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暴怒,无法控制的爱

    “乔宝儿,我们也是关心你的病情,你没必要跟刺猬一样吧。”

    陆祈南觉得奇怪,乔宝儿的个性直率,虽然没有别的那些女人温顺撒娇,但也不至于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就是刺猬,你们这些大少爷的关心,我这种人消受不起,出去——”

    她清亮的眸子压抑着强烈情绪,对着门口的君之牧,板着一脸这副生疏冷然的姿态。

    “乔宝儿,你闹够了没有!”君之牧审视着她,他那脸色黑沉地难看。

    “我闹?!”

    乔宝儿想起那天晚上,眼眶泛红,极力压抑着情绪,咬唇自嘲,“君之牧,每次只要发生意外都是我胡闹。”

    “你又想教训我什么,说我胡乱吃东西,害孩子差点流产了,没有资格当母亲。还想说易司宸在这里陪我一夜,我们俩做了见不得光的事情,我水性杨花。我胡闹,每一次你都只会指责我……”

    她与他狠狠地对视着,“你看我不顺眼,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我给你打电话,我求你们,我也错了……

    “君之牧,我最错的事情就是相信你,”那晚上,她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他,真是可笑。

    她脑海里浮现出昨晚那一滩血渍,她不怕死,只是孩子,她不能让孩子流产。

    所以她不断地在手机里求他们……

    “君之牧你今天过来是想看看我死了没有,或者我肚子里这个碍眼的东西有没有流产掉是吗,那我告诉你,真不好意思,这个野种还活着!”

    ……不好意思,这个野种还活着。

    她的话,让在场的人都震惊住了。

    “你说什么!”君之牧那阴冷的声音,濒临爆发从齿间崩出。

    “君之牧,是你给宝儿用药!”

    易司宸却想到另一方面去了,黑着脸就冲到他面前,双手激动地拽着君之牧肩膀,“你有没有人性!她不会威胁到你跟柳依依在一起,你还想要了她的命——”

    “滚开——”

    君之牧一脸不耐烦,尤其是看着眼前的易司宸这副关心她的模样,“我说过,我和她的事你管不着!”

    君之牧像是气极了,扬起拳头就直接朝易司宸的胸口招呼过去,易司宸这文弱的贵公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拳头,痛地立即弯腰低嗷。

    “君之牧,你别自以为是君家长孙就可以为所欲为,如果乔宝儿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易司宸捂着痛疼的胸口,咬牙,半点也不妥协地警告一声。

    “你不放过我?”

    君之牧却冷笑出声,扬起的唇角嗜血残忍,一字一顿,冷声不屑,“就凭你,你想跟我抢——”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君之牧猛地将他一推贴近墙壁。

    君之牧阴戾的脸色,大步上前,右手擒住了他的喉咙。

    猛地一收紧,易司宸被他勒着脸色铁青,呼吸难受,挣扎着,可是抵不过他力道……

    陆祈南和那些医生们吓得连忙冲过去拉架,“之牧,之牧,你冷静点……”这个易司宸简直不要命了。

    “放开他。”

    病床那边突然一阵慌乱,乔宝儿脸色紧张地拔掉手上的针头,冲上前,便护在易司宸身前。

    “放开他——”

    她冷冷地重复一句,扬起头,对视着眼前的君之牧。

    “乔小姐,你,你暂时不能下床……”护士不太敢靠近,站在身后哆嗦叮咛。

    一时之间,这病房气氛凝重窒息,她与他对峙着,她的眼神充斥着敌意,仿佛他不放手,她就会跟他动手。

    陆祈南头皮发麻,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君之牧却突然松开了易司宸,转身就直接走了。

    “你怎么样?”乔宝儿立即扶着易司宸,低声问了一句。

    易司宸脸色不太好看,想要说自己没事,可是他喉咙受损暂时发不出声,虚软的身体无力,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那已经离开的男人隐约听到了她关心的话语,右手收紧的拳头,青筋暴跳,像是压抑着极大的怒火。

    陆祈南心下一惊,看着君之牧那冷沉沉的背影,顿时不太敢跟上去。

    当陆祈南硬着头皮打算上前劝说几句时,发现有人撞枪口了。

    而且让他意外,居然是她。

    “之牧,昨晚你突然离开,你到哪去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柳依依穿着医院的病服从电梯走出来,立即走到君之牧身侧挽着他手臂,那柔柔弱弱的声音透着关心。

    “昨晚,你在陪她?”陆祈南声音显得生硬。

    昨晚,君之牧在陪着她……

    看向眼前的柳依依,心情有些复杂,尤其是看见她这张脸蛋……

    君之牧那阴沉的脸色,没有了耐心去应付女人,他猛地抽回手,“走开!”

