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救我,救我的孩子……

    “等,等一下……”

    乔宝儿突然对着出租车司机叫停,可是不一会儿,又露出尴尬地表情,“不用了,继续开吧。”

    “小姐,你脸色有些苍白。”出租车大叔扭头朝她看了一眼,关心一句。

    乔宝儿笑了笑,“我没事。”

    她看向车窗左侧,只是表情有些失落。

    刚刚车子经过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时,她好像看见了君之牧开车交错行驶经过。

    好像是,好像不是……

    “我为什么要想着他。”她低下头,闷闷地嘟囔一声。

    回到了君临酒店的套房,看向墙壁上的时钟,已经晚上八点了。

    乔宝儿心情有些烦躁,突然又想起一些事,立即跑到床上抓起酒店电话打了内线,“你好,请问我出去这段时间有没有人过来找我?”

    听着电话那头酒店服务小姐礼貌的回复,她的表情愈发失落,“哦,好……谢谢。”

    君之牧并没有过来找我。

    亏她刚刚在奶茶店里,还担心君之牧赶过来找她,错过了呢。

    错过?她突然表情微怔了一下,我担心跟他错过了?

    莫名地有些悸动的情绪涌上心口,很奇怪。

    “他到底在忙什么?”

    乔宝儿坐在床边,转头看向自己的行李箱,犹豫着,“那我到底要不要等他一块回a市?”

    最后,她到浴室洗了一把脸,决定了,如果君之牧今晚不联系她,那么明天早上她就自己订机票回a市。

    “他总是那么忙,办公还是陪别人?”

    她知道君之牧是个大忙人,整个ip&g集团业务繁重,大项目一定要他亲自审批签字,时常见他在书房熬夜加班。

    她好歹也算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其实看着他这么忙,也有点心疼他,只是她不知道要怎么表达。

    乔宝儿侧躺在床上,右手翻转玩弄着手机,动作有些迟疑,“现在给他打电话会不会打扰他?”

    咚——

    突然腹部传来一波剧痛,痛得她立即蜷缩起身子,右手的手机随之掉落于地板。

    “啊,好痛……”

    她脸色苍白泛青,紧咬着唇,双手死死地捂着自己腹部。

    “痛——”从腹部传来一阵阵地剧痛,让她呼吸急促了起来。

    额角不断渗出冷汗,她身子颤抖着,用双手支撑着身体,想要从床上爬起身,可是没有力气。

    乔宝儿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为什么会这样……”她不明白,今天并没有乱吃东西,一切都很正常,为什么……

    她惨白的脸色,转头那模糊的视线看向掉落于地板上的手机……

    君之牧……

    她心底充斥着恐惧和无助,却在脑海里想起他的名字。

    憋红的眼眶,紧咬牙关,用双肘支撑着身体,一点点匍匐向床边靠近,伸出的右手颤抖着想要抓起地板上的手机。

    要,要找他,君之牧……

    紊乱的呼吸,虚弱的身体,乔宝儿在床上砰地一翻身,整个人摔在床底了。

    她顾及后背的磕疼,凌乱的发,冷汗淋漓,痛得唇瓣都被她咬出血。

    狼狈地向前爬,终于抓到手机,颤抖的手指在屏幕上划动了好几下,这才拨打了他的号码……

    “君……君之牧……”她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虚弱哆嗦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呼喊着他的名字。

    “君之牧……过来君临酒店,我不舒服,你过来……”

    “过去哪儿?”手机被接通了,却是一个女人接听的。

    那女人的声音娇娇柔柔,透着些暧昧,“之牧他正陪着我,我们很忙呢,他今晚在我这边过夜……”

    “乔宝儿,他现在没空理你,你有什么事需要我转告他吗?”

    嘟嘟嘟……

    乔宝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有些东西哽咽在喉咙处,憋着很难受……

    眼角流出一行泪,她狼狈爬在地板上,右手死死地紧攥着手机,有一种绝望和卑微。

    “啊——”好痛。

    腹部又传来了一阵强烈的剧痛。

    当她低下头看去时,乔宝儿整张脸都刷白了,惊恐地睁大眼睛。

    屏住了呼吸,却也压抑不住心跳的狂乱,眼前便是一片触目惊心的暗红,从她的腿间下涌出……

    “孩子……”

    她整个大脑都是只有一个想法,孩子……

    她苍白的唇瓣哆嗦,不断地喃喃着,像是受惊过度,害怕极了,已经忘记了身体上的这份疼痛,却被更大的恐惧所淹没。

    孩子,流产……

    她再次抓起手机,就连呼吸也变得断断续续,“君之牧,君之牧……”那份惊恐袭上心头,乱了心神。

    “救我,救我的孩子——”

    她几乎绝望地哭泣,对着手机呐喊,“柳依依,把手机给君之牧,给他,孩子!让他快点派人过来……”

