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这个男人真的很难相处

    君之牧确实并没有对她行为不轨,从小药箱里拿了纱布和双氧水给她做了简单的包扎。

    因为这伤有些深,当双氧水触及伤口时,乔宝儿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君之牧朝她瞥了一眼,依旧是冷着脸没多说话,但手上的动作却轻柔了许多。

    最后,君之牧转身收拾着药箱用品,乔宝儿则立即将衬衫穿回身上。

    当君之牧收拾完,回头看她时,她已经披上的外套,紧张地与他对视着。

    “谢谢。”乔宝儿声音僵硬地道谢。

    君之牧却没理她,反而目光深沉打量了她好一会儿,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回去。”

    他突然开口,迈着脚就朝门那边走去。

    可是乔宝儿并没有跟上,当君之牧走到门口时,回头有些不满看向她,重复一句,“回君家。”

    乔宝儿坐在这木椅子上,神色有些奇怪复杂,“那个,我,我要等我阿姨回来,我有事跟她说。”她坐在椅子上有些不愿意动。

    “你阿姨最近在接受一些新药物,她还在疗养院里,暂时不能回来。”君之牧声音清冷告诉她。

    乔宝儿有些吃惊,他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她没有了借口,低眸目光朝自己脚踝看了一眼,乔宝儿紧咬着唇,硬着头皮站起身,小步小步地朝他走近。

    君之牧像是在想着别的事情,见她跟了过来,也没有去多注意她。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

    由于这栋老旧的公寓楼没有电梯,所以乔宝儿不得不走下五层的楼梯。

    乔宝儿每走一步都感觉脚踝传来剧痛,她忍着,脸色有些苍白。

    君之牧原本就腿长走得快,当他走出公寓楼时,倏地回头,却不见乔宝儿的身影。

    他眉宇微蹙,伫立在原地,有些不耐烦地朝楼梯上方看去。

    君之牧刚一抬头,突然冷峻的脸庞怔了一下。

    他脸色阴郁,迈着大步,两级楼梯并作一步,在二层楼梯拐弯处看见她坐在阶梯上。

    “你哑巴了,你脚伤不会说!”他冰冷的声音,明显透着怒意。

    乔宝儿原本脚痛得厉害,被他这么一吼,心底莫名很委屈。

    他凭什么骂我,“我伤着,不关你的事!”

    君之牧脸都黑了。

    他一脸的不耐烦,看着她堵气逞强的表情,直接弯下腰,就将她打横抱起。

    乔宝儿被他突然抱着,非常不自在,下意识地挣扎着身子,“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你自己走?”

    君之牧咬牙切齿地重复一句,冷冽的眸子直视着她。

    他像是被彻底惹怒了,顿时停住了脚步。

    君之牧确实将她放下了,乔宝儿身子倚着右侧公寓的生锈楼梯扶手。

    君之牧则站在她旁边看着她,那目光像是在看戏一样。

    他冷冰冰催促一句,“走下去!”

    “乔宝儿,你现在就自己走下去!立刻!!”

    乔宝儿被他这阴森的声音催促着,心口有些胆怯,惊慌,还有些委屈。

    她倔着性子,朝他回瞪一眼,咬唇伸出左脚,迈开了一步,她就不让他看低,走就走!!

    可事实上,她右脚踝原本就崴着,刚刚从五楼走来已经扭着筋骨淤青肿了起来。

    她刚迈出左脚,可是右脚却没有力气支撑,身子重心不稳,一个错脚,便向前扑下去。

    哎哟一声,膝盖磕着地板。

    乔宝儿双手快速地抓住了右侧的楼梯扶手,倒是没有大伤,只是这模样看着非常狼狈。

    “站起来!”

    “我让你现在就站起来,你说自己走,那就走下去!”

    可是君之牧在一旁看着她,没有半点要帮助的意思,反而用那冷血的声音继续催促。

    乔宝儿听到他这冷沉沉的声音,莫名地眼眶有些湿润。

    她蹲下身子,根本就没有了力气再起身。

    右脚踝处一阵阵剧痛,她低下头,双手紧攥着楼梯扶手,紧紧地攥着,强忍着。

    她很想,很想给自己长点志气,站起来。

    可是真的很痛……

    “对不起……”她哽咽着声音,挤出三个字。

    君之牧看着她的目光愈发深邃,“你说什么,大声一点!”他冷厉的声音喝斥一声。

    “对不起!”

