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他的前女友‘回来’了

    雨已经停了。

    乔宝儿吃着莫家夫妇给他们几人准备的馒头,向这对热情的夫妇道谢之后,他们便想赶着回去。

    因为今天正是年三十,大家心里都想着回家团圆。

    乔宝儿朝君之牧偷偷看了一眼,原本他们计划前天回a市陪君老爷子过新年,没想到遇上这事,看来得赶紧回去,那老头脾气可不好伺候呢。

    可乔宝儿刚想随着他们一块离开,却被莫大哥喊住了,“我看,姑娘还是继续呆在我们这里吧。”

    “昨晚那场大暴雨,引发了的泥石流淹埋了好些农田瓦房,四周成了一片废墟,山路难行……”

    陆祈南难得也严肃地开口,“乔宝儿还是继续留下来吧,现在山体也随时会崩塌,河水还没有完全退下去,等我们回去了再派人过来接她……”毕竟乔宝儿怀孕,身体虚弱不适合太劳累。

    几人沉默对视片刻,最后目光都看向君之牧身上。

    君之牧去朝乔宝儿看了一眼,突然大步走到她身边,没多说,握着她的手,带着她直接就朝门外走去。

    “她跟我一起。”君之牧只是这样淡淡地留下一句。

    陆祈南他们几人面面相觑,看着君之牧那冷峻侧颜,知道他决定的事不会改变。

    “那我们现在出发了,昨晚真的很感谢你们的收留。”

    陆祈南他们最后跟莫家夫妇寒暄几句,便也跟上了步伐。

    “之牧,我觉得让乔宝儿再留一个晚上会比较好呢。”

    陆祈南几人行走在这崎岖泥泞山路,显得步履艰难,还得小心翼翼注意四周山体情况。

    君之牧握着她手腕力道收紧,像是没在意陆祈南的话,警惕地注视着四周,一步一步带着她向前。

    “她跟我一起。”他依旧是说这句话。

    君之牧深邃眸子落在身边这女人脸蛋上……把她放在身边才放心。

    乔宝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手腕被他紧攥着有些生疼,抬头看向他,“我,我其实可以自己……”

    “乔宝儿,你想都别想!”君之牧沉着声音,立即驳回。

    乔宝儿一脸郁闷,干嘛板着冰块脸,我连后面的话都还没说呢。

    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前面出现一条三米宽的浅河,原本这河是不存在的,应该是昨晚的大暴雨,大量的雨水夹杂黄泥从山上冲击而下。

    “不深,30公分左右,可以过来……”已经有人率先踏水越过了对面。

    乔宝儿看着他们一个个有序地越过浅河,正准备跟上。

    可她却被君之牧突然转身,动作利索,一把打横抱了起来,惊得大叫一声,“啊,你干嘛?”

    君之牧见她扭动着身子一点也不安份,气恼提醒一句,“你脚上有伤!”

    她没有再乱动了,被君之牧凝视着,莫名脸颊微红,她差点忘记自己手脚都有伤,沾水会发炎。

    君之牧1米85,自小练习泰拳格斗式,他身体很强悍,抱着她越过这条浅河,是很轻松的事。

    不过乔宝儿注意到,君之牧搂着自己的手力道很紧,每一步都走得很平稳,仿佛有些小心翼翼。

    这男人好像做任何事情都认真的态度,她侧着眸子打量他,说真的,他专注的模样很帅。

    “看什么?”

    君之牧低眸觉察到她有些心不在焉,随意问了一句。

    乔宝儿像是做了亏心事一样,立即撇过头去,“没什么。”

    然而就在她刚一转头,乔宝儿眼瞳赫然睁大,像是紧张极了,双手直接朝君之牧胯下伸去……

    “乔宝儿,你,你做什么……”

    下一秒,君之牧冷峻的脸庞怔住了,连脚步也停了下来,不敢置信地看着怀里的女人居然迫不及待地解着他的皮带。

    陆祈南他们听到君之牧这吃惊的语气,连忙回头看去,都傻眼了。

    “乔宝儿,你别太饥渴了……”

    陆祈南没好气地呛她,大庭广众之下,解男人的皮带,这妖女愈发胆大包天了。

    君之牧像是被她突然的主动惊住了,竟也没有阻止她。

    啪——

    乔宝儿没理会他们异样的表情,抽出了君之牧腰间的皮带,二话不说,使劲地朝右侧一棵果树猛地抽打下去。

    当君之牧他们看清楚的时候,这才注意到他们穿梭的这片果林园子树上有不少竹叶青毒蛇。

    刚刚那条一米左右,被乔宝儿的皮带抽打中了七寸,晕死掉地上了。

    “放我下来!”

    他们已经越过了那条浅河,乔宝儿从他怀里挣脱,一个劲小跑到这晕死毒蛇,抱起一块大石头,直接就朝这毒蛇砸了下去。

    见这蛇彻底死透了,她这才叉着腰,一脸傲骄,“想咬我!”

