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8.天定

    来大相国寺想求见明方师傅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每日里头都要来那么几拨人的,明空师傅见的也多了,其实也是习惯了些。

    听孔令音这么说,也只是笑道,“我自然知道,你是有要紧事来见他的。”

    这话叫孔令音觉得有些奇怪了,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问这些了?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明空师傅,“那住持知道,明方师傅大约什么时候能回来吗?”

    她大概只有今日能在大相国寺了。

    家中虽然还没有消息传来,但是算算日子,孔令音也觉得差不多了。

    等大哥哥到了,自己也该离开金陵了。

    今天要是问不到,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了。

    孔令音也是着急的。

    不过明空师傅倒是看不出来有什么着急的样子倒是一听孔令音这么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孔令音被这忽然的笑给弄得也有些莫名其妙的。

    “师傅您笑什么?”她是被那个小和尚带过来的。

    原先的时候,孔令音说,既然住持师傅还在打坐,那她一会儿在来就是了。

    但是那小和尚说,师傅交代过了,叫她直接在里边等就是了。

    因此孔令音才进来的。

    对于大相国寺,她之前听说过的也只限于一个明方师傅而已。对于住持明空,她却是不怎么了解的。

    眼下见这位住持师傅总是莫名其妙的笑起来,孔令音就越发不解了。

    不是这种老住持,都应该更加高深莫测才是吗?这位明空师傅,却给孔令音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身边认识的老人家一般的,不会说有什么超脱世俗的仙人飘逸。七·八·中·文

    这倒是有些叫人奇怪的。

    尤其是对于孔令音来说,她觉得这位住持师傅从头到尾都有点儿不大正常。

    当然,这里的正常也不是什么贬义词来着。

    只是觉得,到底不像个传闻中大师高人的样子,心中难免会觉得奇怪的。

    明空师傅对于孔令音好奇的眼神,自然也是看见了的,但是他也只是继续温和的笑着,道,“你要见明方,今儿怕是不成了。”

    “怎么不成了?不是说他经常往这边来吗?我在这儿多等等的,”孔令音才说了,又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大对,忙道,“我是说,我可以在这边多等等明方师傅的。”

    这意思竟然就是一定要见面了。

    明空师傅看着女孩子坚定的眼神,叹了口气,又摇摇头,始终没说话。

    这样子可看的孔令音着急了。

    她最害怕这些高人们这副样子了,就像是自己没救了一般的。看的孔令音有些心惊胆战的。

    每每到这个时候,孔令音都在想,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叫他们这般叹气摇头的啊?但是结果她自然是不知道的。

    只能赶紧地道,“师傅这是何意?”

    明空师傅只道,“缘法未道,不见也罢。”

    这八个字越发的叫孔令音摸不着头脑了。

    怎么,如今见一面,也需要缘法了吗?

    何况她都没有说自己要见明方师傅做什么呢!她便有些不相信了,往日里孔令音在家,也是个及受宠的,眼下明空师傅这般说了,她心下不服,自然是要为自己争辩一番的,“师傅这话,便有些不妥了。且不说我还没说我要见明方师傅是为何,只说,这尚且没有见过面,这也是我第一次到大相国寺来,何来缘法一说?”

    难不成她见了明方师傅,自己还会倒霉一番不成?孔令音没得觉得这是明空师傅和明方师傅两个联合起来的说法,就是不想见自己吧?

    但是这样也越发奇怪了锕

    有什么不能见面的啊。

    她要问的……难道,他们知道自己要问什么?

    想到这个点,孔令音的眼神便变了变,看向明空师傅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些警惕,“师傅,可知道我是为何而来的。”

    这语气之中难免便有些试探之意。

    明空师傅收了几分笑意,倒是摆出一脸的长叹来,“姑娘可是想问,天命之事。”

    几乎是个肯定句了。

    这话一出来,便叫孔令音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她放在身侧的手也握成了拳头。

    最终还是慢慢松开,脸上又笑着道,“师傅说的不错,正是为了问这个二来的。”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就算你见了明方,也没用的。”明空师傅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没什么笑意的,只能叫孔令音看见其中几分忧愁的味道。

    仿佛他们一早就预料到了这些事情。

    但是孔令音又怎么可能坐得住啊?

    她站起身来,道,“师傅这话可不对。我尚且没见过,为何就说没用了?何况,就算是为了问这件事而来,我也没有说,要怎么去问,要问些什么,天命一事情,牵扯到多少人,想必您应该比我更清楚,如何就不叫我去问了呢?”

    她也说不清楚,这话到底是说给明空师傅听得,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当孔令音一听到明空师傅摇头说着不行的时候,她心底便不自觉沉了沉。

    其实孔令音也知道,今儿要问出来一个所以然,是不大现实的。

    但是她还是想要试一试。眼下明空师傅连试探都不给他试探了,孔令音又怎么会认同啊、

    她是那种哪怕是到了最后也会想要争取一下的性子,更不用说,如今他们还没有到最后的时候。

    如何就不能再挣扎一下呢?

    她一下子也没控制住自己,就站起来这么给明空师傅说了、

    等说完了,又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和大相国寺的住持师傅说话,真是有点儿越矩了。她忙给明空师傅行了礼,“晚辈唐突了,还请师傅见谅。”

    “无碍,无碍,”明空师傅看起来也不像是个会计较这些的人,只是看着面前的孔令音,终究还是叹了口气,“孔姑娘是个有才之人,只是,有些东西终究是天定,如今,便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这点,就算是明方来了,也只会如此说的。”

    还是不叫她见明方啊、孔令音有些失落。

    “可是如果不去做,又怎么知道不行呢?”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