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整容?谁代替了谁

    “门没锁上!”这粗犷的嗓音带着气恼。

    “人呢!”

    柳依依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了之后,脸色也非常难看,立即跑了过来。

    整条走廊空荡荡的,没看见人。

    “刚才我好像看见这边有道黑影?”其中一人怀疑着。

    “可能是看错了,焰火这边很注重客人隐私,而且我们在35层有特殊保护……”

    “走廊和电梯里应该有摄像,这焰火是谁开的,我去找他!”柳依依一脸傲气,始终有些不放心。

    其它人听到这里,表情露出复杂之色,“依依,这家酒吧的老板可能有点……我听说,听说是君家那位少爷……”

    君之牧。

    不能让他知道,绝对不能!

    柳依依顿时眼瞳里闪过惊慌,很快她换上冰冷的脸色,朝这些演员大声说道,“你们记住我今天只是被强迫过来的……”

    其余的人都不解,但见柳依依竟这样紧张,便想到了什么?

    难道说,一直在她背后,捧着她的神秘金主就是……

    “你们还在这里傻站着干什么,给我去找!刚刚到底有没有人在门外偷听——”柳依依内心忐忑不安,对他们大吼大叫。

    “喂,放开我,我不认识你!”

    而此时,焰火第35层左侧走廊的男性洗手间内,乔宝儿正使劲挣扎着眼前的陌生男人。

    刚刚她站在柳依依的包间偷听,见里面的人冲出来要逮她,吓个半死,身后却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男人,拽着她就一个劲朝男性洗手间拖去。

    “柳依依!”

    那男人力道很大,他的声音沙哑,浑身酒气,神色不清的模样,右手掐着她脖颈,用力一推,乔宝儿后背抵着墙壁。

    “我,我不是柳依依……”

    乔宝儿整个人被他推进一隔洗手间内,窄小的空间,被这男人压制着她很难反击。

    她使劲地抵着他胸膛,可那男人情绪很激动,他双眼充斥着红血丝,狠瞪着她,乔宝儿被他看着,后背有些发寒。

    “柳依依,你这个贱女人——”

    他哑声喝斥一句,右手一伸,重重地将洗手间的门关上。

    乔宝儿对上他这仇恨压抑着欲望的眼神,心头升上一份恐惧,她连忙对着门外大喊呼救,可是没用,到焰火的都是‘玩家’,他们都不会干涉别人的私事。

    “啊——”

    她伸出手想要拦着门,却被门板夹着手指,痛得她大叫。

    最后咔嗒一声,这厚实的门板,上锁了。

    乔宝儿被困在这小空间里,十指连心,手指处疼得她脸色发白。

    而此时对峙着眼前这浑身酒气的陌生男人,她一脸惊慌,目光紧张地朝四周张望,可一时心慌地想不出办法来。

    “我,我真的不是柳依依。”她再次开口,希望这男人能清醒一些。

    可能对方情绪激动,根本不把她的话听进耳里,他的右手掐着她脖颈的力道不断地收紧,“柳依依,我的戏份被砍掉了,是你在背后教唆的对不对!”

    他看着她那眼神愈发深邃灼热,像是身体腾起了冲动。

    突然他将乔宝儿按压坐在马桶板上,“你个贱人,你别忘了,六年前你刚入行的时候,你还得跪下来给我舔呢……”

    乔宝儿惶恐看着他脱下裤子……那恶心的动作,惊地抓起一旁的卫生纸和支架就朝着男人砸过去。

    可是对方见她反抗,情绪就愈发激动,那男性沉重的身躯压制着她,乔宝儿坐马桶板上身体后倾,压抑着心头的害怕。

    “你说我砍掉你的戏份,我向你道歉,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乔宝儿快速说着,装假自己是柳依依跟头顶这男人谈判。

    “柳依依,你现在厉害了,圈子里谁不给你几分脸子,你想要什么角色广告都随手可得了是吗!”

    他俯视着她,那声音越说越激动,“贱人!”

    啪的一声,那男人厚实的巴掌朝她的脸颊狠地甩了下去。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傍上了君家那位少爷,你就仗着君之牧,所以在圈子里为所欲为了,”他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狰狞可怕。

    “听好了,现在不是我求你!而是你必须得听我的——”

    “如果,如果你不乖乖听话,我就将你整容,整容的事情告诉君之牧……”

    乔宝儿被他打得脸颊火辣辣的疼,这醉酒的男人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她听到‘整容’这两个字时,心底却震惊着。

    头顶那男人看着她这张美丽脸蛋,他血液燥热,眼底充斥着饥渴,俯下头就要吻上她的唇。

    “滚开——”

    乔宝儿侧过头,双手抵着推开他。

    “柳依依,你敢拒绝我,我立即去找君之牧说清楚,你并不是他要找怀表里的女人……”

    这男人后面威胁的话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乔宝儿屈起右手肘,狠地朝他侧脑门砸了下去,他瞬间昏迷了过去。

    乔宝儿使劲地推开身上的人,这昏醉的男人直接跌坐在洗手间的地板上,她站起身,这才长吁了一口气。

    “王八蛋,你给我去死!”

