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君少爷很宝贝的怀表

    车子下了高速,朝c市最大的私立医院开去。

    驾驶位的男人目光不时朝身侧的女人打量,忍不住开口,“宝儿,柳依依脸蛋跟你那么相似,她……”

    “她和我没有血缘关系!”

    乔宝儿面无表情,快速说着,“麻烦你在前面放我下车。”

    男人将车子停在边上,转头灼灼凝视着她侧颜,语气压抑着复杂情绪,“我只是关心你……”

    “易司宸!我说了不需要你的关心!”

    乔宝儿有些迫切地打开车门,想要出去。

    “乔宝儿,你没必要这样避着我,我对你真的没有恶意,如果我真的要害你,这三年我早就……”

    易司宸的话顿了顿,眼底涌上一份纠结复杂。

    他平缓着声音,“我只是想说,在圈子里混的女人无论外表有多单纯,她们都不简单,这个柳依依脸蛋跟你那么相似,应该是整容的,你要小心……”

    乔宝儿倒是有些意外,他这语气听起来确实像是单纯的关心……

    她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垂眸对视着车内的男人,一字一句地开口,“易司宸,你这次来c市应该是为了处理和叶茜的婚事吧,坦白说,我没那么大方去原谅,所以我不会祝福你们!但是,我也不会给你们添堵,请你记住,我们一刀两断了……”

    她将感情分得清清楚楚,如果爱,那就拼尽全力,可是这些过期的关心,她不会眷恋。

    而他坐在车内,微眯起眸子,狠狠地瞪着前面那女人一步步地走远……

    “乔宝儿!”

    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控制不住对着她背影大喊一声,“乔宝儿,我关心你并不是因为你是乔家大小姐,我只是……”

    只是因为……

    易司宸看着她消失在拐弯处,只是因为什么……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因为上次当着君老爷子的面答应了跟叶茜办婚事,所以第二天他与叶茜到民政局签字领证,这些天也忙着婚礼的事,一切都很顺利,只是他的心口莫名有些失落和不甘。

    易司宸气愤地朝方向盘捶了一拳头。

    车子的喇叭尖锐的哔了一声——

    透着他凌乱的情绪,很是烦躁,同时又迷茫着,仿佛有些真相被什么遮掩了,而他一直被什么欺骗算计了。

    而在拐弯角的乔宝儿深吸了一口气,“他抽什么风!”她紧皱着秀眉,有些气恼。

    不过,刚刚柳依依在包间里叫嚣着跟君之牧的亲密关系,他突然出现,倒让她少了些难堪。

    乔宝儿没有多想,收拾了一下心情,迈脚朝对面医院走去。

    她这次过来c市也只是为了看望医院里的奶奶,一会儿她就回a市去,这地方让她很闹心……

    当她来到住院部乔老太太的病房时,老人精神不错,她坐在病床上,见她推门而入,便露出一脸欣喜。

    “宝儿,你过来啦。”

    相对比老太太那一脸激动,乔宝儿表情淡淡地,“奶奶,你身体……”

    “之牧呢?”老人不等她问话,激动地探头就朝她身后看去。

    可是,见乔宝儿后面并没有其它人,乔老太太立即沉下脸,苍老的声音有些责备,“宝儿,你别整天冷着一张脸,惹君少爷嫌弃,别人会说我们乔家没家教。”

    乔宝儿僵在原地,想要反驳,却又把话咽了回去。

    乔老太太看向眼前这唯一的孙女,又忍不住想起往事,起伏的胸膛很是气愤,“当年都怪你妈太小气了,推了叶薇下楼害她流产了,我大孙子就这样没了!”

    “奶奶,那件事跟我妈没关系,是叶薇自己摔下去的!”乔宝儿紧咬唇,忍不住反驳。

    “叶薇怀着我乔家的种,她怎么会自己摔下去!”乔老太太见她敢反驳,黑着脸,那势利刻薄的脾气一下子上来了。

    上一代的人总是重男轻女,尤其是叶薇流产之后,身体落下病根不能再怀孕,乔老太太对死去的顾如晴更加痛恨,觉得乔家绝后了都是顾如晴害的。

    “奶奶,我有急事要回a市,你有什么需要就找护工……”谈及母亲的事,乔宝儿一刻也不想逗留。

    “等一下,我话还没说完呢!”乔老太太见她这么快就想离开,立即就不高兴了。

    “就你这性子以后怎么伺候君家那位少爷,你离了一次,还想被男人抛弃第二次吗,我们乔家也丢不起那脸——”老人开口便是冷嘲热讽的教训。

    乔宝儿站在病房门外,右手紧攥着包包不断地收紧力道,忍着。

    乔老太太不大喜欢她,乔宝儿的性子不及叶茜温驯会讨好人,她性子太倔,自小过于活泼,不像别的名媛那么乖静,除了长相,没一点能让老人满意。

    不过现在……

    好歹她这个孙女嫁入君家,想到这里,乔老太太语气也缓和了一些,“宝儿,你是我唯一的亲孙女,奶奶肯定是希望你幸福,只是有些话你可能不爱听,男人都喜欢像叶薇叶茜那样的女人,乖一点,温驯一些,这才讨人喜欢……”

