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对他的清冷疏离

    这几天君之牧都很忙,听说他到纽约出差了。

    乔宝儿因为他没在家,一个人霸着整张大床,很是享受,不过君老爷瞅她那眼神颇有些恨铁不成钢。还特意叮咛了,无论他多忙,周日一定要赶回来‘上课’。

    她以为君之牧不理会老爷子,没想到他居然答应了周日之前赶回国。

    “……搞不好是想念他国内的柳小姐了。”

    乔宝儿面无表情翻阅着娱乐杂志,说话这语气有些酸了。

    现在的柳依依简直如日中天,大红大紫,哪都能看见她的广告,这全是她家男人的功劳。

    “依依,自从吻痕那次绯闻之后,你一直在人气热搜榜内,今天粉丝已经破千万了,广告商预约排期……“

    经理人安妮一脸兴奋走进了化妆室,话说到一半,“依依,怎么了,心情不好?”

    化妆台前的女人完全没有了在镜头前那柔弱气质,她一脸怒色,扭头对身后的化妆师喝斥,“都出去!”

    此时化妆室里只剩下她们两人,经理人安妮想了一会儿,问着,“是不是自从上次你跳湖之后,君少就没过来找你?”

    听到这里,柳依依脸色愈发难看。

    安妮狐疑猜测着,“该不会是那天君少并没有留下陪你吧,我和陆少明明看见你们两躺在床上……”

    “别说了!”柳依依一脸气愤。

    “别这么生气,就算那天君少并没有留下陪你过夜,至少那天你故意跳湖里,他听到消息立即赶过来了,说明他对你还是用心的……”经理人缓声安慰她。

    “安妮,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特别担心君家那个乔宝儿……”柳依依咬牙切齿地开口。

    “乔宝儿?就是那个怀孕嫁入君家那个二婚的女人。”经理人怔了一下,随即不屑地低笑着。

    “依依,你根本不需要担心,那女人只不过是你的代替品,你想想,你这三年消失了,君少身边也没别的女人,他是因为太想念你,那夜才会把她当成你。要说呢,我觉得那个乔宝儿挺可怜的。”

    “不是!”柳依依眼底压抑不安,快速反驳一句,“安妮,你不知道……”

    说着,柳依依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犹豫着开口,“我,我以前跟君之牧在一起,可是我们,我们两从来都没有上床。”

    “什么?!你们从来都没有……”上床。

    这怎么可能,经理人一脸震惊。

    “我现在就特别担心,这个乔宝儿怀孕了,他们在君家日久生情,君之牧会把我忘记了,没有了君之牧,那以后我在圈子里怎么混呀……”

    柳依依一脸不甘,提起乔宝儿怀孕的事,眼神里毫不掩饰的嫉妒。

    为什么怀孕这事,被乔宝儿这女人撞上,如果当年怀孕的人是她,那么她早就是君家少夫人了!

    经理人拍了拍她肩膀安慰着,“君少以为你死了,所以才会让这个乔宝儿走运捡了便宜,听说只是领证,连婚礼都被君少亲自取消了,生完孩子她就没利用价值了……”

    她的话顿了顿,笑着,“你可不一样,你们两曾经是相恋的爱人,而且现在整个圈子谁不给你几分脸子,这都是君少跟上面打了招呼,一个男人能这样将你捧得大红大火,也足以见君少很宠你……”

    柳依依听到这里,秀眉扬起得意。

    确实她现在事业如日中天,没人敢得罪她。

    “话虽然是这样说,不过,我还是看那个叫乔宝儿的不顺眼,安妮,找个有机会替我提醒提醒她,谁才是君家真正的女主人!”

    柳依依阴鸷的目光狠狠地瞪着镜子中的自己,乔宝儿那脸蛋跟她那样的相似,内心总有些不安。

    周日,君之牧真的从纽约赶回来。

    “君之牧,你累不累?”

    乔宝儿与他刚从亲子准爸妈教室里出来,朝身边的男人问了一句。

    君之牧早上7点下的飞机,8点就陪着她‘上课’,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他眉宇间透着些倦意。

    不过,此时听到身边这女人居然问他累不累,他脚步顿了一下,狐疑地打量着她。

    “看什么?”乔宝儿被他那深邃的目光看着有些别扭。

    君之牧脸色复杂,立即转过头去,没有回答。

    关心我?这算不算关心。

    乔宝儿则觉得他很奇怪,猜着他大概是迫于家里老头的压力,不情不愿陪她‘上课’。

    “君之牧,我们到对面广场坐一会儿再回去。”

    她轻声开口,目光偸偸地注意着他透着疲倦的脸庞,她想,让他坐歇一会儿再开车回去。

    君之牧轻嗯一声,表示同意。

    两人并肩走广场走近,乔宝儿挑了树荫下石椅子坐下,君之牧就坐在她身边。

    春节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今天是14,明天就是15元宵,所以四周大红灯笼高挂着,一派喜庆。

    乔宝儿看着对面有小商贩在卖可爱灯笼,她有些激动地摇了摇他手臂。

    “君之牧,明天元宵,君家是不是也会挂小灯笼?”她眉目带着笑,追问着,“那明晚,我们是不是要吃汤圆?”

