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婚姻大事

    要说起来,江小侯爷和汇安郡主还真不愧是母子俩。总喜欢往边上不住的屋子里堆一些宝贝。也不说放到库房去,就这么堆放在距离自己最近的屋子里。

    权柔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这是为啥,最后就归结于,这大概就是,想看到宝贝的时候自己也能随时来看吧,不用大张旗鼓的特意去叫人从库房取出来了。

    但是这终归也是权柔一个人的猜测,她如今也不好多说什么,汇安郡主吩咐了把清霜殿的东屋收拾出来给孔十姑娘住,但是眼见着今儿也晚了,肯定是不好收拾出来叫孔十姑娘现在就住进去的,所以权柔只能叫人把侧房收拾了一下,委屈一下孔十姑娘了。

    “没事没事,”孔十姑娘倒是不介意这个,笑着应了下来“那我先过去歇了,今儿走了一整天,倒是累得很。”

    她看起来确实没什么精神劲儿,才说着,便已经站起身来,边上的司琴干净地伸手扶住了她,对着权柔行礼问安。

    权柔也赶紧回了礼,然后吩咐后边进来的黄蕖,“黄蕖,你带了孔姐姐过去。”

    “是,”黄蕖应了,“十姑娘请跟奴婢来,”

    孔十姑娘又冲着权柔点了点头,这才跟过去的。

    权柔把人送走了,才叫小丫头端水进来洗漱换衣裳。

    和颜在边上收拾着那些带回来的行李,一打开那装着衣服的匣子,却见里头的衣服还是好好儿的,去的时候什么模样,回来了还是什么模样。

    和颜有些奇怪,把衣裳拿出来仔细看了看,也没有什么破损的,她又往下翻找了几件,都是一样的,没被人给动过。

    “姑娘,怎么不穿这些?这都是之前郡主叫人给姑娘特意裁的,都是京都那边来的最新款式,姑娘不喜欢吗?”汇安郡主最喜欢做衣裳,从前叫人给自己和江小侯爷做,权柔来了以后,这裁衣裳也得带上权柔了。

    而且,如今看起来,江小侯爷都得往权柔后边排排了。

    汇安郡主看见什么好料子,知道什么好裁缝,都喜欢叫人先给权柔来一套。一来二去的,就搞得权柔这边的衣裳是越来越多了。

    这次去扬州,和颜给她挑出来的几套都是才做的,料子和款式都是最新的。

    不曾想权柔是动都没动过。

    权柔刚换了衣裳,如今正坐在妆镜前头由着小姑娘给自己卸钗环,听得她这么问,才反应过来,当时和无双也没说到这些衣裳,无双不知道这些世家里的规矩,也没有说一天换好几套衣裳,而且没有带人去伺候,估计她是直接穿的权柔挂在家里那些衣裳了。

    真是,怎么忘了这茬了。

    权柔便道,“扬州那几日都下雨,穿着也怪冷的,我便穿了我在家中的衣裳。这些,你暂且先收起来放着。”

    她这么说,倒是也有些道理。

    和颜应了是字,没再多问。把衣裳又重新收拾好了。

    权柔从妆镜中看着,心底松了口气。

    小丫头给她卸完了钗环,这便躬身退了下去。

    外头黄蕖刚好回来了,权柔便叫她过来给自己梳理一下头发。

    “姑娘,”黄蕖一边给权柔梳头,一边小声的问,“那位孔十姑娘,便是山东孔家的姑娘吗?”

    “对啊,”权柔点点头,“怎么了?”

    “她啊,”和颜笑着过来,“一早听说山东孔家的姑娘也要来,便兴奋的不成样子了。”

    “我没有,我只是……”黄蕖本来也不怎么会说话,被和颜这么一说,倒是急的红了脸。

    权柔笑道,“行了,又没有人怪你,你怎么了?”

    “就是,总听人说起孔圣人,也总听他们说,孔家后代,各个都是极好的。往年侯爷过寿,孔家也会派人来献礼,之前奴婢曾听人说过孔十姑娘,只说,她的才情是天下少有,便一直心生敬仰,今日见面,便发觉孔十姑娘身上的气质是十分耀眼的。”黄蕖小声说着,语气里不乏崇拜之感。

    权柔没料到,她会崇拜孔家。

    从妆镜里能看到这小丫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里头满是崇拜之意。

    “孔十姑娘确实是个妙人儿,”权柔点点头,“你若是喜欢她,这几日,便多帮着照顾照顾孔十姑娘。”

    “真的吗?”黄蕖有些惊讶。

    因为权柔这边本来伺候的人就少。

    她没想过权柔会说这个。

    “这有什么不行的?”权柔笑了笑,“我这里本来也没多少事情,和颜一个人便已经够了。孔十姑娘离家千里迢迢过来,是客人,难免有些地方我照看不周的,你多帮着照看一些,也是好的。”

    黄蕖可高兴了,应了是字,便开开心心的帮权柔梳头了。

    这边和颜却收了几分笑意。

    黄蕖没明白权柔话中的意思,但是她却明白过来了。

    话里话外的,已经表明了孔十姑娘是客人。

    这,难道,传言将要变成事实了吗?

    看来,日后要更用心伺候些才是。

    丫头们心底想什么,权柔是没空琢磨的,今儿一天下来她也累了,收拾完了,便叫丫头们也都下去歇息,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

    还没等睡着,便惊觉起身。

    “三七?”她看着这屋子,轻声问了一句。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人人影翩翩从屋梁上落地。

    烛火拉长了他的声音,叫他那双桃花眼越发显得妖娆。

    “你怎么来了?”权柔皱眉看着他,接着起身吹灭了边上的蜡烛。

    “过来,”权柔一把拉住了人,拖到离门口最远的隔间坐了下来,“你大半夜不休息,跑这里来做什么?可是出事了?”

    来人抿着唇,漂亮的脸蛋上还能看出来一些不满。

    不是江小侯爷又是谁?

    权柔问了两句,他依旧抿着唇,什么都不说。

    搞得权柔有些无奈,“您这又是谁招惹您了?倒是开口说句话啊。”

    大半夜的,这突然间跑过来,就这么不说话,谁知道这位小爷到底又怎么了啊。

    “婚姻大事,不是儿戏,”江小侯爷盯着她,一片黑暗之中,他的眼睛亮的出奇。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