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两情相悦?

    “我听说了,”那闵夫人进了屋子,摘下脸上的面纱,露出莲安公主那张保养得当的脸庞来,对权柔笑着道,“你要和江小侯爷定亲了。”“公主哪里听来的?”权柔给她倒了茶,往莲安公主那边推了推。莲安公主用手握着茶盏,那温热的感觉叫莲安公主心里有些踏实。“各方消息都这么说的,”莲安公主含笑,一脸慈爱的看着权柔。权柔倒是不习惯这种眼神的,总觉得莲安公主在盘算着什么东西。“公主可别吓我,您要说什么,只说就是了,没必要这么拐弯抹角的。”权柔摸了摸茶壶,“茶都凉了,我叫人重新沏一壶来。”“不用,”莲安公主却拦住了她起身的动作,“咱们说两句话而已,用不上喝茶。”权柔也没有真的要叫人进来,本来为了方便她和莲安公主谈话,大掌柜的已经把人都给支开了,如今这个屋子里是只有她和莲安公主两个人的。她只是为了打断一下方才那种略微尴尬的氛围而已。莲安公主拦住了她,她也就没打算往外走了,老神在在的坐下来,瞅着莲安公主道,“您这一进来,就给我来这么一出,也是我没想到的。”还以为会问点什么东西呢,却原来,是听了谁的流言蜚语了。“这怎么了?”莲安公主在金陵呆了几日,先头来的时候身上那股子阴沉沉的气息倒是消散了不少。也不知道她最近都去做了些什么权柔倒是能感觉,莲安公主身上的生机和活力越发多了起来了。“没怎么,只是没想到,公主也对这种话题有兴趣。”权柔摇摇头,“这可不值当拿出来说道两句的。”他们两个人的时间还都挺紧的,这见面也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要是拿来说这个,确实是有点儿可惜的。“不,很值当。你和江小侯爷要是能成了,”莲安公主顿了顿,眼神却是瞟了一眼权柔如今的模样,随即立刻转了话,“不过,你今儿怎么弄个这个样子?去潜伏了?”权柔本来也不想说那定亲的事情,刚好便顺着这个话往下说了。“也不是,就是办点儿事情去了。我还以为公主不想问这个呢,你一进来,可提都没提,”权柔一开始还想着莲安公主莫不是已经提前从江忱那边知道了点什么消息,所以看见这样子的自己也是一点儿都不惊讶来着。没成想,她倒是后边才来问这个问题了。莲安公主心情好像很不错,对此只是笑,“江小侯爷出的主意吧?”说着,还朝权柔挤了挤眼睛。这么活泼的莲安公主,几日前是完全不能看出来的。权柔倒是有点儿惊讶,“是江小侯爷的主意不错,不过,公主这三日间的变化,倒是叫我差点儿认不出来了。”“是吗?”莲安公主两只手放在身后,杵着椅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活泼,“大概,是因为心底的东西放下了吧。”权柔深深看了莲安公主一眼。“所以这就是公主私下去找江小侯爷合作的原因吗?”莲安公主停了笑,转头看着权柔,“江忱那小子,都告诉你了?”权柔没回答这个,只是道,“公主被郡主拒绝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这事情对于侯府和王府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郡主既然一时间没有选择答应,公主,就该明白了不是吗?很多东西,需要考量的东西很多,并不是一时半会能答应下来的。公主却绕开了郡主,私下去找了江小侯爷……这事情,公主觉得,真的合适吗?”权柔望着莲安公主,她那张已经被换了一个模样的脸孔上此刻流露出几分的严肃来,倒是和这张脸一点儿都不搭的。莲安公主看着她,倒是笑得越发欢快了起来。那笑声叫权柔有些不满,但是总不能对着莲安公主表现出来。权柔深吸了口气,压住心底的那些情绪,继续说着自己的话,“公主心底或许觉得,能和江小侯爷交易成功,这件事也就算了完成了。但是还请公主想一想,如今小侯爷身后站着的,是靖安侯府,甚至是楚王府。这么多的人,不会只把事情交代给江小侯爷一个人的。到时候家族会怎么做,会怎么考量,那都不是江小侯爷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公主就这么把希望寄托给江小侯爷一个人吗?”