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君少爷,吃闭门羹

    “这次幸好送院及时……”

    “患者情绪非常不稳定,不能让她受到刺激,我们建议至少住院一周,还有关于出血……”

    “出去,出去啊——”

    病房里的主治医生话说到一半,病床上的女人突然神色紧张爬起身,苍白的脸色,唇瓣哆嗦着对着房门处大喊。

    病房内的医生护士立即扭头,易司宸则急急地跑到房门外,压低声音,“我说了,你别过来刺激她!”

    君之牧伫立在病房门口,那冷峻的脸庞是从未有过的复杂。

    “之牧,乔宝儿她可能真的很不舒服,我们晚点再来问……”身后的陆祈南劝说一句。

    他最怕君之牧当场发飙,有谁敢这样大声吼着让他出去。

    砰——

    病房的门被快速地甩上,居然就这样,将君之牧关在门外。

    而他却没有阻拦。

    君之牧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却也没有动作,看着眼前这紧锁的门板,突然沉默了起来。

    陆祈南则后背有些发寒,如果要闯进去,这普通的门板,他一脚就将锁踹坏了。

    “这件事以后别在她面前提起……”许久,君之牧突然沉声地开口,一转身,便大步朝电梯方向走去了。

    陆祈南表情怔了一下,看着他就这样离开,一时有些没回过神来。

    他吃了闭门羹,就这样走了?

    君之牧那阴戾的个性,他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宽容大量?

    乔宝儿住院两天一夜,大部分时间都是昏沉沉地,她不怎么说话,也没吃东西,就靠着注射营养液,而易司宸一直陪着她。

    “宝儿,你要喝水吗?”

    大概晚上9点左右,易司宸见她睁开眼睛,立即走到床边。

    乔宝儿目光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开口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用。”她缓声拒绝,而此时她的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

    “医生说了,在你血液里验到了少量的药物反应,这些药物能刺激神经,让人情绪失控,孕妇服用会导致……”

    “你回去吧。”她突然开口打断他的话。

    易司宸表情闪过复杂,“你可能觉得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目的,但是,没有!乔宝儿,你昨晚给我打了电话,我觉得不对劲才赶过去看看,我真的没有别的目的……”

    或许是过去做了太多对不起她的事,所以现在被她这样凝视着,易司宸心底就涌出一分惭愧和不安。

    “谢谢。”她垂下眸,简单地说了两个字。

    如果不是他,或许……我已经死了。

    她右手微微抓起白色的床单收紧,压抑着另一份情绪。

    【你昨晚打电话给我,我觉得不对劲,所以就赶过来看看。】这句话,听起来真的可笑……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意外按错键拨打给易司宸却捡回了性命,而君之牧呢,她甚至在求他们,她已经那么卑微的哀求,为什么这样绝情……

    易司宸站在病床边,注意到她眼眶有些通红,乔宝儿不擅长装作,她的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她很失望,气愤,还有伤心……

    为了什么?

    “你回去吧。”她低声重复一句。

    易司宸表情犹豫了一会儿,“可是你现在……”

    乔宝儿扬起头,勉强地笑了笑,“易司宸,上次我跳江里救你一次,这次你救我。既然这样,那我就大方一点祝福你和叶茜还有你女儿,新婚快乐。”

    她的话,让他表情尴尬。

    叶茜的事,是他劈腿在先。

    他突然声音复杂地开口,“乔宝儿,如果……”

    “这世界上没有如果,你走吧。”

    她眼瞳清亮,脸色也较白天好了许多,“易司宸,你或许从不了解我,但你不需要担心我,因为自从我离开乔家之后,我一直都只有自己一个人……”

    一个人生活着……

    就算只有自己一个,她也可以坚强。

    易司宸紧抿唇,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又觉得自己没资格。

    “对了,你出去时,帮我把房门反锁上,我不想看见一些人。”乔宝儿扯着被单,侧过身子像是又要睡一会儿,淡淡地补充一句。

    她并没有转身,只听到一些脚步声,随即便是房门反锁关门的声音。

    乔宝儿右手不自觉地抚上腹部,睁开的眼瞳没有焦距,迷茫地看向阳台窗口那边,思虑沉重……

    大概到了凌晨1点左右,一辆宝蓝色的玛莎拉蒂急急地停在了医院外。

    “乔小姐血液里的药物反应已经过去了,情绪也稳定了下来……”医院大堂院长和几位主治医生在等候着。

    “那孩子呢?”陆祈南忍不住问了一句。

    君之牧听到‘孩子’眼瞳微眯,朝他们扫了一眼,冷沉的声音,“无论孩子怎么样,告诉她一切都没事了!”

