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恶魔的女人

    乔宝儿偷偷地来到了酒会会场。

    其实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过来,只是心底有些在意和烦躁。

    她想,ip&g集团周年庆酒会,君清雅和易司宸他们一定会出席,那么叶茜也有可能会过来。

    她很想知道君之牧与叶茜之间,到底隐瞒了什么。

    难道他帮着叶茜,计算我?

    让她失望,叶茜今晚并没有到场。

    酒会已经正式开始,“台上那位就是ip&g集团现任总裁……”她身边一位陌生男人,手指着主席台那边,低声说着。

    随即,他低头看向乔宝儿笑了笑,“柳小姐,听说你和他是恋人关系。”他笑得随和,仿佛只是单纯地好奇。

    乔宝儿脸色有些尴尬,这个男人将她认错了,以为她是柳依依。

    没办法,她没有酒会的请柬,只能蒙混。

    此时,会场的灯光被调暗,君之牧站在主席台上发言,聚光灯打在他的身上,衬托着他卓绝的气质,瞬间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乔宝儿站在人群中,偶尔能听到一些女人小声讨论,这些女人一脸爱慕看着台上。

    她与他的距离算不上远,不过这一刻,乔宝儿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差距。

    她跟他之间的差距,让她想起了顾如烟之前叮咛的话。

    君之牧就是那种,不应该爱上的男人。

    爱上他,注定会万劫不复。

    这样的男人,会属于什么样的女人呢。

    乔宝儿不知道,不过,那个女人绝对不是她。

    就在她思虑的时候,突然台上有一道灼热的目光朝她这边看来。

    当她看向他深沉的眼瞳时,乔宝儿整个人震了一下。

    君之牧的发言简短,他快速将麦克风递还给主持,像是发现了什么,迈脚便大步朝台下走去。

    “之牧。”

    这轻柔的声音,他刚下台,便被一个女人扑入怀。

    远处的乔宝儿表情怔愣着,只是迟疑了一秒,转身,就直接朝会场门口走去了。

    “我到底为什么要过来……”乔宝儿低着头,脚步有些快,小声自嘲。

    “走开!”

    君之牧声音冷沉沉,透着不悦。

    “之牧,我最近收到那些匿名恐吓信很可怕……”柳依依紧挽着他手臂,声音带着声音低低柔柔,让人生出一份爱怜。

    “柳小姐,请你别烦我!”

    君之牧一脸不耐烦,没有半分怜惜,猛地将她推开,“走开——”

    他有些急地朝之前那位置看去,没有。

    难道看错了?

    是柳依依,不是她?

    “之牧,你这么快就回君家?”

    陆祈南与君之牧一同离开会场,直接乘着电梯到地下停车场。

    刚刚他看见了,柳依依主动投怀送抱的场面,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情。

    君之牧神色冷然,没有回答他,此时两人并肩朝车子的方向走去。

    因为君老爷子今天也在酒会会场,所以君之牧让所有的保镖都跟着老人,免得他爷爷有什么闪失。

    陆祈南拿出车钥匙,摇控按响了一下,“之牧,你为什么不让乔宝儿出门……”他一边说着,伸手正要打开车门。

    “君之牧!”突然一把阴森森的嗓音响起。

    随即,便伴随着一声尖锐刺耳的枪声。

    嘭——

    “趴下!”君之牧几乎在同一时间,急切地朝陆祈南大喊一声。

    陆祈南脸色大惊,连忙侧过身子,两人隐在车身下,那子弹嘭嘭嘭地打入了车身金属,发出惊心动魄的声音。

    “君之牧,你给我出来!”

    对方穿着一身西装笔挺,看起来像是精英人士,但此时他神志失控似的,面目狰狞,眼瞳里充斥着红血丝,右手持枪,迈着大步朝他们走近。

    “君之牧!!!”

    他似乎很仇恨这个名字,一声声的咆哮着,如同地狱里来的死神,今天一定要了他的命!

    而此时,躲在一辆白色宾利后面的乔宝儿,她吓得脸色发白。

    怎么办?

    她走出电梯,想要开车回君家,怎么会想到遇上这种可怕的枪战,那个男人想要杀了君之牧……

    乔宝儿身子忍不住地颤抖,脑子里一片空白,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要想办法帮助他们。

    可是抬眸,看向对面的反光镜,她看见了那个男人神色狰狞,右手紧紧的握着枪,步步逼迫,快要到君之牧那边……

    嘭——

    子弹从枪口飞射而出,那可怕震耳的声音,吓得她脸色一阵白。

    不要——

    乔宝儿几乎听到自己在内心里大声地呐喊,她脚有些发软,颤抖的身子就要朝他们那边跑去……

    然而,她刚迈出步子,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之牧,今天是公司周年庆,见血不吉利。”不一会儿,偌大的停车场里传来了陆祈南的声音。

    他的语气平缓,听起来没有太多惊慌情绪,乔宝儿探出半边身子,表情透着迷惑朝他们那边看去。

    随即,她松了一口气。

    幸好,他们没事。

    那位持枪袭击的男人,被君之牧反压制在车子上,君之牧右手扣着他双手,左手压着他后脖颈。

    “想杀我?”