    而此时,乔宝儿身后那些男人个个目瞪口呆,就连君之牧眉宇都不由微挑。

    一般女人都很怕蛇,尤其这是毒蛇,她却偏偏……

    陆祈南率先大笑出声,“乔宝儿,你迫不及待解了之牧的皮带,英勇地保护了之牧,不愧是女英雄。”

    “你没瞅见这破蛇刚才攻击状态,就要朝我们飞咬过来了。”

    乔宝儿见他们个个都在笑话自己,有些恼羞成怒,朝他们气吼一声,“陆祈南,你再说一句,我抽你呀!”

    “得了,刚刚我们还担心她简直就是屁事,比我们还要凶悍,哈哈哈……之牧,娶妻当娶贤,卖萌撒娇的女人才可爱。乔宝儿你别太暴力了,小心之牧嫌弃你。”

    乔宝儿被他们调侃着,脸上一阵尴尬。

    她只是习惯了自己保护自己,装什么柔弱,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没人让她依赖,就只能坚强。

    君之牧的大掌揉了揉她脑袋,她回过神来。

    乔宝儿扬起头,竟对视上他似笑非笑的眸子,这是她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着这个男人在笑。

    “乔宝儿,以后要靠你保护我了。”君之牧像是心情不错,居然跟她开玩笑。

    乔宝儿脸蛋红了一片,只见他牵上她的手,继续向前行。

    虽然是暴雨过来,这座村子一片荒凉狼藉,但他们几人有说有笑,气氛倒是很欢快。

    “君之牧,我问你一件事?”乔宝儿见他心情很好,大着胆子凑近他一些。

    “我以后能不能给我们孩子取名呀?”她拽了拽他手臂,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君之牧倒是在听到‘我们孩子’这几个字时,微微有些失神,垂眸看着她晃着清亮的眼睛很是期待的样子,这模样真是有些让人想笑。

    他眸子蕴着极浅笑,“可以。”

    乔宝儿听他答应了,愈发激动紧拽着他手臂,“那如果是儿子的话,我想……”

    “我们的手机终于有信号了!”

    前面的人突然大喊一声,打断了她的话,大家的表情都很兴奋,因为手机有信号就能联系外界的人过来接他们,不必再走山路了。

    “裴昊然?”前方的陆祈南很快就接到一个电话,“昊然,我跟你说,我和之牧他们现在正在……”

    陆祈南正准备要报一个方位,可是裴昊然那边像是早知道他们被困在荒村的事,急切地开口,“我知道,我正赶着过去接你们……”

    “祈南,把手机给之牧,我有一件很紧急的事要告诉他。”裴昊然那声音显得非常奇怪。

    “什么事呀?”

    陆祈南听到裴昊然已经派人过来营救他们了,顿时心情也愉悦了起来,回头朝君之牧和乔宝儿那边看了一眼。

    嘻笑猜测着,“是不是已经查到了是什么人从医院里绑走了乔宝儿?我看那些家伙八成活不了了,之牧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不是那事,另外一件事情……陆祈南,立即把手机给之牧,很重要!”手机那头的裴昊然像是真的很急切,连声催促着。

    陆祈南听他这语气,不由眉宇微蹙着,什么事能比乔宝儿的事重要?

    不过陆祈南也不敢耽误,往回小跑,便将手机塞到君之牧手上。

    “昊然,他说有很重要的事……”

    君之牧他们知道裴昊然已经派人过来接他们,都停了下来原地休息。

    接过陆祈南的手机,君之牧表情清冷,“什么事?”

    他对所谓的重要的事,不太在意。

    裴昊然一听到君之牧的声音,倒是真的急了。

    连声开口,“之牧,我看见她时简直吓了一跳,我也不太了解……她亲自过去了,我劝不动……”

    裴昊然仿佛受了什么刺激,就连说话都有些乱了。

    君之牧正想让他冷静下来说清楚,可就在这时,天空飞来一部直升机,那躁音让他更加无法听清裴昊然的话。

    直升机很快安全降落在他们不远处。

    君之牧他们知道这应该是裴昊然派来接应他们的,只是下一秒,他们都很惊讶,直升机刚一降落,里面一位女人急急下了机,一脸焦虑朝这边跑来……

    当君之牧看清那张熟悉的脸蛋时,他的表情不仅仅是吃惊,他的视线愈发灼热,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之牧!”

    这清亮娇甜的声音,激动地大喊着。

    女人纤瘦的娇身躯扑入君之牧的怀抱,紧紧地抱着他,“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昊然让我在医院等你,可我一刻都呆不住了,我,”她激动地声音哽咽,眼角都渗出了泪。

    她脸蛋依偎在他胸膛处,无法压抑情绪,不断重复喊着他的名字,“之牧,之牧!我很想你,我很想很想你……”

    君之牧冷峻的脸庞僵怔着,只感觉胸口间有她的泪,一片温润……

    连抬手都有些轻颤,手指抚上她这张熟悉楚楚动人的脸蛋,沙哑的嗓音充斥着不敢置信,“你,你怎么会……”

    “柳依依——”

    陆祈南却像是见鬼一样,惊地大叫出声,“你,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

    乔宝儿就站在君之牧身侧,她看得非常清楚,这个女人……

    她就是君之牧那位‘去逝’的前女友。

    乔宝儿脸色震惊复杂,心口莫名有些不舒服,原本紧握着君之牧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