    院长和几位医生顿感压力,“君少爷,关于孩子的事,这倒是不必太担心,孩子确实是暂时保住了。”

    陆祈南听到这里,却有些不相信,“酒店套房里有大量血渍,这事不必隐瞒我们……”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们也正在处理,不过君之牧说不让乔宝儿知道,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我们在乔小姐的血液里确实是验到了药物反应,暂时不确定患者服用了什么药,但是这药量并不大,并不会导致流产……”其中一位主治医生连忙解释着。

    “那为什么会大出血?!”

    “是这样的,我们发现乔小姐患有宫颈息肉,这是一种比较常见慢性子宫颈炎,只是乔小姐现在处于怀孕期,情况会严重一些,而这次大出血是由之前的药物刺激,以及宫颈息肉引起的……”

    君之牧听到这里,莫名松了一口气。

    并不是因为孩子,而是……

    如果这个胎儿没了,那么他和她之间……

    “你们这暂时保住是什么意思?乔宝儿这个病很严重吗,之前她一直做检查为什么没验出来。”陆祈南女友众多,偶尔女人也会对他提起过怀孕事宜。

    “对于宫颈息肉我们现在选择用药物治疗,如果乔小姐的炎症不能消除,再考虑微创手术,这对女性子宫的损伤很小,只要好好要养身体,对胎儿影响不大。”

    说着,医生像是生怕君之牧责怪,立即补充一句,“乔小姐怀的是双胞胎,宫颈息肉是最近几天才发炎的,所以才没……”

    “双胞胎?”陆祈南没心情听他后面那一大堆专业术语,表情有些吃惊。

    可是君之牧听到双胞胎,表情却不太高兴的样子。

    他也没有再理会这群医生,直接迈步朝电梯走去。

    陆祈南和留下的医生面面相觑,“君少爷不喜欢双胞胎?”其中一位医生小声喃喃,一般人听到双胞胎都会特别兴奋。

    “双胞胎?”因为现在是凌晨时分,住院大楼这边也比较冷清,电梯里只有君之牧一个人,他低喃了一声。

    莫名地他就想起了之前在亲子教室里,看过的女性分娩血淋淋的照片,“要生两个……”那冷沉沉地声音,透着些意味不明。

    今晚跟昨晚一样,同样是凌晨时分,同样是这栋医院大厦,但至少没有那么烦躁。

    君之牧走到一间病房前,他静站了一会儿,这才伸手拧开门把。

    他想,她应该睡着了。

    或者她还在挂着点液,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他只是想趁着她睡着时,进去看看,可是,门被反锁上了!

    君之牧冷峻的脸庞一沉,使劲的转动着门把,卡住了。

    他表情闪过气馁,她就这么讨厌看见我!

    入夜,病房里的窗户并没有关紧,现在是初夏,吹进来的夜风有些潮湿……

    病床上的女人确实是熟睡了,突然一道身影站起身,朝窗户那边走去,动作轻柔将窗户关上。

    他走到病床前,替她扯了一下被子,因为房间里反锁着,之前也吩咐了这里的医生和护士不要进来打扰,所以此时,这房间里,只有他和她。

    他站在床边,目光复杂地凝视着她,突然像是鬼使神差似的,弯下腰,伸出的指尖轻抚过她唇瓣……

    突然很想,很想靠近她。

    俯下头,唇轻轻地吻上她……

    而她像是很敏感,突然侧过头,身边的男人像是心虚受惊似的,立刻站直身体。

    “之牧!”

    第二天清晨七点的时候,陆祈南赶来了医院,他想乔宝儿那个药物反应已经过去了,已经不会那么暴躁了,就过来看看她。

    没想到,看见君之牧坐在房门外的椅子上,他在这里坐了一整夜?!

    他没进去吗?!

    君之牧脸色不太好看,抬眸时,医院的医生开始上早班了,护士朝他们点点头,上前,轻敲了一下房门。

    “早上好,我们现在要进去……”护士小姐礼貌对着里面说了一句。

    陆祈南听到这里立即知道,君之牧被乔宝儿关在门外了……

    他觉得,君之牧耐心真的见长了。

    然而当房门被打开时,君之牧微睁的眼瞳,推开眼前的医生和护士便大步冲了进去。

    “你们!”他气愤地怒瞪着眼前的易司宸,他们一整夜在一起!

    就在这个反锁的房间里!

    乔宝儿已经醒过来了,她精神较之前好了许多,可是再次看向他时依旧板着脸。

    “想说什么?”她对视着君之牧,倏地冷笑,“想说我水性杨花,到处勾搭男人?”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