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爱上你不应该爱的人

    最近一周,乔宝儿每次经过书房时,总是目光复杂瞪着那厚实的门板,她想进去。

    书房里的旧文档,让她心底充满了各种猜测。

    可她一直都没有机会。

    听说集团五十周年庆,君之牧也特别忙,这几天她看见就连陆祈南他们也时常过来,他们几人在书房里商议很晚才离开。

    “威尼斯新公司的开幕式,我并没有到场……”

    他们刚用完早饭,君之牧的手机又开始忙碌地响起了。

    手机那头传来一声汇报,君之牧脸色不好看,冷着声音开口,“这点小事你都处理不好!”

    乔宝儿听到他声音蕴着怒意,不由抬头朝他偷偷地打量。

    公司那边似乎遇到一些麻烦事,君之牧对公务都比较随性,他很少会为公司的事动怒。

    “是不是老周那些人……”就连坐在沙发中央君老爷子,也抬眸朝他看去。

    君之牧脸上带着薄怒,并没有回答老人的话,直接将手机挂断了。

    “老周他们毕竟在公司呆了三十年了,事件别做得太绝了。”君老爷子意味不明地叮咛着。

    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集团由君之牧掌权,他这个退休的老头也不会过多干涉。

    君老爷子突然转头看向身侧的乔宝儿,“宝儿,你学过交际舞吧,今晚是ip&g集团五十周年的酒会,第一支舞需要你陪……”

    “她不去。”

    君之牧突然清冷地开口。

    乔宝儿微怔了一下,表情有些复杂,低下头也没有反驳。

    ip&g集团五十周年酒会必然盛大,酒会第一支舞应该是由君之牧和他的女伴开舞。

    很明显君之牧的女伴,并不是她。

    他的女伴,应该是柳依依。

    乔宝儿陪老人坐了一会儿,就回卧房去了。

    她并不是刻意去关注那姓柳的女人,而是最近柳依依的微博晒出了一张三年前的婚纱照,很快又成为了城中热门话题。

    因为照片里的男人,那冷峻侧脸‘疑似’赫赫大名的君家长孙,ip&g集团总裁。

    媒体不太敢报道君之牧的事情,所以这一次柳依依主动晒出‘疑似’君家少爷的婚纱旧照,相当让人震惊,还有人猜测称柳依依早已低调嫁入豪门。

    “怪不得她这么讨厌我。”乔宝儿坐在床上刷了一下手机,就躺下对着天花板发呆。

    如果她不是意外怀了君之牧的孩子,她想,柳依依适时归来,君之牧肯定会娶她。

    乔宝儿下意识地右手抚过自己腹部。

    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可能她比较瘦,虽然怀着双胞胎,看起来但并不明显,不过她的手掌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小生命。

    “因为怀孕,所以他娶我。”这段婚姻终究会结束,而且很快。

    想起君之牧,莫名地,她竟有些不舍的情绪。

    乔宝儿脸色一惊,连忙爬起床,强迫自己别去想他。

    而这时,床边的手机突然响起。

    乔宝儿看向屏幕显示的号码,是她小姨顾如烟疗养院打过来的电话,立即按下接听键。

    她还没开口,手机那头的护士小姐便快速说着,“乔小姐,你小姨昨天突然晕倒……”

    “我小姨她现在怎么样,为什么无端端会晕倒了……”乔宝儿立即焦急了起来。

    顾如烟已经在那家疗养院住了两年了,院里的医生护士与她们都很熟悉。

    “乔小姐,你不用太担心,顾阿姨并没有大碍,我只是按着规矩跟你说一声。”

    “昨天就应该告诉我。”乔宝儿并没有责备的意思,她只是很担心。

    “顾阿姨昨天坚持不让我们联系你,”护士小姐语气有些为难。

    说着,护士叹了一口气,如实告诉她,“我也不太清楚情况,顾阿姨最近身体情况好转了许多,昨天她一个人在病房里看着电视,突然对着一则娱乐新闻大骂,然后血气上冲就晕过去了……”

    “什么新闻?”乔宝儿一脸迷惑。

    “我已经知道,你跟易司宸离婚的事了!”

    顾如烟抢过了护士的电话,那声音带着少有的怒意,“宝儿,你离婚的事,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如果不是我在电视机里看见易司宸跟那姓叶的贱人的婚礼报道,你打算瞒我一辈子!”

    乔宝儿听到顾如烟的声音,有些惊喜,又很内疚。

    “对不起。”她表情心虚。

    “小姨,我不是故意,我只是……”她紧张地解释,顾如烟个性温文,极少这样冷着声音说话。

    “宝儿,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我气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气我自己心脏不好拖累了你。”

    顾如烟声音很激动,右手紧握着电话,“我知道,你担心我的病,不敢跟我说。可是,易司宸为什么会跟你闹离婚了,为什么他偏偏娶了叶茜,是不是那姓叶的两姐妹又欺负你找你麻烦了,我姐都已经被她们逼害死了——”

    乔宝儿想起自杀的母亲,情绪愈发低落。

    “小姨,我三个月前就已经离婚了,我的事你不要去操心了,”她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着,“我已经不喜欢易司宸,他娶谁也跟我没关系了。”