    可是君之牧听到元宵,瞬间脸色变得阴郁难看。

    仿佛元宵是不能说的禁忌词……

    乔宝儿也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你怎么了?”她不明白,他这表情好像积压复杂的……恨。

    君之牧没回答她,乔宝儿突然有些在意,可是她正想要追问之际,手机微信叮叮叮的传来了新消息。

    “这是谁?”

    君之牧随意地扫过她手机屏幕,却突然目光一凛,声音透着不悦。

    乔宝儿正打开微信的新消息,正想告诉他。

    可是君之牧想到一些不好的回忆,以为她心虚不肯说,眼神更加灼热。

    “这什么陆哥哥,情哥哥,乔宝儿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有夫之妇!”他那冷冷地语气,带着些警告。

    “这骚包是陆祈南呀。”乔宝儿抬头,有些生气反驳他。

    君之牧听到这名字,冷峻的脸庞怔了一下。

    他转头看向另一侧,声音奇怪,“哦。”他轻哦一声,刚刚误会她了。

    乔宝儿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计较,不过,刚刚君之牧好像受什么刺激了。

    “君之牧,我刚才说元宵……”她再次开口。

    “乔宝儿,你的微信号是多少?”

    君之牧却像是不想回答她的话,声音冷冷清清地转了个话题。

    提起乔宝儿的微信,她就很有意见了。

    “陆祈南脑袋让驴踢了,他居然说我的微信昵称没内涵呢……”她非常不满地投诉,将自己的手机递到他面前。

    君之牧看着这个‘无敌大宝’的微信昵称,眼神顿了顿,随即脸庞闪过不易察觉的笑意。

    乔宝儿分明就看见他在笑了,低眸,开始怀疑自己取的名字是不是真的太没内涵了。

    “喂,君之牧,你说我这昵称怎么样?”她凑近他,弱弱地问了一句。

    君之牧微挑眉见她这紧张的小模样,伸手大掌,揉了揉她脑袋,“很好。”他就这样,淡淡地说了两个字。

    莫名地,乔宝儿对上他这似笑非笑的眸子,脸颊微微染上红晕。

    他笑起来那模样真的很妖孽。

    看着这样的他,乔宝儿也不知怎么的,脸蛋越来越烫……

    “你脸红?”

    君之牧则突然眉宇紧皱,伸手在她额头探了探,表情有些严肃,“是不是着凉了?”

    乔宝儿很囧。

    “不是!”她心情有些凌乱,提高了嗓音,精神十足随意指着对面便利店,“君之牧,你帮我买瓶矿泉水,我口渴。”

    君之牧审视了她好一会儿,这才站起身,朝对面便利店走去。

    乔宝儿依旧坐在树荫下的石椅子上,看着他英挺的背影给她买水,莫名的心跳有些快。

    她伸出双手捧着自己红烫的脸颊,赶紧给自己降降温,免得被他怀疑是着凉了。

    整天跟个大帅哥在一起,真的很危险……

    “乔小姐……”

    突然身后的马道急切地停下了一部车子,一个女人从车窗探出头,朝乔宝儿喊了一声。

    乔宝儿听着这把娇甜的声音,脸色变得有些复杂。

    是她……

    乔宝儿不必回头也能认出这把声音,是那位最近红过半边天的大明星,柳依依。

    “乔小姐,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柳依依又朝她喊了一声。

    乔宝儿心情有些纠结,她一声声叫乔小姐,而不是君夫人,好像是特意的。

    不过,这是君之牧的柳小姐呢,她也不好得罪,从椅子上站起身,朝那白色的宾利走去。

    “有什么事?”她淡淡地问着。

    柳依依坐在车内,化了精致装容非常惊艳,正一脸微笑,“乔小姐,前段时间之牧在我那里过夜,落下了领带,我一直没机会还给他,你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替我……”

    过夜,落下的领带。

    乔宝儿听到这里,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可,可以。”

    乔宝儿看着车内的柳依依,莫名地,内心涌上一份卑微。

    柳依依见她这卑微的模样,唇角扬起傲慢,假装回头在车内找了找,抬头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开口,“啊呀,最近太忙了,领带好像又落在休息室里了……”

    “既然这样,那下次我亲自还给之牧就好了,不必麻烦乔小姐。”柳依依脸上的笑意更浓,透着些得意。

    乔宝儿站在路边,看着柳依依的车子飞驰离去……

    “站在这里做什么?”君之牧买了水回来,走近她身边关心一句。

    乔宝儿却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接过他手上的矿泉水,“谢谢。”

    君之牧眯起眸子,审视着她此时对他的清冷疏离。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