    要她像叶薇和叶茜那样……乔宝儿听着眼底压抑讥笑。

    她扬起头,朝病床上老人看去,“奶奶,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赶回去a市君家学习怎么讨好那位君少爷……”

    说完,乔宝儿迈开步子,就直接走了出去,这一次她不再迟疑了。

    “站住,我话还没说完……”乔老太太也知道乔宝儿那倔脾气,见她直接走了,便对着她背影大吼命令。

    “生意上的事情要多帮着你爸……还有多利用肚子里的孩子,别让外面的女人钻空子了……”

    砰——

    直到乔宝儿顺手将病房的门甩上,那声音才渐渐減弱。

    她扬起唇角带着苦涩,“我真不应该过来看望……”真是恨自己心软。

    乔宝儿瘦弱的身板倚着医院的墙壁,阖上眼睛,调整情绪,“……回a市。”她对自己说了一句。

    君家那老头虽然整天板着脸,冷厉威严,但她真的情愿回君家去……

    她知道她没有家了,乔家除了想要利用她之外,什么亲情早已凉薄,她也知道,君家只是她的临时住所,但至少……

    她突然很想回去。

    从包包里拿起手机,想要订一张最快的回程机票,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手机里有一通未接来电和一则短信。

    是君之牧打过来的电话。

    【我在c市。】他的短信非常简短。

    “君之牧过来c市了。”乔宝儿心口有些奇怪情绪,他也在这边。

    目光复杂看着手机屏幕号码,犹豫了一会儿,轻触着回拨键,心情有些紧张地等待着对方接听……

    她想,第一句是不是要问他为什么过来c市,因为公务?还是找我?!

    他找我吗?!胡思乱想了一会儿,脸颊有些微红。

    可是,半分钟之后,乔宝儿立即沮丧地耷拉下脑袋,因为君之牧的手机没人接听。

    “干嘛,该不会是因为我之前遗漏了他的电话,所以他这次故意不接吧。”她闷闷地嘟囔着,告诉自己再打一次,他应该会接听。

    可是事实上,君之牧还是没有接听电话。

    乔宝儿表情别扭,“那我现在到底要不要等他一起回a市?”

    听着手机那头传来冰冷的机械忙音,抿了抿唇,给他短信留言。

    【君之牧,我在君临酒店入住……】

    叮叮叮……

    手机刚接到新短信,响了几下。

    可是手机的主人并没有察觉到,因为这部黑色的手机连同一件名贵的西装外套,被落在车子里了。

    “好像是之牧的手机响了?”

    陆祈南听到声音立即扭头朝车后座看去,转头看向驾驶位的裴昊然问着,“要不要把手机拿给他?”

    裴昊然目光看向c市第一高中学校大门口,垂眸想了一会儿,淡淡回了一句,“别打扰他了。”

    陆祈南抬头看去,君之牧下了车,一个人朝那所高中走去,他神色有些奇怪,明摆着不想被人打扰。

    既然这样,陆祈南他们也都不敢跟上去,这所高中有些回忆对于君之牧来说很沉重,六年了,他们几乎避而不谈。

    不过,陆祈南却注意到了君之牧右手上握着一枚金色的小物件,好奇拍了拍裴昊然的肩膀,“昊然,之牧好像很宝贝他那枚怀表……”

    裴昊然轻嗯一声,表示同意。

    他记得有一次,他们在焰火玩乐,君之牧不小心落下这枚怀表,那次整栋36层的焰火大厦差点被掀了。

    陆祈南神秘兮兮地凑近他,“喂,昊然你那次说见过之牧怀表里镶嵌的一张女人的照片,你说是柳依依,可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真的是柳依依本人吗?”

    裴昊然听他这么一问,倒是有些不确定了。

    那次他只是匆匆一瞥,想要多看几眼,君之牧便抢回去了,他看得并没有太仔细。

    “应该是柳依依,不然会是谁呢?”

    “依依,你去哪——”

    而这时,一位穿着学生戏服的女人激动地朝校门口跑了出去,完全不理会身后经理人叫唤。

    “之牧!”

    柳依依一脸惊喜跑到他面前,“之牧,你过来探班吗?”说着,她的脸颊不由染上红晕。

    君之牧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女人,却没有回答。

    只是凝视着她这张脸蛋,思绪有些飘远……

    柳依依见他凝视着自己,表情愈发娇羞,亲密地挽着他手臂,“之牧,你过来找我,我很高兴。”她笑得灿烂。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