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我今晚就要弄死你

    君之牧脸色阴冷,大步上前,朝前面那辆白色的宾利看去,刚才他感觉到这边……

    “谁在那里?”陆祈南也连忙紧张地走了过来。

    他们环视了一圈,四周却空荡荡的没有人……

    “救,救命——”

    而就在这时,地下停车场东出入口,有一个女人匆匆地朝这边跑了过来。

    她的模样像是吓坏了,一边跑着,一边气喘焦虑地大喊,“君少,依依被人强行带走了,求你帮帮我……”

    是柳依依是经理人,安妮。

    君之牧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脸上透着不耐烦,眉宇微蹙,目光有些执着朝这四周环视。

    “君少,那些人持枪威胁,我真的,真的没有办法,求你帮……”安妮一脸焦虑看着他,说话有些结巴。

    “发生这种事情,你应该报警处理。”陆祈南好心地开口,脸色淡淡地,对于柳依依被人掳走的事却不太在意。

    这个世界很现实,而他们都不是慈善家。

    安妮急地连忙从包包拿出几张信纸,紧张地说着,“君少,最近依依经常收到一些匿名恐吓信,一开始我们以为是粉丝恶搞,其它同行做的,可是后来我们发现并不是……”

    “这些匿名信针对ip&g集团和你……”

    陆祈南听到她的话脸色一变,立即拿过安妮手上的匿名恐吓信。

    这些信件,从字迹上看,是同一个人写的,而且安妮并没有说谎,这些信件确实是针对君之牧和集团。

    【你的男人是狼心狗肺的人渣】

    【ip&g集团将我们赶尽杀绝,最该死的是你和君之牧】

    【贱女人我要弄死你,我要拍下来让所有人都知道君之牧戴了绿帽,要他颜面扫地,要他后悔】

    尤其是最后那行字,写字的力道带着狠劲,纸张都被戳穿。

    看着都能感受到那份憎恨,陆祈南心不由紧张了起来。

    这到底是谁写的……

    “之牧……”陆祈南抓着这些信件,朝君之牧走近。

    君之牧正蹲下身子,在一部白色宾利车后面地板找到一滴血渍,他修长的手指轻触着这滴血,还没有凝固……

    刚才这边真的有人。

    君之牧脸色复杂看着这滴血,心底莫名地很烦躁。

    “之牧,看看这些。”陆祈南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蹲下身,将手上的信件递到他面前。

    看来柳依依被掳走确实与君之牧有关联。

    可是君之牧站直身子,脸色冷然,像是不太在意,在这些信件上随意地扫了一眼。

    转头朝安妮看去,声音清冷说了一句,“我不是警察。”

    安妮脸色一白,这个男人居然这样绝情。

    可是这事关重大,她哆嗦着继续哀求,“君少,我们依依也跟了你这么多年,之前可能是依依得罪了你,有什么误会,我代她向你道歉……她现在生命垂危,你大人有大量派人出去找她,我怕她出事……”

    君之牧表情迟疑了一下,朝身后看去。

    看向那个已经失血昏迷趴倒的男人,他眉宇收拢,像是想到了什么,迈着大步直接朝车子那边走去。

    “发现什么了?”陆祈南察觉到,他的神色竟有些焦虑。

    “你留下来处理……”君之牧眸色渐冷,沉声开口。

    说着,他像是没有了耐心在这里耗,一把抢过了陆祈南的车钥匙,坐入驾驶位便直接飞驰离去了。

    陆祈南一脸怔然,看着这绝尘离去的车影,“这么急着赶回君家?”

    “君少,依依怎么办呀!你,你怎么可以……”

    安妮则错愕地没反应过来,这个男人他居然连问候关心一句都没有,就这样就走了。

    “报警吧,柳依依被挟持绑架可能跟姓周的有关……”

    陆祈南低声开口,转头,目光复杂审视着那已经失血昏迷的男人。

    他拿起手机联系警方,让他们处理之前的袭击事件和柳依依绑架案件。

    ip&g集团被君之牧大换血,原本在集团扎根的老派心有不甘,他们恨他,却不敢直接对君之牧下手,那么……

    君之牧身边的人自然就成为了,他们报复的第一目标……

    “少夫人呢?”

    君之牧开车急急地赶回君家,看着眼前的女佣,开口第一句便是询问乔宝儿的行踪。

    现在是晚上9:30,女佣见君之牧脸色不善,立即紧张地开口,“少夫人用完晚餐之后,一直在卧房里。”

    君之牧之前吩咐过,要盯着乔宝儿,不准她出门,晚上10点之后必须回卧房休息。

    君之牧听到她在卧房,那冷然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迈着大步直接回东侧别墅,但是刚踏入房门,这冷清的气氛,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乔宝儿这么早就睡了?