    “你不要它,我要……”她害怕地声音,语无伦次地,“我可以自己抚养它……”

    “我不会打扰你们俩的生活,我求你们,救我……”她忍不住哽咽哭出声,那低弱颤抖的声音,卑微地哀求。

    救我,救我的孩子——

    【您拨打的电话号码已关机。】

    回复她的,却是这样的冰冷机械声音,一声声重复着,让她的心瞬间掉落于深渊里,仿佛永不超生。

    救我……

    她双瞳空洞地盯着腿间这滩暗红,鼻尖沉重是血腥味,整个房间,弥漫着一份死亡的气息……

    直到,直到她的眼睛被泪水染得模糊,看向手机的屏幕,颤抖的手指,想要拨打120,却突然止住了一切的声音。

    手机的屏幕是亮着的,而身边那女人却紧闭上了眼……

    整间套房,瞬间安静了下去。

    救我的孩子……

    “怎么了?”

    此时医院急诊室,女人躺在病床上,声音娇甜对着病房窗户那边的男人问了一句,她觉得他有些心不在焉。

    “我有要事。”

    君之牧抓起自己的手机,快速地瞥了一眼,并没有任何的来电显示,但是,莫名地心底很是烦躁。

    “之牧,你别落下我一个人在医院,我害怕。”

    她见他要离开了,立即惊慌地从病床上爬起来,也顾不及手上输液器,连忙扑到他的身上,“别走……”

    “柳小姐,你遇上车祸身体还很虚弱,今天晚上必须留院观察,不能离开。”护士见她从病床上起来,赶紧上前扶住她。

    可是柳依依非常执着,双手紧紧地握着君之牧右臂,那低弱的声音带着哀求,“之牧,别走了好不好?”

    君之牧转眸看向她这张脸蛋,表情涌上复杂情绪。

    护士小姐连忙劝说,“身为男友陪着自己女朋友也是义务,帅哥,你陪陪她吧,而且这次交通意外你也有责任。”

    就在二个小时前,君之牧开车刚驶离c市第一高中时,刚接起陆祈南的电话,却非常巧合地在拐弯口与柳依依驾驶的车子撞上了。

    “她身体情况怎么样?”他抬眸看向正走过来的医生。

    年青的医生朝柳依依看了一眼,再对视上君之牧冷峻的脸,淡淡说着,“身体没有大碍,脑子有些轻微震荡,右手腕骨折,暂时不能劳累工作。”

    “我的戏才刚开始拍呢,怎么可以休息……”柳依依眼睛里含着泪,一脸焦虑不安,“万一剧组嫌弃我拖累了进度,把我换掉那怎么办?”

    “……好好安慰一下你女朋友吧。”医生和护士随意地说了几句,便走了出去。

    柳依依被要求躺回病床上继续输液打针,可是神色焦虑,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心生爱怜。

    君之牧站在床边,冷峻的脸庞有些迟疑。

    低眸看向自己手机,那修长的手指拨打着一个熟悉的号码……

    一遍遍不断重复的手机铃声。

    却一直没人接听。

    他看着自己手机,脸上露出不耐烦,她故意不接我的电话!

    “之牧,你心情不好,是不是集团里有什么烦心的事?”病床上的柳依依,伸手紧握着他的大掌,声音虚弱地问着。

    “没事!”君之牧冷着脸手指轻触,直接将手机挂断了!

    “乔宝儿!”

    “乔宝儿,你怎么样,你醒醒!你别吓我——”

    紧锁的酒店套房被突然闯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刺激着他们的精神都紧张了起来。

    地板上那手机不断的响起,却又突然的断掉。

    所有人都看向上大床边的女人,以及,她腿下那滩触目惊心的暗红血渍……

    男人满心的焦虑冲了过去,蹲在她身边,一遍遍低声在她耳边呢喃,试图唤醒她。

    没有反应……

    乔宝儿紧闭着眼睛,惨白的脸色,冰冷的肌肤,狼狈匍匐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

    “乔宝儿,你要坚持,你要坚持住呀——”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现在大手抚过她冰冷的肌肤,这瘦弱的身躯仿佛下一秒就永远会离开这个世界,她仿佛再也醒不过来了。

    “乔宝儿,乔宝儿你要撑住,撑住听到没有!”他眼瞳里充斥着红血丝,目光紧紧地瞪着她这张容颜,大手紧攥着她手腕。

    救护车很快就赶到了,男人连同医务人员以最快的速度将她抬上担架,随着救护车急忙朝医院赶去。

    急救车哔哔哔响着,这声音听入心底总是带着一份惶惶不安。

    20分钟之后,车子顺利来到了急救室,医院里医护人员一阵慌忙连忙冲出来帮忙……

    “立即送去手术室……”

    “这必须要输血……”

    “病人家属呢!”

    如果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那或许,已经不再需要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