    说着,他大步走入电梯内,左手气恼地朝地下负一层按下,电梯门缓缓地关上。

    陆祈南赶紧走入电梯内,而柳依依站在电梯门外,她紧抿着唇,双眸泛着泪光定定地看向电梯内的男人。

    “之牧,之牧……”

    她低低唤着他的名字,那模样想接近他却又不敢,特别惹人生怜。

    “柳依依她也生病了?”陆祈南莫名地有些不忍心,问了一句。

    电梯门已经紧关上,正在下行。

    君之牧冷着脸,没有回答他。

    这窄小的电梯里,空气太沉重了,陆祈南很不自在,他犹豫了许久才开口,“我觉得,乔宝儿她可能误会了什么……”

    刚刚她对视着君之牧那眼神分明带着敌意,还说,野种没死之类的话……

    “之牧,虽然乔宝儿跟柳依依长得相似,但是她们的个性……”原本陆祈南只是想帮乔宝儿说几句好话。

    可是没想到,君之牧像是被什么触动了,转眸,冷厉低斥,“长得相似!”

    “至少柳依依比她乖,比她听话——”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君之牧气愤地踏着大步走了出去。

    而留下陆祈南一个人脑子有些懵杵在电梯内,他刚才……

    坦白说,陆祈南从穿开档裤的时候就认识君之牧了,却从未见过这样情绪失控的他。

    就在电梯门要再次关上的时候,陆祈南郁闷地走了出去,喃喃着,“应该不是,他怎么可能做这么幼稚的事……”

    君之牧拿柳依依故意让乔宝儿吃醋?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陆公子脑子里闪过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

    “这不可能吧……”陆祈南开始有些不确定了。

    陆祈南心底很挣扎,想问,又不敢。

    他走到车子前,见君之牧直接坐在驾驶位,他平时不怎么开车。

    正当陆祈南迷惑之际,君之牧声音冷冰冰地朝他催促一句,“车钥匙。”

    他刚将车钥匙递上前,还没拉开后座,君之牧阴沉的脸色,转动着车钥匙,猛地一踩油门,车子咻地一声,飞驰离去了。

    陆祈南怔愣地看着这车屁股……

    “去哪儿?”

    喂,好歹跟我说一声啊!

    陆公子杵在这医院的地下停车场感觉特没脸子,默默地掏出手机给他另一个损友打了个电话,“裴昊然,开车过来c市第二人民医院……”

    说着,陆祈南还不忘提醒一句,“如果你遇上了之牧,最好小心点。”

    刚刚君之牧那阴沉沉的气场实在是寒渗人,他去哪?找人?

    吱——

    那刺耳的刹车声,宝蓝色的玛莎拉蒂突然横冲向人行道,吓着前面的一群女人大惊失色。

    “上车!”

    不等眼前这群名媛惊慌大叫,车内率先传出一把阴冷极不耐烦的声音。

    这把声音……

    叶薇和叶茜听入耳里,顿时脸色更加惊慌了。

    君之牧摇下了半截车窗,那冷厉的目光直视着叶茜,分明带着命令。

    叶茜突然有些腿软,可是他这强势的态度,叶薇朝她推了推,压低声音,“按他说的去做。”

    “君,君少爷,你找我有什么事?”叶茜没有办法,颤抖地拉开后座。

    君之牧冷着脸,打着方向盘将车子朝高速道驶去,越开越偏远,而她心也愈发沉了下去。

    “刚刚那男人是谁?”

    车子刚离开,与叶薇一同的几个名媛这才敢小声询问着,“刚刚那男人好像在哪见过……”

    “叶茜是怎么认识那男人,他专程过来接她?”还有些女人声音透着些羡慕。

    而叶薇看向那车子离开的方向,紧抿着唇,脸色凝重难看。

    他到底想做什么?

    “君少,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叶茜努力平静着声音再次开口。

    三十分钟后,车子停在c市郊外荒凉的半山腰。

    “你觉得呢?”

    君之牧侧过身,那双深沉的眸子正好与她对视上,淡淡地声音听不出喜怒。

    不知为何,被他这样凝视着,叶茜脸颊微微一红。

    任何女人被这样的男人凝视着,都会不自觉地羞涩。

    “君少,我……”叶茜紧张地开口,目光瞥向车窗外……

    “你以为我会像外面那些人一样,开着车,带着女人过来这里玩车震……”君之牧冷笑出声,他突然想起了一些回忆,眼底蕴着憎厌,“女人真是贪婪,恶心。”

    他自小就讨厌女人,特别恨……

    叶茜听到他的讥讽,脸色一阵白。

    这半山腰,原本就是情侣偷情,野战苟合的胜地,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叶茜警惕地看着他,小心开口,“那你找我到底……”

    “易司宸现在在医院,你连缠着自己男人的本事都没有,那我还留着你做什么——”

    君之牧直视着她,那阴沉沉的声音,极力地压抑着一份暴躁。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