    乔宝儿一脸怒色,提起右脚,狠狠地朝这男人腹部踹了好几脚。

    如果不是这洗手间空间狭小,一般的男人也近不了她的身,“死猪头居然想碰我……”想想他刚刚差点亲上她,她就感觉恶心。

    不过,乔宝儿审视着脚边这昏死过去的陌生男人,眸子闪过深思,“刚刚他说柳依依是整容的?”

    柳依依六年前并不是长这副模样?

    娱乐圈里整容是家常事,只是……她为什么偏偏整容得那么像我?

    乔宝儿也没有多想,这焰火人龙混杂,她打开门,赶紧就跑了出去。

    然而乔宝儿刚离开洗手间,就听到一些吵杂的声音,仿佛是出了什么大事。

    走廊那边,电梯那边,个个包间,所有的人都涌了出来,彷佛被清场似的,客人们表情都有些茫然。

    “发生什么事了?”

    “是不是有火灾呀?”酒吧的贵宾忙乱地询问着。

    “很抱歉,35层出了一点事,请你们一个个井然有序地跟我们离开,我们会做出赔偿,这边请……”

    酒吧的服务员礼貌对着他们解释,那眼神在这里客人的脸上扫视,仿佛他们在急着在寻找什么。

    乔宝儿没有遇过这种情况,这感觉这群服务员看上去非常焦虑紧张的模样。

    她第一时间想到了陆祈南,可是她身边并没有带手机,她小步上前,想着,好歹陆祈南是这里的常客,这些服务员应该知道他。

    然而她还没有走近,却被人从身后一把拽住了。

    她被突然紧攥着右手腕,整个人被那急切的力道按压在墙壁上,她惊恐失措的还没反应过来。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她身前那张冷峻的脸庞,积压着怒不可遏的情绪,冷厉喝斥她。

    乔宝儿怔怔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君之牧,她脑子有些迟钝。

    而此时,走廊处的其它服务员以及客人都朝他们这边看来,一眼就认出了君之牧,整条走廊一片静寂,都没人敢说话。

    “我在问你,你为什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我不是说过不准你外出吗!”君之牧像是生气极了,咬牙切齿地重复问了一句。

    他扣着她手腕上的力道不断地收紧收紧,攥着她疼地回神。

    “很疼,放开我!”

    乔宝儿听着他这冰冷质问,心下有些委屈,这人莫名其妙地又骂她了。

    他看着她小脸痛地紧皱在一起,她右脸颊明显巴掌印,以及她左手伤着一片淤血,君之牧那脸色更加阴沉可怕。

    他冷厉的声音朝她喝斥,“乔宝儿,你就喜欢惹怒我是吗!你非得要给我找麻烦,你不知道顾及……”

    “孩子没事。”她咬唇反驳一句。

    君之牧那话立即止住了,孩子?以为只是孩子……

    他那双犀利的眸子狠狠地凝视着她,“你现在立即马上给我滚回去!从今天开始不准踏出君家半步!”那冷沉沉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乔宝儿对上他这双深沉冷冽的眼瞳,心瞬间凉了下去。

    “之牧,是我带她过来的。”

    陆祈南匆匆地跑了过来,他在电梯那边已经听到了君之牧教训她的话,有些听不过去了。

    他总觉得君之牧对乔宝儿太过于苛刻和……紧张。

    “你!”君之牧看见眼前陆祈南,脸色也不太好看,“谁让你带她出来了!我有批准你带她出来吗!”

    陆祈南听到他这冷冰冰的声音,惊愕着,他是真的很生气。

    “我要陆祈南带我出来的,”乔宝儿心里憋着一股气,立马就护着陆祈南身前,倔强地扬起头对视着他,“我要外出,我为什么要向你申请!”

    君之牧见她这模样,表情愈发阴郁了下去。

    乔宝儿侧着眸子,看见了拐弯处一道熟悉的身影,转身主动挽着陆祈南的手臂,“我们走!”

    陆祈南惊愕着,哪敢陪她走呀,君之牧肯定会宰了他。

    乔宝儿提高了嗓音,怒吼道,“人家过来找他柳小姐,碍什么眼呀!”

    君之牧确实是看见了角落处的柳依依了,他狠瞪着眼前的乔宝儿,迈开脚,直接朝柳依依那边走去。

    乔宝儿和陆祈南两人僵在原地,所有人都给君之牧让路。

    就这样,君之牧亲密搂着柳依依,在他们目送之下,离开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