“是,”莲安公主却回答的很干脆,“江忱这小子,不是什么一般人。我相信,他不会叫我失望的。”权柔这下可压抑不住心底的怒气了,她总觉得莲安公主这是压根没把自己先前说的那些给听进去的。“公主!您这般做法,可就是把江忱,直接架在了火架上烤了!”或者,换句话来说,已经把江忱,搬到了陈礼的对立面上。陈礼那个人,可不是什么好招惹的。权柔光是想想福建水军,都觉得头大的很了。本来吧,这几方势力均衡之下,肯定是不会有人先手动作的。楚王府一派占据京都,财力最盛,手下的人才也众多,按理来说,楚王府完全可以做那渔翁才是。但是莲安公主这给江小侯爷来了这么一手,不就相当于,把靖安侯府给推到陈家对立面去了吗?靖安侯府和楚王府一脉相承,这也就相当于直接给楚王府树敌了。到时候,陈家要是出事儿了,恐怕第一个想起来的人,就是江小侯爷。这可着实不算什么好事情。可以说是打乱了楚王府的计划吧。否则当初汇安郡主也不会不答应的。权柔越想越觉得生气,莲安公主这般做法,是为了自己,而赔上了整个楚王府一脉吗?江小侯爷脑袋不清楚,莲安公主,当初说的好好的,说自己会去找汇安郡主商量,结果转头来了这一出釜底抽薪,权柔真是气笑了。“公主觉得自己的做法妥当吗?”她问着。莲安公主却一脸奇怪的看着她,“我若是觉得不妥当,我为何要这般做?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你也不是楚王府的人。况且,只要是对那个位置有肖想的,最后肯定都会成为对立的角色,我只不过是,帮他们提前了一下而已。”那权柔能怎么说?总不能告诉莲安公主自己做梦梦见的那些事情吧?她只能咬着唇一句话不说了。莲安公主哈了一声,“他们说的时候,我还不大相信,如今看来,你和江忱那小子要定亲,莫不是真的,是两情相悦?”“不是!”权柔这次倒是回答的很干脆的,一点儿害羞的情绪都没有。莲安公主被她那个眼神看的有些吓到,顿时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你不高兴听这个,那我不说不就是了?何必这般看着我,叫我觉得我是个罪人一样。”“公主私下去找江小侯爷,怂恿他答应了这件事,本来就不符合当初你我说好的事情。”权柔可不想轻易放过这件事情的。莲安公主被追问的很无奈,她耸了耸肩,“权丫头,我看在你娘的份儿上,待你好些,但是你总要知道,我也有我自己的考量。我答应你,若是你说不通汇安郡主,我便不叫你管这事儿,这不假。我这不是自己去做了吗?也没有叫你操心。”这话说的可就有些语气重了。权柔顿时反应过来,自己是有些越矩了的。大概是莲安公主从一开始见面就没什么架子,导致权柔一时间竟然把这位当成了个普通人相处,却遗忘了,这可是大周的长公主。这是当年最受宠爱的一位公主,也是后来为了皇室,而牺牲了自己半辈子幸福的公主。她所经历的,所想要的,都不是权柔,能够去左右的。莲安公主的话叫本来气愤的权柔一瞬间就没了脾气。她知道,这就是自己当初被下套了然后还没反应过来呢。莲安公主的话确实是不错的。权柔当初自己没发现这个漏洞,如今莲安公主拿出来说了,她除了哑口无言,便没有其他的法子了。见着姑娘痴愣愣的,莲安公主脸上倒是又恢复了笑意,“别担心,从我和江忱达成合作的时候开始,我便和他,所以一条船上的人了,我总不会害了他。”“公主看着,可不是什么会惜命的人。”权柔还是说了这句话。正是因为这般,她才会担心江小侯爷贸然答应这件事,究竟是不是把自己给架在了火架上烤着。莲安公主,不是个惜命的人。这种人,为了达到目的,谁知道她会用什么手段呢?可怜的还是和她是一条船上的这些人啊。莲安公主笑着,那张脸上却有些阴气,“你放心,在没杀掉陈适那个畜生之前,我都是很惜命的。”“但愿如此,”权柔站起身来,“我今日回去,便会给郡主说这件事,公主自己想好,要怎么面对郡主吧。”江小侯爷做事不经过脑子,那肯定是会被教训的。但是莲安公主也脱不开身。。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