把齐平的话说了出来,“大人说,那越狱动手的人已经有着落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