    “宝儿,我知道你这几年嫁入易家并不开心,你不跟我说,我也知道。”

    顾如烟声音淡淡,带着忧伤,“你跟着我一起离开乔家吃苦,我什么都帮不了你,现在我就怕你为了我的病,委屈了自己。”

    “我没有……”乔宝儿几乎下意识地反驳。

    “宝儿,别爱上那些你不应该爱的人,你会很痛苦,平平凡凡地过日子反而是一种福气。”顾如烟并没有再追究,只是她的眸子压抑回忆,她知道这种苦,不希望她也犯错。

    乔宝儿握着手机,低眸看着自己腹部。

    “我知道了。”她轻应了一声。

    挂断了电话之后,乔宝儿目光复杂环视着这间奢侈宽敞的卧房,还有床上,他的枕头。

    “君之牧。”她在心底低喃着这个名字。

    乔宝儿不得不承认,要爱上他这样的男人,真的很容易。

    算不算爱呢,她也不清楚。

    不过,她应该有一点点喜欢他,无论怎么否认,她确实在心里在意着有关于他的事情。

    君之牧,是不应该爱上的人。

    她不会让自己陷得太深,就算是喜欢,也不愿意说出来。

    君之牧跟叶茜到底有什么关联,他为什么要帮叶茜,这件事,她很在意。

    在卧房里想了许久,突然起身,再一次不死心地去了书房那边。

    扭了扭门把,锁住了。

    这周,她已经尝试好几次了,都没有机会进去。

    今晚是ip&g集团五十周年庆,君家上下都充满着喜庆,就连君老爷子和老管家都出席,而乔宝儿依旧宅在家里,她没去,因为君之牧强调她不需要出席。

    君之牧不太喜欢她出门,或许,他觉得她出去会给他丢脸。

    “乔宝儿没过来?”

    ip&g集团周年庆的酒会在戈登酒店举行,慈善活动,巨商名流,当红影星都纷纷到场祝贺。

    晚上7点,酒会还没正式开始,陆祈南和裴昊然他们已经提前到场,在特定的包间里喝酒,闲聊。

    “之牧,你不让她出门?”

    陆祈南朝对面沙发的男人看了一眼,随即递给他一杯红酒。

    君之牧接过他的酒杯,却沉默着没说话。

    陆祈南耸耸肩,对于他不解释已经习惯,不过,“等会酒会正式开始,你要开舞,今晚谁是你的舞伴?”

    秘书,名媛,影星,会场那边的女人个个都期待着,只要君之牧愿意,他不缺女人。

    “该不会是柳依依吧。”陆祈南表情郁闷喃喃着。

    柳依依是君之牧今晚的舞伴?

    “萧杰开舞。”君之牧清冷地说了一句。

    五十周年庆的酒会,就连君老爷子,以及各大股东都过来了,君之牧却让集团副总跳第一支舞。

    听起来不太符合规矩礼仪,不过君之牧说可以,那就可以。

    ip&g集团五十周年庆,君之牧却不太在意的样子,不过也没什么事能让他上心。

    陆祈南倒是突然想了另一件事,“对了,之牧,柳依依最近连续收到威胁的匿名信,有一封还是用血写的……”

    柳依依是他旗下的艺人,尤其跟君之牧有些暧昧关系,所以陆祈南也多注意了一下。

    “她的事不需要跟我说。”君之牧淡淡应了一句。

    陆祈南有些意外,他像是对柳依依的事没有兴趣。

    “乔氏的资料查得怎么样?”君之牧没去理会陆祈南,突然想起另一件事,直接朝裴昊然问了一句。

    裴昊然正在使用笔记本电脑,修长的手指快速熟练地敲击,“我将资料传给你。”

    说着,裴昊然朝对面君之牧看去,想了一会儿,“真的要帮乔文宇?”

    c市所谓的首富,其实已经债务高台了,乔家说要转型,其实就是想让君家融资救仓。

    “看这情况,这笔资金可不少呢。”

    裴昊然看向笔记本里的数据,意味不明地问了一句,“这真的值得吗?”

    “盈损也不止是眼前,乔氏那边根基也算是很稳,”君之牧突然拿起桌面一杯红酒晃了晃,抿唇浅啜一口。

    “……有些事,只有当两者之间纠缠上了关系,那才能拿捏在掌心。”他说得意有所指,仿佛在谈公事,又仿佛暗指着另一些事情。

    陆祈南微睁大眼睛看着他,在心底只有一个想法,幸好他不是君之牧的敌人。

    裴昊然倒是笑了笑,“我发现乔文宇似乎不太乐意让你帮助。”这真是奇怪。

    “可能是害怕之牧。”陆祈南喃喃着。

    自从君之牧空降ip&g集团,他用了三个月时间,以强势狠戾的手腕,将这个庞大的集团帝国进行了大换血。

    现在圈子里,无论是新晋还是长辈,都对君之牧很是忌惮。

    裴昊然知道君之牧公然挑衅了众怒,他扳动了一大批人的利益,提醒着,“之牧,我听说上周威尼斯分公司那边出了血案,注意安全。”

    那些被赶上绝路的人,什么都做得出来,所以出门都得多带些保镖。

    君之牧余光瞥向墙壁上的时钟,他对这场盛大的酒会没兴趣,突然想赶回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