    君之牧问出这句话,声音清清冷冷,像是对刚才那惊悚的场面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君之牧,你不得好死——”

    那男人失控地大吼大叫,那声音尽是憎恨,他使劲力气的反抗。

    然而,他的枪已经掉落于地,被君之牧压制着,只是徒劳。

    “你爸的死跟之牧没有关系。”

    陆祈南对于这种场面也并没有太震惊,他们也并不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看清眼前的男人,顿时能猜测到缘由。

    “我爸都是他害死的!君之牧你这冷血禽兽,是你,你害死了我爸!”

    那男人的脸被压在车窗玻璃,脸庞被挤压的变形,吐出的声音,阴森森,愤怒地咆哮。

    “我爸为ip&g集团工作将近三十年,君之牧你今年突然空降集团总裁位置,你为了巩固自己在集团里的权力,不惜打压这些为集团卖命的老臣子。”

    “君之牧,你这个冷血无情,狼心狗肺的恶魔,你不得好死,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咔嗒——

    君之牧朝陆祈南示意,右手拿过枪,非常熟练地将枪支上膛,冰冷的枪口抵着他的太阳穴。

    他像是一点也不介意对方的咒骂,反而冷笑一声,“……你想下去陪那个没用的老东西。”

    那男人脸色一阵刷白,太阳穴处那冰冷可怕金属触感,让他本能地颤抖。

    “君之牧,你,你别太嚣张了,有很多,很多人恨不得让你死,死……”他强压着心底的惧怕,哆嗦着大喊。

    君之牧的手腕太狠,他做事不留余地,得罪了许多商圈里人,那些人不敢跟他直接叫板,却都记恨着他。

    “想要我的命,你有这个本事吗?”

    君之牧将枪口愈发挤压逼近他,那冷沉沉地声音,透着轻蔑。

    陆祈南看向君之牧手上的枪,心里很是担心,这男人不怕死真的招惹他,君之牧肯定会开枪的。

    这样的对峙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君之牧从来都不会对自己的敌人手软。

    陆祈南劝说着,“你爸跑到威尼斯分公司大楼跳下去,这能怪谁呢,警方也判定了是自杀案件。我劝你最好冷静点……”

    “不是!不是!”

    那男人听到自己父亲跳楼自杀的事,情绪又开始激动了起来,“君之牧,是你,一定是你强迫我爸离职,他为集团工作了三十年,他不可能主动离职……”

    “而且,我打听到了,威尼斯分公司开业那天,你没到场,可是我爸站在天台要求跟你通电话,你当时跟他说了什么——”

    “君之牧,你这个冷血无情的恶魔!你没劝他,你居然说跳下去就麻烦找清洁工处理他的尸体,你不是人,你这个恶魔,最该死的人是你!”

    这男人的声音透着满满地恨,绝望地嘶吼。

    一声声地回荡在宽敞的地下车场里。

    而远处的乔宝儿整个人错愕怔住了,她不太了解君之牧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他确实不可能去劝一个轻生的人,他并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

    她知道,很早之前她就知道,君之牧是个很危险的男人。

    只是最近跟他相处之后,莫名地遗忘了他的本性,现在突然听到这些话,乔宝儿的心涌上一阵复杂纠结情绪,双手收紧成拳。

    陆祈南朝眼前的君之牧看了一眼,见他冷然的侧脸,他知道,这个男人不打算解释。

    陆祈南可不希望在这里见血,任何人招惹了君之牧,不会有好结果。

    “你觉得你父亲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地同意主动离职……”

    陆祈南快速地说着,“你父亲滥用公司职权,牟利上亿巨额,而且他利用集团走私。”

    对方怔愣住了,随即激动地反驳,“不,不可能!”

    “你们想要捏造事实,我爸不可能做这些事……”

    他不断地挣扎着,相比对他的激亢,君之牧却一脸冷漠,“你的父亲就是个废物。”

    “君之牧,闭嘴,你闭嘴!!”

    无法容忍别人在自己面前嘲讽自己刚刚去逝的父亲,他狰狞地大吼,“君之牧,你别太得意了,你也有亲人,我不会放过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弄死你老婆,让你也尝尝这种丧失的痛苦……”

    嘭——

    他后面的话没机会说出来,却已经头破血流了。

    像是什么话,将君之牧彻底惹怒了,他按着他的脑袋狠狠地朝车窗玻璃砸了过去,玻璃碎片割破了他半边的脸颊,鲜血沿着他的脸颊滑下。

    染红了君之牧修长的手指,五指都是血。

    陆祈南就站在他们身边,表情隐过心惊,而眼前的君之牧那黑沉的脸色,浑身阴戾。

    “你的父亲给我打电话,他向我哀求,他想要回以前的尊严,他想要以前的高高在上。想用生命来威胁我……”

    君之牧那染血的五指倏地收紧,狠地扣住了这男人的喉咙,他冷笑着。

    “死了,那么就什么都没有了,他连承受失败的能力都没有,这种废物,竟然想要用他低贱的生命来威胁我,想让我感到内疚,真是可笑!”

    嘭!

    君之牧一脸阴戾,像是很厌恶,将这失血昏沉的男人直接扔到地板上。

    “让他进去蹲几年……”君之牧冷着声音对陆祈南说了一句。

    可他的话刚说出口,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身,朝后面看去。

    君之牧微眯起眸子,那目光犀利狠绝……

    “是谁,出来——”

    他阴冷的声音在这宽敞的地下停车场里,回荡……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