    她哪有这么乖。

    莫名地心情有些烦躁,加快了步子,直接上了二楼,猛地推开了卧房的门。

    宽敞的卧房内灯光通明,一切的摆设整齐如常,可是……

    君之牧脸色一变,紧抿着唇,急地大步走到浴室,砰地一声,浴室的门板摇晃着,里面空荡荡……

    人呢?!

    右侧的小书房,衣帽间,阳台……都没有人。

    “之牧少爷,我们真的不知道……”女佣得知乔宝儿不见了,吓得哆嗦。

    “少夫人用完晚餐之后,就回了卧房,并没有告诉我们……”

    一直负责照顾乔宝儿起居的方大妈急着跑了过来,声音压抑不住焦虑,“我们在君家找了一遍找不到少夫人,门卫也没有少夫人外出的记录……”

    君之牧脸色很难看,“养你们这一大群人,一个人都看不住!”

    “派人出去,立即给我去找!”

    “是,是……”一群下人惊慌地点头。

    正巧今晚集团酒会,君老爷子和管家都在酒会那边,平时这些佣人对他相当敬畏,这下整个君家的佣人都战战兢兢,一片慌乱。

    静夜,一轮圆月高挂,君之牧伫立在这精致古雅回廊处,他不耐烦地握着手机,传来的却是一声声冰冷的机械回音。

    她关机了!

    他微眯起眸子,低头看向自己手指那滴血印,狠地收拳。

    她去哪了?

    “之牧少爷,我们墙壁外的监控拍到了少夫人的身影,她在晚上7点40分的时候从君家北墙爬墙出去……”一位门卫神色匆匆跑了过来。

    她去了酒会?

    君之牧脑海里闪过今晚停车场的袭击,以及柳依依的经理人说的那些匿名信……

    “立即调取酒会出入记录和监控录像,有乔宝儿的消息立即通知我!”

    君之牧将手机紧握在掌心,心口像是缺失了什么,让他很烦躁。

    “陆祈南,周海现在在哪里?”

    陆祈南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觉得很奇怪,而且听他这阴沉沉地声音,透着焦虑,似乎出了大事。

    “我现在在警局这边,怎么了?”

    “我问你,周海现在在哪里!”君之牧那声音极不耐烦。

    周海就是今晚袭击他的那个男人,上周在威尼斯分公司跳楼自杀的前任ip&g集团总经理周成的大儿子。

    陆祈南听到他这样急切的语气,也不敢迟疑,立即说着,“周海失血过多昏迷了,警方将他暂时送去了a市第一人民医院……”

    “派人立即给我弄醒他!”

    君之牧那阴戾的声音,咬牙切齿地说着,“去查一下柳依依收到匿名信的字迹是否与周海有关,还有让法证的人立即到酒店停车场ec5620停车位取血样,把血样分析做出来对比乔宝儿在医院存留的样本……”

    心口存着一份猜疑,渐渐地扩大,君之牧看着头顶那轮圆月,愈发烦躁。

    “乔宝儿?”

    陆祈南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样吩咐,微怔间,脸色一惊,有些急地反问,“之牧,你是觉得刚才乔宝儿也在停车场……”

    与陆祈南一同在警局这边录口供的安妮,急急地扑上前,大喊着,“是不是君少呀,君少你一定要救我们依依,她现在真的很危险,我求你派人救救她,对方是个疯子,他手上有枪……”

    君之牧将手机挂断,安妮的话让他心情更加糟糕。

    乔宝儿不像那些名媛千金,她会爬墙偷跑出去,这并不奇怪,或许,她只是闹脾气在外面逛一圈……

    可是卧房里没有她的身影,这让他很烦躁,尤其今晚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他冷着声音,对着眼前君家的下人吩咐,“立即派人去乔家,以及顾如烟的疗养院核查……”

    你在哪里?

    他静立在夜色之下,扬起头,看着头顶这轮圆月,牵挂?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牵挂。

    心里总是不受控制地担心,无时无刻担心她会出意外,像是将她放在哪都不放心。

    这种不属于他的情绪,有些可笑,因为这种牵挂很多余,这六年来,他不在她身边,她一直都活得很好。

    她不需要他。

    银色的月华洒下一片阴凉,照在他英挺身姿,整个人多了一份凉薄孤寂。

    他要把她找回来。

    乔宝儿极少出席公众酒会,外界鲜少有人知道她,但如果周海那些人对她下手……

    君之牧眸色阴冷,咬牙低喃,“谁敢动她。”

    “真的以为我们不敢动你!”

    这个脏杂昏暗的废弃厂房,女人被捆绑了起来,惊慌地挣扎着。

    “别以为你是君之牧的女人,我们就害怕了,”那粗犷的嗓音,他厚实的大掌狠地打下去,“贱女人,我今晚就弄死你——”

记住本站网址,Www.Xluochen.Com,方便下次阅读,或者百度输入“www.xluochen.com”,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