    乔宝儿扬起头,目光与他对视着,眼底蕴着倔强,可是只能屈服。

    君之牧看进了她的眼瞳里,莫名地有些不忍。

    冰冷地警告一句,“你以后最好给我安分点。”上前一步,直接就将她抱了起来。

    这一次乔宝儿没有再反抗,但浑身紧绷着,被他抱着下楼梯。

    君之牧胸膛宽厚结实,她窝在他怀里没敢动,能感觉到他强有力的心跳,还有他独特的凉薄气息。

    这个男人真的很难相处……

    “少爷。”

    公寓外,君家的司机正打算上楼去找乔宝儿,却看见君之牧抱着她出来,表情非常吃惊。

    “打开车门。”君之牧声音清冷地吩咐一句。

    乔宝儿被君之牧塞入车内,她表情很别扭。

    尤其是他俯下身给她系安全带,两人的身子紧贴在一起,乔宝儿很尴尬,她下意识地扭动了一下身子。

    “乔宝儿!”

    君之牧黑着脸立即扬起头,声音沉沉地带着警告的意味,气恼地唤着她的名字。

    乔宝儿身体一僵,出于本能不敢再动了。

    不知道是什么心情,被这个男人喊着自己的名字,她突然脸红了。

    “送她回君家,让管家给她看看脚上的伤。”

    君之牧对着司机冷沉沉地吩咐,用力地甩上车门,最后意味不明地看向车内的女人,“我不想娶一个残废的!”

    乔宝儿被他教训着,紧抿唇不敢反驳。

    乔宝儿的车子平稳飞驰离开,君之牧伫立在原地,看着这消失的车影,目光若有所思……

    “之牧,你上去捉奸,该不会一怒之下把人给打残了吧?”

    突然另一个方向,陆祈南一脸嘻笑,迈步朝这边走了过来,竟让他亲眼看着君之牧抱着个女人下来,他什么时候也学会怜香惜玉。

    “照片查得怎么样?”君之牧没理他调侃,表情严厉反问一句。

    陆祈南见他这表情也不敢造次,如实开口,“太空卡发过来的彩信照片,目前没消息……”

    说着,陆祈南低眸朝君之牧手上的手机屏幕看去……

    那手机屏幕上,一个特殊的角度,拍摄了一对男女像是缠绵拥抱在一起,正是乔宝儿和易司宸。

    陆祈南手指着公寓楼上方一个监视器,“这拍到一些东西。”

    “在你收到彩信照片之前,易司宸确实来过这里,不过他们不可能像照片那样缠绵拥抱,”说着,陆祈南突然转头看向对面的君之牧,笑得有些阴险,“因为,你表弟易司宸被抬着出来……”

    君之牧听到这里,冷峻的脸庞微微一怔。

    陆祈南则笑得更加夸张,“居然把易司宸这么个大男人摔进医院了,没看出来,乔宝儿这么凶悍……”

    君之牧眼眸里透着不易察觉的笑,脸上依旧一派冷漠,转身,径自坐入车内。

    “去查一下叶茜跟乔宝儿还有什么关系?”他身体倚着车背,淡淡地开口说了一句,有些倦意半阖上眼睛假寐。

    陆祈南有些吃惊,他真的对乔宝儿的事上心了。

    不过,陆祈南倒是挺同情乔宝儿,喃喃一句,“她刚刚应该被你吓着了……”刚才君之牧黑着脸上楼去捉奸,那气场真骇人。

    “吓着她?”

    君之牧突然睁开眼,脸色一沉。

    他想起刚刚乔宝儿脚伤却在逞强的样子,气恼,“你说我吓着她了!”

    陆祈南表情惊怔着,不知道君之牧是怎么了,只觉得他好像在生闷气。

    被谁给刺激了?

    “刚才吓死我了……”

    乔宝儿被君家的司机送了回去,车子刚停下,她忍不住捂着胸口感叹一声。

    刚刚君之牧那模样好像很生气,还说不想娶一个残废的,乔宝儿想了想,立即担心了起来,“君之牧这冰块真的很难相处呀。”

    君管家听说她脚踝伤了,便叫了医生过来,乔宝儿被女佣扶着坐上了轮椅。

    “少夫人,我们同意你外出,但你现在怀孕应该要多注意安全,尤其是怀孕初期前三个月,万一孩子流产了谁也负不起责任。”管家第一次用这样严肃的声音教训她。

    “我以后会注意。”乔宝儿低着头,抱歉回了一句。

    她第一次怀孕,对于这些事不太了解,而且之前被易司宸和叶茜气极了,根本没想这么多。

    管家见她这模样,也没有再开口教训她,医生给她仔细处理了脚踝和胳膊上的伤之后,女佣送她回卧房去休息。

    晚饭的时候,管家让人直接送饭到卧房去,乔宝儿这位伤残人士就躺在床上,哪也不能乱跑。

    在床上坐久了,屁股有些麻,太早了也睡不着。

    而且君之牧已经出差回国了,他可能今晚会回来……

    乔宝儿表情立即警惕了起来,目光不时朝房门那边打量。

    等会君之牧回来不知道会不会骂我?

    他应该不会在这房间睡吧,他好像很嫌弃我……乔宝儿坐在床上有些紧张地胡思乱想。

    突然这时,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