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你跟她不一样!

    乔宝儿抱着被子,在床上很舒服地一翻身,突然睁开眼睛。

    已经上午9点了,紧张地从床上爬起来……

    她微怔间,又觉得有些奇怪,平时清晨5点就被女佣挖起来陪老头用早饭,今天怎么没人吵醒我?

    坐在床上,环视了一圈卧房,低眸下意识地看向自己身侧……

    他昨晚没回来。

    乔宝儿一想起君之牧,表情有些气闷。

    赶紧下床,到浴室那边洗漱,当她抓起毛巾擦脸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右手的夹伤已经好了许多。

    她秀眉微蹙,仔细检查自己的手指,凑近鼻尖嗅了嗅,好像有些药味。

    谁给我上药?

    “少夫人,你醒了吗?”此时,房门被女佣推开,端着一份清粥进来。

    “昨天晚上是不是叫了医生过来?”乔宝儿从浴室冒出脑袋,朝女佣问着。

    女佣快速将粥放在桌面,一脸担心,“没有,只是今天早上少爷让我们别吵醒你,少夫人你是不是身体哪不舒服了?”

    “我没事。”乔宝儿一时间脸色复杂。

    她将粥喝完之后,一个人窝在卧房里,思绪有些混乱。

    盘膝坐在床上,注视着自己夹伤的右手,是不是他给我上药?

    原来他今天早上有回来……

    那么他昨晚……昨晚他有没有跟柳依依在一起?突然很想知道。

    乔宝儿表情别扭,转身,立即抓起自己手机,搜索着柳依依的名字,立即就出来了一堆相关消息。

    刷着新消息,她表情一点点冷了下去。

    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一张抓拍的照片上,在焰火酒吧地下停车场,女人背对着镜头看得不那么清楚,可是那男人冷峻的侧颜……

    乔宝儿一眼就认出了是君之牧。

    “这么迫不及待,大庭广众之下……”她咬唇低喃着,心口有些不舒服。

    她凝视着照片,有些气恼,“眼瞎啦,这姓柳的有什么好,还是个整容的!”

    可是,君之牧偏偏就喜欢她。

    陆祈南还说过,他君少爷只交过一个女朋友,正是他宝贝的柳小姐。

    “她整容的事还是不说了,免得又被骂一顿。”乔宝儿心情烦躁,干脆将手机扔一边去。

    她刚将手机往床头一扔,门突然被打开。

    乔宝儿下意识抬头看去,门那边的男人也正看向她。

    四目相交,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复杂,沉默着都没有说话。

    乔宝儿率先转过头,爬到床头,像是在隐藏什么心事,她拿起手机立即将之前浏览的信息删除掉。

    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在查柳依依和他的绯闻。

    不想让他知道,不想……让自己更加卑微。

    君之牧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眸子定定地凝视着她,迈脚朝床边走近。

    “昨晚你为什么会跟陆祈南去焰火?”他突然开口沉声问着。

    乔宝儿听他提起昨晚的事,脸色一沉,“没什么。”她敷衍的回了一句。

    君之牧注视着她的眸子愈发深邃,他努力缓和语调开口,“不准去焰火……”

    “为什么!”乔宝儿猛地扬起头对视着他。

    “你不让我出门,是因为君家规矩?还是说,你怕我给你丢脸了?”

    乔宝儿一想起昨晚,还有刚刚那张‘车震’照片,情绪就有些激动和不服了。

    “你的柳小姐是当红影星呢,现在网络媒体杂志到处都是她那张脸,我跟她长得那么相似,为什么她可以……”

    “你跟她不一样!”

    他的声音说得很奇怪,却脱口而出。

    君之牧看着她,目光带着些复杂情绪,直接冷声警告,“我说不准去就是不准去!以后你外出都会有保镖跟着,乔宝儿,别整天给我惹麻烦,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盯着你。”

    她看不懂他此时眸底那冷沉沉情绪,只突然觉得有些委屈,每一次,他都是用不同的标准去衡量她与他的柳小姐。

    她不想跟他吵,她一直在提醒自己没资格去计较这些,只是有时候,心总是……

    心总是忍不住在意。

    他虽然很冷漠,但有时,他对她那份温柔,想要假装无视,却又贪婪地想要得到。

    乔宝儿低下头,眼眶有些微红。

    她下了床走到衣橱前换了件外套,便朝门外走去,“我下楼去陪爷爷。”她低弱地说着,那语气明显疏离。

    君之牧则目光复杂凝视着她,就在她刚走到卧房门口时,他突然喊住了她,“乔宝儿。”

    乔宝儿脚步顿住,却没有回头。

    等待着他的命令,反正他除了命令她,也不会有什么别的话。

    “那个蛋糕……”他莫名地问着,那语气包含着一些隐忍的情绪。

    乔宝儿听到‘蛋糕’这两个字,一个激灵,转身朝左侧客厅桌面看去,差点忘记了昨天订了个生日蛋糕。

    “那是我自己突然想吃买回来的!”她提高嗓音,像是在否认什么。

    君之牧听她这么说,表情微怔着。

    而乔宝儿则快步走到桌前,将这个特意预订的提拉米苏收拾起来,转身,直直地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

