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我是情愿的

    我是情愿的。

    这几个顿时像是炸弹一样在白月笙耳边炸开。

    她有点儿不知所措的看着江忱。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他是情愿的?他怎么会是情愿的啊?

    白月笙脸上的情绪凝结了一瞬间以后,立刻便笑了出来,“江忱,你不用这样子,我知道,你从来不会违背汇安郡主的意思。但是这个事情,你是可以去和汇安郡主抗争的,她那么疼你,肯定也不会完全不顾你的意愿的,而且,权柔能带给你什么好处?”

    看着白月笙这眼睛瞪大的模样,脸上的不可置信叫江忱知道,自己今天估计是很难处理这件事了。

    白月笙似乎总有她自己的想法。

    而且,她总是想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江忱的身上。

    她总用自己的情绪去带入江忱那边。

    搞得江忱也很无奈。

    关键是给她说了那么多,她好像都没有听进去来着。

    江忱自己也很头疼,一只手摁着脑门儿,“我在跟你很认真的说,这事情是我自己点头同意了的。不关乎我娘的缘故。”

    江忱这次可以说是说的很直白了,压根也没有说别的,直截了当的吧这个给说了出来。

    白月笙的眼睛里顿时有点儿无神。

    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愣愣地坐在那里。

    还是江忱接着道,“今日找你出来,主要就是为了想告诉你。这件事,是我自己同意的,你也不用想太多。到时候结亲了,我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

    说着,还伸手拍了拍白月笙的肩膀。

    只有长辈结婚会给小辈们发红包的。

    江忱这话,一下便把他和白月笙的关系给拉开了。

    白月笙多聪明的人啊。

    一下便听出来了其中的所以然了。

    她捏紧了手,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但是她到底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着,沉默着……

    江忱看了看白月笙的脸色,只觉得这丫头今天和往常真的不大一样。

    不管是说话的方式,还是说,态度。

    总觉得她很着急,急着想叫江忱和权柔退亲了。

    江忱想不明白,这到底碍着她什么事情了?

    他是有点儿看不懂这丫头到底在想什么了。难道就真的像是权柔说的,这丫头就那么痴迷自己吗?

    但是江忱这么多年,压根是没觉察到这点啊。

    他看着白月笙不说话,只好自己往下说话了,“你别这样啊。我找你出来,说这个,也是为你好。”

    没想到这句话却仿佛是戳中了白月笙的痛处,原先还在呆愣着的白月笙忽然间便拍了一下桌子,那声音一下子给江忱都唬了一跳。

    “你干嘛呢?”江忱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老实说被这样吓一跳还真的有点儿心口疼的。

    而且,这还是头一次看见白月笙发脾气。

    从小到大,白月笙不管是在他们面前,还是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笑着的。和白九思一样,这兄妹两个人一贯都是好脾气的人,或者说,他们就是表现出好脾气的样子。

    不管心底到底是怎么想的,面上都不会表漏出来的。也不会叫人抓住了他们的把柄。

    但是这次白月笙却表现的这般明显。

    这快的叫江忱都有些没能反应过来了。

    “我干嘛?”白月笙咧嘴笑了笑,只是这次却看不出来什么高兴的情绪了,与其说她在笑,倒不如说她在哭来的更贴切一些。

    那表情看得江忱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江忱咳嗽了一声,“你要说什么,就只管说就是了,也别这样的表情看着人,怪叫人心底发寒的。”

    他也是头一次看见白月笙变成这个态度。

    看得江忱很难把这个人和之前的白月笙联系在一起。

    这样子的表情,看在江忱眼底,是很叫江忱心底紧张的。

    白月笙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似笑非笑,她看着江忱,隐藏在袖口里的手却握成了拳头。

    “你说,你是为我好。”白月笙深吸了口气,尽量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然后才继续说着话。

    江忱狐疑地看着她,女孩子难道都是这般情绪善变吗?

    刚才还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结果,一转眼的功夫,又变了个脸了。

    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啊这?江忱上下打量着白月笙,但是该回答还是得回答的。他顺着白月笙的话点了点头。

    “是啊,说这个话,就是为了你好。”他都说到这里了,也是希望白月笙能够自己放下,这样子他也不用说别的什么了。

    讲真的,要江忱来给白月笙说这个话题,江忱从心底是不大情愿的。

    所以他也很期待要是白月笙能自己说出来就好了。

    这样对他们两个人都是好的。

    但是显然,白月笙是不可能主动去说错误什么的。

    毕竟,在白月笙看来,她压根就没错。

    眼下见江忱毫不犹豫的接了话,便有些嘲讽的笑道,“为我好?怎么就是为我好了?你们都一样,你们全都一样!”

    白月笙越说越激动,已经从位子上站起身来,用手指着江忱,原本化了妆面的脸上此刻都被扭曲了起来。

    “你冷静点啊白月笙,”江忱也跟着站起身来,他觉察到不太对劲了。

    “冷静,冷静,”可不能在这里闹腾出什么大动静来。

    白月笙眼下却顾不得别的什么了。

    这几日,其实她内心一直在上下浮动着。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这份感情还能隐藏多久。

    对于江忱的这份心思,一旦被家中发现了,白月笙丝毫不怀疑,他们会立刻把自己给嫁出去。

    白家是不可能叫她嫁给江忱的。

    因为那样就意味着白家已经踏上了楚王府这条路。

    要是最后登位的不是楚王府呢、那等待白家的将会是什么?

    他们不敢赌。也不能赌。所以白月笙这份心思,肯定是不能够的了。

    她明白这个点,所以,心中是更加难受了。

    今日接到了江忱叫她出来的消息,其实白月笙是觉得,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要是江忱是来跟她商量,怎么一起想办法退亲的,那白月笙一定是很高兴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