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没看见

    江小侯爷这么一说,权止也就先搁了笔,给江小侯爷拱了拱手,便回去自己住的那边换衣裳去了。

    留下个江小侯爷在屋内,闭着眼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长舒一口气,“最近真是有些懵了。”

    怎么老是说一些奇怪的话,想一些奇怪的事情。

    江小侯爷也有点儿不明白自己心底是怎么想的了。

    他闭着眼睛,也没看见三七走了进来。

    三七呢,则是显得有些格外的小心,慢慢的靠近江小侯爷跟前,眼见着江小侯爷并没有觉察,倒是还有些犹豫。

    “干嘛?”这时候江小侯爷却突然开了口。

    给三七唬了一下。

    那边江小侯爷已经睁开了眼睛,“我叫你守门,鸳鸯来了你怎么不自己进来说,还叫人家徐严来说?”

    他来的正好呢,江小侯爷正愁找不到他说这个问题呢。

    三七也是的,本来这种事儿,不应该他自己进来说吗?怎么就偏生叫了徐严进来。

    江小侯爷觉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知道三七一直不大习惯在人身边伺候着,所以也没有强求过什么,只是眼下需要三七站出来的情况也越来越多了,他要是还这般,那顾忌很容易被人抓了空子。

    本来这些事情应该是交给四六来做的,但是那小子被江小侯爷罚了一顿,如今正养伤呢,这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肯定是出不来了。

    江小侯爷可不想这几天以内,三七在自己这里出岔子了。

    他从小到大都比较奇怪。不喜欢太多人跟着自己。所以当年靖安侯给他选人的时候,便只是挑了三七和四六而已。

    如今四六伤了,那自然是三七得顶上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之内,至少三七是得好好的,不能像这般了。这还是在家里头,还好,若是出去了,还这样,很难保证会不会被人给抓了马脚。

    何况,那些人可都是些坏心思。

    江小侯爷双手枕在脑袋后头,逼着眼睛道,“傅年贾预这些人,若是能抓到我的一点纰漏,恨不得叫我去死,你可不能成为那个突破口。”

    算下来,到祭天仪式的时候,四六也是不能去了,唯有三七能跟着,所以三七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就更加得注意了。

    这般犹犹豫豫的,这次帮忙进来说话的是徐严,那下次呢?

    三七被说的有点儿羞愧,倒是低下了头去,也没有多反驳两声。

    江小侯爷一掀开眼皮子,便看见他这般模样,倒是有些不忍心了,便道,“行了,不说这个了,你要说啥?”

    三七抿了抿唇,倒是也没有因为先前被说了一顿而影响什么,只是道,“爷,权姑娘身边的和颜来送了这个。”

    “什么?”江小侯爷像是一瞬间就来了精神,立刻坐直了身子,一双桃花眼盯着三七,“快拿给我!”

    这激动的样子瞧的三七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还是很快把手中的东西递过去了。

    江小侯爷也没觉得自己这么激动有什么不对劲的,立刻就打开了那张叠成一小片的纸张。

    上面是权柔写的消息。

    也不是别的,就是关于尔雅的事情。

    纸上说着,尔雅的病好的差不多了。那个巫医还是挺有用的。

    然后有写尔雅这丫头心底可能对这些事情有些抵触了,不管怎么问,都不爱回答。

    也不大喜欢理人,总结下来就是不说话了。

    江小侯爷拿着那张纸上下看了好多遍,就是没看出来有什么写给自己的。都是尔雅的,然后反过来,还有一句,问江小侯爷要不把芍药也给送出去的。

    反正,就是没问问江小侯爷。

    江小侯爷看完了,便也不高兴了。

    拿着这张纸,倒是有些嫌弃的模样。

    看得那边的三七越发懵了。

    他也不知道江小侯爷刚才是兴奋什么,也不知道现在江小侯爷是嫌弃什么。

    反正就是看着觉得很奇怪。

    但是三七也不敢多说话,只能看着江小侯爷。

    江小侯爷心底那个气啊,抓着那张纸愣是半天都没说话。

    他不出声,三七也不敢出声。

    这屋子里便这么沉默了半天。

    “行了行了,”江小侯爷最后总算是调整了一下情绪,挥挥手道,“我写个回信,你送去给她那边的人。”

    三七才答应了,看着江小侯爷走过书案那边去,刚提了笔沾了墨,却忽然间又犹豫了。

    三七便偏着头看着江小侯爷,也不知道爷这是怎么了。

    不过刚刚才被教训了一顿,三七也不敢多说话。便只能看着。

    江小侯爷呢,则是抓着笔自己考虑半天。最后还是摇摇手道,“算了算了,你先下去吧?”

    三七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也不敢轻易走了,就怕江小侯爷又反悔了。

    便站在这儿愣愣地看着人。

    江小侯爷一看他愣着,也不高兴了。“愣着干嘛?没听见啊?”

    “爷…不写了吗?”三七指了指江小侯爷手上捏着的纸张。

    方才不还是一脸激动的看了半天的吗?怎么就不写了?

    还真是有些奇怪。

    三七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自家小侯爷了。

    江小侯爷也拿起手上的纸张又看了两眼,这次倒是没有先前那般激动了,只适看了看,才道,“不写了,我自会处理,你就不用管这个了。”

    说着,又再度挥了挥手,那三七自然也不好多问了。便给江小侯爷行了礼退下去。

    后头就是到听风栏那边去用晚膳了。

    因为到底都是自家人,也没有分桌而坐,几个人坐了一处,吃的都是汇安郡主一早交代了厨娘特意做的菜式,孔十姑娘喜欢,权止也喜欢。倒是还算好的。

    只是用膳的时候江小侯爷老是瞥着权柔,看得权柔有些莫名其妙,她在脑子里想了一圈,愣是没想起来自己有事哪里得罪了这位江小侯爷了。

    便也懒得去想了,反正江小侯爷这般莫名其妙也不是第一次了,权柔只当做没看见,便和身边的孔十姑娘说着话去了,压根没去管江小侯爷。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