    君之牧微睁的眼瞳,目光复杂狠狠地看着她。

    乔宝儿不敢去看他阴沉的脸色,紧抿唇,大步越过他,直接下楼去了。

    而君之牧则走到垃圾桶前,看着里面已经破烂的蛋糕,微扬的唇角泛起一抹自嘲。

    以为她特意给我庆祝……

    “昨天是那孽账的生日,我们君家不过元宵节……”

    君家主宅大厅,君老爷子正悠哉地呷着茶,见乔宝儿陪他玩象棋,心情不错跟她聊起一些君之牧的事情。

    乔宝儿则不想听关于他的事,板着脸,假装不知道,“哦,是吗,原来昨天是他生日。”

    君老爷子看着了棋面,随意地下了一步棋,反问着,“昨天管家说你买了个蛋糕……”

    “被我扔了。”

    乔宝儿表情有些气愤。

    随即拿起一只‘马’毫不客气地将君老爷子的‘车’给吃掉了。

    “你!你做什么!”

    君老爷子痛失一只‘车’,立即不满地朝她吼,“你到底会不会玩象棋?”

    “战场无父子!”

    乔宝儿瞥了一眼这老头,觉得这姓君的都看着很不爽,“爷爷,你想悔棋吗?”

    君老爷子老脸都黑了。

    而在一旁的管家则失笑出声,“少夫人这棋技真不错。”他赞扬一句。

    “那当然,我钢琴更厉害呢!”乔宝儿一点儿也不歉虚。

    “钢琴?”

    君老爷子原本还有些不服气,不过,听她提起‘钢琴’倒是眼底闪过深思。

    “很喜欢弹钢琴吗?”

    “不喜欢。”乔宝儿自小就很活泼,她小时候被强迫练习钢琴特痛苦。

    “不过呢,我钢琴确实不错,我以前除了去奶茶店里打工,还时常被高级会所聘请去当钢琴师。”她说起以前打工的事,她颇有些自豪。

    君老爷子看着她,老眸若有所思,喃喃着,“要不买一台钢琴……”

    “少夫人,你在我们君家绝对不能弹钢琴,之牧少爷很讨厌钢琴声……”管家则紧张地开口,像是在忌惮什么。

    乔宝儿微怔了一下,注意到管家那脸色有些不寻常,而对面君老爷子也脸色凝重了起来。

    “为什么?”

    她的话刚问出口,却见对面两人齐齐抬头,眸色复杂朝主宅大门看去……

    乔宝儿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眼底有些惊讶,他没上班?

    君之牧像平时一样,一脸淡漠,似乎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右手拿着一份文件,直接越过大厅,朝二楼书房走去。

    “既然他不反对,那就买一台钢琴回来。”

    就在君之牧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时,君老爷子莫名地开口说着,乔宝儿总觉得这老头像是在盘算着什么。

    君之牧回了书房,分明就听到了他爷爷最后那句‘买一台钢琴回来’的话,脸色有些难看,甩上书房的门。

    “君少,昨晚焰火35层的监控都已经清查出来了……”接了一电话,焰火那边的负责人给他汇报。

    “昨晚8:05的时候,陆少带着少夫人从vip入口进入焰火,之后陆少遇见了宋总他们,叫了服务员送少夫人先上顶层……”

    焰火的总经理非常详细地说着,生怕遗漏了信息被责怪。

    “少夫人在35层突然走出了电梯,尾随着柳小姐,”

    说到柳小姐时,对方的语调有些犹豫,补充着,“柳小姐与她的其余五名艺人同事开了包间,他们在里面……嗑药,被少夫人看见了……”

    外面的人虽然不了解,但是跟随着君之牧的人,大都知道柳依依与他的关系,也正是这样,所以他们在看君之牧份上对柳依依都非常恭敬。

    关于柳依依磕药的事……他有点不敢上报,怕君之牧知道后会大发雷霆,又怕得罪柳依依。

    然而,君之牧并没有生气,反而冷着声音不耐烦地催促,“我让你查乔宝儿为什么会受伤了!”

    焰火的总经理有些愕然。

    这听起来,仿佛他对柳依依磕药,与别的男人乱搞关系一点也不在乎。

    “少夫人,少夫人被一个叫张志的男人误认了是柳小姐,拖进了35层的男性洗手间里……”他连忙紧张地说着。

    而手机那头的君之牧冷沉脸色,右手握着手机不断地收紧,“然后呢。”

    对方听他这语调,心底愈发紧张,努力缓着声音开口,“虽然洗手间内并没有监控,不过我们找到张志时,他昏倒在地……少夫人应该没有大碍……”

    “没有大碍!是不是要她浑身是伤才算出事了!”

    手机那头的君之牧极不满,冷厉地喝斥教训,“立即把张志找出来,还有焰火那边加强管理,别什么人都放进去!”

    “是,是……”总经理吓得连忙应和。

    突然又想到另外一件事,低声说着,“对了,君少,还有昨晚陆少带着少夫人过来焰火,其实是为了找你……”

    君之牧则表情一怔,她找我?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